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親自去請

    “到一個時辰的時候,提醒我一聲。”

    張若塵的身形,隱入空間之中,消失不見。

    實際上,張若塵并沒有離開,而是進入自己的空間領域。他修煉出來的空間領域,并不是普通的領域,而是真域。

    空間真域,屬于空間領域的范疇,卻又高于絕大多數空間領域。就像命運之道中,真我之門和命運之門的區別。

    一旦釋放出空間真域,張若塵對空間的掌控力大增,可以做到絕對自我。

    只不過,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空間真域,只能達到直徑百丈,在大圣級別的交戰之中,發揮出來的作用不如空間領域。

    風后盯著張若塵身形消失的位置,眼中閃過一道疑惑和思考的神情,于是,向前邁出數步。

    “咦!”

    她發現,自己似乎在原地踏步,與張若塵剛才站立位置的距離沒有改變。

    再走數步。

    依舊是相同的結果。

    “難道是傳說中的空間真域。”風后喃喃自語。

    只有空間真域,才能讓她琢磨不透,只能原地踏步,空間領域沒有那么玄妙。

    空間真域,是最頂尖的空間之道修士,才有可能修煉出來。憑借它,可以對抗命運之道修士的命運之門,真理之道修士的真理界形。

    在暗黑星內部的十年,張若塵的空間規則數量增加了不少,空間真域自然更上一層樓。

    空間真域中。

    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發現,左牧圣君已經被完全煉化,化為空間紫雨,與葫蘆完全融合為一體。

    葫蘆的內空間,以前的直徑,大概是兩萬里,可以裝下一顆行星。

    現在,空間體積增長了數倍。

    “有機會,一定得一趟海石星塢,若是能夠找到數量足夠多的另外六種色彩的空間雨液,紫金葫蘆的內空間,說不一定能夠增長到一顆恒星那么巨大。到時候,收天納地,不在話下。”

    從葫蘆中,張若塵將大森羅皇放出來。

    因為被鬼頭鞭吞噬了部分魂靈,至今他都還是無意識狀態。

    張若塵的手,按在大森羅皇的頭頂,再次抹去他的記憶。

    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在狩天戰場上,可以發揮出大作用,張若塵自然舍不得要他的命。

    “醒過來吧!”

    張若塵在他額頭上拍了一下,一道清涼的圣氣,打入進他的體內。

    大森羅皇渾身抽搐了一下,轉醒過來,只感覺頭痛欲裂,雙手按地,大口喘氣,茫然的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誰……呃……你又是誰?”

    “魔音,你去告訴他,他是誰。”張若塵道。

    一根根藤蔓,從張若塵后背延伸而出,凝聚出一位妖嬈的美女。她一把提起大森羅皇,將其拖到了一旁。

    張若塵將十四件君王圣器取出來,它們是左牧圣君抓走鬼族十四位大圣奪取到的戰兵。

    十四位鬼族大圣逃得太急,沒有收走自己的戰兵,被魔音全部收取。

    絕大多數都是二元君王圣器,張若塵只是簡單的看了看,便是棄于一旁,不感興趣。

    隨后,張若塵從紫金葫蘆中,將六方天尊鼎放出。

    在他看來,這只銅鼎,才是進入暗黑星內部的最大收獲。

    銅鼎落到地上,將大地壓得沉陷,黑色的氣態紋路將它包裹,顯得神秘、古樸、邪惡、猙獰。面對它,張若塵感覺自己猶如站在一尊邪神的面前,隨時都會被吞食。

    張若塵釋放出真理界形,激發出陰陽五行圣意,小心翼翼,再次破開氣態紋路,仔細探查六方天尊鼎。

    此鼎,有些詭異。

    內部沒有王級銘紋,也沒有至尊銘紋,而是刻錄著密密麻麻的獸形紋路,有金鳥展翅,有赤蜈盤身,有鳳舞九天……種種獸紋,數之不盡,蘊含張若塵難以解析的奇妙韻味。

    “難道是一件神器?”

    張若塵接觸過神器,比如帝皇神尺。

    但是,對神器的了解,依舊少之又少。

    據說,每一件神器內部的神紋都不一樣,奪天地造化而成,獨一無二,即便是神靈,也難以參透神器內蘊紋印的玄奧。

    大圣參悟神器內部的紋印,可以增加成神的概率。

    “不,應該不是神器。神器的數量何等稀少,既然般若都知道六方天尊鼎的來歷,諸神怎么可能不知道?諸神若是知道,豈有不占為己有的道理?”

