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一十四章 領袖之爭

    張若塵的話音剛落,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便是盡皆將目光,投向易軒大圣、孤辰子和瑜皇,顯然是覺得,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只能是他們中的一位。

    實在是“血天三絕”聲名在外,別說是近千年內誕生的英杰,就算是那些老牌百枷境強者,恐怕都鮮有能做他們對手之人。

    易軒大圣哈哈一笑,道:“孤辰子,瑜皇,看來我們免不了要戰上一場,你們倆誰先來做我的對手?”

    在“血天三絕”中,易軒大圣最是好戰,是出了名的戰斗狂人,除卻修煉,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去挑戰強者。

    “你們去爭便是,我對做領袖,并無什么興趣。”瑜皇淡然道。

    聞言,易軒大圣和孤辰子都并未感到奇怪,瑜皇向來不喜爭斗,尤其是最近百年,瑜皇幾乎不曾出手,誰也不知道,她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程度。

    易軒大圣道:“瑜皇不參與也好,省得別人說我太粗魯,不懂得憐香惜玉。孤辰子,就你我來切磋一番,讓我看看,你是否已經將化血天冥指修成。”

    孤辰子站起身來,平靜道:“你我已有數十年不曾交手,我也想看看,你這些年,有多大長進。”

    “那還等什么?”

    易軒大圣身形一動,徑直向瀚海別苑外飛去。

    瀚海別苑內的修士太多,難以放開手腳,外面地勢開闊,又鐫刻有大量神紋,不怕受到破壞,可盡情施展手段。

    孤辰子并未遲疑,當即跟了上去。

    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凌空相對而立,尚未動手,已然是風起云涌,天地變色,天地間的規則和圣氣,以二者為中心,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浩瀚如淵的大圣威壓,從易軒大圣和孤辰子的身上,散發出來,使得很多修為較弱的修士,心神顫栗,忍不住想要跪拜下去。

    “孤辰子,先接我一掌。”

    易軒大圣搶先出手,海量天地規則,被他納入掌中,似要演化出一方天地來。

    這一掌,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天地大勢,似可鎮壓一切,無可抵擋。

    孤辰子波瀾不驚,身后八只巨大的銀翼展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瘋狂吸納天地圣氣,凝聚出成千上萬道銀色雷電,如一條條靈蛇,迎向易軒大圣的掌印。

    “轟。”

    雷電與掌印相碰撞,形成極其恐怖的力量沖擊,天地間的規則,頓時變得紊亂起來。

    好在有神紋存在,任憑這種沖擊力再強,也沒有造成什么破壞。

    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并未停手,而是施展出更為霸道強絕的手段,展開激烈的碰撞。

    任誰都看得出,二者勢均力敵,短時間內,恐怕是難分勝負。

    此刻,瀚海別苑內的所有修士,都在密切關注這一戰,如此巔峰對決,不是隨便就能看到。

    張若塵亦是在認真觀看,他既然要做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那么,待會兒,他就免不了要與其中一位交手。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先看看易軒大圣和孤辰子都有些什么手段,應對起來,也會輕松許多。

    易軒大圣和孤辰子激戰連連,很快就交手過千招,卻是誰也不曾占據上風。

    某一刻,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同時停手,彼此拉開距離。

    孤辰子收起背上銀翼,道:“你我之間,除非生死對決,否則,難分高下。也罷,這次我便不與你爭,就讓你做血天部族的領袖。”

    “既如此,我便當仁不…………”易軒大圣并未推辭,當即便想應下。

    可就在這時,一道很是平淡的聲音,突然響起:“我也想領教易軒大圣的手段。”

    易軒大圣當即轉過頭去,目光鎖定說話之人。

    不僅是他,在場其他不死血族修士,亦是紛紛偏轉目光。

    當看到說話之人時,不少修士眼中,都不禁露出了異樣之色。

    “若塵表哥要挑戰易軒大圣,這……”血凝筱不由愣住。

    說話之人,正是張若塵,這也是讓人感到詫異的原因所在。

    張若塵是很不凡,能夠打敗閻無神,在昆侖界有著驚人的戰績,但,他畢竟剛突破至不朽境,如何去與易軒大圣爭鋒?

    可張若塵在看完易軒大圣和孤辰子激戰后,還敢發起挑戰,難道他還真有戰勝易軒大圣的把握不成?

    只是,這可能嗎?

