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破陣

    生死八子的不死不滅大陣,或許真的厲害,可是,張若塵并不是獨自一人,只要將紫金葫蘆中的刀獄皇、風后、大森羅皇、越聽海放出來,未必破不了陣。

    只不過,這里是閻羅族的本族星,不僅僅有生死八子和覡,還要閻皇圖、閻無神和大批大圣。

    若是將風后等人放出來,閻羅族必定將他視為最大敵人,只會調動更強的力量對付他們。

    張若塵變化回真身的容貌,道:“武無極還掌握在我的手中,你們莫非不在乎他的死活?”

    “若塵大圣若是殺了武無極,自然會有武姓強者為他報仇。”

    說出這話時,覡的雙眼,散發出幽暗光芒,嘴里輕輕念出兩個字:“攝魂。”

    頓時張若塵眼前一暗,出現昏昏沉沉的感覺。

    攝魂,是巫道最厲害的手段之一,以覡的修為,若是有心,可以將方圓萬里的生靈控制,受他驅使。

    覡的精神力,在閻羅族是數一數二的存在,達到了六十五階,不弱于張若塵。

    正是如此,才能以巫術,影響到張若塵。

    “嘩啦!”

    “嘩!”

    修為達到百枷境大圓滿的生死八子,全部都雙手合十,身上爆發出無與倫比圣道力量。

    四人渾身白光,四人渾身黑光。

    死亡的力量和生命的力量,相互交織,在八人的頭頂,各自呈現出一本書冊。書冊也散發出白色和黑色的光芒,有大量神秘的文字,在上面跳躍。

    “不死不滅大陣即將成形,張若塵敗局已定,沒想到這么容易就能將他拿下。”十七層高塔上,那位身穿寬大黑色斗篷的修士,沙啞的笑道。

    閻皇圖緊繃的神經,略微放松了幾分,道:“覡和生死八子聯手,即便是本座對他們已經十分了解,依舊心存忌憚。張若塵以前沒有與他們交過手,缺乏警惕之心,所以才會被覡偷襲得逞。”

    “來到閻羅族的大本營,即便是婪嬰和缺,都得小心潛藏。張若塵暴露了行跡,也就注定今日的死局。”身穿寬大黑色斗篷的修士,道。

    閻皇圖沒有完全放松,一雙虎目,緊盯遠處的陣法光碗。

    覡嘴里念出古老的咒語,手中的烏木杖,散發出灰茫茫的光華。

    他看著昏昏欲睡的張若塵,嘴角忍不住上揚。

    殺張若塵,是多少人都想做的事。

    若是張若塵死在他的手中,對他而言,今后會有無窮好處。

    驀地,原本目光呆滯的張若塵,雙眼大睜,爆發出凌厲懾人的光芒。覡渾身一顫,猶如被雷電擊中了一般,大腦刺痛。

    “不好,是精神力攻擊,他居然用精神力攻擊我?”

    覡哪里想到,張若塵早已將圣魂一分為六,攝魂術雖然厲害,卻沒能同時針對六道圣魂。因此,張若塵受到的影響,其實是微乎其微。

    剛才之所以表現出昏昏欲睡的模樣,只是在等待機會。

    覡越是想要殺死張若塵,心境破綻就越大,精神力防御也就越弱。

    張若塵抓住這一機會,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全力爆發,猶如千萬根針刺飛出,沖入進覡的體內。即便覡及時驚覺,依舊沒能完全擋住,精神力遭受不輕的創傷。

    覡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極為蒼白,一連向后倒退數步。

    “張若塵……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竟然不弱于我……怎么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心中震撼,連忙調整心緒,療養精神力創傷。

    覡修煉大巫天道,對精神力的運用,遠勝張若塵。

    之所以反被張若塵擊傷,主要還是因為,求勝心切。

    越是想要殺死對方,自己的破綻,就越大。

    張若塵沒有繼續攻擊覡,在他看來,最大的威脅,還是生死八子。雙手結成掌印,閃電般出手,向正前方的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拍擊過去。

    掙斷三十條枷鎖,張若塵的半神之體釋放出大量神力,一掌打出,空氣瞬間爆炸,發出驚雷般的聲音。

    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從容不迫,懸浮在頭頂的白色生命天書光影快速翻動,雙手結成一道印記,迎向張若塵的掌印。

