🏡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圣壇鎮圣殿

    元初神殿內,朝廷的所有強者,都匯聚在一起,盡管面對的是數位頂尖的領袖人物,他們也并未顯露出半點懼意。

    九天玄女衣襟染血,卓然而立,先前與無心邪君一戰,她已是傷上加傷,且心神消耗巨大,完全是依靠強大的意志力,在支撐。

    “終于等來了這一天,到了為昆侖界獻出生命和鮮血的時候。”九天玄女眼中浮現出決然之色。

    只見她高舉圣劍,朗聲道:“讓我們燃燒生命,燃燒圣血,為守護昆侖界,進行最后一戰,讓天堂界派系,看看我們的意志和勇氣。”

    聽到這句話,在場所有人,精神都不禁為之一震,體內的圣血在沸騰,全都釋放出無比高昂的戰意。

    “想要毀滅昆侖界,先從我們的尸體上跨過去。”

    “昆侖界男兒,流血不流淚。”

    “我們可以死,但,昆侖界不會滅亡,終有一天,昆侖界會重新屹立于宇宙之巔,到時,你們背后的大世界,都會被清算。”

    “為昆侖界而戰,縱死不悔。”

    諸多強者紛紛開口,情緒無比的高漲,都已經做好為昆侖界犧牲的準備。

    幾乎同一時刻,以九天玄女和六位界子為首,朝廷的所有強者,盡皆開始燃燒生命和圣血,讓自身的力量,極盡升華。

    “哧哧。”

    一時間,所有人的力量,都凝聚到了一起,化作一道無比璀璨的光芒,貫穿時空,照耀古今,成為永恒。

    “殺。”

    包括耀天公子在內,數位天堂界派系的領袖人物,全都出手,所施展的盡皆是高階圣術,每一種都足以摧毀域外的星辰,將墟界擊穿。

    “轟。”

    狂暴至極的攻擊,碰撞在一起,使得元初神殿劇烈震動。

    如果不是因為,元初神殿曾得到池瑤女皇神力的蘊養,變得非比尋常,只怕早已化作碎片。

    因為燃燒生命和圣血的緣故,朝廷所有的強者,頭發都快速由黑色轉成雪白,皮膚亦是黯淡下去,失去光澤,仿佛在一瞬間,蒼老了一千歲。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也僅僅只是支撐了片刻,便是力竭。

    “砰。”

    朝廷一方的所有人,盡皆倒飛而出。

    沒有人吐血,因為他們已經無血可以吐。

    一個個的臉色,均是變得蒼白如紙,癱倒在地,連動彈一下的力氣都沒有,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實力差距太過懸殊,即便拼命,也難以改變什么。

    耀天公子嘆息道:“何必呢?你們明明有生路可以選,卻偏要選擇一條死路,真是愚蠢,你們所做的這一切,沒有任何意義。”

    “我們和你不一樣,你甘做天堂界的狗,而我們卻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天權大世界有你這樣的領袖人物,是一種悲哀。”九天玄女道。

    此刻,唯有她還有一點力氣,能夠站起身來,直面天堂界派系的數位領袖人物。

    耀天公子的眼中,浮現出一道陰冷之色,道:“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到最后,你始終難以逃脫成為我耀天女人的命運。”

    九天玄女正想說什么,她本身卻是出現了一些奇妙的變化,九道圣光從她的體內沖出,化作九道虛淡的身影,環繞在她的身周,形象與九位玄女相同。

    在這九道虛淡身影的體內,各有著一滴眼淚,綻放著不同顏色的神光。

    “九耀神淚。”

