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 諸神匯聚

    天池畔,張若塵手中的神使法杖,突然綻放清冷的神光,隨即,月神絕美的身影,憑空出現。

    “拜見月神。”

    張若塵躬身行了一禮。

    發現虛無空間中的異狀,他正想稟告月神,沒想到,月神卻是先一步降下神之投影。

    月神將目光投向正在修復的空間孔洞,即便這只是一具沒有半點神力存在的投影,洞察能力,仍舊遠非張若塵可比。

    “隱藏在昆侖界附近虛無空間內的神靈,不止一位,氣息都很強。好大的陣仗,又想讓十萬年前的那一幕重演嗎?”月神輕語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實際情況,顯然比他想象的更加嚴峻。

    目光一轉,月神掃視血流成河的天池綠洲,道:“這是怎么回事?”

    “天堂界派系大舉攻入紫微宮,圖謀蟠桃樹,也想趁機殺我。”張若塵道。

    月神盯向張若塵,道:“可是,他們的損失,似乎更大。你殺了多少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至少有幾百,個個都是頂尖的圣王境強者。可惜,讓米迦勒和殷元辰逃脫,他們破開了虛無空間,有神靈出手,救走了他們。”張若塵眼中閃過遺憾之色。

    在所有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中,他最想斬的,便是米迦勒大天使王和殷元辰,他們倆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不殺他們,難消心頭之恨。

    月神能夠猜到,攻入紫微宮的修士,必然都是天堂界派系的精銳,大多數應該都能成大圣,甚至,有可能誕生出神。

    損失如此慘重,天堂界派系恐怕會肉痛不已。

    月神道:“出手的是天堂界的玄一真神,殷氏一族老祖宗,你能在他手中逃過一劫,算是運氣。”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記住了“玄一真神”的名字。

    仔細想來,十萬年前,天堂界算計昆侖界,很有可能,也與玄一真神有關。取十劫問天君的女兒,是否也是計劃中的一環?

    月神將目光投向圣壇,看到諸多散圣,道:“碧落子所開創的‘碧落之道’,斷絕十萬年,如今竟然重現于世,昆侖界又重新具備散圣修煉的環境了嗎?”

    月神曾在昆侖界中傳道,對于昆侖界諸神,頗為熟悉,自然也包括那極為特別的碧落子。

    她更知道,修煉“碧落之道”,需要具備一些特殊條件,故而,中古以后,昆侖界中,散圣已經不可見,甚至無人知曉散圣的存在。

    隨即,月神又看向張若塵,道:“那座虛無混沌橋,所連接的兩個空間坐標,分別位于皇城外和皇城內,應該是地獄界傳送大軍之用。”

    “昆侖界內的事,本座無法插手,只能由你去解決。至于,域外的神靈,則無需你操心。”

    留下這句話,月神的身影消散而開。

    張若塵眼神微凝,暗道,“虛無混沌橋在皇城內的空間坐標,應該與蟠桃樹有關。”

    如他最開始所料那般,地獄界果然已經插手進來,蟠桃樹所在之地,情況必然比紫微宮這邊更加糟糕。

    “蟠桃樹所在的空間,極為特殊,唯有通過青虹閣的空間傳送陣,才能抵達,地獄界大軍,應該已經趕去青虹閣,必須要阻止他們。“九天玄女急切的聲音,在張若塵身后響起。

    張若塵對青虹閣并不陌生,多年前,圣書才女曾約他在那里聚過一次,那里乃是一座藏書閣,收藏有無數的典籍。

    “立即去青虹閣。”張若塵道。

    九天玄女直視張若塵,道:“我隨你一起去。”

    “父親,我也要去,我也要為昆侖界而戰。”池孔樂走上前,目光堅毅。

    “我等也想一同前往,即便戰死,也絕無怨言,請東域王成全。”

    朝廷修士,紛紛開口,態度都很堅決。

    此戰關乎昆侖界的命運,若不能守護蟠桃樹,他們活著,也沒有多大意義。

    看到眾人那決然的眼神,張若塵知道,即便他阻止也沒用。

    燕離人卓然站在圣壇之巔,朗聲道:“護龍閣聽憑太子殿下吩咐。”

    護龍閣成員異口同聲的喊出:“聽憑太子殿下吩咐。”

    阿樂也已經歸位,占據圣壇上一個重要的位置。

    “小師弟,大師兄與你并肩作戰。”

    “二師兄與你并肩作戰。”

    “六師兄與你并肩作戰。”

