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 羅乷的不滿

    緩緩的,張若塵收回手掌,長長吐出一口氣。隨即,他盤膝坐下,手持神石,吸收神石內部的神氣,恢復體內劇烈消耗的力量。

    瑜皇依舊坐在原地,身上的青羽天衣被淋漓香汗浸透,精致而凝白的臉蛋上,淚痕未干,嬌軀在輕輕顫抖。

    愧疚、自責、憤恨,各種折磨自己的負面情緒,依舊充斥在她的心中。

    張若塵殘忍的撕裂開她最不愿意回憶起的那段記憶,血淋淋的,呈現在她面前,那一切,猶如就發生在剛才。

    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心中十分著急,很想知道,到底成功,還是失敗?

    可是,他們從未見過瑜皇如此嬌弱、傷感的模樣,倒是不敢冒然上前詢問。

    這種沉默,一直持續到張若塵體內的圣氣恢復,重新站起身。他的目光,盯向一言不發的瑜皇,道:“念欲枷鎖,我已幫你找出,怎么還坐在那里?”

    瑜皇抬起一張凝白的臉蛋,望向站在身旁的張若塵的挺拔身影,在某一瞬,這道身影,與她逝去的兄長的身影,重疊了一下。

    張若塵見她一直盯著自己,又道:“你心中的恨意、自責、愧疚,都太過強烈,在念欲這一關,尚且如此艱難。將來到了萬死一生境,將會非常兇險。我勸你,有些東西,該放下的時候,就要放下,不要把自己一直封閉在里面……”

    說道此處,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眼神有些迷離。

    在瑜皇的身上,張若塵想到了自己。

    瑜皇尋找念欲枷鎖尚且如此艱難,他呢?他會不會更難?他將來的路,豈不是更加兇險?

    亦如昔日的池瑤,遲遲無法成神,是不是也如這般?

    瑜皇收拾起情緒,高挑美麗的身影站了起來,挽起長長的秀發,使用紫金鳳釵重新束住,冰冷而又高貴的氣質,逐漸回到身上。

    她凝視張若塵,道:“你覺得,我該如何放下?如何走出內心的困境?”

    張若塵道:“有些問題,你應該換個角度去看。你的父母、兄長、神祖,的確是慘死在天庭修士的手中。可是,死在他們手中的生靈,又有多少?又有多少生靈家破人亡,有著和你一樣的遭遇?”

    “其實,錯不在你,也不在天庭界的修士,而是在于戰爭和殺戮。”

    瑜皇冷冰冰的道:“你最好別再說出相同的話,若是被地獄界別的修士聽到,你會有大麻煩。你能幫我找到念欲枷鎖,我很感激,可是,你窺視了我的內心,知道我太多秘密,最好管住你的嘴巴,若是對外說出一個字,我和你不死不休。”

    瑜皇收走一枚神游丹,轉身離開。

    張若塵的臉上,毫無情緒波動,道:“等狩天大宴之后,如果有機會,你可以與我一起去功德戰場,我帶你去看看戰爭的另一面。或能改變,你內心的偏執,對你今后的修煉肯定大有幫助。”

    “張若塵,你管得太寬了,別總是獻殷勤,做一些不是你的身份該做的事。我不是那位無影仙子,想要將我收入這七星帝宮的后宮,本皇勸你早些打消念頭,免得自討苦吃。”

    瑜皇沒有轉身,走出七星帝宮,坐到日晷下方修煉。

    “看來她對我有誤解,對她稍微好一點,她就覺得是在打她的主意?”張若塵盯向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如此說道。

    易軒大圣道:“漂亮女人,大多都有這樣的毛病。你對血泣也很好,總不可能,也打血泣的主意吧?”