    耀天公子的眼睛,頓時一亮。

    他之所以會進入昆侖界,所為的便是此物。

    此刻,九滴神淚綻放的神光,越發的璀璨,彼此產生奇異的共鳴,各自釋放出一團光華,注入九天玄女的體內。

    頓時,九天玄女那暗淡的肌膚,重現光澤,每一寸肌膚,都有神圣光華滲透出來。

    “想不到,在這個時候,竟是達到了女皇所說的那個境界。“九天玄女忍不住嘆息。

    九天玄女,圣書才女“納蘭丹青”、妙手神女“青墨”、滄瀾武圣“萬滄瀾”、司命神女“仙妃子”……,她們個個都是才情過人的天之驕女,單獨一人,都是驚才絕艷。

    可是,九女合一,化身為九天玄女,卻遠遠達到她們預期的高度。

    九天玄女曾向池瑤女皇請教其中的原因。

    池瑤女皇細細講解過一次,她們九女,是九個不同的個體,各有各的意志,很難做到真正的心意相通,且彼此的力量,存在差異,會相互排斥,很難真正融合。

    九女需要時間磨合,需要經歷無數磨礪,才能完全契合,完美發揮出她們所擁有的力量,乃至于在原有的基礎上,大幅提升。

    到那時,九天玄女才是真正的九天玄女,將來的成就,或在女皇之上。

    正因如此,九位玄女才會長時間保持合體狀態,彼此形影不離,加速磨合。如今,承受巨大的壓力,九位玄女的心神意志,終是徹底融會貫通。

    “唰。“

    九道虛淡的身影,重新融入九天玄女的體內。

    九天玄女沒有遲疑,當即調動僅剩不多的殘力,注入《儒祖圣書》之中,全力將之打了出去。

    “事到如今,你還想繼續掙扎嗎?給我鎮壓。”

    耀天公子搖頭,揮手將太極陣圖給打了出去。

    太極陣圖徐徐轉動,釋放出陰陽二氣,將《儒祖圣書》籠罩。

    “轟隆。”

    《儒祖圣術》翻動,一道古老的圣影,從書頁中走出,下巴上的白須,宛如一柄天刀揮斬出來。

    摧枯拉朽一般,斬破太極陣圖,落在耀天公子的身上。

    “噗嗤。”

    耀天公子的小半個身體被斬下,皮膚表面的神紋斷裂,圣血飛濺,圣骨碎裂,體內露出五臟六腑,凄慘到了極點,嘴里發出慘叫。

    “不可能,你的力量都已經所剩無幾,怎么可能如此輕易就重創本公子?”耀天公子一邊吞服療傷圣丹,一邊向后倒退。

    如今的九天玄女太可怕,在她面前,自己似乎毫無還手之力。

    難道她已經能夠完全掌控九耀星淚的力量?

    “噗!”

    九天玄女畢竟是強弩之末,打出這一擊,紅潤的嘴唇中,吐出一大口鮮血,身體搖搖欲墜。

    “情況不妙,一起出手鎮壓九天玄女,若有必要,可以斬了她。”

    天堂界派系的五位大世界領袖人物,同時出手,各自打出一件元會圣器,將《儒祖圣書》上方的那道圣影擊碎,狠狠的,向下壓去。

    如果九天玄女是在全盛狀態下,彼此力量融會貫通,倒是不懼他們。

    可她如今太過虛弱,被五件元會圣器鎮壓,連《儒祖圣書》都翻不開。可是,她沒有倒下,依靠圣劍拄地,苦苦支撐。

    “張若塵是昆侖界壓不斷的脊梁,那我……愿做昆侖界最后的那一口氣,永不服輸,永不言棄,雖死無憾。”圣書才女一只手撐劍,一只手撐著《儒祖圣書》,身上的圣光越來越暗淡,肌膚一寸寸龜裂。

    看到這一幕,朝廷強者的眼神,無不黯然和悲痛,流露出絕望之色。

    到頭來,他們還是無法逃過覆滅的命運,自今之后,朝廷將會不復存在。

    這樣的結果,既讓他們感到憤恨,同時也感到悲涼,沒有強大的實力,終是只能任人宰割。

    吞天兔已經重新化作本體形態,身上布滿裂痕,掙扎著大叫道:“塵爺,我們抵擋不住了,你再不殺過來,我們都只有死在這里。我鍋鍋還不想死啊……還有好多東西沒有吃過,死之前,至少讓我吃一次大圣天使翅膀……”

    “轟隆。”

