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缺

    血泣大圣駕馭九龍輦回到瀚海莊園的時候,孤辰子、易軒大圣、瑜皇,已等在莊園外,

    看到張若塵從輦榻上走下來,如同迎接英雄回歸一般,易軒大圣大笑一聲:“陌街一戰,你算是名動天下,狩天大宴怕是沒有人再敢小覷我們血天部族。”

    張若塵、洫、嫣紅大圣在陌街的交鋒,很多修士都在關注,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寒頁城域的各大勢力。

    聚集在四周的血天部族修士,看向張若塵的目光,又發生了變化。

    變得敬重,而又畏懼。

    那是面對強者,才有的目光。

    張若塵臉上卻沒有一絲喜色,反而神情凝重,心事重重,道:“進去再說。”

    孤辰子、瑜皇、易軒大圣看出了一些端倪,頓時收起笑容,跟隨張若塵一起進入瀚海莊園,緊接著,又進入七星帝宮。

    一路無言,氣氛沉重。

    來到大殿中,張若塵似帝皇一般,坐到最上方的位置,依舊沒有說話,像是在思考什么。

    孤辰子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洫和嫣紅大圣的修為,莫非遠比表面上強大?”

    張若塵輕輕搖頭,終于開口,道:“洫和嫣紅大圣沒有動用真身,也沒有施展出真正的力量,我們只算是試探性的交鋒了一次,很難看透他們的深淺。不過,倒是可以大致推測出一些,他們的戰力,比瑜皇只高不低。”

    “洫連三品圣意都沒有凝聚出來,能比本皇強大?你怕是沒有看見,本皇徒手斬斷越聽海一臂的手段,你要不要也試試?”

    瑜皇輕哼一聲,頗為不服氣。

    張若塵像是看不見瑜皇身上的戰意,道:“洫擁有不朽混沌鬼帝身,可以吸納無盡鬼魂與一體。雖然在陌街的時候,他只是展現出實力的冰山一角,可是卻能從一些蛛絲馬跡,推測出他吸納進混沌鬼帝身中的鬼魂,超過一千萬道。”

    “根據我的分析,那些鬼魂并不屬于凡人,活著的時候,至少有修煉過。”

    “每一百萬道鬼魂,可以凝聚出一道千問境級別的鬼帝魂體。十道鬼帝魂體的力量,若是和千問級高階圣術結合,你的三品圣意,也抵擋不住吧?”

    “我詳細查閱過洫的資料,他修煉出的帝鏡通天目,正是千問級高階圣術。憑借此術,曾在功德戰場,重創了姹界的一位千問境大圣。”

    瑜皇的眼眸,閃過一道驚異的神色,沒有料到,洫的不朽混沌鬼帝身會如此厲害。

    孤辰子道:“瑜皇才剛剛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還沒有來得及修煉千問級高階圣術,底蘊上與洫相比,的確是差了一些。但,若是洫無法融合出三品圣意,被瑜皇超越,只是時間問題。”

    易軒大圣頗為懊惱,道:“都怪我,當初若不是被他奪走混沌泉,他怎么可能成長到如今這么強大的地步。”

    孤辰子的眉宇間,依舊帶有疑惑不解的神色,既然張若塵能夠從洫和嫣紅大圣聯手之下脫身,那么,就算他們的實力真的比瑜皇強大,應該也強得有限。

    憑他們血天三絕的實力,聯手之下,足以對抗一番。

    可是為什么張若塵的情緒,會有這么大的波動?

    張若塵道:“闖過洫和嫣紅大圣的圍堵之后,我又遇到了一位修士,修為遠勝他們二人。”

    “是誰?無疆嗎?”孤辰子問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是,無疆與他相比,差了一大截。即便是你們三人與我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瑜皇、易軒大圣、孤辰子,皆是怔住。

    他們知道張若塵并不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既然如此慎重的說了出來,此事必定是經過嚴密的分析和推算。

    孤辰子一邊分析,一邊說道:“這怎么可能?無疆在百枷境大圓滿境界,排名第五。比他強大的,也就羅生天、閻皇圖、婪嬰。”

    “羅生天的排名,雖然比無疆要高,可是,他們二人沒有交過手。按照以往的戰績推斷,就算羅生天比無疆厲害,也不會厲害太多。而且,他若是要試探你,當初在生死戰臺上,已經出手,不可能會等到現在。”

    “排名第三的閻皇圖,很少公開出手,最近的一次戰績,都得追述到一百二十年前。他現在的實力如何,倒是無法判斷。”

