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 我師兄的女人

    青盛大圣坐在亭中,面帶笑意,贊嘆道:“若塵,血屠剛才把所有一切都告訴了舅舅,這一次,你做得很好,拍下七鼎神游丹,血天部族赴宴修士的整體實力,必定提升一大截。”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血屠,露出一道寒光。

    血屠很憋屈,很無奈,道:“師兄,我沒辦法。以青盛大圣卓絕的洞察力,我哪里瞞得過他老人家?”

    “你可是對天發過誓。”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道:“在地獄界,沒有任何一個修士信天。天,是什么?地獄界修士信的命運、黑暗、殺戮、死亡,或者是諸神。”

    血屠嚇了一跳,哪里想到,青盛大圣居然也來坑他,這老頭子壞得很。

    肯定是在報復,先前向他隱瞞的事。

    招誰惹誰了?

    血屠趕在張若塵動怒之前,連忙道:“師兄,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根本沒有向青盛大圣泄露半句,一切都是他猜出來的。”

    張若塵倒滿一杯圣泉,遞給青盛大圣,悠然的道:“那你再發一次誓,以你父神的名義發誓。”

    “還要發誓?”

    血屠心頭苦澀,堂堂大圣,讓天庭各界修士聞風喪膽的強者,怎么活得像一個孫子一樣。

    被逼無奈,血屠只得再次發誓。

    以他現在的處境,若是得罪了張若塵,在命運神域,就真的沒有容身之地。

    張若塵道:“舅舅恐怕是有些誤會,購買神游丹,我是打算留著自己使用。當然,若是血天部族那些赴宴者出得起價格,我也可以賣給他們一些。”

    青盛大圣對張若塵的性格,已是有一定了解,沒有強迫他,眼珠子一上一下的活動,道:“這是自然,你花了高昂的價格才買到,怎能隨隨便便給別的修士?即便是舅舅我,也沒那么大方。”

    隨后,青盛大圣和張若塵相繼陷入沉默,一言不發。

    張若塵很清楚,青盛大圣來到瀚海莊園,絕不是與他閑聊那么簡單,肯定還有別的事,所以,繼續等。

    等他先開口。

    青盛大圣目光,盯向日晷,驚嘆的道:“真是一件了不起的時間寶物,在這里修煉一年,外界只過去一天。可惜,哎,可惜啊!”

    “可惜什么?”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道:“可惜已經被毀,不復曾經的榮光,不僅沒有了器靈,而且覆蓋的范圍只有方圓兩百丈,價值有限。對神靈來說,作用更小。”

    神靈,一旦參悟修煉,就會進入忘我之境,神軀會變成本體巨身。

    區區兩百丈,豈能容納得下?

    “日晷的攻擊力,還是很強的,怕是很多神靈,都想搶奪過去。”張若塵道。

    “哼!搶你?修辰天神都被教訓得那么慘,誰還敢搶你。”

    頓了頓,青盛大圣長嘆一聲:“血宸和筱筱,都是血絕家族這一代一等一的天才,可惜,我雖然是代理家族,卻無法提供給他們最好的修煉環境和修煉資源。若塵,狩天大宴之前的這段時間,不如讓他們,進入日晷覆蓋的范圍修煉?”

    “這個……當然是可以的。”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大喜,笑道:“有了日晷相助,多了數十年的修煉時間,他們在狩天大宴之前,必能將體內的圣道規則,積累到更高層次。舅舅先替他們,向你表示感謝。”

    血屠站在一旁冷笑,看出青盛大圣這個老狐貍的謀劃,分明就是看中張若塵掌握有大把修煉資源,才將自己的子女送過來,親近張若塵。

    哪怕從張若塵的身上,得到那么一點點好處,對血宸和血凝筱而言,也是受用無窮。

    “就連青盛大圣都放下身份和臉面,巴結張若塵,我是不是也該主動一些?”血屠心中如此想到。

    “不用感謝,舅舅再幫我測試一下紫金葫蘆的威力就行。”張若塵從乾坤界中,將紫金葫蘆喚了出來。

    與此同時,瀲曦、翃、申屠云空、周禛,相繼走出世界之門,出現到瀚海莊園之中。

    四位大圣皆是驚疑不定,一邊觀察四周的環境,一邊警惕血屠和青盛大圣。

    “他們是不死血族的大圣,而且其中一位修為深不可測,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周禛無比震驚,背心直冒冷汗。

    難道這里真的是地獄界?

