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本族星

    “還來這一套?你如果只有這點力量,說明你這個時間掌控者,還相當失敗。”

    缺頭也不回,沒有理會,從后方飛來的時間印記光點。

    “哧哧。”

    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剛剛靠近他,立即變得光澤暗淡,隨后,消失不見。如一盞盞明燈熄滅,沒有對他造成任何損傷。

    唯獨只有由張若塵的時間規則,凝聚成的“絕對自我時間印記”,無聲無息的沾到他身上。

    時間印記,存在于天地間的任何一處,包括缺的體內。

    一粒特殊的時間印記落到身上,幾乎是不可察覺的事。

    別的修士,并不知道“絕對自我時間印記”的存在,見缺沒有施展任何反制手段,就將張若塵的時間印記化解,一個個都倒吸涼氣。

    他到底是什么級別的強者?

    真的只是百枷境?

    時間力量如此不堪一擊?

    為了對付張若塵,地獄界不少修士都在琢磨,壓制時間力量的手段。他們也的確想到了一些辦法,可是,很耗費大量人力和物力,更需要精心布置。

    缺如此輕松的化解時間力量,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只有少數一些修士,第一時間聯想到了虛無之道,頓時,臉色變得更加沉重。

    瑜皇眼中露出深深的無力之感,嘆道:“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人吧?看來所有人都錯了,包括神靈。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的缺,就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存在的人。他太強大了,強到根本不可能戰勝。千問境的大圣中,有人能是他的對手嗎?”

    在她看來,缺已經不是同境界無敵,而是跨一境界也能無敵。

    即便張若塵這個元會級天才,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道:“他可能沒有你想象中那么強大,你看到的,只是表面。”

    瑜皇側目盯去,道:“剛才,我們三人,接連不斷爆發出最強力量組合式攻擊,即便是婪嬰和閻無神恐怕也無法接下。可是,他卻輕松化解,說明他的實力,遠勝我們,也遠勝婪嬰和閻無神。我們所有赴宴修士,與他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之所以認為,我們三人的組合式攻擊,可以對抗婪嬰和閻無神。那是因為,你對他們的實力,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們所在的高度。”

    “但,對于缺,你卻一無所知。”

    “沒有任何資料,記載了缺的信息和戰績。正是如此,你才會覺得他如深淵一般不可測,如高山一般看不到頂,覺得他已經無法戰勝。還沒正式交手,自己的內心先一步被擊垮,在心境上,已經敗了!”

    “你站在深淵的邊緣,向下看去,十丈之下一片白霧,看不到底,內心頓時惶恐不安。可是,如果你在天氣放晴之時,看到了深淵只有二十丈深,對它足夠的了解,那種恐懼自然也就少了許多。”

    瑜皇難以理解張若塵為何會這么樂觀,道:“你認為缺的實力,并不比婪嬰、閻皇圖厲害多少?可是,我、你、易軒大圣三人聯手,還提前做出了布置,都被他輕易擊潰。而且剛才你施展的時間力量,也被他無聲無息的化解。他的種種手段,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張若塵道:“迷霧藏淵,讓人看不透它的深淺。可是,深淵卻十分清楚自己的深淺,所以遭受八大高手的追擊,缺才會選擇逃走,而不是留下來,將他們全部擊潰,進一步擴大自己的戰績。”

    說出這話的時候,張若塵指向缺逃遁的方向,婪嬰、閻皇圖等人正在追擊他。

    “就算你說得都是對的,缺的實力,也絕對在婪嬰和閻皇圖之上,是一個我們不可能戰勝得了的絕頂強者。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他當之無愧。有帝品圣意丹的輔助,他的實力,必定還會更上一層樓。”

    緊接著,瑜皇又道:“你就是嫉妒,而且心中害怕,害怕自己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也不是他的對手,元會級天才之名會被奪走。”

    聽到這話,張若塵眼神深深的一縮,無所謂的笑道:“遲早有一天,我會親手將他擊敗,讓你清清楚楚的知道,天下沒有什么戰勝不了的敵人。你戰勝不了的,只是你自己內心的恐怖。其它的事先放一邊,走,先去不死血族的本族星。”

    黑暗的虛空中。

    丹侍和福祿黑袍大祭司,并肩而立。

    以他們的身份,在缺出現的時候,眼中也都露出震驚、茫然、詫異的神情,久久之后,二人才恢復過來。

    丹侍感嘆了一句,道:“沒想到,這個千年,地獄界誕生了如此多的妖孽,稱得上是這個元會的黃金一代。那位虛無掌控者,到底是什么來歷?”

