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 威震命運神域

    “十八萬枚神石。”

    血屠剛剛喊出這個價格,拍賣場中,立即響起一大片罵聲。

    “這個死托,又跳出來攪局。”

    “星海世界吃相這么難看,不怕神尸最后砸在自己手中嗎?”

    “怕什么?半具神尸而已,星海世界有的是辦法處理。”

    一位尸族大圣,道:“血屠未必是托,我覺得,他就是單純想要刀獄皇難堪。得到了血炎戰神印記,他估計是想踩刀獄皇上位,爭不死血族這個千年第一人的名頭。”

    絕大多數修士,都能聽出,那位尸族大圣是故意在挑撥。

    可是,刀獄皇此時已被血屠氣得怒火攻心,快要失去理智,越聽越覺得,那些挑撥的話,很有道理。

    血屠就是故意想要和他作對。

    “才剛剛突破成為大圣,就這么囂張,血屠太不將大哥你放在眼里,等到拍賣會結束,我向他下戰書,登武斗臺,滅了他的氣焰。”一位齊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圣,沉聲說道。

    刀獄皇眼神陰晴不定,緊捏的雙拳,緩緩攤開,長長吐出一口氣,站起身,道:“走。”

    “大哥,不繼續競拍了嗎?真的就這么,讓給血屠?我不甘心。”那位百枷境大圣,道。

    “不甘心又能如何?上面給出的底價,是十七萬枚神石。我繼續向上加,加到多少?多出來的神石,誰來補?”刀獄皇質問道。

    他又何嘗甘心?

    可是,哪怕是一千枚神石,都能掏空他的家底。哪里去拿上萬枚神石與血屠拼?

    就算心中有恨,有怒,也只能默默記下,今后加倍讓血屠還回來。

    各方勢力,對神尸下半身的價值,都有十分精準的評估,大概也就十六萬枚神石左右。

    并不是誰,都會像張若塵那樣,不將神石當一回事。

    “十八萬神石,成交。”

    奇洛大圣的宣布聲響起,星海世界的拍賣會,正式結束。

    血屠面露笑意,對張若塵說道:“接下來,我們該去這顆星球上的星海宮,支付神石,和領取拍賣品。”

    “好的,你先走。”張若塵點頭說道。

    血屠一愣,道:“師兄,我們不一起去嗎?”

    “我一個人去就行。”張若塵道。

    血屠心頭咯噔一聲,道:“師兄不能這樣,這場拍賣會,我得罪了很多修士。萬一他們找上我怎么辦?”

    “我也怕,他們找上我。”張若塵以無奈的語氣,說道。

    血屠哪里還不明白,張若塵完全就是嫌棄他,不想和他同行,更不想外人知道,這場拍賣會,血屠的背后之人是他。

    等于是讓血屠一個人背鍋。

    血屠十分懷疑,此刻環形世界拍賣場外,正有一大批修士在等著他。

    一旦走出去,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層皮。

    血屠露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神情,道:“若是,他們找上我,我肯定不會一個人扛,說不一定會全部招出來。”

    張若塵道:“你欠我一件至尊圣器,尚且還沒有還,現在又敢威脅我。真覺得我張若塵好欺負?”

    “明明是你在欺負我。”血屠心中嘀咕了一句。

    如今,他已成為大批地獄界修士眼中的公敵,若是再和張若塵鬧翻,無疑是雪上加霜。而且,吞飲神血,借用照神蓮,更是想都不要再想。

    “大圣能屈能伸,該服軟時,還得服軟。”

    血屠心中暗嘆,不敢與張若塵硬扛,連忙哀求道:“師兄,這一次,你一定要救我,從今往后,你讓我往東,我絕不敢往西。但是,千萬不要拋下我一個人,一個人走出去,真的會死得很慘。”

    張若塵直皺眉頭,道:“你也是一位大圣,怎么能這么膽小怕事?有成神之心者,應該百折不撓。”

    血屠搖了搖頭,目光中,露出可憐之色,道:“心境可以慢慢磨煉,可是,欲要成神,必先保命。”

    張若塵長嘆一聲,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道:“你是我師弟,我當然不會讓你去送死。既然如此,有再大的危險,都由我一個人來承擔,你先躲進去。”

    “師兄……”

    血屠身體一震,沒想到張若塵這個魔鬼,居然也有良心發現的時候。

    “別婆婆媽媽,進去吧。對了,拍賣會上發生的事,絕對不能告訴外人。”張若塵道。

    “放心,師兄待我如此義氣,我豈能出賣師兄?我對天發誓,若是向他人泄露半句,必定不得好死。”

    血屠進入空間玲瓏球后,張若塵施展出三十六變,搖身變成了他的模樣。

    “血屠啊,血屠,這個坑,是你自己挖的,還是得你自己來填。”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推開貴賓席的大門,走了出去。

    先前,張若塵雖然在凝聚圣意,可是對外界,并不是完全沒有感知。豈能不知道,血屠是故意想要坑他?

