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二百零九章 瑜皇歸來

    魔音察覺到張若塵的虛弱,暗暗傳音:“主人,我去會一會他,你尋找機會先走。”

    魔音現在的實力,不弱于洫和嫣紅大圣之輩,足以與千問境中期大圣交手。但,左牧圣君不是一般的千問境中期,魔音若是不執掌至尊圣器,對上他,必敗無疑。

    “要走,當然是一起走。不過,走之前,還得做一件事。”

    張若塵緊咬舌尖,讓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雙手十指抱成一個球形。一粒粒時間印記光點,在雙手之間凝聚出來。

    其中一粒,為“絕對自我時間印記”。

    “還有戰斗之力?”

    站在紫色隕星上的左牧圣君,臉上浮現出詫異的神色,隨即,輕笑一聲,激發出空間之力,從原地消失。

    “嘩——”

    下一瞬,紫色隕星出現到張若塵和魔音的頭頂上方。

    紫色隕星猛然下沉,攜帶蓋壓天地的威勢,撞擊向下方的二人。

    隕星的本體尚未落下,逸散出來的罡風煞氣,已將張若塵和魔音籠罩。每一縷氣流,都有斬破大圣不朽圣軀的可怕力量。

    “難怪火魅陰姬只是被紫色隕星撞擊了兩次,就被打得失去意識,這位千問境天奴的攻擊力,比我想象中更強。”

    “而且,不僅僅只是單純的撞擊,這一擊,蘊含有空間力量。一擊落下,四面八方的空間,都在向內擠壓,使得被攻擊的修士逃無可逃。”

    張若塵的腦海中,閃過這道念頭,目光向魔音盯去。

    魔音輕輕點頭,一雙雪白的玉手抬起,十指中,涌出密密麻麻的紫色藤蔓。

    藤蔓上,流動著電芒和凈滅神火,化為一片叢林一般的電火海洋。

    “轟隆隆。”

    上千根紫色藤蔓,與紫色隕星對碰在一起,頃刻間,就有一百多根藤蔓斷碎,飛向星空中各處。

    不過,藤蔓蘊含的柔勁,也將紫色隕星蘊含的剛猛霸道的沖擊力,迅速化解。

    左牧圣君的嘴里,發出一道輕咦聲,哪里料到,區區一株食圣花,居然能夠抵擋住他的攻擊?

    下方的張若塵,雙手向上托起,將一粒粒時間印記光點打了出去。

    精神力被封印的左牧圣君,不知道張若塵打出的時間印記是什么樣的攻擊力量,不敢觸碰,立即駕馭紫色隕星,向上方飛去。

    看到那一粒絕對自我時間印記,落在紫色隕星上,張若塵嘴角浮現出一道笑意,聲音頗為虛弱的道:“走吧,下次再來收拾他。”

    有絕對自我時間印記,無論左牧圣君逃到何處,張若塵都能感應到他的位置。

    “主人,將紫金葫蘆借給我,我能與他一戰。”魔音道。

    張若塵的臉色更加蒼白,身上的氣息,迅速變得虛弱,頗為艱難的說道:“就算能與他一戰,你也殺不了他,戰下去,沒有意義。”

    魔音見張若塵的情況很不妙,于是,不再戀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釋放出空間規則,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做為張若塵的寄生植物,魔音當然也修煉了空間之道。

    紫色隕星向上飛了一千多里,才停下來。

    站在紫色隕星上的左牧圣君,極目遠眺,發現魔音和張若塵經過數次空間大挪移,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沒有精神力,根本探查不到魔音和張若塵是從哪一個方向逃走,更不可能找到他們的位置。

    大圣級別的戰斗,沒有精神力,就像變成了瞎子一般。

    “可惜了,若是能夠奪取到張若塵手中的至尊圣器,在這狩天戰場上,我也就不再懼怕任何修士。”左牧圣君頗為懊惱的嘆息一聲。

    對于天奴而言,唯一的活命方式,便是,至少殺死一位參戰的地獄界修士。

    這是命運神殿的承諾!

    而左牧圣君的目的,乃是在功德戰場上,至少殺死五十位地獄界大圣,要狠狠的羞辱諸神,更想試探命運神殿的底線,看看他們會不會親手撕毀自己做出的承諾。

    奪取一件至尊圣器,是他瘋狂計劃最重要的一環。

    張若塵背上的十只金翼,收回體內,身上的傷口多達數十道,其中有三道,穿透了胸腔和背部,五臟六腑幾乎盡數破碎。

    體內,更是有鬼氣、修羅戰氣、詛咒之力、黑暗之力……,各種不同的力量在亂串,破壞不朽圣軀的生機。

    每與一位修士交手,對方的力量,就會通過傷口,入侵進身體。

    若不是傷勢惡化得太嚴重,憑張若塵的意志力,肯定會繼續戰下去。

    魔音盯著他胸口的傷勢,只感覺觸目驚心。

    張若塵的肉身,就像是破碎的陶瓷,手指輕輕一碰,就會化為一塊塊碎片。

    “主人,我們現在回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修養?”魔音問道。

    張若塵沒有答她,問道:“你能布置空間傳送陣嗎?”

