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 瑜皇

    瀚海別苑內,血絕家族的圣境子弟,眼中盡皆浮現出激動之色,由他們血絕家族的強者,來擔任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這是極大的榮耀。

    哪怕,那個人是張若塵。

    對于血絕家族普通的圣境子弟而言,根本不在乎,張若塵曾經是不是天庭界的修士。他們只在乎,張若塵是血絕家族的神子,是他們血絕家族的一員。

    先是,誕生兩位新神。接著,血絕戰神被冊封為血天部族的大族宰。現在,張若塵又擊敗易軒大圣,將成為參加狩天大宴的領袖。

    血絕家族可說是喜事連連,聲威大震。

    血絕家族沉寂太久,終于是又要重新走向輝煌鼎盛。

    過得許久,張若塵與易軒大圣的戰斗余波,才完全消弭于無形,有神紋的守護,他們的戰斗,盡管很激烈,卻并未對血絕家族造成什么破壞。

    易軒大圣體內那劇烈涌動的氣息,快速歸于平靜,他雖落敗,卻也并未受傷,準確說,只是輸了半招而已。

    “張若塵,你的實力,的確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按照約定,我不再與你爭領袖之位。“易軒大圣并未因為落敗而惱羞成怒。

    他只是有些遺憾,礙于約定,沒法與張若塵真正分出一個勝負。

    身為“血天三絕“之一,易軒大圣自是擁有諸多非凡手段,底牌層出不窮,他的實力,絕不止于此。

    可惜,話已說出口,如此多修士見證,他不可能食言而肥。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道:“承讓。”

    實話說,若非他將龍象般若掌第十三掌修煉至小成,想要接下易軒大圣的冰封乾坤掌,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兩種圣術,可說是正好相克,張若塵是占了陽氣旺盛的便宜。

    換作其他人,即便是百枷境大圣,也鮮少有人能夠駕馭如此磅礴的陽剛之氣,這是易軒大圣未曾預料到的事。

    易軒大圣回到了懸空島上,臉上仍舊帶著笑容,顯得極為灑脫。

    在場所有修士,齊刷刷將目光投向張若塵。

    連易軒大圣都退出競爭,張若塵無疑是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

    如此,接下來,便該確定參加狩天大宴的人選,修為實力稍弱的大圣和圣王,均是不由得緊張起來。

    狩天大宴好處多多,任誰都想前去參加,可他們之中,注定會有很多人失去機會。

    唯有血絕家族挑選出來的近二十名精英,心情極好,壓力小了許多。

    就在一些修士,準備前去恭喜張若塵的時候,原本對領袖之爭表現得最為淡然的瑜皇,卻是突然站起身。

    這一刻,瑜皇身上的氣質,徒然發生改變,不再飄逸出塵,而是變得冰冷無比,一股無形的寒意彌漫開來。

    感受到這股寒意,一些修為較弱的修士,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如墜冰窟。

    “張若塵,易軒不與你爭,不代表你就可以做血天部族的領袖,至少你還得過我的這一關。”瑜皇以清冷的聲音道。

    孤辰子亦是站起身來,淡漠道:“你勝了易軒一籌,不代表也能勝我。這,領袖的位置,我突然又想再爭一爭。”

    聽到二者的話語,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詫異的表情,有些弄不清楚狀況。

    要知道,瑜皇在最開始的時候,已經表態,對做領袖,毫無興趣。孤辰子也是主動放棄競爭,要將領袖之位,讓給易軒大圣去做。

    現在倒好,他們倆居然都改變了態度,要阻止張若塵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實在是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易軒大圣眼泛笑意,獨自飲酒,似乎早已料到會有這種事發生,很樂得看熱鬧。

    在場的修士,都不是傻子,皆是看明白,這個領袖,誰做都可以,唯獨張若塵不行。

    瑜皇和孤辰子對他針對,再明顯不過。

    至于其中的緣由,無非是因為,張若塵是一個外來者,并不是純粹的不死血族,甚至在功德戰場上,還與不死血族有極大恩怨。

    當然,或許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一個天庭界的生靈,想要在地獄界站穩腳跟,不受排擠,談何容易?

    目光掃過瑜皇和孤辰子,張若塵并無半點懼色,平淡道:“對于領袖的位置,我本來是沒有什么興趣。可是,既然已經出手爭奪,那么必然是要將其拿下。既然二位有異議,也無需那么麻煩,就以戰力定勝負,決出領袖。如何?”

    孤辰子輕哼一聲:“算你還有些魄力,那就讓我先來試一試,你到底還有什么本事?”