    對天庭各界的修士而言,地獄界代表的就是死亡和黑暗。

    一旦落入地獄界修士的手中,必定是生不如死,所以,他們的心中,生出濃烈的恐懼。

    “是血屠!他怎么和張若塵在一起?關系似乎還很親近。”

    瀲曦認出了這位在功德戰場上威名赫赫的狠角色,心中難以理解,為何張若塵能夠與他以師兄弟互稱?

    難道,張若塵是地獄界派遣到天庭的臥底?

    瀲曦的心,沉入谷底,抬頭望天,卻感覺自己看不見一絲光亮,猶如已被關入一座黑暗大獄,接下來,不知將會面對什么樣的折磨和虐待?

    申屠云空、翃、周禛,也都生出一股悲戚之感。

    張若塵懶得理會他們的心情,對血屠吩咐了一聲,“看著他們,我們很快就回來。”

    張若塵和青盛大圣進入叢林小世界,測試紫金葫蘆的威力。

    青盛大圣有意將自己的子女,送到張若塵身邊修煉,算是欠了他一個人情,自然是沒有推拒這件事。

    測試結果,很快出來。

    “紫金葫蘆的吞吸之力,提升了兩成左右。”青盛大圣給出結論。

    張若塵道:“能威脅到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的那些大圣嘛?”

    “他們?他們每一個都有擊敗或者殺死千問境大圣的實力,你的這個葫蘆,對他們有威脅,但是,想要將他們收進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你能繼續提升,葫蘆的吞吸之力。”青盛大圣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忽的,想到了什么,好奇的問道:“舅舅你凝練出來的圣意,是幾品?”

    青盛大圣頗為自得,道:“四品。”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才四品嗎?”

    青盛大圣聽出張若塵的語氣中,帶有濃濃的瞧不起的意味,臉色一黑,冷聲道:“四品圣意,已經是頂尖級別的圣意,擁有成神的機會。你小子也不去打聽打聽,整個血天部族,修煉出五品以上圣意的無上境大圣,已經是屈指可數。”

    張若塵問道:“血絕戰神修煉出來的圣意,是幾品?”

    “這個,據我所知,戰神修煉出的圣意,應該有九種。經過多次融合之后,化為了兩種二品圣意。”青盛大圣的眼中,充滿崇敬和敬畏。

    血絕戰神在他心中,是一座不可逾越的神山,值得一生去膜拜。

    血絕戰神能夠修煉出九種圣意,讓張若塵驚嘆不已。

    可是,以他那一個元會,才能誕生一個的天資,居然也只能修煉出兩種二品圣意,張若塵的心中,多少有些失望。

    張若塵道:“難道就沒有大圣,能夠修煉出一品圣意?”

    “一品圣意?”

    青盛大圣干咳了兩聲,語重心長的道:“若塵,舅舅知道你的天資很高,可是不能把目標定得太高。你要知道,在地獄界,有些時候,整整一個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也沒有一個大圣,能夠修煉出二品圣意。”

    “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的那些大圣,算得上是這個千年,地獄界天賦最高的一批修士。可是,他們之中,只有六個修煉出了三品圣意,還有四個,只擁有四品圣意。”

    “戰神當初能夠同時修煉出兩種二品圣意,這在諸神之中,是造成了巨大震動的事件。”

    “你呢,若是能夠修煉出一種二品圣意,便足以穩固你元會級天才的身份地位。若是,能夠凝聚出兩種二品圣意,嘿嘿,恐怕那些與你有仇的地獄界勢力,也得放下仇恨。甚至,說不定還得主動,將族中的天之驕女嫁給你,緩和與你的關系。”

    “有那么夸張?”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道:“血絕家族又誕生了一位新的血絕戰神,你覺得夸不夸張?”