    只不過,血屠歪打正著,雖然購買七鼎神游丹,多花了數千枚神石。

    可是,在競拍照神蓮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他是托,不敢加價,讓張若塵以十萬枚神石的價格將它拍下,節約了一大筆神石。

    否則,與神拼價,估計要十五萬枚神石以上,才有機會拿下照神蓮。

    張若塵以血屠的容貌,走出貴賓席,外面立即投來一道道充滿殺氣的目光。

    “你們難道想要在拍賣場中動手?你們最好還是收斂一些,我是星海世界的大買客,在沒有支付神石之前,他們會保護我的。”

    張若塵模仿血屠的神情,冷笑了一聲,飛離環形世界,趕去星海宮。

    “太狂了,才剛剛成為不朽境大圣,就已無法無天。”

    “一個托而已,真把自己,當成了人物。”

    “刀獄皇已經放話,要卸他一條胳膊,待會兒,看他如何完整的走出星海世界。”

    到達星海宮,張若塵和奇洛大圣的一道精神力念頭分身交接。

    冥陽神輪雖然拍下了三十萬枚神石的天價,可是,要支付星海世界百分之三的代拍費,最后到手,只有二十九萬一千枚。

    八件君王圣器,拍出三百零二枚神石的價格。

    血屠的星球封地,拍得九十六枚神石。

    根據奇洛大圣所說,因為他是大客戶,所以,代拍的八件君王圣器,還有星球封地,都沒有從中抽成。

    購買照神蓮、精神力圣丹、器丹、神游丹、神尸……等等,總共花費二十九萬零三百七十七枚神石。

    所以,支付之后,張若塵最終到手的神石,只剩一千零二十一枚。

    競拍神尸的時候,讓血屠出價十八萬枚神石,是張若塵經過估算之后,做出的決定。正是如此,才不用繼續賣別的寶物,補其中的差價。

    張若塵將神尸、神游丹、照神蓮,全部收了起來,問道:“星海世界應該能夠保證客戶的私密信息吧?”

    “當然,若塵大圣現在已是星海世界的紫金級客戶,星海世界絕不會,向任何一方勢力,透露你的信息。”

    說著,奇洛大圣將一枚紫金令牌,遞給張若塵,又道:“下一次,若塵大圣再有物品,讓星海世界代拍,只用支付百分之一的費用就行。而且,若塵大圣在星海世界購買各種物品,都有折扣。”

    張若塵接過紫金令牌,道:“不用等下次,帶我去看看頂級的符箓。”

    在星海世界,張若塵又花費三百枚神石,購買了三張黑暗獄界符,才離開星海宮。

    雖然昂貴,可是威力卻很強大。

    根據奇洛大圣所說,每一張黑暗獄界符,都能用來困住一位千問境的大圣。即便是萬死一生境的大圣,只用一擊,也很難擊破符箓形成的黑暗獄界。

    血屠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欲要成神,必先保命。”

    張若塵本是想要購買威力更加強大的符箓,最好能夠擊殺千問境大圣的,可是,價格貴得嚇人。

    而且,那種級別的符箓,爆發出來的威力,以他不朽境的修為很難掌控,很有可能會傷到自己。

    因此,只得放棄。

    張若塵依舊是血屠的模樣,乘坐星海世界安排的一艘圣船,行駛在湖泊上,準備返回寒頁城域,仔細研究神尸。

    一艘鑄煉有十只血色羽翼的圣艦,破浪行來,如山似岳,散發著龐大的圣威,攔截住張若塵所在圣船的去路。

    刀獄皇卓然的站在甲板上,身穿一具光亮照人的血鎧,頭頂上方,血云翻滾,在身后凝成一尊數十丈高的巨身虛影。

    排山倒海的壓迫氣息,向張若塵席卷而來。

    齊天部族另有三位百枷境大圣,站在刀獄皇的左右兩側。

    蒼葉大圣掙斷了九十九道枷鎖,乃是齊天部族僅次于刀獄界的強者,沉聲道:“血屠,在拍賣會上,你可是出盡了風頭,處處與我大哥作對,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目光直接盯向刀獄皇,道:“拍賣場上的爭斗,各憑財力,若是輸了,只能怪自己太窮,怎么能怨贏了的人?”

    參加拍賣會的修士,很多都還沒有離開星海世界,皆是站在不同的圣艦上,眺望他們這邊。

    “面對刀獄皇,血屠居然面不改色,氣定神閑,心性果然了得。”

    “修為差距擺在那里,就算他再鎮定,又有什么用?刀獄皇出了名的心胸狹窄,絕不會放過他。”

    其中一艘圣艦上,羅乷和羅天生并肩而立,眺望前方。

    羅天生笑道:“這個血屠,比我想象中更加硬氣,獨自一人,敢和刀獄皇和齊天部族叫板,有魄力。”