    “不過,你既然去了甲寅城區,與閻無神肯定交過手,相互試探了實力。按理說,閻皇圖沒有再出手的意義,他也可以排除。”

    “可能性最大的,只剩下宇宙神胎,婪嬰。”

    “關于婪嬰有太多傳說,在同境界,任何修士對他都會生出一種恐懼感,是一個幾乎無法戰勝的對手。”

    “我曾見過婪嬰一面,當時我們都是圣王境界,處在即將突破到大圣的臨道層次。我也算是一等一的天驕,相當自負,從不認為同境界有人可以將我擊敗。”

    “可是,那一次,婪嬰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只用一劍,便是斬殺了一位與我打成平手的大圣,干凈利落,猶如他就是殺戮的化身。”

    “那個時候,我就在想,就算是六個我聯手,估計也擋不住他背上的六劍。”

    “如果真的有我們血天三絕都戰勝不了的對手,那么,只有可能是閻皇圖,或者婪嬰。其中,婪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瑜皇露出冷峭之色,道:“那個時候的婪嬰,必定借用了外力。在狩天大宴上,不能借用外力,戰兵也只有一件,婪嬰的優勢會大幅度削弱。我才不信,憑你現在的修為,會被他秒殺。”

    易軒大圣道:“沒錯,憑我們三人現在的修為,千問境之下,不可能有生靈可以憑一己之力,戰勝我們三人的聯手。只有張若塵和閻無神,將來或許可以做到。”

    “我猜,張若塵遇到的,很有可能是一位千問境的赴宴者。”

    張若塵翻看過婪嬰的資料,可以肯定他沒有修煉過虛無之道,那人絕對不可能的是他。

    至于千問境的赴宴者……

    張若塵也曾這樣猜測過,但是,卻被否定。

    千問境的赴宴者,不能參加狩天,根本沒有必要來試探他的實力。更何況,那道黑色身影,臨走之時還說了一句“所謂的元會級天才,不過如此”。

    由此,可以推測此人的性格:

    對自己非常自信,而且爭強好勝,看重名利,對有“元會級”天才之稱的張若塵和閻無神,有嫉妒和不滿,更有不屑。

    如果他真的是一位千問境大圣,就算斬去了張若塵的一縷頭發,也沒什么好驕傲。

    畢竟,兩人的修為差距太大,不少千問境大圣都有如此實力。

    張若塵道:“你們難道忘了,還有一位百枷境大圓滿排名第一的神秘存在。”

    孤辰子皺起眉頭,道:“百枷境大圓滿榜是星海世界編撰出來,最開始,只收錄了四十七位大圣。隨著一些隱藏強者暴露出來,如今已擴增至五十八位。”

    “可是,前十的排名,一直沒有變過。由此可見,他們的實力,肯定遠勝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

    “其中,最讓人疑惑的,就是排名第一的那位,榜單上寫的只有一個字,缺。”

    “最開始大家都以為,他的名字叫做缺。可是,有神靈推算過,推算不出這個人。所以大家認為,星海世界是故意將第一位空出來,留給你或者閻無神。畢竟你們二人太強勢,一旦達到百枷境大圓滿,必定會登頂第一。”

    張若塵道:“神靈都推算不出來?”

    “此事千真萬確。”孤辰子道。

    張若塵道:“如果他是虛無掌控者,對虛無的力量,已經能夠完美的操控。神靈能夠推算得到他嗎?”

    “這個……”孤辰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對虛無的力量,任何修士,都抱有敬畏的態度。

    因為修煉虛無的生靈,實在太少,太罕見。正是因為這種罕見和未知,才讓所有修士,都感到敬畏,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比如:

    如果修煉時間的修士,每一個元會才出一個。所有修士,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時間的力量,沒有抵擋的辦法,那么,他們對時間掌控者,也會充滿敬畏。

    但是實際上,修煉時間的修士雖然少,卻并不算罕見。

    就連時間掌控者,每個時代,都能誕生一兩個。

    對時間之道的研究多了,知道該如何抵擋和應對,對它的敬畏,也就變少。

    瑜皇道:“如果他是虛無掌控者,連神靈都推算不到他。那么,星海世界怎么會知道他?”