    “沒有布置過,不過,應該問題不大。”魔音道。

    張若塵道:“在附近,找一顆隱蔽的星球,先布置一座空間傳送陣。”

    鬼族本族星和不死血族本族星,相隔極其遙遠的距離,超過一億里,即便是大圣的速度,飛行十天,也未必能夠到達。

    只有使用空間傳送陣才能跨越。

    兩個時辰后,魔音和張若塵,來到一顆直徑達到五千里的紅褐色星球。這顆星球,沒有大氣層,懸浮在一片廣闊的黑色星霧內部。

    這里的星霧,乃是由各種劇毒氣體匯聚而成,圣王境之下的修士,不敢靠近。

    來到星球上,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沒有發現地獄界修士和天奴的氣息,道:“就這里了!”

    “嘭!”

    魔音將昏迷不醒的大森羅皇丟在地上,在星球的南極,使用從張若塵那里得來的圣玉和神石碎粒,布置空間傳送陣。

    張若塵則是盤膝坐在一條巖漿河流之畔,調動凈滅神火,煉化體內各種混亂的力量。

    若是不將洫、夜常在、雀飛……他們的力量煉化,張若塵身上的傷勢只會不斷加重,永遠都不可能痊愈。

    沒過多久,魔音將空間傳送陣布置完成,見張若塵還在煉化,沒有打擾他,而是將大森羅皇的冰木神弓取了出來。

    她煉化冰木神弓的器靈,準備今后自己使用。

    一件三元君王圣器,價值近千枚神石,若是運用得好,每一箭都能射殺一尊大圣,稱得上是大殺器。

    除了弓,另有六支箭。

    每一支箭,都是君王圣器的級別,材質和形態各有不同。

    其中有一支,呈半透明的狀態,像是結晶體。當魔音將圣氣注入進去,箭就消失不見,變得無影無形,不散發出一絲波動。

    這是一支“魂箭”,由魂晶鑄煉而成,專門用來射殺修士的圣魂。對只有魂體的鬼族,殺傷力最強。

    若是配合大森羅皇修煉的暗箭術,威力會更加可怕,可以跨境界殺敵。

    魔音將冰木神弓和六支箭煉化之后,手指按到大森羅皇的頭頂,一根根細如針尖的觸須探出,刺入進頭皮,進入他的腦海。

    “啊……”

    本是昏迷狀態的大森羅皇,忽的,渾身抽搐,手腳亂舞,嘴里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魔音在搜魂,奪取大森羅皇的記憶,尋找箭道的修煉功法。

    半晌后,一根根觸須,從大森羅皇頭顱內退了出來,消失不見。

    魔音那張雪白如玉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動人的笑意。

    “咦!”

    察覺到有一道強大的圣氣波動,從星球上空的星霧中傳來,魔音臉色一寒,將一根神木箭搭在冰木神弓上,將其拉開。

    “嘩——”

    在一團血煞之氣云團的包裹下,一位身姿倩絕的美女,沖破星霧,顯露出身形。

    她背生十只銀翼,身材高挑,長發宛若水瀑,肌膚如羊脂玉晶,腰間掛著一支碧血玉簫,直向南極飛來。

    魔音將她認出,正是血天部族的瑜皇。

    “別過來。”

    魔音手中的神木箭,直指瑜皇,一道道冰寒的氣勁,從箭頭上散發而出,將南極的巖漿凍結成了冰河。

    瑜皇落到一座赤紅色的山岳頂部,看到盤坐在地的張若塵,微微皺起兩條柳葉一般的黛眉,道:“你什么意思?”

    魔音紅唇微微一抿,笑道:“主人正在療傷,任何人不得靠近。”

    “我也不行?”

    瑜皇有些氣惱,鳳眸中涌出血芒。

    “當然。”

    在地獄界,張若塵不信任任何人,魔音當然也是如此。

    更何況,瑜皇本來就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更加不能讓她在這個時候,近距離接觸張若塵。

    比如:

    在升神宴上,爭奪血天部族領隊的時候,瑜皇對張若塵可是充滿了殺意。

    此次一起來的鬼族本族星,瑜皇本是答應了張若塵,要破掉鬼族本族星的陣法。可是,在關鍵時刻,她卻失蹤不見。

    戰斗結束,張若塵身受重傷,她卻又找來了這里。

    也太巧合了吧?