    三道身影從圣壇之上掠下,出現到張若塵的身邊。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注視著三人,顯得詫異,隨后露出激動而熱切之色。

    他怎么也沒想到,已經死去的三人,竟然還有機會重逢。

    那三人,正是明帝的大弟子紅崖、二弟子陳道谷和六弟子魯元植,都是早已死去之人,如今卻又重現世間。

    當然,張若塵看得出來,紅崖、陳道谷和魯元植都已經不再是血肉生命。

    按照月神所說,他們應該是修煉了傳奇人物碧落子所開創的“碧落之道”,只是他暫時還無法理解。

    “愿隨太子殿下征戰。”

    又有數百道身影,從圣壇上掠下,對張若塵單膝下跪。

    “劉閣老,袁閣老,血衣天王,…………”看到這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即便張若塵的心境,再怎么平穩,也不禁泛起了劇烈的波瀾。

    跪在他身前的這些人,全都是昔日圣明中央帝國的臣子,他們幾乎都在與池青中央帝國的對抗中,戰死沙場。

    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昔日繁榮昌盛的圣明。

    無論因何原因,只要他們能活下來,無疑都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情。

    “那不是五百年前,黑市赫赫有名的七殺劍圣嗎?傳聞,他被東域圣院一位院主所殺,怎會出現于此?”

    “黑風圣者不是在百年前,就已經壽元枯竭而亡嗎?”

    “那是……萬佛道的枯心大師,圓寂六百年,天下皆知,怎么會……”

    看著圣壇上的一道道身影,朝廷修士無法再保持平靜。

    在昆侖界未曾復蘇之前,修煉條件極差,修煉到圣境的難度,可說是極大。

    也因此,每一位圣者,幾乎都擁有著極大名聲,一旦隕落,足以震動整個昆侖界。

    可現在,一位位早已死去的圣者、圣王,現在卻都重新出現,猶如做夢一般,著實讓人無法理解。

    九天玄女的那雙美眸中,也露出異色,但,隨即又露出恍然之色,顯然是知曉一些事情,相通了其中的關鍵。

    張若塵有太多的話,想與紅崖、陳道谷等人說,可眼下,明顯不是時候,青虹閣那邊情況危急,容不得片刻耽擱。

    “大師兄,二師兄,六師兄,我們先去與地獄界的修士殺一場,滅了他們的念頭,希望我們旗開得勝,慶功之時,再好好的喝個痛快。”張若塵道。

    一頭血發的紅崖,大笑道:“好,沉寂多年,今天便大戰一場,我的刀還鋒利著呢。”

    事不宜遲,張若塵揮手將散落在紫微宮中的最為珍貴的寶物收起,隨即,登臨到圣壇之上。

    緊隨其后,朝廷修士,也都紛紛跟了上來。

    得到生命之泉的滋養,朝廷修士的傷勢,都快速好轉,重新擁有了戰力。

    登上圣壇,他們立刻取出療傷圣丹服下,抓緊時間療傷。

    “破開紫微宮的封禁。”

    張若塵下令。

    當即,護龍閣成員出手,將圣氣源源不斷注入圣壇。

    圣壇震動,鮮血紋絡快速流淌起來,發出江河奔涌一般的巨大聲音,轟鳴不絕,振聾發聵。

    天地間的圣氣,劇烈涌動,盡皆向著圣壇匯聚而來。

    “轟。”

    狂暴至極的圣力,從圣壇中釋放出。

    頓時,天堂界派系所設下的封禁,以摧枯拉朽之勢被摧毀。

    紫微宮真實的景象,完全呈現出來,一片破敗,很多殿宇,都早已化作廢墟。

    “嘩——”

    濃烈的殺氣沖天而起,使得天地變色。

    整個紫微宮所在的區域,已經徹底化作了血色,宛如地獄。

    “發生了什么事?”