    “六方天尊鼎內部的獸紋,雖然韻味無窮,可是,應該還沒有達到神器紋印的級別。”

    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念頭,與六方天尊鼎的器靈溝通,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六方天尊鼎中,有獨立的內空間,里面迷霧騰騰,光芒乍現,很有可能就是器靈所在的位置。

    張若塵不敢輕易將精神力探入進去,萬一此鼎有器靈,處于沉睡狀態,將其驚醒,后果不好預測。

    萬一器靈太過強大,六方天尊鼎說不一定會脫離他的控制,直接飛走。

    “等離開戰場,讓母后出手,才最為穩妥。”

    張若塵的目光,又盯向鼎蓋的位置,在猶豫要不要將鼎蓋打開,看看里面煉得到底是什么丹?

    最終,他克制住了自己。

    當初,一道丹氣光芒飛出,便是將他打飛出去。若是內部的丹藥,乃是一枚帝品圣丹,張若塵將鼎蓋打開,就是自尋死路,肯定會被帝品圣丹吞噬。

    一般來說,帝品圣丹的戰力,幾乎都能達到無上境大圣的層次。

    閻羅族太上煉制的那枚帝品圣意丹,也是無上境大圣級別的修為,只不過,被封印了巨大部分力量,才相當于千問境巔峰大圣。

    “空間凝固。”

    張若塵的雙手攤開,釋放出空間規則,將六方天尊鼎四周的空間凍結,形成一個四米高的密封空間盒子。

    將它收回紫金葫蘆,妥善的存放了起來。

    “一個時辰,到了!”

    瑜皇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

    張若塵收起空間真域,在庭院中,重新顯露出身影,問道:“到了多少人?”

    瑜皇道:“除了風后和黃天部族的修士,一個也沒來。反而,這個時辰內,有好些位大圣,離開了本族星,聲稱外出獵殺天奴。”

    “看來還是沒有將我們當成一回事。”張若塵道。

    瑜皇的眼眸中,浮現出一抹寒光,道:“說到底,在十大部族修士的眼中,刀獄皇和風后這樣的老牌強者,才是真正的強者。齊天部族和黃天部族,才是數一數二的大部族。刀獄皇和風后,才具有號召力。”

    “我們雖然在最近幾天崛起,可是,很多人并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自然不肯聽話。”

    風后也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道:“我來召集他們……”

    “不。”

    張若塵意味深長的道:“我親自去請。”

    話音未落,張若塵已化為一道金芒,飛至天穹之上。

    風后可不認為以張若塵今時今日的實力,會主動去請一群弱者,連忙以精神力,向與她交好的幾個部族的修士傳音。

    凈天大陸。

    一座血族城池中,刀獄皇的精神力分身,正在與越聽海秘議。

    濃密的血煞之氣,將房間包裹,阻止聲音傳到外界。

    刀獄皇以責備的語氣,道:“到底怎么回事,以你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襲擊一座血天大陸,竟然會失敗,你太讓本皇失望。”

    越聽海的心情也很不好,冷聲道:“你以為血天大陸沒有高手坐鎮?昨夜,血天部族又冒出一個百枷境大圓滿大圣。”

    “誰?”

    “孤辰子。”

    刀獄皇陷入沉默,來回踱步,道:“怎么會這樣,血天部族怎么可能突然冒出這么多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難道與血屠買回去的神游丹有關?也不應該啊,就算有神游丹輔助,易軒和孤辰子想要達到百枷境大圓滿,至少也需要百年苦修。”

    越聽海道:“你還是趕緊回來吧,剛才,張若塵派人傳令,讓十大部族的修士,全部都去血天大陸拜見他。看來血天部族領隊的位置,已經滿足不了他,他是想要做整個不死血族的領袖。”

    刀獄皇笑了笑,道:“張若塵還是太年輕了,只是大勝了一場,就得意忘形。另外九大部族的修士,不可能聽他的,本皇倒要看看他該如何收場?”

    越聽海也露出笑意,道:“據我所知,除了風后,另外八大部族沒有修士前去。”

    刀獄皇沉哼一聲:“風后目光短淺,將籌碼壓到張若塵的身上,注定會輸得血本無歸。血天部族現在看似如日中天,可是,等到無疆和婪嬰騰出手來,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他們,張若塵蹦跶不了多久。”

    忽的,房間中的血煞之氣,激烈震蕩。

    一道渾厚的聲音,在越聽海和刀獄皇的頭頂上方響起:“越聽海,你操控海嘯,意欲屠殺不死血族族人,該當何罪?”