    瑜皇氣得牙癢,區區一株食圣花,張若塵養的一只寵物而已,居然敢用箭指著她,真是豈有此理。

    “你能攔得住本皇?”

    瑜皇衣袂飄飄,御風而行,直接便是飛了過去。

    “嘣!”

    魔音松手,神木箭離弓飛出,拖出數十米長的光痕。

    最開始,瑜皇根本沒有將魔音放在心上,可是,就在神木箭飛出的那一刻,有席卷天地的寒氣,從冰木神弓上爆發出來。

    “哧哧。”

    這顆星球的南極,頃刻間,化為一座冰川大陸。

    神木箭更是銳利得驚人,逼得瑜皇取出攝魂蕭,與其對碰了一擊,身形被撞擊得倒飛回去,頗為狼狽的落到百里外的冰川大地上,又爆退了十多里,才穩住腳步。

    她持蕭的右手,被震得又痛又麻。

    “怎么會這么強?就算冰木神弓掌握在大森羅皇的手中,也不可能發揮出這么可怕的威力。”

    瑜皇心中驚詫無比。

    要知道,她修煉出了三品圣意,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十一。假以時日,若是能夠修煉出一種千問境圣術,加上她的陣法和符道造詣,排名恐怕能夠超過粉紅骷髏和洫,列到第七,甚至第六。

    雖然剛才是因為輕敵,有些措手不及,可是,被魔音一箭弄得如此狼狽,還是讓她頗受打擊。

    張若塵的一只寵物,都有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十的實力?

    “再來。”

    瑜皇性格強勢,而且執拗,被魔音刺激出了濃烈戰意,準備認真起來,與她好好的斗一斗。

    魔音挺起飽滿的胸//脯,擺起架勢,笑道:“呵呵,怕你?”

    “你們別斗了,省些力氣,后面還有硬仗要打。”

    張若塵的聲音,浩蕩無邊,傳遍南極冰川大陸。

    二女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張若塵已經站起身來,將體內各種入侵的力量煉化,外傷痊愈,袒//露著上半身,顯現出一條條輪廓分明的肌肉,充滿了吸引女性生靈的陽剛魅力。

    瑜皇何等傲嬌和自負,可是此刻都被吸引住,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讓瑜皇過來,她可以信任。”張若塵道。

    “是,主人。”

    魔音笑嘻嘻的飛到張若塵身旁,取出一件血紅色長袍,給他披在了身上,道:“像主人這樣天下無雙的奇男子,讓魔音也心動不已,只想永遠與主人在一起,一分一秒也不分開。”

    “一株寄生植物而已,如果是本皇,早就將你煉化,豈能容你擁有自己的意識?”

    瑜皇飛了過來,飄落到地面,將張若塵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你怎么這么虛弱,傷得很重?”

    外傷雖然消失,可是,內在的傷勢,卻不是一時半會可以痊愈。

    “無妨,已經將侵入體內的各種力量煉化,我有神木之心,給我一天的時間,就能痊愈。”張若塵淡淡的道。

    瑜皇問道:“鬼族本族星是被你滅掉的?”

    “你回去看過了?”張若塵道。

    瑜皇點了點頭,道:“我那邊出了一點意外,遇到了一個大麻煩,等我將那個大麻煩甩掉趕回去的時候,發現鬼族本族星變成了一顆金色星球,被黃金氣霧包裹,任何修士都無法闖入進去。”

    “本來,我以為你已經死在了那里,可是卻在返回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路上,發現了你留下的標記,才追蹤到了這里。”

    張若塵的目光沉凝,道:“那些標記,我是故意留給你的。對了,你遇到了什么大麻煩?”

    瑜皇冷哼了一聲,道:“尸族第一強者,紫尸。這個家伙,就埋伏在鬼族本族星附近,我正準備破陣的時候,他突然跳出來攻擊我,幸好我的精神力強大,才躲過一劫。”

    “他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十,我排在第十一,本來我是不用懼他的。可是,他卻執掌著尸族的至尊圣器,如此一來,我哪里是對手,只能且戰且逃。若是我有一件至尊圣器,豈會懼他?”

    說到此處,瑜皇一口雪白的貝齒,咬得緊緊的,明亮的眼眸中流露出濃烈的殺意。

    被追殺了三天三夜,瑜皇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發作不出來。

    張若塵背負雙手,道:“我這里倒是多出一件至尊圣器,暫時可以交給你執掌。當然,我有條件,你得跟我一起去打幾場硬仗,若是運氣不好,可能會死。若是運氣好,活了下來,那件至尊圣器送你。如何抉擇,你考慮清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