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張若塵歸來

    張若塵那凝實無比的圣魂,一分為六,占據天地方位,由慢至快,轉動起來。

    “嘩啦。”

    一個介乎于真實與虛幻之間的漩渦出現,溝通一處未知空間。

    漩渦中,隱約出現一道虛淡的影子,與張若塵極為相像,正極力掙脫出來,卻受到極大的阻礙。

    無數道虛幻的鎖鏈,交織在漩渦中,纏繞在那道虛淡影子的身上,牢牢將之束縛住,宛如獄鎖狂龍。

    虛淡影子,乃是張若塵的魂靈,所有靈性所在,若不將之招回,先前凝聚出來的圣魂,便只是一具空殼,即便與肉身結合,也無法讓張若塵復生。

    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血后沒有遲疑,瀕臨崩潰的神魂,帶著剩下的神念,一同闖入漩渦中。

    “轟隆隆。”

    虛空生電,狠狠劈向血后的神魂和神念。

    頓時,血后的神念,被湮滅掉許多,神魂上的裂痕,進一步增加,潰散得更為厲害。

    這個時候,冥王亦是調動精神力,盡所能護住張若塵的肉身和圣魂,避免受到波及。

    面對天地自然,哪怕張若塵如今擁有半神之體,也完全不夠看。

    若非血后執意要救,冥王是真不想插手此事,一個不好,連他都會遭到極大的波及。

    與此同時,距離中央皇城萬里之外,地獄界所開辟的空間裂縫前,天地規則和天地圣氣變得極其紊亂,天穹崩裂,大地沉碎,完全是一副毀天滅地的景象,無比駭人。

    受到這股力量的沖擊,空間裂縫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嗡。”

    七座恢宏城池巨震,極力輸送出強大的力量,也無法將空間裂縫定住。

    這一切,自然都是血后為張若塵招魂所導致。

    因為,張若塵就是身隕在空間裂縫前,魂魄碎片,絕大多數都散落在這里。

    “怎么回事?”

    察覺到空間裂縫四周的天地異象,諸多地獄界修士,都不禁駭然,心中滿是疑問。

    雷電、罡風、天火……各種恐怖至極的力量齊現,將天穹擊穿,形成一個極其巨大的漆黑窟窿,如上古異獸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將一切都吞沒進去。

    空間裂縫受到的影響最大,越發的不穩定,開始崩潰。

    “咔嚓。”

    七座城池最先扛不住,紛紛裂開。

    每座城池內,都有大批地獄界修士鎮守,此刻,他們紛紛飛起,極力向遠處逃遁。

    “轟隆。”

    七座城池全部破碎,從天空墜落而下。

    沒有了城池鎮壓,空間裂縫再也無法支撐,崩碎開來,釋放出滔天的毀滅之力,以驚人速度,向四面八方擴散。

    毀滅之力橫掃天宇,震散云霞,使得碧藍如洗的天空,瞬間變得昏暗。

    感受到這股力量,正在皇城外廝殺的天庭界和地獄界修士,無不心神震顫。

    “怎么會爆發這樣的天地異象?”

    一位精神力接近大圣的天庭界修士,臉色凝重,道:“我感知到了魂魄碎片的細微波動,難道是有精神力大圣,在施展招魂秘法?”

    “張若塵之前隕落在地獄界和昆侖界相連的那處空間裂縫前,難道說,與他有關?”

    “張若塵的尸體,才剛被閻無神帶走不久,即便閻無神要救張若塵,可在昆侖界內,他去哪里找人出手?不對,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閻無神不可能發這種瘋。”

    “想要為一位大圣招魂,精神力大圣恐怕做不到,唯有神靈出手,才有機會。難道昆侖界中還有神靈蟄伏不成?或者說,月神親自趕了過來?”

    “也許是昆侖界自身規則的反噬,導致空間裂縫瓦解,并沒有我們所想那般復雜。”

    雖然很懷疑有神靈在為張若塵招魂,可仔細分析,可能性卻是非常的低。

    另一邊,無盡深淵第二梯度。

    天地規則紊亂,呈現出血染九天、群星隕落等等,極其恐怖的異象,完全是一副末日到來的景觀。

    面對天地之威,血魔、邱怡池等人心神震顫,心境再怎么堅韌,也無法保持淡然。

    “招魂竟是如此可怕,難怪從古至今,都鮮少有人愿意去做這件事情。”血屠駭然的道。

    歷史上,無論是天庭界,還是地獄界,都有許多驚才絕艷的天才隕落,但,最終得以重生的,卻是少之又少,神靈的子嗣也不例外。

    血屠能夠確定,如果他隕落在昆侖界,他的父神,是定然不會為他招魂的。

    血魔眼神凝重,道:“天地反噬如此猛烈,也不知血后是否能抵擋得住,張若塵終歸不是一般的不朽大圣,他是時空掌控者,又在圣王境修煉至大圓滿,萬古罕見,想要為他逆天改命,難度會成倍增加。”