    皇城內,諸多圣境修士,立刻生出感應,不由紛紛將目光,投向紫微宮。

    圣壇懸浮在半空中,釋放出浩瀚如淵的圣威,風馳電掣的向青虹閣飛去。

    一座奢華圣府內,宙宇的目光,鎖定在圣府之上,眼神頓時為之一凝。

    “張……張若塵,他還活著,難道說……”

    宙宇的心中,生出極其可怕的猜測。

    他很清楚,紫微宮中發生了什么事。

    如今張若塵從紫微宮殺出,天堂界派系卻無一人現身,結果已經再清楚不過。

    “怎么可能?那般多領袖人物一同出手,甚至還有落境者,怎會失敗?”宙宇心神顫動,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他作為天堂界明面上的領袖,此次沒有參與行動,是為了麻痹各方,避免有人生疑。

    從始至終,他都沒想過會失敗,故而,連慶功宴都早已擺好。

    另一座圣府內,天宮執法隊統領金鴻,佇立在一座百丈高的樓閣之上,遠遠眺望飛馳的圣壇。

    “好強的殺氣,紫微宮變成這般模樣,看來有大事發生,又是天堂界派系在攪動風雨嗎?”金鴻微微皺起眉頭。

    身為天宮執法隊統領,在他進入昆侖界后,卻接連有內斗發生,著實讓他臉上無光。

    可是,主宰世界引發的內斗,他一個執法隊統領,真的敢去管嗎?

    一個主宰世界,要讓他悄聲無息的消失,實在太容易。

    “唰。”

    一道道身影,從皇城各處掠出,靠近圣壇。

    來的人,均是熟悉面孔,慕容葉楓、豹烈、風巖、項楚南、鎮元、慈航仙子、洛虛、白黎公主等等。

    還有一眾蘇醒者,不僅包括陰陽海的千絕刀王、赤金王等人,還包括姜云沖、噬靈王和洪玄機。

    蘇醒者自然是張若塵提前召集而來,以備不時之需。

    如今,無疑正是他們發揮作用的時候。

    “張師弟發生了何事?“鎮元問道。

    張若塵道:“地獄界很可能有大批強者,進入了皇城,圖謀昆侖界的世界靈根。“

    “竟有這種事,待我叫上陸師兄,隨你一同前去。“鎮元眼神一凝。

    項楚南道:“大哥,我陪你去殺光地獄界的強者。”

    情況緊急,張若塵來不及與眾人細說,當即將眾人接引到圣壇上,繼而以最快速度趕往青虹閣。

    “如此著急,張若塵這是要去何處?”

    “連鎮元、慈航仙子都加入進去,他們二人可是代表五行觀和西天佛界的意志,恐怕是真有大事發生。”

    “敖虛空和聶湘子也趕了過去,他們到底要做什么?紫微宮又是什么情況?”

    各界修士均是感到疑惑,盡皆將注意力,放在圣壇之上,關注張若塵的去向,暫時沒人輕舉妄動。

    也有修士,進入到破敗的紫微宮中探查。

    當看到天池綠洲遍地尸骨,血流成河,尤其是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時,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出大事了!”

    這般多天堂界派系的頂尖強者隕落,難以想象,會引發多大的波瀾,只怕天宮都會因此震動。

    事實上,此時,天宮已經震動。

    究其原因,是月神向天宮傳遞了地獄界諸神,隱藏在昆侖界附近虛無空間的消息。

    幾乎同一時間,天堂界的玄一真神,亦是向天宮傳遞了相同消息。

    他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要撇清關系。

    畢竟,如果不這樣做,說不得就會被扣上與地獄界勾結的罪名。

    此乃大忌諱,誰也承擔不起。

    短時間內,天宮遣出多尊神靈,由卞莊戰神親自率領。

    當然,這是卞莊戰神主動要求,按他的說法,月神的事,就是他的事。由別的神靈帶隊,他不放心。

    與此同時,真理神殿亦是有神靈出動,且是以真理殿主為首。

    因為,月神在昆侖界附近的虛無空間,察覺到了石族荒天的氣息。荒天,乃是真理神殿的恥辱,必須要將他斬殺,奪回真理奧義。

    另一邊,西天佛界、五行觀等勢力,也有神靈現身。

    昆侖界所在的那片星空,很快便是神威浩蕩,星辰顫動,一道道神光,映照天地。

    當天庭諸神趕到昆侖界外時,池瑤女皇已是先一步抵達。

    紫微宮發生那么大的變故,她又豈會感知不到?

    “本座已經很久沒有殺過地獄界的神,也該讓天蓬鐘,再沾染一些神血。“卞莊戰神站在一顆星辰之巔,看向遠處的昆侖界。

    “嗡!”

    天蓬鐘從卞莊戰神的手中飛出,進入漆黑的宇宙,將一片廣闊的空間打得穿透。

    頓時,天庭諸神齊動,一同進入到虛無空間之中。

    中古之后,天庭和地獄很少爆發大規模的神戰,可是今日,諸神匯聚,一場神戰,已是在所難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