    在諸多修士的注目下,張若塵一步步從瀚海別苑中走出,來到易軒大圣的近前。

    血泣大圣將目光,注視在張若塵身上,眼中閃過道道復雜之色。

    一直以來,血泣大圣都將家族榮譽看得極重,這一次,他也很想為血絕家族建功爭臉,尤其是在血絕戰神成為血天部族大族宰這種特殊時刻,領袖人物理應出自血絕家族。

    但,他的實力不夠,與“血天三絕”差距太大,無力去爭取。

    現在,張若塵挺身而出,別的不說,單單是這種魄力,已經是讓血泣大圣內心深處對他的感觀,發生了一絲變化。

    “張若塵啊,張若塵,你若能戰勝易軒大圣,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你在血絕家族便是真的站穩腳跟。今后,在家族內,沒有人再敢對你有任何非議。“血泣大圣心中如此想著。

    血泣大圣聽過張若塵的種種傳說,對他的實力,還是頗為好奇。

    閻無神,不是誰都能擊敗。

    當然,若是張若塵這一戰敗了,那么他血泣,正好可以借此機會發難,挑戰張若塵,奪取家族領隊的身份。

    弱者,不配率領血絕家族。

    血屠注視著張若塵,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他比在場所有修士,都更加了解張若塵,知曉張若塵大半底細,比如張若塵擁有半神肉身,還擁有傳說中的十只金色肉翼,底牌多不勝數,這一戰,定會很精彩。

    半空中,張若塵與易軒大圣相對而立,相距僅有百丈。

    易軒大圣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心意流轉,釋放出一道極其強大的圣威,徑直碾壓過去。

    以他的修為實力,就算是一般的百枷境大圣,都難以承受住他的圣威。

    張若塵巍然不動,輕描淡寫將易軒大圣的圣威,化解于無形。

    見狀,易軒大圣不禁被勾起一些興趣,道:“張若塵,我聽過你在昆侖界的種種戰績,我也想看看,能夠擊敗閻無神的你,究竟都有些什么手段,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易軒大圣,請賜教。”張若塵微微拱手道。

    對待強者,自當給予應有的尊重。

    易軒大圣一只手的指甲,快速變長,化為利爪,磅礴的血煞之力涌現,使得大片空間,都彌漫開濃郁的血腥氣息。

    “嘩啦。”

    隨著易軒大圣揮動利爪,一只長達千丈的血爪凝聚出來,徑直向張若塵抓去。

    若非這片區域有神紋定住空間,空間定然已經被撕裂開來。

    張若塵伸手一指,數百萬道空間規則浮現,融入身周的空間之中。

    “嗤。”

    道道銀光閃過,空間出現一條條細長的裂縫。

    而易軒大圣打出的巨大血爪,則是直接碎裂成十余段,截面無比平整。

    下一刻,碎裂的血爪,轟然爆開,重新化作血煞之力,卻是凝而不散,繼續向張若塵涌去。

    在這個過程中,血煞之力劇烈涌動,眨眼便化作一片粘稠的血海,極力吸納天地規則和天地圣氣,得以極速擴張,似要將整個天地淹沒。

    張若塵指尖凝聚強大的空間力量,濃縮成一道銀芒,鋒芒畢露,似可切割萬物。

    “噗。”

    銀芒飛出,生生將血海從中切割開來,且使之無法再融合在一起。

    繼而,張若塵主動出擊,從血海中沖出,探出一只手來,掌中七個穴竅,全部開啟,釋放出海量的血氣。

    頓時,一尊無比凝實的冥王虛影凝聚出來,頂天立地,充滿威嚴,一掌向易軒大圣拍擊而去。

    冥冥之中,一股強大的神威,加持在冥王虛影身上,更添威嚴,也更加有靈性,宛如冥王的一道分身。

    七竅血冥掌,乃是冥王所創,玄妙無比,絕不僅僅只是普通圣術那么簡單。

    只要自身血氣足夠強大,七竅血冥掌的威力,幾乎是能夠無限提升。

    而在這方面,張若塵優勢十足。

    能夠長出十只金色肉翼,單論血氣,百枷境的大圣都遠不如他。

    正因如此,之前閉關時,張若塵特意耗費了不少時間,專門鉆研七竅血冥掌,將之修煉至更高層次。

    冥王虛影一出,那磅礴的血海,當即便是支離破碎,再也無法維持。

    天地間的規則和圣氣,盡皆向著冥王虛影匯聚而起,仿佛完全受冥王虛影駕馭。

    “有趣。”

    易軒大圣輕笑一聲,并未退避,反而是迎了上去。

    隨著他雙手揮動,漫天都是鋒利的爪影,強大力量,使得大片空間都出現扭曲的跡象。

    看到張若塵與易軒大圣激斗在一起,不少不死血族修士,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顯然是沒想到,張若塵居然真的擁有與易軒大圣交手的實力。

    要知道,即便是在同階,都鮮有人能是易軒大圣的對手,想要跨境界與易軒大圣對抗,按理說,根本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才對。

    “好旺盛的血氣,好強橫的肉身,好敏銳的戰斗意識。”孤辰子眼泛精光道。

    他的實力夠強,眼光自然也非常人可比,很快便是看出了張若塵的一些虛實,忍不住發出贊嘆之語。

    在“血天三絕“中,孤辰子的血氣最為強盛,可在他看來,張若塵卻是要比他更勝一籌。

    難以想象,張若塵在空間裂縫前隕落之后,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能讓他有如此巨大的改變。

    瑜皇眼中亦是浮現出絲絲異色,眼神變得深邃,似想要將張若塵完全看透。

    “若塵表哥也太厲害了吧,易軒大圣似乎都奈何他不得,難不成,他真的可以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

    血凝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血宸沉吟道:“張若塵不是沖動之人,他既然敢出手,就必定有底氣。”

    說實話,張若塵實力提升太快,快到讓血宸很不適應。

    昆侖界剛成為功德戰場時,張若塵其實還很弱,如果那個時候相遇,血宸對他,定然是不屑一顧。

    可沒想到,短短時間,張若塵先是一躍成為圣王境的絕頂強者,如今更是能夠與“血天三絕”對抗,這樣的實力提升速度,堪稱恐怖。

    血宸對張若塵的戰力,并不驚奇。

    他更加好奇的是,張若塵為什么會出手,爭奪“領袖”這個身份?

