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各顯神通

    婪嬰早已潛伏到閻羅族諸位大圣的中心區域,并且,瞞過了所有修士的感知,正是如此,才能出其不意的,將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重創。

    “唰!唰!唰……”

    殺戮血劍在婪嬰的操控下,似一道血芒,在電光火石之間,一連穿透六位閻羅族百枷境大圓滿強者的身體。

    雖不致命,可是,卻讓他們的戰力大打折扣,短時間內,無法煉化侵入身體的殺戮之氣,恢復巔峰狀態。

    當然,婪嬰能夠如此輕松的得手,除了因為自身的實力,的確相當強大。也因為,閻羅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都在操控至尊圣器,煉化照神蓮丹靈,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若是正面對戰,就算婪嬰再強,要擊敗閻羅族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連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受創,使得至尊圣器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銳減,所幸,照神蓮丹靈的精神意志已被煉化得所剩無幾。

    “你們盡快收取照神蓮丹靈和帝品圣意丹,我去對付婪嬰。”

    閻皇圖的眼神冷到冰點,身形化為一道金芒沖出去,徑直迎向婪嬰的第八劍。

    殺戮血劍,是由婪嬰體內的殺戮之氣和神氣,凝聚而成,蘊含遠古億萬生靈的殺戮意志,哪怕不用揮劍而下,只是懸在天穹,都能嚇得大圣之下的修士懾懾發抖。

    即便是大圣,面對殺戮血劍也會大受影響,十成戰力難以發揮出七成。

    可是,閻皇圖的意志卻無比堅定,準確捕捉到殺戮血劍的飛行軌跡,一拳攻過去。

    拳頭與劍尖對碰。

    “刺啦!”

    劍尖瞬間刺入皮膚,流淌出圣血。

    殺戮血劍的劍氣,將閻皇圖右手的血肉割破擊碎,顯露出金色的指骨和臂骨。

    閻皇圖猶如沒有痛覺一般,大吼一聲。

    頓時,金色骨頭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九龍神紋。

    每一道神紋,都是九條神龍的形態。神紋的數量數之不盡,龍影的數量也數之不盡,宛如有億萬條金龍從體內飛出,霸氣而又凌然。

    “嘭。”

    殺戮血劍被震得爆碎,重新化為氣態。

    閻皇圖手臂上的血肉,自動重新生長出來,恢復如初。可是,一道道九龍神紋,卻依舊環繞身體,散發出映照天地的神芒。

    是真正的神芒。

    他骨骼上的九龍神紋,也不是某位神靈刻畫上去,而是先天長出,為“天生皇道神骨”,防御力天下無敵,即便是無上境大圣也很難摧毀他的骨骼。

    一個宇宙神胎,一個天生皇道神骨,可以說,在閻皇圖和婪嬰出生的時候,已經具有神之命格,有潛力成為宇宙神主和諸神之皇。

    正是如此,哪怕是萬手萬眼的無疆,在這個時代,也被他們二人死死的壓制。

    婪嬰那張稚嫩似孩童一般的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道:“從我突破到大圣境的時候,一直期待與你一戰。今天,終于有機會,分出一個勝負。”

    閻皇圖的目光,向不遠處看了一眼。發現,照神蓮的丹靈,已被完全煉化,內斂到了帝品圣意丹的丹體中。

    閻無神和三位處于鼎盛狀態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正在使用至尊圣器,收取帝品圣意丹。

    只要他能拖住婪嬰一時半刻,帝品圣意丹也就徹底歸屬閻羅族。

    至于外圍那些勢力,想要在短時間內,沖破閻羅族的大圣方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自然是不足為懼。

    “好啊!我對星海世界制定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排名早就有意見,憑什么你排第二,我排第三?這個榜單,得改一改了!”