    “轟隆。”

    掌印對碰的一瞬間,另外七本天書光影中,各自飛出密密麻麻的文字,涌入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頭頂的生命天書光影。

    生死八子的力量,結合到一起,而且還蘊含一定程度的增幅。

    張若塵的手掌,如同擊在一面鐵墻上,對方紋絲不動,而他卻向后拋飛出去。

    位于張若塵后方的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順勢而動,向前跨出一步,右手捏成指印,戳向張若塵的背心。

    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若是被他的指尖擊中,張若塵就算肉身再強,也必定會被擊穿。

    “嘩——”

    空間出現扭曲,明明擊向背心的一指,卻從張若塵的腋下,穿了過去。

    張若塵在半空扭轉身形,以手臂為劍,反手劈斬向這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脖頸,劃出一道絢爛的精芒。

    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身體猛然收縮,化為一道黑光,退回原地。

    張若塵一劍劈空。

    另一個方向,又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抓出機會,手捏拳頭,打出一根水桶粗的雷電光柱。

    雷電光柱飛到張若塵的身前,受到空間真域的影響,圍繞張若塵轉了一圈,反向飛回去,與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拳頭對碰在一起。

    “轟隆隆。”

    剛才的交鋒,看似一招一式,你來我往。

    實際上,他們的速度奇快無比,除了閻皇圖等有數的幾個高手之外,別的修士,只能看到一道道人影在閃爍,雷電光芒在轟鳴,震耳的聲音接連不斷響起。

    其中的兇險,只有真正的高手才明白。

    “時間洪鐘。”

    以張若塵的身體為中心,一口大鐘,緩緩凝聚成形,由數之不盡的時間印記光點匯聚形成,急速旋轉。

    “歸位。”

    任何修士都明白時間力量的可怕,生死八子停止攻擊,各回其位。他們體內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催動頭頂的死亡天書和生命天書。

    “嗡!”

    時間洪鐘震響,大量時間印記光點脫落下來,與音波一起,如同水浪,沖擊向四面八方。

    死亡天書光影和生命天書光影,與時間印記光點對碰在一起,迅速將其湮滅。

    “嗡!”

    洪鐘再響。

    死亡天書和生命天書中,飛出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撞擊向時間印記光點,兩者再次消弭于無形。

    “嗡!”

    “嗡!”

    鐘鳴不絕,可是時間印記光點,始終無法沖到三十丈外。

    覡的精神力恢復過來,站在陣法的邊緣,觀察時間洪鐘中的張若塵,道:“沒用的,不死不滅大陣一旦運轉起來,任何力量都休想破陣。生死八子全力以赴之下,可以把萬死一生境的大圣都困住片刻,更何況是你。”

    城中,一座種滿七色海棠的庭院中,站著一位八、九歲的孩童,他渾身散發銀光。

    正是修羅族第一強者,婪嬰。

    婪嬰眺望戰斗波動傳來的方向,露出邪獰的笑意:“好厲害的不死不滅大陣,閻羅族的生死八子,不好對付啊!”

    紅浮屠身高四米,血紅色的肌肉外露,站在不遠處,雙只拳頭比常人頭顱還要巨大,語氣沉厚的道:“那也得他們有機會組成陣法,并且,還要將對手圍在陣法之中,才能發揮出最強力量。”

    婪嬰點了點頭,道:“缺比我想象中更厲害,居然能找到張若塵這個替死鬼。”

    紅浮屠道:“他就算再厲害,還不是被我們追得只能逃遁?”

    婪嬰搖了搖頭,道:“若不是因為,他沒有至尊圣器,就算我們二人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缺很強大,只要將他吞噬,我必將更上一層樓。”

    紅浮屠道:“不如先吞噬張若塵?據說,張若塵修煉出了二品圣意,吞噬了他,師弟必能成長到比缺更強大的地步。”

    “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張若塵陷入了不死不滅大陣,恐怕是沒有活命的機會。多么美味的一道菜,就在眼前,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毀掉。”婪嬰搖頭嘆息。

    閻皇圖的精神力,一直覆蓋整座城池,婪嬰就算有心出手偷襲生死八子,將張若塵放出來,成功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

    不死不滅大陣中,張若塵身形筆直站立,依舊沉著冷靜。

    “出來。”

    張若塵的左手攤開,手掌上方,出現一粒墨黑色的液滴,自言自語的道:“只能試試你的威力。”

    墨黑色的液滴,乃是暗時空物質。

    “嘭!”

