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九十六章 融合

    空間裂縫的下方,張若塵那幾乎變成骷髏的身軀,靜靜躺在破碎的大地上,已然是沒有了半點生息。

    但,即便身死,張若塵仍舊緊緊握住帝皇神尺,到了最后一刻,也沒有打算放棄。

    他終究是倒下了,無力再戰。

    灰暗的雙瞳中,透著濃濃的不甘和悲戚,到最后,他還是沒能救回池孔樂。

    張若塵堪稱是這個時代,最為傳奇的人物,戰績輝煌,名震諸天萬界,如今剛成為大圣,卻如流星一般快速隕落。

    消息一旦傳出去,只怕是很多神靈都會被驚動。

    此刻,地獄界一方諸多強者,已是紛紛上前,圍攏在張若塵身周,眼中均綻放出炙熱的光芒。

    眾所周知,張若塵擁有多件奇寶,火神鎧甲、藏山魔鏡、毀滅金陽等等,每一件都珍貴無比。

    如今他手中,更是握著一件名列《太白神器章》上的絕世神器。

    而且,張若塵體內有一座世界,價值更是不可估量。

    就算是神,面對如此多寶物,都會動心,會忍不住出手搶奪。

    “嘩啦。”

    帝皇神尺突然綻放出璀璨的玉質光華,自行從張若塵的手中掙脫。

    不待一眾地獄界強者出手阻攔,帝皇神尺便是破空飛走。

    帝皇神尺現在雖無器靈,內部卻有著一道器靈印記存在,一般人無法掌控,更別說是強行奪取。

    見狀,所有強者都不禁感到很遺憾,卻又無可奈何。

    每個人心中都明白,想要收取一件完好無損的神器,恐怕只有神靈出手,才能夠辦得到。

    好在飛走的只是帝皇神尺,其他的寶物,都還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身上寶物眾多,等全部搜出來,再考慮如何分配也不遲。”冥魔提議道。

    聞言,眾強者都不禁微微點頭,顯然是都贊同冥魔的提議,不想因為爭奪寶物,而發生沖突。

    當即,冥魔上前,準備將張若塵身上所有的寶物,都給一一清點出來。

    “唰。”

    就在這時,空間出現輕微的扭曲,一道十分高大的身影,憑空出現,立身在張若塵近前。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從虛無空間出來,便消失無蹤的閻無神。

    看了一眼早已沒有生命波動的張若塵,閻無神伸出一只手,一把將他給提了起來。

    “閻無神,你想做什么?”冥魔沉聲問道。

    閻無神轉過身,將目光投向冥魔,淡漠道:“本座要帶走張若塵的尸體,你有意見?”

    留下這句話,閻無神也不管冥魔等人是什么反應,帶上張若塵,一步跨出,就從原地消失無蹤。

    “你……”

    冥魔氣惱,很想說點什么,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在場其他強者,亦是全都皺起眉頭,沒有想到,閻無神竟會這個時候現身,還那般霸道的奪走張若塵的尸體。

    如果換作其他人,他們必然早已發飆,可偏偏這個人是閻無神,著實是讓人感到無可奈何。

    畢竟,真要將閻無神惹惱,他可不會給任何人面子。

    只是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閻無神為何要帶走張若塵的尸體?

    “走,殺回去,給天庭界一個慘痛的教訓。”冥魔低沉道。

    他現在是憋了一肚子火,一定要找人發泄出來。

    天庭界那邊現在還不知道,張若塵已經隕落的消息,大戰仍舊在繼續,且愈演愈烈。

    當然,即便消息傳過去,這場大戰,也絕不可能草草收場。

    天庭界與地獄界的這場大戰,醞釀已久,不可避免,張若塵沖殺進入地獄界大營,正好成為了大戰爆發的導火索。

    不過,這場大戰最終會演變成什么樣,都已經與張若塵沒有關系。

    距離空間裂縫的萬里之外,一座低矮的山峰之上,閻無神停下腳步。

    在他的對面,站立著兩個人,一男一女,正是血魔和邱怡池。

    很奇怪的是,閻無神并未對血魔和邱怡池出手,反而是將張若塵交給了他們。

    而在將張若塵交出去后,閻無神身上徒然綻放出妖異的血光,隨即竟是化作了一個小小的雕像,僅有三寸高,以一種不知名的血色晶石雕琢而成,表面布滿繁奧的神紋。

    邱怡池揮手將雕像收起,同時仔細查看張若塵的情況。

    “師尊算到太子殿下會有一劫,特意煉制出一個假的閻無神,帶他脫離險境,只是他現在這般模樣,也不知是否還有救。”邱怡池眼神凝重。

    血后手段非凡,曾經制作出一個假的池昆侖,騙過了張若塵。

    如今制作出了一個閻無神,亦是惟妙惟肖,地獄界強者都沒有看出端倪。畢竟,他們的眼力,不會比張若塵更厲害。

    當然,主要還是因為真正的閻無神,不在場,否則,假的即便制作的再完美,也沒有任何意義。

    血魔眼泛精光,道:“肉身成大圣,鑄就”五行混沌不朽圣軀”,擁有時空神武印記,在圣王境修煉至大圓滿境界,真是一具完美的身軀。”