    孤辰子道:“可是女人,很多時候,說的都是反話。如果我是瑜皇,真的要選一位夫君,張若塵是絕佳的人選之一。嫁給張若塵,今后在血天部族就有血絕家族做后盾,她的家族的處境會好很多。”

    “這么說來,她是在暗示張若塵,要更主動一些?”易軒大圣道。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警惕起來。

    將瑜皇收入麾下,做在地獄界的班底,并沒有錯。

    但是,絕不能讓她產生誤解,以為對她是男女之情的意思。

    經歷了太多的事,為達目的,張若塵已經可以做到不擇手段,也不介意做一個惡人和兇徒。善與惡,早已沒有了邊界。

    世間本沒有絕對的善,也沒有絕對的惡。

    但是,以感情的方式,去達到目的,很多時候會被反噬,盡量還是不想去碰。

    幫易軒大圣和孤辰子找到枷鎖之后,張若塵再次將五道圣魂分離出去,參悟圣道規則。本尊則是打開從般若那里得來的紙箋,觀悟和解析水之道奧義印記。

    一年后,水之道奧義印記,被張若塵百分之百解析,成功凝練出四品水之道天河圣意。

    但是,他并沒有立即將天河圣意,融入進血陽十震圣意。

    根據接天神木所說,他對血陽十震圣意的運用和了解,都太淺薄,冒然去融合天河圣意,不僅有一定的危險,成功的概率也極低。

    對圣意理解得越透徹,融合起來才更容易。

    有張若塵幫忙尋找枷鎖,又有神游丹輔助掙斷枷鎖,還有大量神血幫助提升修為和鞏固不朽圣軀,血泣大圣、易軒大圣、孤辰子的境界,以恐怖的速度提升。

    血泣大圣只需花費半年時間,就能掙斷一條枷鎖。

    易軒大圣和孤辰子,則是需要花費一年時間,才能掙斷一條枷鎖。

    并不是說,血泣大圣的天賦,高于他們二人。只不過是因為,他們二人體內掙斷的枷鎖,都達到八十道,越往后越難,速度自然也就越慢。

    三年后,瑜皇成功掙斷第一百道枷鎖,體內沖出海量血煞之氣,近百億道圣道規則在天地間穿行。

    “嘩——”

    她的背上,八只銀翼沖了出來。

    銀翼上流動著電光,變得無比巨大,如同化為八片銀色的云彩。

    并且,在八只銀翼的中心,更是衍生出了一對新的銀色肉翼。只不過,這對銀翼,還是半虛半實的狀態,如混沌光霧一般。

    “這么快就掙斷了,聲勢倒是很大。”

    張若塵從修煉中被驚醒,走出七星帝宮,站在臺階之上,右手向瑜皇所在的方向一指。

    “嘩啦。”

    瑜皇四周的空間,發生延伸和扭曲。

    她的身體,被張若塵開辟出來的一座數百里大小的空間氣泡,拉扯了進去,瀚海莊園這才平靜下來。

    張若塵盯向正在修煉的一眾修士,道:“別看了,繼續修煉吧。”

    血宸、血凝筱等人,沒有繼續修煉,反而站起身,凝視空間氣泡的方向,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驚嘆的神色。

    瑜皇即將進入百枷境大圓滿,乃是大事件,就算修煉再重要,他們也不想錯過這個見證的機會。

    張若塵不再管他們,也將注意力集中在瑜皇身上,情不自禁的點頭。

    “掙斷九十九道枷鎖和掙斷一百道枷鎖的大圣,果然是天差地別。瑜皇的修為,在一瞬間,幾乎翻了一倍,而且還在不斷提升。她背上的第九只和第十只銀翼,也在快速凝聚。”

    張若塵在心中暗暗推算,若是不動用至尊圣器,有沒有可能擊敗現在的瑜皇?

    升神宴的那一戰,張若塵也是花費大力氣,才擊敗瑜皇。

    大家的修為,都在提升,只不過,瑜皇跨過了最關鍵的一步,很有可能,走到了前面。

    血天部族的神靈,第一時間,感應到此事,皆是喜出望外。

    雖然瑜皇早就掙斷九十九道枷鎖,距離百枷境大圓滿,只差臨門一腳。可是,諸神卻十分清楚她的情況,覺得她百年之內,都不可能破境,甚至有可能一輩子原地踏步。

    所以,血天部族的諸神,對她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可是,在狩天大宴之前,瑜皇成功破境,絕對是出乎他們預料的事,可以用“驚喜”二字來形容。

    血絕戰神向青盛大圣傳音,道:“等到她進入百枷境大圓滿,派遣一位千問境初階的大圣,去探一探她的戰力高低。”

    沒多久,瑜皇將修為暫時鞏固下來。

    即便她冰冷如石,此刻,臉上也掛有一抹動容的笑容,心中的喜悅無法壓制和隱藏。

    張若塵跨入空間氣泡,懸空而立,道:“恭喜你成功破境,進入百枷境大圓滿。”

    “大圓滿?”