    張若塵道:“歷史上,到底有沒有大圣,凝聚出過一品圣意?”

    “應該沒有。”

    青盛大圣仔細思考后,又道:“雖然,傳說中有修士,凝聚出過一品圣意。但是,后來經過神靈的仔細分析,都覺得可能性不大。”

    “你要知道,圣意和奧義息息相關。”

    “宇宙中,任何一道奧義的數量,是永恒的’一’,也就是百分之百。你若是修煉出一品圣意,成神之后,就能轉化百分之百的奧義,成為這一道的絕對掌控者。你覺得,這可能嗎?”

    “實際上,沒有任何修士,可以將單一的一道,修煉出三品和三品以上的圣意。必須與別的圣意融合,才有機會。”

    張若塵若有所思,道:“我可以這樣理解嗎?我如果將時間之道,修煉出一品圣意,一旦成神,就能掌握百分之百的時間奧義,成為宇宙中絕對的時間掌控者。”

    “沒錯。但,那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是當初的須彌圣僧,也只掌握了不到五成的時間奧義,還是無數萬年不斷積累的結果。”青盛大圣道。

    張若塵道:“如果我修煉出的時間圣意是二品,成神后,可以掌握百分之五十的時間奧義?修煉出來的時間圣意是三品,成神后,可以掌握百分之二十五的時間奧義?”

    青盛大圣道:“理論上來說,的確是這樣。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修士,可以將單一一種圣道,修煉出三品圣意。所以,你想剛成神,就掌握百分之二十五的時間奧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再說,天地間游離的時間奧義,有沒有百分之二十五,還是一個未知數。若是沒有,你還得等,等那些掌控時間奧義的神靈隕落,讓時間奧義重新回歸天地之間,你才有機會。”

    “再說,時間神殿一直在學習真理神殿和命運神殿,想盡辦法,想要將天地間散落的時間奧義,全部收走。”

    “他們若是成功,你就算以時間之道成神,也掌握不到奧義。除非,你能殺進時間神殿,強行奪取時間奧義。”

    “其實,關于奧義,我了解得也不多,給你講的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猜測和書籍上記載的內容。你也別想得那么遠,現階段,盡可能凝聚出更多的圣意,品級更高的圣意,才是正事。”

    講完這一切,青盛大圣長長一嘆。

    提到“奧義”這個詞,他就頭疼。

    他修煉出來的圣意,只是四品,就算有幸成神,也不可能掌握奧義。

    能夠掌握奧義的神靈,太少太少。

    別看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就有六個修煉出三品圣意,可是,他們是地獄界千年以來的最強,也是天庭各界主要想要殺死的目標。

    將來,他們之中,有一個,能夠活著成長起來,并且突破成神,就是非常不錯的事。

    實際上,絕大多數,凝聚出三品圣意的大圣,都老死在了無上境。還要一些,則是死在天庭各界的手中。

    成神那一步,太難跨越。

    張若塵又向青盛大圣請教了一些關于凝練圣意的秘訣,二人才是走出叢林小世界,重新回到瀚海莊園。

    瀚海莊園,被毀得滿目瘡痍,腳下的泥土變得漆黑,曾經化為巖漿,又被凍住。

    血天部族修士聚集的丙巳城區,各處都布置有頂級大圣的銘紋。可是,大圣銘紋卻被打穿,毀掉了多處建筑。

    日晷有魔音和張若塵的五道圣相守護,依舊懸浮在瀚海莊園的半空。

    青盛大圣的眼神,深深一沉,道:“該死。”

