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花舞人間,地藏七煞

    符道凝化的世界,廣闊無邊,蓋滿張若塵的視野。那恐怖絕倫的威勢,似要將他鎮殺,又埋葬在厚厚泥土之下。

    鎮殺之前,先奪心魄。

    張若塵的護體圣氣,被符道世界擠壓得變形,身體不受控制,向后倒滑出去。

    “嘭!”

    雙腳一沉,他站定在地面,直徑百丈的空間真域,無形中顯化出來。

    雙手箕張而開,畫出簸箕一般的形狀,隨即快速一合,結成兩道掌印。

    “嗷!”

    龍吟象嘯的聲音,響徹天地。

    三道龍魂和三道象魂同時飛了出去,與兩道掌印中涌出的掌力,結合在一起,與那座符道世界對沖。

    石破天驚的爆鳴聲,從張若塵的掌前,蔓延了出去。

    那座符道世界,被掌力擊碎,土崩瓦解。

    可是,符道世界破碎的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沖擊波,卻是將張若塵的身體,再次掀飛出去數十里。

    有空間真域守護,張若塵身如輕葉,一塵不染的落回地面,凝望懸天而立猶如驚鴻仙子一般美麗的閻折仙,心中暗道:“好厲害的符法,一道符,比一座九品大陣還要強橫。地獄界,最近千年以來,還有比她更強的符師嗎?”

    至少做為符道地師的瑜皇,符道造詣,差了她很大一截。

    當然,就算閻折仙的符法再厲害,張若塵也不懼,心中只有一股強烈的驚奇。

    要知道,陣法地師布置九品大陣,是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才能成功。做為符師的閻折仙,幾乎沒有花費什么時間,只是隨手畫出一道“界”符,就能達到九品大陣的威力。

    任何大圣遇到這樣的奇事,怕是都得吃驚不已。

    只有兩個解釋:

    第一個,閻折仙的精神力強度,遠不止六十五階,所以,頃刻間,就能畫出大符,對抗張若塵這種堪比千問境大圣的頂尖強者。

    第二個,閻折仙花費大量時間,早就提前畫好了符箓,藏在身上,此刻,只是將符箓引動了出來。

    符,比陣法,更容易保存。

    張若塵覺得第二個解釋,可能性更大。

    以閻折仙的年齡,能夠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六十五階,已經是驚駭世俗。畢竟,不少神靈的精神力強度,都沒有達到七十階。

    她的精神力,若是達到神靈的級別,那些精神力還停留在六十多階的神靈,得多么沒有面子?

    張若塵能夠在短時間內,精神力達到六十五階,可是,得了日晷、極道葬金之氣、神木之心……種種機緣。這些機緣,任何一種都珍貴無比,是神靈也希望獲取的寶物。

    閻折仙在精神力和符道上的成就,達到讓張若塵都為之驚嘆的地步。

    不過,就算是第二種情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為越是厲害的符,越需要珍貴的材料,才能煉制出可以承載它的符紙。不僅符紙難以煉制,畫符需要的墨,也有很高的要求。

    在狩天戰場上,閻折仙要解決這兩點,絕不容易。

    符道地師和陣法地師,既可以很厲害,也可以很弱。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和材料,準備得充分,爆發出來的戰力,幾乎沒有上限。

    反之,時間不足,材料不足,戰力也就大打折扣。

    “唰!唰!唰……”

    符道世界被擊碎,閻折仙臉色不變,沉穩如山,施展出第二輪攻擊,身姿偏偏起舞,手中的筆,猶如蜻蜓點水一般,不斷點出,凝出一道道天戟符箓。

    每一道符,都是一桿天戟。

    天戟,以萬箭穿心之勢,化為密密麻麻的黑點,擊向地面的張若塵。

    張若塵沒有閃避,十只金翼展開,化為一道金芒,迎向天戟雨點。

    閻折仙臉上,終于露出詫異的神色,怎么也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勇猛強悍,視她的天戟符如無物。

    “嘭嘭。”

    十只金翼上,始祖血紋散發出緋紅色光芒,如斬天金刀,將一桿桿天戟劈碎。

    天戟符,不是提前準備好的符箓,可是,以閻折仙的符法造詣,每一道符箓,都能對大圣造成威脅。

    張若塵如斬紙蝶一般,將它們一一破去,殺至閻折仙的身前。

    “你也接我一拳。”

