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買賣

    人形樹的雙臂上,兩條鮮紅的血氣繞行流動,在手臂內部,映照出一根根人類血脈一般的網狀紋路。

    十根玉指纖長,垂于大腿的位置,如同撥弄琴弦一般的律動。

    “呼!”

    輕柔的呼吸聲,在張若塵耳邊響起,引來幽香的風。

    一根根樹枝一般的頭發,輕輕搖晃,震動天地空間,使得中空的地下世界,甚至整顆星球都在顫動。

    “不能再繼續前行。”

    張若塵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后倒退。

    這棵人形樹,與一個真正的活人沒有區別,有血脈,有呼吸,若是將她驚醒,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怕是還不夠給她塞牙縫。

    回到石階下方的時候,張若塵雖然依舊鎮定,可是背心已被汗水浸透。

    刀獄皇和風后,比他好不了多少,二人全力收斂身上的氣息,一動不動,猶如變成兩具石雕。

    等到人形樹上的血氣光芒內斂,中空世界恢復平靜,三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走,先回地面。”

    沒有多言,張若塵三人,重新進入紫金葫蘆。

    駕馭葫蘆,他們逆流而上,向地面游去。

    在返回地面的路上,張若塵順手擒拿了三只血影鬼種。

    不死血族的諸位大圣,依舊等在城主府中,見三人安然無恙歸來,紛紛上前詢問他們在地底的遭遇。

    風后氣質高貴,頗為冷傲的道:“已經可以確定,你們進入地下河流,吸走你們血液的,就是血影鬼種。”

    “血影鬼種雖然兇險,但,也是增強血氣和圣魂的珍寶,煉化一只,堪比數十年苦修。對今后的修煉,更有難以想象的好處。”

    “轟!”

    城主府中,所有大圣都興奮起來,眼里散發熱切的光芒。

    在狩天戰場上,實力增加一分,也就多一分競爭力。

    若是煉化一只,就能堪比數十年苦修,那么,血影鬼種對修士血氣和圣魂的提升,得達到多么可怕的程度?

    或許,對千問境、萬死一生境的修煉,都能受益無窮。

    “還等什么,一起出手,獵殺血影鬼種。”

    有大圣,已經迫不及待,準備進入地底。

    刀獄皇冷哼一聲:“血影鬼種雖好,可是,卻不是你們可以擒捉。以若塵大圣的修為,都差一點吃虧,想進地底的,你們最好先自我掂量,免得徒送性命。”

    進入過地底的大圣,一個個都后怕,對刀獄皇的話是深以為然。

    “大家還是理智一些,實力不夠,肯定是九死一生。”

    “哎!我才剛突破到大圣不久,境界尚不穩固,看來是要與血影鬼種失之交臂。”

    “機緣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我們應該把心態,放得更平一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在場的一眾大圣,全部是苦笑搖頭。

    雖然他們萬分不甘,可是想到,若是連性命都沒有了,還要血影鬼種來干什么?頓時,心中的念頭盡消,只剩下無盡的失落。

    張若塵將這一切看在眼里,聲音提振,道:“我說過,要帶領大家,為不死血族奪取十族的第一,自然會將提升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放在第一位,”

    “血影鬼種,我有辦法擒拿,人人都有機會煉化吸收。”

    所有大圣,原本黯然的目光,在一瞬間又變得明亮,不可思議的盯向張若塵。

    很多人都在懷疑,他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他們懷疑的,不是張若塵能不能擒拿住血影鬼種,而是懷疑,張若塵真的愿意將血影鬼種提供給他們煉化吸收?

    所有人都知道,擒拿血影鬼種危險。

    張若塵為什么要冒這個險?

    只是因為,想要提升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帶領大家一起奪取十族第一?

    這……

    天下哪里有這樣大公無私的人,傻子才有可能做出這樣的傻事。

    張若塵將三只血影鬼種取了出來,禁錮在空間真域里面。

    三只血影鬼種,分別呈現出三種奇獸的形態,渾身散發緋紅的光芒。

    瑜皇的精神力,在三只血影鬼種身上探查了一遍,感受到龐大的血氣。她向張若塵傳音,道:“你是瘋了嗎?將血影鬼種提供給所有不死血族修士?他們或許現在聽你的,可是,離開狩天戰場,你們是敵是友,還不一定呢!”