    “這件事,由我來處理吧。”

    張若塵當然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天堂界派系的四位大圣,會乖乖留在瀚海莊園才是怪事,僅憑血屠一人,肯定鎮壓不住他們。

    身形一閃,他出了瀚海莊園。

    丙巳城區,聚集有大批血天部族的大圣強者,申屠云空、周禛、瀲曦、翃,沒能逃走。

    張若塵趕到的時候,四位大圣已經被鎮壓。

    申屠云空的身體,被一劍攔腰斬斷成了兩截。

    并沒有死去。

    他的兩截身體,被分別吊了起來,下方放有兩只大鼎,接從他體內滴出的圣血。

    “你們殺了我吧!”申屠云空的嘴里,屈辱的大吼。

    一位百枷鏡大圣,雙手托在半空,使用血煞之氣,將周禛身體扭成麻花,身上皮肉裂開,骨骼碎響,不斷流淌出圣血,落入那位百枷境大圣的嘴里。

    周禛的叫聲,此起彼伏,慘不忍睹。

    翃,也很凄慘,被另一位百枷境大圣鎮壓,使用鎖鏈纏住他的脖頸,猶如遛狗一般,強行在地上拖行。

    周圍響起,一道道嘲笑之聲。

    當然,更多的目光,匯聚在瀲曦的身上。

    瀲曦被三根血紅色的鎖鏈纏住雙手和玉腰,渾身無法動彈,仿佛要被撕碎了一般。

    三根鎖鏈,是由三道強橫的血煞之氣凝聚而成,鎖鏈的另一頭,緊握在三位百枷境大圣的手中。

    沒辦法,《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在地獄界,也有很大的名氣。很多地獄界的修士,參加功德戰,都以擒捉一位仙子為目標。

    如今,這么一位美艷絕倫的仙子,出現在地獄界,自然成為血天部族諸位大圣爭奪的主要對象。

    能夠享用一位仙子,倒是其次。

    關鍵是面子。

    將《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仙子,收為妾室,或者奴仆,必定讓無數修士都為之羨慕。

    “滄虎,貝皇,我給你們一人一百枚神石,將無影仙子讓給我。”血泣大圣道。

    滄虎帝君笑了一聲:“好大的手筆,可惜,本君不缺神石,只缺一位幫我傳宗接代的女子,我覺得無影仙子就很適合。”

    “無影仙子體質特殊,天資絕代,生的子女肯定不會差,還是做我的妾室好一些。”血泣大圣道。

    貝皇道:“滄虎,血泣,本皇給你們一人一百枚神石,再加十位圣境美女,將無影仙子讓給本皇。”

    “不,我就要無影仙子,今天誰跟我爭,就是我的生死仇敵。”滄虎帝君道。

    血屠發現了張若塵的身影,眼珠滴溜溜的一轉,抓出機會,沖了出去,怒然的道:“你們三個爭什么爭?無影仙子早就已經是我師兄的女人,你們居然敢染指,一個個是想找死嗎?”

    以血屠現在的聲威,沒有任何修士,敢無視他。

    “她是張若塵的女人?”血泣大圣的臉色,略微一凝。

    血屠道:“早就已經是了。”

    在血屠看來,既然張若塵抓住了瀲曦,將她鎮壓在自己的小世界,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也肯定已經辦完了該辦的事。

    瀲曦怒不可揭,沉聲道:“血屠你再敢胡說八道,我與你同歸于盡。”

    “我哪里有胡說八道?你敢否認,你和我師兄沒有發生過什么?”

    血屠冷笑一聲,又道:“仙子,你最好說實話。有我師兄做靠山,你在地獄界的日子才能好過一些。否則落入他們三個手中,現在對你還有興趣,說不定過幾年,就將你當成禮物,送給了別的大圣。或者,交給星海世界,當然奴隸,拍賣了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