    一拳打出,密密麻麻的拳道規則,沿著手臂,涌向五指。

    一條天河虛影,自動呈現出來,環繞在張若塵身后,散發出磅礴大氣的聲勢。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全力打出洛水拳法,即便是洫和嫣紅大圣那樣的強者,也未必接得住。

    閻折仙更加不敢硬接,對于一位主修符道的精神力大圣而已,這么近的距離,這么強的攻擊,已經是致命的威脅。

    不過,她的心理素質強大,處變不驚,手中的筆探出,畫出一個直徑一百二十丈的巨大圓圈。圓圈中,蘊含吞吸之氣。

    洛水拳法看似綿柔,實則霸氣十足,有一去不回之勢。

    可是,在張若塵想要一拳破去閻折仙所有防御的時候,身體卻被圓圈拉扯進去,眼前一暗,再次恢復視覺的時候,發現自己回到了原地,依舊站在地面。

    “轟隆。”

    打出的這一拳,擊在地面,令得沙石飛舞,黑塵卷起一大片。

    張若塵當然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剛才閻折仙畫出的那個圓圈,類似空間蟲洞鏡面,將他從一處空間坐標,傳送到了另一處,不費吹灰之力,化解了他的拳法。

    是用符法,制造出來的空間蟲洞鏡面,高明至極。

    張若塵也終于看清,原來閻折仙的符,藏在手中那支碧綠色的圣筆中。那支筆,非同小可,蘊含無盡乾坤。

    誰都不知,她在筆中,還保存了多少道符?

    “跟我玩空間力量,我陪你玩。”

    張若塵語氣冷淡,抬頭看去,只見,閻折仙手舞翠筆,如同天女翩翩起舞。

    筆尖灑落的墨汁,化為滿天花雨。

    受到符法的影響,天空變成了暗紅色。

    一朵艷麗奇美的花,從暗紅色的云中,飛落下來。

    那朵奇花,像極了傳說中的月絳神花,花瓣如絲,細絲千萬條。

    閻折仙站在月絳神花的中心,繼續勾畫符道銘紋,頓時,天空衍化出更多的花朵,使得數百里的區域,變成一片花海。

    花海不斷下沉,天地氣壓不斷增強,從四面八方向張若塵擠壓過去。

    “這是什么手段?”

    張若塵撐起直徑百丈的空間真域,抵擋天地氣壓,目望天穹瑰麗唯美的花海,簡直就是人間勝景。

    可惜,蘊含萬死無生的殺機,越美,越殺人。

    “花舞人間,哀葬眾生。”

    “若在別處施展這種符法,月絳神花的花朵就像明月當空照,光華可以照到十萬里之外,花海可以連綿三萬里。可惜,在這里,受到道鎖的影響,你只能看到八百里花海。”

    閻折仙聲音唯美,浩渺如歌。

    “像你這樣美麗的女人,花舞人間就夠了,別做哀葬眾生的事。”

    張若塵的體內,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圣威,數千萬道空間規則瘋狂涌出,頃刻間,空間真域從直徑一百丈,增長到直徑千丈。

    月絳神花和花中的閻折仙,皆是落入空間真域內部。

    空間真域的大小,想要達到千丈,必須將空間圣相融入進去才行。這樣的千丈真域,很不穩定,隨時都可能崩塌。

    以前,張若塵只有在生死關頭,才會動用這一招。

    可是現在,隨著空間造詣越來越高明,張若塵對千丈真域的控制,越來越嫻熟,今后將是常態。

    “花舞人間,唯美動人。請閻姑娘也看看,我的劍舞。”

    “空間劍舞。”

    真域中,出現一柄柄無形的劍,只有精神力大圣才能感知到的劍,是空間凝化成的劍,不多不少三十六柄。

    空間中的劍,猶如空氣中的風刃,水中的冰刀。

    閻折仙在落入空間真域的一瞬間,俏臉便是蒼白了幾分,連忙咬破手臂,以自己的圣血,侵染白色的筆毛。

    “唰!”