    張若塵沒有回應瑜皇,面向在場所有大圣,道:“血影鬼種并不是無償給予你們,我會收取一定數額的神石。愿意買的,可以找血凝筱,到她那里登記。”

    “可是,我們身上沒有神石。”

    所有不死血族大圣,既是急切,而又有些無奈。

    “寫下欠條就行,我不怕你們賴賬。對吧,血屠。”

    張若塵向剛剛回到本族星的血屠,看了過去,可是,看到血屠的一身扮相,眉頭頓時深深的皺了起來。

    血屠來到狩天戰場后,便是離開本族星,聲稱是去獵殺天奴。

    可是,這些天下來,他的積分,卻少得可憐,反倒是身上的君王圣器,多了好幾件。

    他身穿豹紋金光鎧甲,左手持劍,右手持刀,脖子上掛一串骨珠,腰上纏一根鎖鏈,頭上戴一頂防御性的白玉冠,看起來不倫不類,可是,卻讓身邊的大圣,全部都羨慕不已。

    顯然是偷襲洗劫了不少大圣,血屠才有這樣的收獲。

    張若塵卻不知,就是他讓血屠受了刺激,也讓血屠深刻的認識到,搶劫才是發財的最快方式。

    所以,血屠一直覺得,狩天之戰是他發財的大好時機。

    看到張若塵盯向自己,血屠收起暗喜的笑容,冷哼一聲:“誰敢賴我師兄的賬,我血屠第一個不答應。”

    說出這話的時候,血屠心中暗罵一聲:“就知道,他又想大賺一筆。擒捉血影鬼種應該很容易,他們之所以說得那么危險,多半是張若塵賺錢的手段。我才不在張若塵那里買,自己去抓。”

    在血屠暗暗思考之時,張若塵將三只血影鬼種,分別交給了瑜皇、孤辰子、刀獄皇。

    “你過來。”

    張若塵對血屠招了招手,將他喚到一旁,打量他身上的各種君王圣器,在他肩頭拍了拍,道:“剛才說得不錯,的確,任何修士都不能賴我的賬。你洗劫了不少大圣吧,一共有多少件君王圣器?”

    血屠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本能的,想要后退。

    可是,張若塵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卻將他按得動彈不得。

    “六件!”血屠哭喪著臉,說道。

    張若塵道:“你千萬別騙我,我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六十五階。”

    血屠心中是又恨又怨,憤憤不平的暗想道:“這才突破到精神力大圣多久,居然就達到了六十五階,還是人嗎?不僅從身體上折磨我,還要從精神上折磨我。”

    最終,血屠選擇認命,道:“加上我自己的戰兵,一共九件。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張若塵攤開一只手,用眼神示意他。

    血屠神情黯然,機械而又麻木的,將身上一件件君王圣器取下,遞到張若塵手中。

    他很想重重的抽自己一巴掌,為什么要顯擺?

    為什么要把這些君王圣器,暴露在張若塵的面前?

    經驗教訓啊!

    還是在年輕,以后得注意。

    將血屠遞過來的八件君王圣器全部收好,張若塵揮了揮手,道:“去吧,狩天戰場上還有很多君王圣器,一定要抓住機會。等離開戰場,再想發財,就沒那么容易了!”

    走出城主府,血屠回頭看了一眼高聳的府門,跺了跺腳,咬牙切齒的道:“走著瞧,下次我會小心的,絕不會再被你奪走屬于我的東西。”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花費大量時間,擒捉了一百多只血影鬼種。

    并不是每一位大圣,都煉化得了一只血影鬼種。實際上,絕大多數不朽境大圣,是數人一起煉化一只。

    刀獄皇去見過越聽海一次,也不知給越聽海講了什么,越聽海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主動向張若塵和血天大陸上的不死血族族人道歉,愿意戴罪立功。

