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冥王出世

    招魂極為復雜,必須盡早進行,耽擱時間越久,難度越大,甚至會絕了希望。

    因為圣魂一旦消散在天地中,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步被天地同化,到得最后,一絲一毫都無法再凝聚起來。

    張若塵的情況還算好,至少保留了將近百分之一圣魂,以此為基礎,會相對容易將消散的圣魂,重新凝聚。

    “嘩啦。”

    血后割破手腕,釋放出大量神血。

    以神血為引,快速鐫刻下諸多繁奧的秘紋,組成一座奇異的招魂法陣。

    布置招魂法陣,并不一定要用神血,其他很多材料都可以代替,且可以事先煉制好。

    但,現在時間緊急,血后不想有片刻耽擱。

    為了張若塵,她不在意耗費一些神血。

    更何況,血后和張若塵乃是母子,關系最是親密。張若塵的靈魂,便是在她的體內孕育出來,以她的神血為引,可以最大限度的將消散在天地間的魂魄,全都招回。

    血后不僅僅是要救活張若塵,更是要讓他恢復到巔峰狀態,不影響今后修煉。

    為人父母,總想給予子女最好的。

    “搜天索地,聚魄凝魂。”

    血后表情嚴肅,雙手緩緩結出道道奇異印訣。

    “嗡。”

    鐫刻于地面上的招魂法陣,頓時綻放出璀璨的血光,沖天而起。

    一時間,虛空振動,隱隱顯現出一條如真似幻的特殊通道,其內幽暗無比,不知通往何處。

    只是這條通道,顯得很不穩定,變幻不定,似乎隨時都會崩潰。

    血后當即再度釋放出大量神血,注入招魂法陣之中,使得通道穩定下來,且進一步拓寬。

    心念轉動,血后將浩瀚如海的神念,釋放出來,涌入這條特殊的通道之中。

    招魂的過程,就是運用精神力,或者神念,將游離于天地間的絲絲縷縷魂魄,給捕捉到,帶回來,繼而重新凝聚在一起。

    當然,這一切并沒有那么輕松,因為逆轉生死,違背了天地運轉的規律,故而,會遭到天地規則的反噬。

    要復活的人越強,招魂產生的反噬,也會越強。

    張若塵身死之時,已經是不朽大圣境,修為實力可謂是極為強大,就算是頂尖精神力大圣出手,付出生命的代價,都未必能夠成功。

    事實上,只要是為圣境修士招魂,難度便極大。畢竟,圣境修士已經開始感悟天地規則,與天地的聯系,變得極為緊密。

    血后絲毫沒有考慮這些,只想快些讓張若塵復生,不管天地規則的反噬,來得多么猛烈,也絲毫不在乎。

    洞窟外,天地突然變了顏色,籠罩血色山體的雷電,變得更為狂暴,無數道巨大的空間裂縫顯現出來,仿佛整個世界,即將破碎。

    無盡深淵第二梯度這片天地的規則,完全變得紊亂,并且充滿攻擊性,由虛化實,如一條條真龍在騰飛。

    血魔和邱怡池立身在血色山峰外,表情均是十分凝重。

    又有數道身影趕到血色山峰附近,都算是張若塵的熟人,正是跟隨在血后身邊的蚩臨淵、齊生、熒惑和血屠。

    “這是怎么回事?”蚩臨淵問道。

    不只是他,齊生、熒惑和血屠亦是感到疑惑,不知道,這里為何會突然出現如此大的變故。

    邱怡池道:“太子殿下遭逢死劫,師尊正在施展逆天手段,要讓他復生。這里的天地規則,會變得越來越紊亂,我們……”

    正說著,這片天地,突然出現異變。

    “轟。”

    天空中生出一道道霹靂,炸裂虛空。

    一股浩瀚如淵的神威,從血色山峰之中彌漫而出,極速向四面八方擴散。

    “砰。”

    包括血魔在內,在場所有人,全都被神威壓迫得跪倒在地,難以動彈。

    一時間,生存在第二梯度中的所有血獸,也都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神,超然物外,高高在上,與圣境修士已經截然不同。所擁有的神威,就算是大圣,也無法對抗。

    以前,血后是刻意收斂了神威,血魔等人才沒有受到大的影響。

    而現在,血后施展招魂秘術,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神威自然也就不受約束。

    蚩臨淵、齊生、熒惑和血屠心中都很震驚,沒想到縱橫無敵的張若塵,竟也會隕落,真不知外界究竟發生了何等大事?