    張若塵的五指發出,調動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少量黑暗規則,沖擊在暗時空物質上,頓時,墨黑色的液滴爆碎而開,釋放出強烈的黑暗光芒。

    整個天地,頃刻間,變得漆黑一片。

    整個閻羅族本族星,在這一刻,都被黑色光幕籠罩,星體輪廓變得黑暗而又模糊。

    不死不滅大陣所在的這片城區,更是陷入極暗狀態。

    與此同時,空間在一瞬間猛烈膨脹,沖擊向四面八方。強大的空間沖擊波,撞擊在生死八子的身上,即便有不死不滅大陣防御,他們依舊向后拋飛出去。

    “不好,這股力量……”

    覡將烏木杖聚過頭頂,在身前,凝聚出一道直徑三丈的圓形巫印,可是,身體還是飛了出去,墜落到廢墟之中。

    “暗時空物質在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而且,以我現在對時間、空間、暗黑的理解,僅僅只是釋放出了其中不到三分之一的力量。”

    張若塵腦海中只是轉過這道念頭,便是化為一道金芒,沖天而起。

    在即將接近陣法光幕的時候,他的體內空間規則同時涌出,凝聚成數十柄劍影,圍繞身體穿行。

    “空間劍舞,破。”

    數十柄由空間力量凝聚而成的劍影,重合到了一起,一劍刺出。

    劍鋒所過之處,空間碎成一片片。

    “嘭”的一聲,陣法光膜所在的空間,被劍氣撕裂,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

    張若塵的身形,跟在空間之劍的后方,飛了出去。

    空間劍舞,乃是張若塵在暗黑星內部,修煉成的空間手段,比千問級高階圣術還要難修煉。當然,此術威力絕倫,無堅不破。

    飛出陣法,張若塵就消失不見,猶如憑空蒸發了一般。

    閻皇圖在第一時間,趕到這片城域,腳下是一片廣闊的廢墟,盡是殘垣斷壁,大地坑坑洼洼,漆黑一片。

    整個城域,陣法籠罩的范圍內,所有物質都被暗黑力量腐蝕。

    “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張若塵施展的是什么力量?”閻皇圖嘴里發出大喝聲,質問在場的生死八子和覡。

    生死八子雖然被瞬間爆發出來的空間沖擊波轟飛出去,可是他們的防御強大,并沒有受多重的傷勢。

    只不過,每個人都頗為虛弱,像是瞬間蒼老了數百歲。

    覡嘴角掛著血痕,從廢墟中爬出,道:“暗黑……空間……時間……是……是暗時空物質,張若塵找到了暗時空物質,咳咳。”

    閻皇圖身形一閃,來到覡的身旁,手掌按到他的背心。

    神氣,從閻皇圖掌心涌出,幫覡煉化侵入身體的黑暗力量。

    覡兩鬢的頭發變成白色,臉色像死人一般,道:“是液態的暗時空物質,雖然只是一滴,可是,卻在一瞬間,讓空間膨脹了千萬倍。一粒灰塵大小的空間,在那一刻,可以膨脹到一座宮殿那么巨大,甚至更大。”

    “哪怕只是張若塵身體四周數丈的空間發生膨脹,頃刻間,爆發出來的空間沖擊波,也能鎮殺百枷境大圓滿的大圣。”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時間力量和少量黑暗力量涌出。應該是因為,張若塵的黑暗之道,還停留在很初級的階段,所以沒有暗時空物質中的黑暗力量引動出來太多。”

    “也正是如此,我才能保住一命。”

    閻皇圖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道:“暗時空物質如此可怕,張若塵豈不是已經天下無敵,狩天戰場上,還有誰制得住他?”

    覡搖了搖頭,道:“沒那么簡單!暗時空物質雖然可以在一瞬間,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可是,這股力量卻很難控制。剛才,空間那么狹小,張若塵自己也處在暗時空物質的攻擊范圍之內。”

    “如果我猜得沒錯,張若塵必定受了傷,而且,傷得不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