    這一切,在張若塵預料之中。

    無論越聽海是虛以委蛇,還是忍辱負重,如今,正是用人之際,所以張若塵沒有過多的為難他。

    城主府的一座塔樓上,張若塵憑欄遠眺,心中回想,地底的古老石棺和人形樹。

    “現在,爭奪十族第一,才是頭等大事,不能冒太大風險。不過,等到一切都成定局的時候,我一定得再去一趟。石棺中,肯定有了不得的東西。”

    “接下來,還是先將帝品圣意丹取到手再說。”

    張若塵的雙手掌心,涌出一道道時間規則,凝聚成絕對自我時間印記光點,閉上眼睛,細細的感應。

    缺雖然取走了帝品圣意丹,可是,卻遭到閻皇圖和婪嬰的聯手追擊,短時間內,應該沒有機會將其煉化。

    但是,張若塵進入過暗黑星后,開始不放心了起來。

    畢竟黑暗星內部的時間比例,與外界不一樣。

    缺的身上,有張若塵的一粒絕對自我時間印記,就算逃得再遠,張若塵也能準確的,找到他的方位。

    “嘩——”

    一陣幽香的風,吹進塔樓。

    穿著一件血紅色長袍的風后,出現在張若塵身旁,沒有戴金絲面具,面容精致絕妙,肌膚如雪似玉,美得像是一幅畫。

    “最低二百枚神石,就能買到一只血影鬼種,若塵大圣這么做,也太便宜他們。”風后的聲音極為動聽,能讓人過耳不忘。

    張若塵散去手中的絕對自我時間印記,道:“風后出生顯貴,天資縱橫,又是命運神殿的杰出子弟,當然不缺神石。”

    “可是,對絕大多數不朽境大圣而言,一百枚神石就是他們的全部身家。”

    風后的睫毛微微翹起,貝齒淺露,笑道:“本后一直不相信若塵大圣是真心加入不死血族,看到大圣如此為他們考慮,如此為不死血族爭取更好的成績,現在,已是深信不疑。”

    “說吧,來找我什么事?”張若塵問道。

    風后道:“若塵大圣應該已經猜到才對,何必裝作不知的樣子?”

    “你要購買血影鬼種,可以去找血凝筱。”張若塵道。

    風后道:“我想買圣血影,她那里沒有,若塵大圣這里一定有吧?”

    “我也不騙你,圣血影極度危險,我一共也就抓到兩只。圣血影不僅可以提升修士的血氣、圣魂,還能提升修士的精神力強度。這種級別的東西,風后應該清楚,在狩天戰場上賣掉很不劃算。”張若塵道。

    風后道:“我出一萬枚神石。”

    張若塵轉過身,直視她那一雙美若星辰的眼眸,道:“一萬枚神石不是一個小數目,可是,卻還不足以打動我。如果,你能將你自己交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二人就這么對視,像是想要相互看透對方的內心。

    半晌后,風后含煙一笑:“大圣怎么如此健忘,難道已經忘了本后曾經說過的話?”

    “我要的,不是一句空口承諾。我們都已經是大圣,沒必要耍這種小心機,還是實際求是一些更好。”張若塵道。

    風后的眼神,快速閃過多種神采,心中暗道:“張若塵還真是風流成性,是現在就想徹底將本后變成他的女人。”

    風后并不覺得風流是一種錯,畢竟做為強者,怎么可能只有一個女人?

    張若塵修煉出了二品圣意,又擊敗無疆,注定會是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未來的潛力不可限量。但是,如果現在就從了他,也就等于是將自己的所有籌碼,都押到他身上。

    萬一押輸了呢?

    張若塵看著風后的表情變化,長笑一聲:“莫要想到別處去了,我要你把你自己交給我,并不是現在就要你成為我的女人。而是要你隨我走一趟,幫我奪取帝品圣意丹。”

    風后總覺得張若塵是在故意戲弄她,用以試探她的底線。

    她道:“帝品圣意丹是被缺奪走,缺現在在哪里,我們尚且不知,如何能夠奪取到他手中的帝品圣意丹?”

    “再說,缺的修為深不可測,就算我們二人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眺望天空,道:“我自然能夠找到他,他就算再強,也只是一個人,能強得過整個不死血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