    尤其是血屠,自從進入無盡深淵,就再沒有出去過,一直在閉關潛修,完全不知道昆侖界現在是怎樣的形勢。

    不過,時隔一段時間,血屠的修為,明顯變得更為高深,讓人難以看透,各方面都遠勝從前。

    現在的他,再回到血天部族去,排名不會再僅僅是明面上的前五。

    “為了救兒子,血后還真是豁出去了,她雖然已經成神,可要復活張若塵,也必然會付出極其巨大的代價,真沒想到,親情在她的心中,竟然有著如此重的份量。”血魔道。

    他是一個修煉狂人,所有心思都放在修煉之上。

    換做是他的子女遭劫,他絕難做到血后這種地步。

    招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誰也不知道,需要耗費多長時間,盡管沒人喜歡跪著,卻無可奈何,只能靜靜等待。

    他們暗暗祈禱,一切順利。

    否則,張若塵若是活不過來,以血后的性格,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同一時間,一個雍容華貴的身影,出現到鎮獄古族的外圍。

    若是張若塵在這里,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道身影,正是他的另一位娘親,林妃。

    林妃本是應該與木靈希一起,住在鳳凰湖。

    怎么會來到鎮獄古族?

    林妃的前方,是守護鎮獄古族和劍冢的中古神紋,密密麻麻,布滿天地,構成嚴密的防御。

    這一切,都是真妙小道人的功勞。

    自從當初擊敗不死血族的數十萬大軍,真妙小道人留在鎮獄古族,便一邊研究《星斗圖》,一邊修復中古神紋。

    以真妙小道人的陣法造詣,掌控已經修復的中古神紋,就算是一般的大圣前來,也無法攻破。

    加上鎮獄古族還有史明淵這位符道地師存在,只要地獄界不出動進攻中央皇城那種陣容,劍冢基本上都能夠守得住。

    林妃的眼中,浮現出一層淡淡的神芒,頃刻間,將所有中古神紋都看透。

    “唰——”

    她的身形一動,竟是毫無阻礙的穿過中古神紋,進入到劍冢之中。

    “咦?剛才似乎有人進來了,是錯覺嗎?”真妙小道人露出詫異之色。

    中古神紋畢竟是處于它的掌控之下,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無法逃過它的感知。

    真妙小道人剛才隱約有所感應,卻又沒有捕捉到具體的痕跡。

    “看來真的是錯覺。”

    它懶得多想,繼續研究起《星斗圖》。

    以它的陣法造詣,它還真不相信,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過中古神紋,大圣前來都不行。

    沒過多久,林妃來到劍冢深處,一座龜背形狀的漆黑石山前。

    下一刻,林妃向前邁出一步,穿過石山,身形消失無蹤。

    石山上有著一道無形的門,可以通往幽冥地牢。

    就在林妃進入幽冥地牢后,一名禿頂老者從石壁中走出來,正是那位自稱唯一獄卒的空老。

    緊隨空老之后,四大獄長亦是現出身形來。

    “這才沒過多久?她怎么又來了?難道還沒打消救出冥王的念頭?”金葉獄長說道。

    很顯然,林妃并不是第一次來這里,空老及四大獄長,都已經和她打過交道。

    雷瓜獄長輕哼一聲:“所有人都低估了幽冥地牢的堅固程度,沒有空老的允許,就算是一位神靈前來,也休想將鎮壓在幽冥地牢中的人放出來,更別說只是神的一道分身。”

    “也是空老好說話,才會放她進去與冥王相見。”

    空老笑道:“冥王這個小家伙,倒是很有意思,身為不死血族,卻一心想要收服鎮壓住他的六柄圣劍,老夫也就給了他一個機會。”

    “只要他能夠在成神前,得到劍祖精神意志的認可,收服六柄圣劍的劍靈,老夫便不阻止他離開幽冥地牢。”

    六柄圣劍,乃是昆侖界十大神器之一恒星神劍的六塊殘片。而恒星神劍,又是劍祖鑄煉而成,理論上,根本就不可能被地獄界的生靈收服。

    要知道,《無字劍譜》就是劍祖傳下,他可謂昆侖界的劍道祖師。

    劍祖的精神意志之強,就算是神,也很難抵擋,更何況是神之下的生靈?

    空老之所以和冥王對賭,不過是看冥王很特別,與其他不死血族不一樣,也就給他一個活著出去的希望。

    守幽冥地牢已經不止多少年,很枯燥,也很乏味,總要給自己找一個樂子。

    進入幽冥地牢后,林妃沒有受到任何阻礙,順利進入第十五層“磔刑獄界”。

    相比于前面的十四層獄界,“磔刑獄界”稱得上是修煉寶地,遍地都是五顏六色的晶石,靈晶、圣石皆有,數之不盡。

    不過,在“磔刑獄界”也有一處極其特殊的地方,天地規則稀少,沒有天地靈氣存在,更別說是天地圣氣,完全就是一處禁法之地。

    這里,正是封禁冥王之地,六柄高達萬丈的圣劍,排列成一座劍山,立在地平線上,綻放出耀眼的光華,將這片黑暗的天地,照亮一角。

    在六柄圣劍的下方,有一個直徑十丈的血繭,由無數血色紋絡交織而成,方圓數百里,都已經被浸染成詭異的血色。

    “血后,你為何又來幽冥地牢?”