    “是張若塵。”

    刀獄皇念了一句,目光盯向越聽海,道:“昨晚的事,沒有留下痕跡吧?”

    越聽海臉色不變,搖了搖頭。

    “那就不用怕他,諸神都看著呢!本皇先走一步,你妥善應對。”刀獄皇的精神力分身,消散于無形。

    越聽海走出房間,抬頭向懸浮在半空的張若塵望去,笑道:“若塵大圣若是沒有證據,就不要血口噴人。萬界神眼照著這里呢,整個地獄界都在看,千萬別惹人笑話。”

    張若塵背上十翼展開,身后金光燦爛,就連天空的云層都被映照成了金色,道:“你以為我是來跟你理論,或者是來與你講道理?我今天就是來告訴你,我的拳頭更硬,你必須聽我的。若是不聽,我就殺了你。”

    “轟隆。”

    一股滔天圣威,從張若塵身上釋放出來,頓時金光更盛,如同神陽懸掛中天。

    城中,所有不死血族修士,全部都被鎮壓得跪伏在地,懾懾發抖。

    即便是凈天部族大圣境界的強者,也都感覺似乎有重重山岳鎮壓到身上,雙腿顫顫,管不住自己的膝蓋。

    越聽海也感受到的壓力,雙腿不斷向地底沉,心中不禁駭然。

    張若塵的實力,比他想象中更加強大。

    不過,做為百枷境大圓滿大圣,他不可能未戰先怯,依舊語氣強硬,道:“張若塵,你太張狂了!我看,你是故意想要挑起內斗,你們血天部族的實力的確強大,可是,一旦挑起內斗,你將是不死血族的罪人。”

    “哏哏,看來還是不服啊!”

    張若塵的冷笑聲響起,化為一道金光俯沖而下,一拳向越聽海砸了過去。

    越聽海的反應速度不可謂不快,可是,與張若塵的速度比起來,卻又差得太遠。他的手掌,才剛剛探出去,就被張若塵的拳頭打得貼到胸口上,手臂骨頭關節直接折斷。

    “嘭。”

    越聽海的身體,被打得凹弓,雙腿離地,向后飛了出去,將城中的一棟棟建筑撞穿,飛出數十里后,撞擊在了城墻上,將城墻撞倒了一大片。

    “好……強……”

    越聽海渾身疼痛欲裂,猶如散架了一般躺在地上,剛剛調動血煞之氣,還沒有在體內運行完一個周天。

    張若塵從天而降,落到他的身旁,一把抓住他的脖子,猶如提一只雞一般,將他提了起來。

    “轟隆。”

    又狠狠的按向地面,在地上,砸出一個直徑數十米長的大坑。

    整個大地都在顫動,塵土飛揚。

    越聽海口吐鮮血,身上的血肉脫離骨骼飛了出去,眼睛漆黑一片,幾乎就要痛得暈厥過去。

    旁邊的城池中,凈天部族的大圣,全部都嚇得魂飛魄散。張若塵這個大魔王也太可怕,凈天部族的第一強者越聽海,在他面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城中上千萬不死血族的修士,跪得更加整齊,一個個一邊磕頭,一邊顫抖。

    “這樣都還不死,命還真是夠硬。”

    張若塵提起越聽海,化為一道金芒,半晌后,飛回血天大陸最大的城池,雲城。

    從半空,將越聽海扔了下去。

    越聽海畢竟是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實力強大,修為深厚,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將傷勢壓制了下去。

    他的身形翻轉了一下,平穩的落到地面,咬著血淋淋的牙齒,怒吼一聲:“剛才是你速度太快,我沒反應過來。有本事,我們再戰一場。”

    越聽海體內的大圣血液燃燒,身上的力量波動不斷增強,不惜損耗潛能,也要挽回自己的尊嚴。

    張若塵站在城墻上,淡漠的道:“你還沒用資格與我交手,給我跪下反省,什么時候想清楚了,什么時候再起來。”

    “轟隆隆。”

    天穹之上,響起陣陣驚雷。

    密密麻麻的雷電,交織成一只數千米長大手印的形態,鎮壓而下,落到越聽海的頭頂。越聽海長嘯一聲,拼盡全身力量,將雷電大手印撐住。

    “跪下。”張若塵大喝一聲。

    這一聲,蘊含精神力沖擊波。

    今天就一章了!看請瀏覽m.shu花ngge.org/wapbook/15266.html,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