    “萬一他就是星海世界,或者命運神殿,培養出來的修士呢?”張若塵道。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孤辰子的臉色,也變得凝重,又道:“虛無的力量,未必能夠時時刻刻都抵擋住神靈的推算,可是命運神殿要掩蓋一位修士的天機,就算再強大的神靈,也無法將他推算出來。”

    “這個缺,將成為此次狩天大宴,最大的變數。”張若塵道。

    他有明確的感知,那個黑色人影,對他有很深的敵意。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再次開啟日晷,全力以赴煉化花開十二朵的酒勁,并且嘗試掙斷第一條枷鎖。

    他使用真理之道,探查到的第一條枷鎖,位于右臂。

    在喝下花開十二朵之前,張若塵就曾吞服過神游丹,嘗試了數十次,可是,一直沒有成功。

    在日晷中,大概修了了一年,才將花開十二朵的酒勁完全吸收。

    再次服下神游丹,卻依舊沒有將第一條枷鎖掙斷。比以前好的是,枷鎖輕輕顫動了一下,不再像以前那樣毫無反應。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接下來,得慢慢磨才行。鐵棍都能磨成針,我還不信,磨不斷一條枷鎖。”張若塵暗道。

    在萬眾期盼之中,五月初七終于到來。

    狩天大宴這一場盛典,讓整個地獄界的修士,無論身在何處,都為之歡騰。各族的赴宴修士,更是成為他們津津樂道的談論對象,寄托了他們的希望,代表著各大勢力的榮譽。

    血天部族的赴宴代表,五十位大圣,五十位圣王,已是集結到了一起,整裝待發,氣勢昂揚。

    有的以大圣級別的蠻獸為坐騎,后面跟著數十位圣奴,身穿君王圣器級別的鎧甲,背上披風飛揚。

    有的乘坐君王圣器級別的戰車,身旁有四位美艷的圣者女修。

    每一個赴宴者,都相當高調,展現出最威風、最富有、最強勢的一面,意氣風發,豪情萬丈,想要在氣勢上將別的勢力都比下去。

    此刻,七星帝宮化為正常宮殿大小,被十八位六劫鬼王抬出了瀚海莊園。

    頓時血天部族的修士,全部都被比了下去。

    “那是……七星帝宮,是血絕戰神曾經居住的殿宇。你們看見沒有,坐在大殿中的那道身影,竟然是張若塵。”

    “天吶!戰神居然將七星帝宮傳給了張若塵,這是將他欽點為了血絕家族的繼承人嗎?”

    血天部族的修士,全部都沸騰了起來。

    知道張若塵掌握著七星帝宮的修士并不多,他們都沒有對外宣揚,正是如此,此時才會造成這么巨大的震動。

    下一刻,被收服的申屠云空、翃,相繼走出七星帝宮,站在了宮門兩側,身上穿著侍衛鎧甲。

    周禛比他們的身份地位,略微高一些,可是,也只能穿著素服,站在殿外。

    殿中,瀲曦和魔音,如同兩位侍女一般,站在張若塵下方的左右兩側,一個美若謫仙,一個妖艷得如同魔妃。

    “十八位六劫鬼王抬著也就罷了,還將五位大圣擺出來嚇人,有的做侍衛,有的做侍女,也不怕被別的勢力的赴宴修士打死。”易軒大圣既是羨慕,而又嫉妒。

    張若塵的身體,雖然坐在七星帝宮之中,可是,意識卻進入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

    血絕戰神道:“不死血族的諸神,已經同意由你執掌至尊圣器。不過,他們有兩個條件。”

    “第一,不死血族在狩天大宴上的成績,必須排進前五。”

    “第二,你得幫助風后,奪得神女的位置。”

    “若是兩個都沒有做到,那么,血天部族將要承擔所有責任,無論在狩天大宴的成績如何,都自動排到十大部族的最后一名,分到最少的資源。”

    張若塵道:“他們的這兩個條件,太苛刻。”

    “可是,我已經答應下來。”血絕戰神道。

    張若塵的眼神鋒銳,只是微微窒息了一瞬間,便是以更加堅毅的態度,道:“我一定完成這兩個任務,絕不讓血天部族承擔這一切。”

    “不需要完成兩個,你只需要完成一個,就算達到目標。相對來說,他們提出的第二個條件,要更加容易完成一些。”血絕戰神道。

    有讀者來和我聊,問我了一些東西,讓我感到很懵逼。后來發現,是有人換了與我一樣的頭像,冒充我的qq在胡亂劇透,甚至還劇透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物。這就是不想再建qq群的原因,總是會鬧出一些不必要的事。

    在這里說一下,所有劇透,都以直播和公//眾//號為準。

    如果我沒有記錯,“缺”應該是目前唯一提到過的一個修煉虛無的修士,沒有提過別的修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