    “師尊定然能夠成功。”邱怡池道。

    只是,話雖若此說,她的心中,卻充滿了擔憂,怕最后不但救人失敗,連血后也發生意外。

    血色山峰內,血后不惜一切代價,全力斬斷束縛住張若塵魂靈的鎖鏈,將所有天地反噬盡皆扛下。

    也因此,血后的神魂,進一步遭受重創,神念亦是被大量磨滅。

    越是到了最后時候,天地規則的反噬,越是猛烈,整個天地的意志,仿佛都壓到血后身上。

    終于,張若塵的魂靈,得以從亦真亦虛的漩渦中掙脫而出,在血后的牽引下,融入圣魂之中。

    至此,張若塵的圣魂,擁有了靈性。

    招魂成功!

    “歸體,復生。”

    血后的表情,變得無比嚴肅。

    強大神力釋放而出,將張若塵的肉身和圣魂,一同包裹,繼而,讓兩者緩緩相融合。

    六道圣魂進入到神光氣海之中,同時沒入六尊圣相內。

    “轟。”

    血色山峰外,天地突然變色,電閃雷鳴,億萬道雷霆同時顯現出來,似天地在發怒。

    整個第二梯度,變得黑壓壓一片,壓抑無比。

    “天地震怒,這是逆天改命成功的異象。”血屠顫聲道。

    逆天改命,違背了天地運轉規則,一旦成功,自然會引發天地的憤怒。

    聞言,邱怡池等人,都不禁長舒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得以放下。

    時間不長,毀滅風暴緩緩消散,第二梯度重新恢復了平靜。

    天地震怒只是一種異象,倒是不會真的再造成什么破壞,畢竟,在招魂的過程中,施展秘法之人,已然是為此付出極大代價。

    “砰。”

    血后已是精疲力竭,那雍容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接近玉質化。可是,她卻依舊筆直的站立,身上神威不減,有著一種與天地對抗的超然氣度。

    可是,這只是表象,此次招魂,對血后的傷害極大,神源破裂,神魂潰散近半,若無奇物相助,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恢復過來。

    傷得如此重,可是,血后的臉上,卻浮現出欣慰的笑容。

    那笑容,與張若塵剛剛出生之時,一般無二,洋溢著幸福和母愛。

    沒有不死血族,沒有神,只有一位母親。

    一位能夠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的母親。

    “嘩——”

    天地圣氣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融入血后的身體,那破損的神軀,快速恢復。很快,一絲傷痕都不剩。

    只是那張美麗絕塵的臉,依舊蒼白如神玉,眼中深藏有疲憊之色。

    張若塵的意志從來沒有消失,被困在一座黑暗無邊的世界,苦苦的掙扎,與天地對抗。正是因為,他的意志不滅,此次招魂才能成功。

    如果是意志力薄弱的修士,在身死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放棄。

    就算有神靈給他招魂,也沒有用。

    困在那片無盡黑暗和冰冷的世界中,是血后給了張若塵一束光,指引他一步步走向光明世界。

    張若塵的意識逐漸恢復,卻又有積分迷茫,沒有立刻清醒。

    慢慢的,張若塵的思緒開始恢復,一幅幅畫面,在他的腦中浮現。到得最后,孔樂的身影,清晰浮現出來,但,卻在漸漸遠去,直至消失無蹤。

    在張若塵的腦海中,只剩下萬心輕蔑挑釁的笑聲,回蕩不息。

    “轟。”

    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攜帶絲絲神力,從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來,大喊一聲:“孔樂。”

    在這一刻,張若塵終于睜開雙眼,從沉睡中蘇醒。

    “砰。”

    因為太過激動的緣故,張若塵無法控制住身上的強大力量,從赤紅色血液中掙脫而出,重重摔到地面上。

    以雙手撐著身體,才沒有倒下。

    張若塵低著頭,緊咬著牙齒,身體在顫抖,眼中滿是痛苦之色。沒能保護好池孔樂,讓他無比自責。

    血后走了過去,一把將張若塵抱住,緊緊抱住,很是心疼,安慰道:“孔樂不會有事,塵兒,她不會有事的,母后向你保證,她一定不會有事。”

    說出這句話時,血后終是忍不住,眼中流淌出淚水。

    神靈的淚,比血都珍貴。

    不是因為血后愛哭,只是因為太在乎。

    被血后抱住,張若塵逐漸平靜下來,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那緊繃的肌肉和骨骼軟了下來,身體不再顫抖。