    一道極為淡漠的聲音響起,似是從天上傳遞下來。

    這個時候,林妃的身形樣貌,快速發生變化,變作血后的模樣,就連氣質也隨之改變。

    任誰也想不到,被木靈希接到鳳凰湖的林妃,竟會是血后的一道分身。

    當初,邱怡池出現在鳳凰湖,其實就是去見血后的分身,只不過,意外被張若塵發現。

    功德戰場開辟,昆侖界被諸神的神念監視,血后無法以真身現世。

    為了救出冥王,為了早一些見到張若塵,她只得凝聚出一道分身,行走在昆侖界。

    其實,血后的分身,早就來過劍冢,也早就見過空老。

    空老看似一位獄卒,可是修為卻高深莫測,血后分身完全看不透他。讓血后分身不解的是,空老明知她的身份,卻并沒有攔她,任她進入幽冥地牢。

    也不知是因為,他對自己的修為足夠自信?

    又或者,還有別的原因?

    血后收起思緒,將目光投向血繭,道:“六哥,我要回地獄界了,特地前來,向你告別。”

    “看來你在昆侖界的因果,終于,有了一個了結。”冥王那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的聲音,再度響起。

    血后道:“昔年,血絕家族中的種種紛爭糾葛,也該有一個了結。”

    “看來我也該早些脫身,將當年的事,好好清算一番。”冥王道。

    血后道:“你已經有脫身的把握?”

    “如果只是脫身的話,七千年前,我就已經有把握。只不過,那個時候,就算脫身,也只是一個大圣而已。”

    “自愿被鎮壓在這里七千年,只因為我知道,這里是我成神的契機之地。”

    “六劍在鎮壓我,又何嘗不是在磨礪我?”

    “不,從三千年前開始,已經是我在消磨它們。即便是成神,我也要做神中的強者,掌控六劍,便是第一步。”

    “轟隆隆。”

    血繭震動,釋放出無比磅礴的力量。

    方圓數萬里大地,都在頃刻間崩碎,繼而消融,化作炙熱的巖漿。

    一道道血色紋絡,從血繭上延伸而出,纏繞到六柄圣劍之上。

    六柄圣劍頓時巨震,迸發出極其可怕的雷電、天火、罡風……,盡皆向下方的血繭轟擊而去。

    與此同時,六柄圣劍釋放出凌厲至極的劍芒,每一道都可以斬裂天穹,湮滅一片星空。

    每一柄圣劍的品階,都達到至尊圣器級別,組合在一起,更是強大無比。

    像這種成套的強大至尊圣器,十分珍貴,神靈都鮮少掌握。

    按理說,被六柄圣劍鎮壓萬年,無上境大圣,都應該化作枯骨。

    可冥王卻支撐了下來,不但沒有被煉化,精神意志反而更加強大,捕獲到了成神的奧秘。

    六柄圣劍雖然極力對抗,可受到血色紋絡的纏繞,反抗力量變得越來越弱。

    隨著時間的推移,六柄圣劍逐漸縮小,直到恢復正常大小。

    這個時候,血繭消失,一道極為俊美的身影,顯現出來,身穿晶瑩剔透的血鎧,身上散發出飄逸如仙的氣質。

    冥王看上去很年輕,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豐神如玉,俊朗非凡,眼神充滿魅力,任何女子見到,恐怕都難以抵擋。

    看著面前的六柄圣劍,冥王伸出一只手來,釋放出一道凝練至極的血煞之力,將它們全部淹沒。

    受到血煞之力的煉化,六柄圣劍竟是緩緩的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柄。

    不過,只是劍身,獨缺劍柄。

    劍身上,布滿繁奧的銘紋,隱隱竟是有著一股強大的神力,釋放出來。

    “恒星神劍的劍柄在何處?”冥王像是在詢問,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就在冥王收取六柄圣劍的瞬間,空老生出感知,眼中頓時露出復雜之色,嘆息道:“恒星神劍為何會臣服于一位地獄界生靈?劍祖,這是你的意思嗎?”

    他是怎么也沒想到,玩笑般的對賭,冥王竟會成為贏家。

    盡管他現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既然是劍祖的意思,他自然是不會違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