    張若塵對血絕家族幾乎沒有歸屬感,不可能是為了家族榮耀去爭奪。而且,依血宸對張若塵的了解,張若塵對狩天大宴,未必有多大的興趣。

    難道是神的意志?

    只有神,才能影響得了張若塵。

    不只是瀚海別苑中的修士,在關注著這一戰,身在血絕神宮內的血天部族諸神,亦是在關注,他們更多的注意力,都是放在張若塵身上。

    沒辦法,張若塵身份太特殊,如果不是因為血絕戰神的緣故,張若塵進入血天部族世界,根本就不會有立足之地。

    想要在地獄界生存,張若塵首先就要得到血天部族諸神的認可。而最好的辦法,無疑就是用實力證明自身價值。

    這也是,血后讓張若塵出手的原因之一。

    “砰。”

    張若塵與易軒大圣硬拼了一掌,漫天血氣激蕩不息。

    易軒大圣越戰越心驚,他已經不斷調動體內的枷鎖之力,卻始終無法占據到上風,反而是隱隱受到壓制。

    “張若塵,你若能接下我這一掌,此戰便算你勝出。”易軒大圣道。

    說話間,他已是全力調動自身所修煉出來的圣道規則,同時釋放出掙斷八十道枷鎖,所獲得的強大力量,盡皆匯聚于一掌之上。

    一時間,方圓數萬里的溫度,都驟然下降,一個個圣湖都在快速結冰,草木封凍,空中有大量冰晶飄落。就連這片天地,似乎都要被整個凍結住。

    一掌出,冰封乾坤,萬物寂寥。

    以易軒大圣的修為實力,施展出大圓滿層次的百枷級高階圣術,其威力可想而知。

    第一時間,青盛大圣激活了瀚海別苑中的神紋,將之與外界隔絕,避免受到波及。

    畢竟,在瀚海別苑中,還有很多修為較弱的圣境修士,難以抵擋這股可怕的冰封之力。

    張若塵眼神微凝,雙手同時探出,結出玄妙而霸道的掌印,恐怖至極的陽剛之氣,從他體內涌現出來。

    頃刻間,張若塵化身為一尊大火爐,每一寸皮膚都變得通紅,仿佛要融化了一般。

    神光氣海內,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和毀滅金陽,均是快速旋轉起來,釋放出磅礴的陽剛之氣,與張若塵本身的陽剛之氣相結合。

    下一刻,張若塵釋放出的陽剛之氣,超過常人的百萬倍,透出一股極其恐怖的毀滅氣機。

    “龍象滅世。”

    張若塵心中低喝。

    “吼。”

    伴隨著震天動地的龍吟象吼聲響起,三條神龍和三頭神象,同時從張若塵的雙掌中飛出,盡皆龐大無比,身軀凝實,身上散發出鎮壓諸天的浩瀚威壓。

    神龍和神象的身上,均是燃燒著熊熊烈火,熔煉萬物,似要將天地焚滅。

    “轟。”

    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劇烈碰撞在一起,迸發出更為可怕的破滅之力。

    饒是血絕家族內的空間極其穩固,此刻也泛起了強烈的波瀾,小范圍破碎開來,無數道漆黑裂縫,向著四面八方延伸,景象極為駭人。

    天地間熱浪翻滾,將所有寒冰消融,如那經歷了冰河時代的大地,重新迎來了陽光的照耀。

    受到強大力量的沖擊,易軒大圣不禁向后倒退了一步,體內氣血涌動得極為厲害。

    而張若塵則是昂然挺立,任憑毀滅之力如何沖擊,始終巍然不動。

    對于擁有半神之體的張若塵而言,這點沖擊,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呼。”

    輕呼出一口氣,張若塵催動毀滅金陽,調理體內狂暴的陽剛之氣,使之逐漸平靜下來。

    也是他現在肉身足夠強大,要不然,將這般浩瀚的陽剛之氣釋放出來,只怕還未傷敵,自身已經遭受重創,就連圣魂,都有可能被焚滅。

    瀚海別苑內,許多不死血族修士都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斥著濃濃的敬畏之色。

    不死血族最為崇尚強者,唯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讓他們信服。

    而現在,張若塵無疑便是他們眼中的強者,已經沒有人再去在乎他的出身,實力已經代表一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