    元初神殿外的戰斗,更加激烈。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元初神殿。

    看到池孔樂、九天玄女等人,重傷虛弱的模樣,他的身上,迸發出更為可怕的殺意。

    催動陰陽兩儀劍陣,斬出無匹的一劍。

    “砰。”

    劍芒,落在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上,將其斬飛了出去,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

    “哪里走,留下。”

    不待張若塵沖向元初神殿,兩位陣法地師率眾發動攻擊,圣力如同海浪一般襲來,阻攔住他的去路。

    下一刻,米迦勒大天使王飛了回來,哈哈大笑一聲:“張若塵,你的心境,終于亂了,今日必死與此。”

    張若塵眼神沉冷,空間和時間被禁錮,對他的實力,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嘩——”

    再次一劍斬出,米迦勒大天使王第七十四次被打飛出去,身上全是劍傷,恒血淋淋,傷得極重。

    可是,米迦勒大天使王又以強大的意志,壓制住傷勢,飛了回來,滿嘴鮮血,道:“戰吧,我的意志力,并不比你弱,看誰先耗死誰。”

    殷元辰、魄魔君和兩位陣法地師也不斷打出攻擊,與張若塵對碰,不顧自己死活,也要壓制住他。

    殷元辰臉上帶著瘋狂之色,道:“你現在是不是感到很絕望?眼睜睜看著自己所在乎的人,倒在血泊中,卻沒辦法去搭救,這便是你與天堂界為敵的下場。”

    “不過,你也不用著急,他們會死,你也同樣活不了,很快就會去陪他們。”

    說話間,殷元辰再度揮動手中的神劍,凝聚海量的死亡神力,斬向張若塵。

    融合了神尸,他的防御極其強大,根本就不懼怕如今的張若塵。

    天堂界派系占據著絕對優勢,他們固然是無法輕易奈何張若塵,但,卻可以慢慢和張若塵耗。

    人力有窮時,張若塵不可能一直保持巔峰狀態。

    等到他被打得虛弱下來,就是他死的時候。

    尤其,張若塵還擔心著池孔樂、九天玄女等人,心境一亂,也就很容易顯露出破綻。

    可以說,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張若塵此刻的心境,確實變得有些亂,無法保持平靜。

    他已經施展出各種手段,包括諸多寶物也全都祭出,卻始終無法脫身,被死死壓制。

    “知道什么是困獸之斗嗎?你現在就是那只困獸。”魄魔君笑道。

    “時間神殿,空間神殿,我張若塵若不死,必然會與你們清算這筆賬。”張若塵心中殺意沸騰。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摧毀鎮壓在上方的兩座圣殿。

    是殺盡眼前所有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全都露出了笑容,大局已定,即便是張若塵,也無法再去改變結局。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道恐怖至極的氣息,突然出現在眾人的頭頂上空。

    “什么力量?好強大的氣息。”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無不抬起頭,看上看去。

    天空變暗,漆黑一片。

    一座恢宏無比的圣壇,出現在天空,散發出來的圣光,驅散了黑暗,宛如一輪烈日,攜帶滔天的威能,極速墜落而下。

    圣壇上,站立著數十道圣影,他們俯瞰天地,齊聲道:“太子殿下,護龍閣前來助你誅敵。”

    “太子殿下,護龍閣前來助你誅敵。”

    圣壇,高達九十九丈,散發著白玉一般的圣光,表面刻有復雜的紋路,有著圣血在紋路上流動。

    韓湫、上官闕……所有護龍閣成員,皆是按照一定的規律,站在圣壇的各個方位。

    韓湫道:“天堂界派系膽敢對付太子殿下,是大不敬之罪,今日,全部都得死。”