    他一直很眼熱張若塵前世的身軀,如今卻是對張若塵今世的身軀,更感興趣。

    畢竟張若塵前世身軀,即便被血后溫養得再好,可畢竟沒有修煉過,僅僅只是本質夠強大而已。

    而張若塵今世的身軀,各方面都堪稱完美無瑕,連神靈都渴望擁有。

    血魔壓下心中的念頭,不敢妄動。

    如今的血后,乃是神靈,彈指就能殺他。

    邱怡池取出一口血色的玉棺,小心翼翼的,將張若塵裝進去。

    這口玉棺,是血后親手煉制出來,蘊含匪夷所思的神妙能力。

    玉棺內,裝盛有一種琥珀色的瓊漿玉液,散發出沁人心脾的香氣,乃是以多種珍貴物質熬煉而成。

    僅僅只是呼吸一口香氣,都能讓人神清氣爽。

    依靠玉棺和其中的瓊漿玉液,可確保張若塵的情況,不再繼續惡化,乃至趨于好轉。

    “盡快趕回無盡深淵。”

    邱怡池收起玉棺,沒做半刻耽擱,當即動身。

    越早趕回無盡深淵,張若塵獲救的希望便越大。

    盡管張若塵已經魂飛魄散,理論上,是不可能再活過來。可是以神靈的手段,或許還有起死回生的希望。

    要不然,血后不會特意去做這么多的準備。

    無盡深淵第二梯度的出入口,血后早已在等待。

    “師尊,弟子已經將太子殿下帶回,只是情況十分不妙。”

    邱怡池一揮手,將血色玉棺取了出來。

    看到玉棺中近乎于變成一具骨骸的張若塵,饒是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血后的心,仍舊是忍不住劇烈顫動。

    血后打開玉棺,伸手輕撫張若塵那灰白的臉龐,同時將一股神力,探入張若塵的體內。

    張若塵全身上下,只剩下左腿,還是完好。

    因為這是一條神腿,蘊含磅礴的神力,并非輕易能夠損傷。

    在空間裂縫前,張若塵所遭受的攻擊,太過可怕,月神鐫刻在他身上的神紋,全部都被磨滅,沒有留下一絲一毫。

    如果沒有火神鎧甲的保護,說不得,除了左腿,他的身軀會徹底被毀掉。

    “塵兒怎么會弄成這樣?”

    血后既憤怒,又心疼。

    她的眼眶已經變得濕潤,隱隱要淌出淚水。

    她雖是一位神,卻也同樣有感情,看到自己的兒子,變成這般模樣,豈能不心疼?

    血后的確是推算到張若塵有此一劫,卻并不可能提前知曉一切。

    邱怡池道:“太子殿下是為了救池孔樂,想要通過空間裂縫,強行闖入地獄界,才變成這般模樣。”

    “孔樂怎么了?”血后追問道。

    邱怡池略作遲疑,道:“池孔樂被地獄界一位神靈的弟子抓走,似乎要被當作那位神靈奪舍的肉身,太子殿下正是知道這件事情,才會不顧一切去營救。”

    聞言,血后的眼中,閃過一道可怕的寒光。

    抓走她的孫女,還將她的兒子,弄成這般模樣,可謂罪該萬死。

    但,下一刻,血后又恢復平靜,現在不是去想這些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先救活張若塵。

    “塵兒的不朽圣軀,正在崩潰,一百四十四個穴竅,也處于半破碎狀態,以他現在的身軀,已經無法承受氣海,更無法承受其中的世界。”血后的眉頭,深深皺起。

    張若塵的神光氣海,極為龐大,六尊圣相、通天河和乾坤界都在其中,一旦肉身受創太嚴重,神光氣海就支撐不了太久,很快會破碎。

    到時候,六尊圣相和通天河都會消散于天地間,乾坤界則是會顯化于外界。

    如此一來,張若塵的修煉根基,等于是徹底廢掉。

    諸神印記、神之命格、六大圣相……,所有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乃至于包括他所擁有的時空神武印記在內。

    邱怡池問道:“還有辦法救太子殿下嗎?”