    福祿黑袍大祭司搖頭苦笑,道:“不清楚!他沒有出現在大宴上,卻出現在狩天戰場,這是非常詭異的事。”

    丹侍詫異,道:“他不是十族一萬赴宴修士之一?”

    福祿黑袍大祭司點了點頭,道:“狩天大宴一百屆以來,從未出現過這樣的特例。既然他的存在,連我都不知道,只能說明,他的背后,必定是神尊級別的人物。他出現在狩天戰場上,也必定有特殊的意義。”

    丹侍道:“一個不該出現在狩天戰場上的修士,卻奇跡一般的出現,而且,沒有神靈出手將他擊斃。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打破規則的人?”

    福祿黑袍大祭司道:“狩天之戰本就代表了很多意義,十族的修士,是在爭奪本族的利益分配。三大神女候選人,是在爭奪神女的位置。包括張若塵、閻無神、婪嬰、閻皇圖……每一個修士,都有參加狩天之戰的特殊意義。我現在非常好奇,缺代表的又是什么意義?”

    丹侍道:“帝品圣意丹既然已經落入缺的手中,這場丹藥爭斗,也該告一段落。你不去阻止他們嗎?”

    福祿黑袍大祭司輕輕點頭,正打算出手之時,忽的,聽到了一則傳音,臉上立即露出恭敬的神情,認真傾聽。

    “明白,原來如此。”

    聽完傳音,福祿黑袍大祭司放棄了出手,對身旁的丹侍說道:“我已明白缺出現在狩天戰場上的意義,神尊降下神諭,狩天戰場上,關于缺、張若塵、閻無神三人的事,一律不用插手。他們三人,不在狩天規則之內。”

    狩天戰場浩瀚無垠,星霧彌漫,呈六彩色。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直徑三萬里。

    站在星空中望去,星球上有十座大陸,與一片血紅色的海洋,像是一只巨大無比的血色眼珠,從東向西自傳,也在不停的飛行。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一共生存有兩億四千萬不死血族,建立有城池和文明。

    風后和刀獄皇去追擊缺,以失敗告終,回到本族星后,立即聯系了包括張若塵在內的十大部族的領隊。

    經過一番商議,他們將本族星的十塊大陸,以十大部族的稱號命名:青天大陸、黃天大陸、青天大陸、齊天部族、魔天部族、血天部族……

    每個部族,各自負責一塊大陸。

    比如,血天部族鎮守的血天大陸,一共生存有三千萬不死血族。若是血天大陸被天奴入侵,死了十位族人,將要扣除一積分。

    這一積分,得扣除到血天部族的頭上。

    若是血天大陸,整個大陸上的族人都被殺死,血天部族的總積分將要扣除一半,分給另外九大部族。

    張若塵帶領血天部族的九十八位大圣,與兩位沒能突破的圣王,來到血天大陸。隨即,張若塵將商議的內容,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們。

    血天大陸,最大的城池雲城的城主府中,血天部族的所有強者,全部聚集在大堂。

    瑜皇臉色頗為沉冷,道:“由十大部族單獨負責一塊大陸,會分化部族之間的力量,加大了競爭和內部矛盾。萬一遭受天奴的攻擊,很有可能會出現另外九大部族袖手旁觀的情況。刀獄皇和風后這么做,大錯特錯。”

    孤辰子道:“這是沒辦法的事,十大部族之間,本來就是競爭的關系。”

    易軒大圣義憤填膺的道:“什么沒有辦法?憑什么不死血族要刀獄皇和風后說了算?我們血天部族這么多強者,還不能奪權嗎?我支持張若塵做整個不死血族的領袖!”

    孤辰子道:“只是你支持沒有用,如果我們現在去奪權,就是內斗。即便成功,不死血族也必定元氣大傷,而且內部矛盾會加大。這不是讓另外九族看笑話?”