    此刻,他就像是回到了童年。

    血后身上的那種溫暖,讓張若塵感覺到溫馨和沉醉,能夠完全放松下來,就像襁褓中的嬰兒,又像母親腹中的胎兒。

    過了很久,張若塵努力平復情緒,將理智找回,雙眼浮現出越來越深邃的光芒。

    瞳孔轉動,他觀察身處的環境。

    當看到血后鐫刻的招魂法陣,還有那滿地的神血,張若塵頓時明白了一切,內心充滿震撼和悸動。

    血后身上的神威,雖然刻意收斂,卻依舊很強大。

    張若塵卻清晰感知到,在那強大神威之中,卻藏著一股虛弱,和前兩次見到血后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不用想也知道,血后為了救他,肯定付出了極其巨大的代價。

    以張若塵如今的見識,自然知道,招魂是一件何等困難的事情,尤其還是為一位大圣招魂。

    以前他和血后相見,并不只有血后難受,張若塵自己的內心也非常矛盾和痛苦。如今,矛盾和痛苦都消失,一道緊系在心中的結,在這一刻,終于揭開。

    張若塵的心,變得輕松了許多。

    定了定神,張若塵恢復鎮定,伸出一只手來,抹去血后眼中的淚水,提醒道:“我已經是大圣了,圣境修士之中的帝皇,不是一個小孩子,就算剛才在那無盡黑暗中,做了一個噩夢,也嚇不住我的。”

    看到張若塵為自己擦淚,血后不禁怔住,隨即洋溢出一道美得令人心顫的笑容,心情欣喜無比。

    張若塵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散發著神光的雙臂,只感覺,雙手充滿無窮無盡的力量,仿佛一抬手,就能摘下天宇之上的星辰。

    八百年前的張若塵,與八百年后的張若塵,合為了一人。

    曾經那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浮上心頭。

    “我們去地獄界吧!”

    張若塵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目光堅定,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后,才說出這句話。

    此刻,他已恢復理智,并不是沖動行事。

    其實,一直以來,都只有至親和至愛,能夠讓張若塵沖動和不顧一切。

    正是有這種沖動和不顧一切,所以他才是張若塵。為了幫師父尋覓起死回生的神藥,可以不顧生死,前往陰間地獄。因為池瑤和黃煙塵的欺騙,可以不自量力的去闖紫微宮。為了木靈希,可以帶著千軍萬馬,去攻拜月魔教。為了昆侖界,可以憑著一腔熱血,力壓萬界修士,只為爭回一點尊嚴。

    換做別的修士,被一位神欺騙,哪里趕去質問?早已臣服于她。

    換做別的修士,又怎么會為了一個承諾,為了一個女子,與拜月魔教,與火族,同時開戰?

    血后凝視了張若塵一眼,她當然知道,張若塵去地獄界的目的,什么都沒有問,答應了下來。

    “好,母后陪你。”

    無論張若塵想做什么,血后都會給予支持。

    她相信,張若塵的能力和智慧。

    既然他選擇了未來的路,就會為自己所做的選擇負責。

    張若塵略作思考,翻手取出一顆神木之心,遞予血后,道:“它……它對神靈的傷勢,應該也有不小的幫助。”

    神木之心,乃是接天神木所凝結,一個元會的漫長時間,才能夠凝結出一顆來,內蘊無比磅礴的生命之力,幾乎能夠治愈一切傷勢。

    就算是神靈重傷垂死,煉化一顆神木之心,也能快速恢復過來。

    血后沒有拒絕,接了過去。

    別說這是一顆珍貴無比的神木之心,就算只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凡物,血后都會無比喜歡。

    因為,是張若塵給她的。

    “咔嚓。”

    張若塵剛剛向前邁出一步,腳掌踩入進地底,緊接著,半截身體,就陷入進去。

    怎么回事?

    他的身體,無比沉重,宛如被一座太古神山壓著。

    血后連忙伸出一只手,將張若塵從地底拉了出來,道:“你才剛融合前世的身體,還控制不好這具身體蘊含的強大力量,需要一些時間去慢慢適應。”

    張若塵心中了然,他所感受到的沉重感,乃是因為,身軀蘊含的力量龐大,無法細膩的掌控。

    就像一個凡人,一腳可以在地上踩出一個淺淺的腳印。

    張若塵現在的力量,比凡人不知強大多少倍。若是控制不好力量,在地上,就不只是踩出一個腳印那么簡單。

    一座大山,怕是都能踩平。

    現在這具身軀,被血后溫養成為了半神之體,控制起來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張若塵的感知,兩具身體融合后,單單是身體所擁有的力量,至少都相當于五行混沌不朽圣軀的十倍。

    也就是說,這具身軀的力量,將百枷境巔峰的大圣,都能打趴下。前提是,張若塵能夠細致入微的,掌控半神之體。

    像現在這樣,走路都需要小心謹慎,才不會陷入地底,怎么去和百枷境的大圣爭鋒?

    就算擁有半神之體,也還需要半神的修為境界,張若塵才能爆發出半神級別的戰力,現在還差得遠。只能說,在大圣境界,張若塵會修煉得更快,戰力也遠勝同境界的修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