    閻皇圖漂浮在虛空,腳掌輕輕向下方一踩。

    “嘩——”

    腳下,一張金色的地圖展開,有江河湖泊,有山川高峰,有沙漠大海……,各種地貌結構微妙,細到可以看見山峰上每一棵樹的樹葉輪廓。

    說是地圖,不如說是一片天地。

    婪嬰眼中笑意更濃,道:“以閻羅氣,輕輕松松衍化出天地圖卷,看來你離千問境,已只有一步之遙。”

    說出這話之時,婪嬰攤開右手。

    掌心出現一座九彩色的雛形宇宙,宇宙中,繁星點點,匯聚成一個個星系,有的匯聚成了河流,有的匯聚成了花朵,有的似一位美艷的女子……

    婪嬰猶如托起一盞燈一般的托起那座雛形宇宙,孩童般的臉上,露出深沉的神情,道:“你衍化的道,只是一座世界。而我,衍化的是一座宇宙。在格局上,你已經輸了!”

    閻皇圖面不改色,道:“宇宙無邊,星海無岸。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宇宙,也不知道宇宙的邊際在哪里,怎么衍化宇宙?你所衍化的宇宙,絕對不完整,或許已走上一條錯誤的路。”

    “太上講道之時,曾說過一個典故:螞蟻向蛞螻問道,天有多大,地有多厚?蛞螻說,天高九十九丈,地厚九十九丈,你我力不可及也。”

    “在宇宙面前,你我與螻蟻有什么區別?以螻蟻之身,衍化天地,不覺得可笑嗎?”

    婪嬰的眼中,閃過一道不為人察的異色,隨即,竟是直接將手中的雛形宇宙打了出去,空間震蕩,閻皇圖腳下的金色世界一丈一丈的碎裂。

    “來得好。”

    閻皇圖感知到雛形宇宙蘊含的龐大能量,雙手環抱,大量圣道規則飛向頭頂,凝聚成日月的形態,與腳下的金色大地交相呼應。

    日月運轉,與雛形宇宙對碰。

    “轟隆。”

    剛一觸碰,雛形宇宙便是崩碎而開,化為星霧。

    “這……”

    閻皇圖感到難以理解,婪嬰打出的攻擊力量來勢洶洶,怎會如此容易就被擊破?

    幾乎是一瞬間,閻皇圖意識到不妙。

    雛形宇宙破碎后形成的星霧,籠罩住閻皇圖和他衍化出來的金色世界。

    每一縷霧氣內部都有圣道規則和陣法銘紋,比圣鐵鎖鏈都要堅韌,如樊籠一般,困住了閻皇圖。

    “本想今日就與你分出一個高低勝負,可是,我更在乎的是帝品圣意丹。決戰,只能定在下次。”

    婪嬰目露邪光,如此說了一句,隨即,展開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

    他很清楚,星霧只能困住閻皇圖片刻。

    而他,必須在這片刻之間,將帝品圣意丹奪走,否則將再也沒有機會。

    “你們繼續收取,我去擋住婪嬰。”

    扔下這句話,閻無神抽身后退,果斷沖向婪嬰。一邊飛行,身體一邊變得巨大,呈現出九丈六的半佛金身。

    身上金光燦爛,皮膚沒有毛孔。

    “就憑你,擋不住我一瞬。”

    婪嬰獰然一笑,在急速前沖的時候,抬起了右臂。

    只是一條右臂,卻如同一柄能夠斬開天地的神劍,蘊含無匹的劍意,五根手指的指尖,沖出尖銳的劍氣。

    “不好,婪嬰動用的是殺生刮骨劍!”

    閻羅族的諸位大圣臉色齊齊一變,立即沖了過去,心中為閻無神感到擔憂。

    殺生刮骨劍,比殺戮血劍更加可怕。

    一柄殺戮血劍,能創傷七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圣。

    才不朽境的閻無神,豈能擋得住殺生刮骨劍?

    可惜,遠水救不了近火,婪嬰和閻無神,已是對沖到了一起。

    一個身高九丈六,宛如金剛巨神。另一個卻是孩童一般,身上散發九光十八色,身形靈巧敏捷,揮劍……不,是揮動手臂,斬向閻無神的脖頸。

    “我這一劍,本是打算斬張若塵的半神之體。既然先遇到了你,就先破你的半佛之體。你和張若塵最大的不同,乃是你出生在閻羅族,所以,可以不死。”

    眼看婪嬰的手臂,就要斬中閻無神的脖頸。

    忽的,手臂向下一沉,劈向閻無神的左肩。隨著手臂落下,婪嬰眼中的笑意,變得更濃。

    “想要破我的半佛之體,哪有那么容易?”