    羅乷的一雙杏眸中,卻露出一道異樣的光芒。

    她和張若塵精神力雙修過,二人之間,有一種奇異的感應,表象蒙蔽不了她。

    “原來是他,難怪在拍賣場中那么高調,無所顧忌。”羅乷的嘴角微微上翹,浮現出一道笑意。

    很快,她的心中,又生出一絲擔憂。

    刀獄皇是百枷境大圣之中頂尖級別的強者,既然放話要卸他一臂,肯定會說到做到。

    “皇兄,刀獄皇的實力,究竟如何?你和他對上,有幾成勝算?”羅乷問道。

    羅生天道:“在圣王境時,刀獄皇曾將刀道規則修煉到圓滿層次,成為不朽境大圣之后,更是了得,修煉出了兩種六品圣意,加上一種四品刀道圣意,一共三種。”

    “絕大多數大圣,連兩種圣意都凝聚不出,他居然能夠修煉出三種。”羅乷的心,微微一沉,更加為張若塵擔憂。

    羅生天笑了一聲,道:“如果只是這樣,刀獄皇尚且還沒有資格,進入百枷境大圣前十之列。他最為厲害之處,乃是將六品禁封之道的圣意,和四品刀道圣意,融和在了一起,化為刀獄圣意。刀獄圣意,達到了三品。”

    “他居然能夠融合圣意?”羅乷更驚。

    羅生天道:“是啊!整個地獄界,這一個千年,能夠融合圣意的大圣,加起來也不超過一個百個。他能成為其中之一,可想而知,實力有多少可怕。若不是他的心性太差,在百枷境大圓滿中的排位,絕不止第九。”

    凝練出三品圣意,代表成神的概率大增,而且,將來還要機會掌握奧義,成為神靈之中的強者。

    羅乷頗為疑惑,道:“刀獄皇能夠融合圣意,絕不是泛泛之輩,心性不可能差到這個地步。皇兄,他會不會是故意偽裝成心胸狹窄的樣子,讓所有修士都輕視他?”

    “不無這個可能。”

    羅生天仔細沉思,隨后又道:“如果刀獄皇真有如此深的心機和城府,狩天大宴上,必是一尊大敵。”

    張若塵顯得頗為不耐煩,又道:“你們擋住我的圣船,莫非是惱羞成怒,想要不顧臉面,出手搶奪?這么多修士都盯著,刀獄皇,你不覺得很丟臉嗎?輸陣又輸人。”

    站在刀獄皇身旁的蒼葉大圣,冷然的道:“血屠,你可敢與本圣一起,登上武斗臺,決一勝負?若是我輸,自斷一臂。若是你輸,也自斷一臂。如何?”

    張若塵道:“我從不會拿自己的手臂賭斗,再說,以你的修為,也沒有資格邀戰我。”

    “你說什么?”

    蒼葉大圣早就看血屠不順眼,此刻,血屠這個不朽境大圣,居然敢說出這么驕狂的話,若不給他一點教訓,今后不知多少大圣,會用“你沒有資格邀戰我”這句話來笑話蒼葉大圣。

    “嘭。”

    蒼葉大圣從圣艦的甲板上,沖天而起,身上散發出萬丈血芒,浩浩蕩蕩的血煞之氣,凝成一道宮殿大小的手印,向下方的張若塵鎮壓下去。

    即便有天地規則的壓制,蒼葉大圣爆發出來的掌力,依舊是壓得張若塵腳下的水面向下沉陷,化為一個巨大的液態盆地。

    張若塵站在船上,淡然視之。

    石皇飛了出來,巨大的身軀,出現在他的身后,揮出一道五指山一般的石質手掌,打碎血煞之氣手印,擊中蒼葉大圣的圣軀。

    “噗嗤。”

    蒼葉大圣口吐鮮血,如同一只蒼蠅一般,拋了出去,飛出星海世界所在的這片空間。

    張若塵盯著天空的血光拋物線,道:“螻蟻一般。”

    他卻不知,看到這一幕,不知多少修士都已石化。

    一位掙斷九十九道枷鎖的大圣,居然就這樣被打飛出去?還被血屠,稱為螻蟻?

    齊天部族的修士,全部都大怒。

    “原來你是有一位石族大圣守護,才會如此膨脹。就是不知,這位石族大圣,擋不擋得住本皇手中的刀?”

    刀獄皇剛剛放出這句狠話,還沒來得及出手,張若塵已是將一張黑暗獄界符,打了出去。

    “嘩啦。”

    一座黑暗獄界,將刀獄皇的十翼圣艦籠罩,齊天部族的諸位大圣全部都被禁錮在了里面,即便不斷發動攻擊,卻無法破開符箓的禁錮之力。

    “今天,不想與你們計較,但是得警告你們一句,別再惹我。后果,不是你們承擔得起。”

    在他們的叫罵聲中,張若塵留下這么一句輕飄飄的話,隨即駕駛圣船,繞過十翼圣艦,悠然從容的離開了星海世界。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那些圍觀的地獄界修士,一個個都面面相覷,驚疑不定。

    “血天部族誕生了一位了不得的年輕大圣。”一位路過的半神,如此感嘆了一句。

    這一日,血屠的威名,震動整個命運神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