    瑜皇搖了搖頭,道:“只是剛剛掙斷第一百道枷鎖而已,距離大圓滿,還差了一大截。大圣體內,除了一百道主要的枷鎖,還有成千上萬道細小的枷鎖,只有將它們全部掙斷,才算是大圓滿。到時候,我的修為,至少還得翻一倍。”

    “那些細小的枷鎖雖多,卻無法阻擋我前進的步伐。最多再給我三年時間,我就能將它們全部掙斷。當然,這三年,你得提供給我,足夠多的新鮮神血才行。”

    張若塵皺眉,道:“我為什么要提供給你神血?”

    “你不是喜歡獻殷勤?本皇給你機會,你居然不珍惜?”瑜皇道。

    張若塵看得出,瑜皇的心情是真的很好,同時對他的敵意和排斥都已經消失。換做以前,她絕不可能對張若塵,說出這樣的話。

    這樣的話,已經帶有一定的暗示意味。

    瑜皇很快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頗為不妥,立即收起臉上的笑意,冷聲道:“跟你開玩笑而已,別一副不情愿的樣子,本皇會用神石購買,不會白要你的神血。”

    “哎呀,不愧是瑜皇,好大的威風,本公主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求人態度。”

    羅乷那傾國傾城的身姿,走入空間氣泡,腳下步步生蓮,來到張若塵的身側,以相當不滿的眼神,又道:“張若塵,憑什么別的修士,借助日晷修煉,不用支付神石,本公主卻要?而且,你還免費提供給他們神血,本公主為什么沒有這樣的待遇?”

    張若塵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迷人幽香,淡淡的道:“他們是血天部族的修士,你不是。”

    “你……”

    羅乷更加氣惱,鼓著香腮,瞪大雙眸,道:“你分明就是在欺負本公主,還有,日晷對神石的消耗,為什么會那么巨大?一天至少需要六塊神石,你真當本公主只能任你宰割?”

    張若塵道:“公主殿下若是不滿,隨時可以離開瀚海莊園。”

    羅乷雙手背到身后,在虛空,踩出一朵朵蓮花,一邊打量瑜皇,一邊笑道:“本公主當然不滿,但是,就不離開。”

    “瑜皇可以在這里修煉,還能得到神血,本公主也要和她一樣的待遇。別跟本公主說,她是血天部族的修士。為什么別的血天部族的修士,沒有這樣的待遇?你不就是看上她了嘛?”

    “張若塵,你體內的陽剛之氣是有多旺盛,一個無影仙子滿足不了你?要不要本公主,送你十個羅剎族的女圣?”

    瑜皇的身上,燃燒起冰冷的九幽噬魂炎,沉冷的道:“他放/浪不羈,本皇卻潔身自好,公主殿下最好還是不要亂說話,小心惹禍上身。”

    “今后,日晷運轉需要的神石,由本皇來提供便是。”

    話音落下之時,瑜皇已是離開空間氣泡。

    羅乷瞇著一雙鳳眸,狡黠的一笑:“張若塵看到沒有,像瑜皇這樣的女子,稍微用點手段就能拿下。”

    “別亂說話,幫助她,只是因為我想拿下狩天大宴,沒你想的那么不堪。”張若塵道。

    羅乷眼皮一翻,不屑的道:“那么無影仙子呢?別告訴本公主,她還是一個純潔無瑕的仙子?從七星帝宮之中走出來,她就變得不一樣了!”

    張若塵的眼神更加深沉,冷聲道:“我的事,你少管。”

    見張若塵重新返回七星帝皇,羅乷紅唇晶瑩的嘴角,邪魅的上翹,道:“你的那些想法,瞞得過那些自以為是的神靈,還能瞞過本公主?”

    “不過,這個家伙,倒是艷福齊天,而且越來越不知收斂,不能讓他過得這么舒服。”

    “若是,讓天庭萬界的修士知道,《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已經有兩位不再冰清玉潔,還都毀在地獄界張若塵這個大惡棍的手中,會不會來地獄界殺他?呵呵。張若塵,你對本公主這么過分,本公主總得治一治你。”

    推薦會說話的肘子新書《第一序列》

    簡介:浩劫余生,終見光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