    “孤辰子,你和易軒的戰力,也就在伯仲之間,想要戰勝他,恐怕沒有那么容易。不如由我出手?”瑜皇道。

    孤辰子道:“這可不一定!先前,無論是我和易軒那一戰,那是張若塵和易軒的那一戰,都只是試探性的交鋒,并沒有施展出真正的手段。真要斗個天翻地覆,你以為百枷境的大圣,會輸給一個剛剛進入不朽境的大圣?”

    張若塵輕輕搖頭,道:“二位不必再爭,不如你們一起出手?”

    此話一出,瀚海別苑內,頓時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在場的修士,都像看怪物一般,看向張若塵。

    同時挑戰瑜皇和孤辰子,這是何等瘋狂的行為?

    說出這樣的話語,根本就是在挑釁,很容易將瑜皇和孤辰子惹惱,完全是自找麻煩。

    別說是在血天部族,就算是整個不死血族,同輩之中,都沒幾個敢說要同時挑戰瑜皇和孤辰子。

    “張若塵未免太狂了,竟敢同時挑戰瑜皇和孤辰子,他真當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嗎?”

    “如果易軒大圣全力出手,哪里還有張若塵狂妄的機會。”

    “挑釁’血天三絕‘,實在是很愚蠢的行為。”

    “別急,張若塵很快就會為他的自負,付出代價。”

    張若塵表情平靜,絲毫不顯驕狂之色。

    之所以提出,讓瑜皇和孤辰子一同出手,自然是有他的考慮。他的身份很特殊,在地獄界,無論做什么事情,都難免會有質疑之聲,處處會受到排斥和孤立。

    想要改變這一切,唯有展露出強絕的實力。

    說到底,實力才是立足的根本。

    既然來到地獄界,張若塵自然是有各種打算,也有很多事需要要做,所以,他必須先站穩腳跟。

    一戰立威。

    今后,無論去到地獄界的任何地方,都沒人敢小覷他。必須向敬畏閻無神一樣,敬畏他。

    包括爭奪血天部族領袖的位置,既是血后的意思,其實也是張若塵自己想做的事。他不想一直處于血后的庇護之下,更不想血后因他被孤立。

    只要他以絕對實力,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再在狩天大宴上,擊敗各族的強者,今后還有誰敢再說什么?

    等到那個時候,他無論想做什么事情,都會容易許多。

    張若塵進入地獄界的初衷,是搭救池孔樂和池昆侖。

    而現在,他有了更多想法。

    他發現,天庭界修士對于地獄界的認知,實在太過狹隘,很少有人知道,地獄界究竟是什么模樣,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

    直到親身進入地獄界,張若塵發現,地獄界與他想象中的模樣,有極大差別,這里也有古老而璀璨的文明,也同樣有人情冷暖。

    正因如此,張若塵想要好好探索一番地獄界,解開心中的困惑。

    “你能擊敗閻無神,必有過人之處。聯手就不必了,讓我來會一會,你這個號稱一個元會一出的奇才。”

    瑜皇從懸空島走出,天涯咫尺,一步就來到張若塵近前。

    孤辰子仍舊留在懸空島上,并未一同出面,以他的驕傲,自是不愿與瑜皇聯手去對付張若塵。

    瑜皇眼神冰冷,身上散發出冷冽的殺機。

    給人的感覺,瑜皇并非是要與張若塵切磋,而是想要將他殺死。

    “若塵表哥,你要當心,瑜皇對天庭界修士,無比仇視,如果讓她抓住機會,她絕不會對你手下留情。”

    血凝筱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

    張若塵道:“是嗎?”

    “瑜皇也是一個可憐之人,年幼時,她的父母,葬身于功德戰場。后來,她唯一的兄長,也為了救她,而被天庭界修士所殺。瑜皇那般拼命修煉,就是想為他們報仇。”血凝筱回答道。

    頓了頓,血凝筱繼續道:“曾經瑜皇所在的家族,也是血天部族的一大神靈家族,實力很強。可惜,后來那位神靈被天庭界神靈,擊殺于星空中,瑜皇的家族,也就一步步走向衰落。”

    “瑜皇心中充滿了恨意,恨不得殺光所有天庭界修士,徹底結束戰爭。”

    聞言,張若塵的心,不由一動,天庭界與地獄界修士相互敵視,都想滅絕對方,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

    兩片不同的星空,為何會爆發曠日持久的戰爭?

    為何非要拼個你死我活?

    究竟是什么引發的這一切?