    “表面上,塵兒的圣魂,已經完全湮滅。但,在他體內的世界中,還保留著少量圣魂,這是扭轉生死的關鍵。”血后道。

    乾坤界可以算作是張若塵本身的一部分,在很早以前,他已經可以將自身圣魂,完全隱藏進入乾坤界中。

    即便他沒有刻意這般去做,乾坤界的本源中,也依舊保留有他的少量圣魂。

    但,即便是讓這部分圣魂歸體,也遠不足以讓張若塵復生,得凝聚出更加強大的圣魂來才行。

    “塵兒,母后一定不會讓你有事。”

    血后低語,帶上玉棺,從原地消失無蹤。

    下一刻,血后出現在一座無比壯闊的暗紅色山岳前,其上燃燒著熊熊血焰,更有恐怖至極的雷霆存在。

    這里正是血后溫養張若塵前世身軀的地方,血凰那龐大的尸身,仍舊是盤踞于山巔之上。

    山腹中,張若塵前世的身軀,被赤紅色的血液包裹住,生命力越發強大,似乎隨時都會蘇醒過來。

    如此強大的一具肉身,若非血后施加了特殊手段,說不得已經誕生出新的靈魂。

    看著赤紅色血液中包裹著身軀,血后低語道:“塵兒,母后知道你不愿意融合這具肉身,但,現在母后不得不這么做,唯有如此,才能保住你的修煉根基。”

    張若塵前世的身軀,生機勃勃,本質強大,完全能夠解決張若塵目前所面對的各種問題。

    且將雙身合一,血后也更有把握,令張若塵復生。

    時間緊迫,血后沒有耽擱,輕輕一揮手,張若塵那半廢的身軀,從玉棺中飛出,向那團赤紅色血液飛去。

    進入赤紅色血液中之后,血后釋放出神力,開始將兩具身體融合。

    對神靈來說,這并不是什么難事。

    就像當初月神將焱神的腿,融入張若塵身軀之中一般。

    同為混沌屬性,張若塵的前世身與今世身,理論上是不會排斥的情況,很容易就能融為一體。

    然而,當血后真正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卻遇到麻煩。

    或許是出于一種本能,張若塵的今世身,對于前世身,竟是極為排斥。

    如果要強行融合,就會導致張若塵的今世身,進一步崩潰。

    “塵兒,只要你不再排斥,母后向你保證,一定會將孔樂救回來。”血后眼中有著焦急之色,極為認真的說道。

    似是聽到了血后所說的話,短暫的僵持之后,排斥逐漸變弱,直至完全消失。

    沒有了阻礙,沒用太長時間,血后順利的將張若塵的兩世身軀融合在一起。

    如此,張若塵的情況穩定下來,修煉根基得以保住。

    但,這只是救張若塵的第一步,還得將他的圣魂,重新凝聚起來才行,那才是最難的一步。

    保存在乾坤界中的圣魂,只是極少的一點點,連讓張若塵蘇醒過來都不行。

    想依靠這點圣魂,讓張若塵恢復過來,根本就不現實。

    為今之計,有兩種辦法,可以救張若塵。

    第一種,就是以精神力手段招魂,將消散的魂魄,重新凝聚起來。

    第二種,則是以秘法溝通虛無縹緲的天魂。

    理論上,精神力大圣,就擁有招魂的能力。

    只不過,在招魂的過程中,會遭到天地規則的可怕反噬,九成以上的概率,精神力大圣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即便是神靈出手,也同樣會付出極大的代價,甚至會有意外出現。

    正因如此,被張若塵殺死的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天才,幾乎都不太可能復活,就算身軀還保存完好,天堂界派系也不可能犧牲精神力大圣,為他們招魂,就更說是讓神靈出手。

    至于第二種辦法,需要遠古時代練氣士所掌握的秘法,而今早已失傳。

    雖然當初璇璣老人,被接天神木所救活,但,其實更多是因為那塊接天神木的結晶。

    那塊結晶非同小可,蘊含無比磅礴的生命之力,就算是一位垂死的神靈得到,都能夠恢復過來。

    血后的目光,凝視赤紅色血液中的張若塵,眼中滿是溫柔,道:“塵兒,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母后都一定會救活你。”

    世間的父母都一樣,可以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張若塵對池孔樂是這樣,血后對他亦是如此,那種愛,沒有差別。

    血后還只是一位新神,成神時間并不算太長,若是施展招魂秘法,危險性會大很多,可她仍舊義無反顧的要去做這件事情,只因張若塵是她的兒子。

    。妙書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