    就在他們爭執不休的時候,張若塵終于開口,道:“別爭了,所有人聽我的安排。瑜皇,你立即去聯系十大部族的陣法師,在本族星的外圍星空布置防御陣法、隱匿陣法、攻擊陣法。這是我和十大部族的領隊,提前商量好的事,應該不會有阻力。你是不死血族的最強陣法師,此事由你負責。”

    “孤辰子,你仔細清查大陸的各個秘地,將藏身到大陸上的天奴全部找出來,格殺勿論。”

    “易軒大圣,你帶領血天部族的所有百枷境大圣,去星空戰場擊殺天奴,為部族賺取積分。你的傷勢,恢復得怎么樣了?”

    易軒大圣豁然站起身來,外傷早已痊愈,精氣神飽滿,道:“我乃是不死血族的大圣,多吸一些圣血,比服用什么療傷丹藥都更有效。只要不遇到千問境的天奴,我保證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張若塵點了點頭,繼續下令:“血泣,你帶領血天部族的所有精神力大圣,組成情報組,探查天奴的蹤跡,然后傳訊給易軒大圣,由他們出手擊殺。另外,還得密切監視另外九族的動向,尋找他們的本族星位置。記住,安全第一。”

    “剛剛突破到大圣境界的修士,暫時留在血天大陸,等境界鞏固之后,再去獵殺天奴。”

    一道道命令下達出去,眾人紛紛行動起來。

    大家很清楚,張若塵采取的是以防為主、穩扎穩打的方式,這樣,獲得的積分或許會少一些,可是卻更加安全。

    張若塵催動葫蘆中的至尊銘紋,激發出至尊之力,收服了三枚準帝品圣意丹,三十七枚王品圣意丹,四百五十八枚頂級天品圣意丹。

    隨即,將血天部族剛剛突破到大圣境界的修士,接入進了紫金葫蘆中修煉。

    在神石的催動下,葫蘆中的時間比例,可以達到一比九。

    可惜,日晷不能攜帶進狩天戰場,要不然張若塵可以獲得更大的時間優勢。

    “根據風后所說,只有婪嬰和閻皇圖,還在追擊缺。有他們二人的牽制,短時間內,缺應該沒有辦法吞服煉化帝品圣意丹,我依舊還有機會。不過,在此之前,我必須突破到百枷境。”

    根據張若塵的推測,就算缺能夠擺脫婪嬰和閻皇圖,也不可能在近期吞服帝品圣意丹。

    首先,缺最擅長的道,肯定都已經凝聚出了圣意。想要吞服帝品圣意丹,必須在近期之內,重新修煉一種道。

    只有將單一一種道,修煉到極其高深的層次,吞服帝品圣意丹,才有意義。

    張若塵并不覺得缺可以將單一一種道,修煉出三品圣意。唯一擔心的是,缺已經凝聚出了九種圣意,憑借帝品圣意丹,凝聚出了第十種。

    一個大圣,凝聚出第十種圣意,便是代表超越了古人,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誰都不知道,凝聚出第十種圣意,會不會得到某種特殊的力量,從而發生脫變?

    畢竟,打破極限的修士,必定會被上天垂青。

    其次,帝品圣意丹本質上,相當于一位無上境的大圣,就算丹靈的精神意志已經被煉化過,以百枷境的修為去煉化,依舊會有不小的難度。

    即便是張若塵得到帝品圣意丹,也不敢在狩天戰場上吞服煉化,萬一被打擾,后果不堪設想。

    “希望衍道圣果真的可以幫助掙斷枷鎖。”

    張若塵取出一枚衍道圣果,捏在手中,眼神迷離,心中充滿了期待。

    因為不能攜帶丹藥進入狩天戰場,所以,在進入戰場之前,張若塵吞服了一鼎神游丹,足有百顆。

    神游丹的藥力,短時間內無法消化,所以,全部被張若塵封印鎮壓在血脈和心臟之中。只有沖擊枷鎖的時候,才會解開部分封印,將藥力釋放出來。

    除了神游丹,張若塵還吞服了不少可以提升精神力的次神魂丹,具有療傷作用的王品丹藥。它們的藥力,全部都還封印著。

    這是狩天戰場的規則漏洞!

    只要是有幾分頭腦的修士,都會這么做。

    當然,并不是每一個修士,都有張若塵這么強大的肉身,可以承受住那么多丹藥的藥力和丹靈對身體的沖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