    阿樂也是護龍閣的一員,在得知天堂界派系的行動后,便是立即通知了護龍閣。正是如此,護龍閣才能及時集結,趕來紫微宮。

    圣壇,乃是使用圣明中央帝國整個國庫煉制而成,收集有昆侖界無數已死圣者的圣魂。

    此時,那些圣魂盡數飛出來,魂體并不虛淡,反而一個個都非常凝實,與真正的圣境修士沒有區別。

    很像鬼魂之中鬼王。

    那是一種特殊的狀態,不屬于人,也不屬于鬼。

    護龍閣,稱他們為“散圣”。

    散圣,修煉的圣道,是明帝當初留下,走的是另一條圣道之路,未來也有可能成為大圣級別,甚至是神級強者。

    這條路,被稱為“碧落之道”,乃是中古時期昆侖界最偉大的強者之一碧落子創出。

    確切的說,碧落子,走的就是這一條圣道之路,最后修煉成與須彌圣僧、十劫問天君等人齊名的強大神靈,威震萬界諸天。

    至于“碧落之道”,如何落入明帝手中,就不得而知。

    散圣的數量龐大,站滿圣壇。

    圣壇碾壓而下,爆發出神雷一般的聲音。

    “轟隆。”

    懸于上空的時間圣殿和空間圣殿,首當其沖,被圣壇壓得爆碎開來。

    盤坐于圣殿內的兩大神殿的弟子,尚未能夠反應過來,就全都被碾壓成了肉泥,死于非命。

    “啊……”

    東方清羽發出一聲慘叫,圣軀爆開,化為一團血霧。

    “來得正是時候,殺盡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一個不留。”

    沒有了兩座圣殿的壓制,張若塵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終于,又能重新運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

    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同時被調動,融入源自劍冢的神秘劍柄,繼而,一劍揮斬而出。

    “不好。”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瞳孔緊縮。

    想要閃避,已經是來不及。

    不由得,米迦勒大天使王只得以審判之劍阻擋在前,同時釋放出自身磅礴的圣氣,盡所能的構筑出一道道防御。

    “砰。”

    審判之劍被斬飛,所有的防御,都像是紙糊的一般,頃刻被突破。

    關鍵時刻,米迦勒大天使王將十二審判使者所化的十二道光環,阻擋在了身前,替他抵擋住大部分的攻擊力。

    十二道光環盡皆崩碎,化作一地殘尸,灑落下漫天的血雨,空氣都被燃燒得滋滋作響。

    十二位審判使者盡死。

    米迦勒大天使王倒是活了下來,卻遭受重創,整個人差點被劈成兩半,身后的白金羽翼,全部被劍氣絞成血泥。

    沒有理他,張若塵長嘯一聲,沖向元初神殿。

    剛才那一切,都發生在須臾之間,以至于,元初神殿中的天堂界派系修士,都還沒能夠反應過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看到張若塵殺過來,他們幾人均是感到頭皮發麻,恨不得立刻飛天遁地逃走。

    “不要殺我。”

    耀天公子開口,想要求饒。

    “死。”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張若塵手中的神劍,已是斬下他的頭顱。

    極致的殺意,進入他的身體中,快速摧毀他的生機和圣魂。

    “我是九耀神君的后代,怎么會……”

    耀天公子心中充滿了不甘,意識卻是歸于寂滅。

    “九耀神君沒有你這樣的后代。”

    張若塵一掌,將他飛在半空的腦袋,拍得粉碎,看到那張臉就心煩。

    五位天堂界派系的領袖,嚇得心驚膽顫,連忙收回壓制《儒祖圣書》的五件元會圣器,向張若塵打了過去。

    張若塵雙手持劍,沉淵和滴血運轉不休,將五件元會圣器全部劈得斷裂,化為一塊塊廢鐵。

    一步步走過去。

    一步一劍。

    當張若塵跨出五步,走到九天玄女身前的時候,五位天堂界派系的領袖全部都被斬斷成兩截,尸身依舊還飛在半空。

    “嘭嘭。”

    直到張若塵將九天玄女攙扶起來,五具殘尸才相繼墜落在地上,在神殿的印花地板上,渲染出五副殘忍的圣血尸圖。

    “好好療傷,接下來就交給我,放心,全部都得死。”張若塵拍了拍九天玄女的那雙龜裂的玉手,將生命之泉,打入進了她的體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