    張若塵倒是完全能夠理解瑜皇的想法,因為他曾經也是如此,只想殺光地獄界修士。

    在天庭界修士眼中,地獄界邪惡無比,只知毀滅,為了生存,他們要進行反抗。

    同樣的,在地獄界修士眼中,天庭界也是巨大的威脅,不主動出擊,放任天庭界逐漸變得強大,超越它們。

    等到將來,或許,就是天庭界滅了他們。

    漫長歲月的積累,兩者之間的矛盾,幾乎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

    一旦有了仇恨,再想要放下,就變得十分困難。

    不由得,張若塵想到了昆侖界攻打的那些墟界,在墟界生靈的眼中,昆侖界修士恐怕就和地獄界修士一樣邪惡。

    在很多時候,正邪善惡的界限,早已無法分得太清。

    “自我踏上功德戰場,殺戮的地獄界修士無數,他們的親人朋友,應該都對我恨之入骨。”張若塵心中如此想道。

    但,他并沒有做錯什么,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家鄉故土。

    張若塵從不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定就代表正義,但至少,要問心無愧。

    “請賜教。”張若塵道。

    瑜皇并未說話,身體一震,顯現出八只巨大的銀色肉翼,瘋狂吸納天地圣氣。

    隨著瑜皇扇動肉翼,頓時有狂風卷起,將張若塵籠罩。狂風之中,夾雜有無數無形的風刃,每一道都鋒利無比,可切割萬物。

    張若塵當即施展空間手段,空間真域凝聚出來,將所有的風刃,都隔絕在外。

    不過,狂風越發強盛,天地間的風道規則,都被匯聚了起來,演化出恐怖至極的大風暴,大有席卷天地之勢。

    “嘩啦。“

    大范圍空間破裂開來,漆黑裂縫密布,猶如蜘蛛網一般。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瑜皇并沒有絲毫手下留情,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仿佛想要一擊將張若塵重創,乃至殺死。

    與此同時,瑜皇雙手奇快無比結印,釋放出一種青碧之色的火焰,注入風暴之中。

    所謂,風助火勢。

    與風暴結合的瞬間,碧綠色火焰便是暴漲,形成焚天之勢。

    “九幽噬魂炎。“

    看到青碧色火焰,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懼色。

    沒辦法,九幽噬魂炎的名聲太大,沒多少人能夠不忌憚。

    此火焰,并非是天然存在,而是以秘法凝練而成。

    想要凝煉出九幽噬魂炎,需要前往極陰之地,采集各種陰邪之力,熔煉在一起。

    在熔煉過程中,又需要承受極其巨大的痛苦,而且,伴隨極大風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丟掉性命。

    所以,盡管很多修士都知曉九幽噬魂火的凝煉之法,卻鮮少有人敢去嘗試,凝練成功者,更是寥寥無幾。

    “瑜皇最近百年那般沉寂,原來是在凝練九幽噬魂炎,能將九幽噬魂炎凝練到這種程度,她究竟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在場許多修士的內心,均是震動不已。

    他們也都明白,瑜皇這般不顧一切的讓自身變強,無非是想重振家族,為死去的親人報仇。

    有時候,仇恨的力量,真的是很可怕,會讓人陷入瘋狂。

    “張若塵有麻煩了!”

    很多修士心中,都不禁生出這一念頭。

    瑜皇將風火兩種手段相結合,簡直是所向無敵,張若塵別說取勝,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一個問題。

    “血天三絕”一旦認真起來,誰能相抗?

    此刻,張若塵完全被火焰風暴所籠罩,猶如身陷一座大火爐中,身心都在被熬煉。

    無形的風刃,太過鋒利,將空間真域都切割開道道裂口,使得九幽噬魂炎能夠滲透進入。

    九幽噬魂炎不同于一般的火焰,其并不炙熱,反而是陰寒至極,簡直可以將一切都凍結住。

    最為重要的是,九幽噬魂炎乃是直接針對圣魂,一旦沾染上,便會猶如跗骨之蛆,難以消除。

    張若塵絲毫不顯慌亂,一抬手,帝焰級別的凈滅神火,便是從體內涌現出來。

    原本他的凈滅神火,乃是純白之色,現在則是隱隱染上了一抹金色。

    修為實力的提升,加上渡融道劫時,與天地規則交融,凈滅神火發生了極大蛻變,本質上變得更為強大。

    張若塵調動自身的木道規則和火道規則,同時盡情釋放大圣之力,將凈滅神火催發到一個極致。

    以火焰對火焰,張若塵倒想看看,究竟是瑜皇的九幽噬魂炎厲害,還是他的凈滅神火更勝一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