    原本速度比婪嬰慢了一大截的閻無神,沉哼一聲,眉心浮現出一圈彩虹佛光。在佛光圓圈的深處,一座石橋懸浮在那里,像是存在于閻無神的氣海中,又像是橫在浩瀚宇宙中的某一處。

    “不可能,閻羅族怎么可以攜帶兩件至尊圣器進入狩天戰場?”婪嬰的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通天如意既然在此,奈何橋怎么又出現了?

    “嘩——”

    奈何橋上,凝聚出一道死亡之光,從閻無神的眉心飛出,近距離的擊向婪嬰。

    逼不得已,婪嬰只得收回手臂,劈向那道死亡之光。

    “轟隆。”

    只是僵持了一瞬間,死亡之光就被婪嬰劈碎。

    修為差距太大,即便閻無神比婪嬰的算計更深,依舊不可能敵得過。

    但,爭取到的這一瞬間,卻給了閻無神化解殺生刮骨劍的時間。他動用空間力量,扭曲了空間,使得婪嬰手臂揮出的一劍,只是從身旁斬了過去。

    即便如此,殺生刮骨劍的劍氣,依舊將閻無神震退十多里遠,無法再阻擋婪嬰。

    “能接我一招,還全身而退。你倒是當得起元會級天才之名,我期待你盡快成長起來。”

    婪嬰輕笑了一聲,飛向帝品圣意丹。

    閻無神知道自己已經無法繼續阻止婪嬰,盯著他的背影,神情十分沉重,暗道:“以我現在的修為,若是正面對抗,絕對擋不住婪嬰五個會合。”

    閻無神很清楚,正面與婪嬰對抗,反而是最輕松的。

    因為,大家都在明面上,就算敵不過,憑借空間之道的奧妙,保命還是有一定的把握。

    可是,最大的可怕之處在于,婪嬰根本不與他正面交鋒,而是隱藏在暗處,蓄意刺殺。那么,他覺得,自己連保命的能力都沒有。

    “必須盡快突破到百枷境,不惜一切代價。”閻無神暗道。

    婪嬰輕松化解了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引動的至尊圣器的攻擊力量,使用三柄殺戮血劍,將他們全部劈飛了出去。

    隨即,他探手便是去取帝品圣意丹。

    帝品圣意丹的丹靈雖然被煉化了精神意志,可是力量依舊無比強大,婪嬰的手越是靠近,阻礙就越強。

    但是,阻礙之力,又怎么擋得住婪嬰?

    手越來越近。

    閻皇圖破開了星霧,可是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

    別的那些意欲奪取帝品圣意丹的修士,見到帝品圣意丹,即將落入婪嬰手中,一個個都停止戰斗,眼中無不露出無奈和不甘的神情。

    “閻羅族那么多高手都擋不住婪嬰,宇宙神胎實在太可怕,閻無神和張若塵若是后繼乏力,必定會被他比下去。他將成為這個元會,最耀眼奪目的天驕。”

    風后如此說道,心中暗想,若是能夠邀請到婪嬰助她,命運神女的位置還不是唾手可得?

    婪嬰也是下三族的一員。

    可是,婪嬰比張若塵還要難請,她多次拜訪都被拒于門外,送去的任何禮物都被退回,仿佛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打動他的心。

    張若塵還有貪戀美色的弱點,以美人計,可以攻破他的內心。

    婪嬰卻沒有任何弱點,是一個誰都請不動的人。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帝品圣意丹,將會被婪嬰取走的時候,另一只手,卻先他一步抓住了帝品圣意丹。

    帝品圣意丹的阻礙,對他而言,仿佛根本不存在。

    “嘩啦。”

    那一只手的主人,憑空顯現出來,看不清長什么模樣,只是一道黑色的身影,身形干瘦如柴,高若竹竿。

    近在咫尺的婪嬰微微一怔,隨即,眼神變得冷厲無比。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他本以為自己是黃雀,卻沒想到,還有一條毒蛇隱藏在一旁。

    無論是誰,敢掠奪他的成果,都是死罪。

    “找死。”

    婪嬰再次凝聚出殺生刮骨劍,抬起散發出九光十八色的手臂,向那道黑色身影橫斬過去。

    。手機版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