    三十六柄空間之劍,交織成劍網,向她斬了過去。

    “嘭嘭。”

    閻折仙畫出一道血符,一邊抵擋空間之劍,一邊駕馭月絳神花,向空間真域外逃去。

    張若塵御劍的五指,猛然一合。

    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合二為一,擊穿血符和月絳神花,從閻折仙的勁邊飛了過去。

    凌厲的劍氣,撕裂空間,也撕裂了她的肌膚。

    閻折仙斜飛出去,狼狽的墜落到地上,頸部鮮血淋漓,將白衣染紅了一大半。天穹之上的花海,受到空間力量的攻擊,花朵盡數凋零,湮滅成了一粒粒光點。

    空間之劍,重新化為三十六道,飛回千丈空間真域,懸浮在張若塵的四面八方。

    張若塵向前走去,劍,如影隨形。

    “事實證明,你不是我的對手。不過,你的確很強,能夠在空間之劍下活命,實力比沒有至尊圣器的洫和嫣紅大圣,至少強了兩籌。”

    閻折仙的身姿挺拔筆直,傲然的冷視張若塵,道:“別以勝利者的姿態對我說話,這場戰斗才剛剛開始,待會兒,你一定會倒在我的腳下。”

    “嘩!”

    “嘩!”

    一道道身影,雙手撐著白色符印,從張若塵的四方顯現出來。

    一共六十一位大圣,個個精神力超過六十階,而且,都修煉過符道。

    閻折仙的英姿更勝先前,手中碧綠色的筆,變得足有九尺長,猶如化為長槍,猛然擊向地面。頓時,大地猛烈搖晃,空間劇烈震蕩。

    “轟隆隆。”

    這一座座山峰,沖破泥土,拔地而起。

    閻折仙的紅唇,如同寶石一般明亮剔透,道:“閻羅族的符道修行者,全部都在這里,與我一起,準備了一張大符,專門用來鎮殺你。”

    “地藏七煞。”

    加上閻折仙,一共六十二位大圣符師,不斷刻畫符道銘紋。

    符道銘紋有的飛向天空,有的落入地底。

    沖出地面的山峰,一共七座。

    每一座都是猙獰怒目,呈現出鬼煞的形態,越來越高,威勢越來越驚人,將張若塵的空間真域擠壓得只剩直徑百丈。

    還在變得更小。

    很顯然,閻羅族的符師,早就在這片地域動了手腳,與自己的符道結合在一起。

    張若塵當然沒有狂妄到以一己之力,對抗數十位大圣符師的地步,更何況,還有閻折仙主持符陣。

    地藏七煞,封住了七大方位。

    每一煞,都釋放出強橫無邊的精神力威壓,俯看張若塵。

    “絕不能讓地藏七煞符成形,否則今日,我必死無疑。”

    張若塵駕馭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化為一道金芒,沖向符陣最強大的方位,正是閻折仙所在的位置。

    “張若塵怎么知道,我所在的位置,既是地藏七煞的最強一點,也最脆弱的一點?”

    閻折仙正要調動地藏七煞符的力量,卻吃驚的發現,張若塵的身體,發生空間跳躍,瞬間到達她的身前,空間之劍直刺她的眉心。

    “完了!”

    閻折仙見識過空間之劍的厲害,深知自己絕對擋不住,心中暗暗一嘆,張若塵的確是與閻無神一樣杰出的蓋代人物,死在他的劍下,一點都不冤。

    空間之劍破開符紋,從她眉心刺過。

    可是,她卻沒有死,甚至沒有受傷,只是眉心傳來一絲清涼。那柄空間之劍,就像是清風拂過雪白的額頭,不蘊含任何殺傷力。

    閻折仙的手指,摸向自己的眉心,盡是難以置信。

    張若塵居然放過了她?

    明明可以一劍殺死她,卻在最后時刻,讓空間之劍重新化為空間。

    張若塵已經從她頭頂飛了過去,如天龍,如鴻雁,如云彩,沖向睡佛山岳的方向,在金光燦爛的大地上,化為一道血紅色的小點。

    “張若塵,此地有我閻羅族二千七百位大圣鎮守,縱使你有天翻地覆之能,也將死無葬身之地。”閻折仙盯向遠處那個血紅色小點,嬌喝道。

    “多謝提醒。”

    風中,吹回張若塵淡漠的聲音。

    血紅色的小點,消失在空氣中,猶如是被風卷走了一般。

    一位大圣符師,來到閻折仙的身旁,道:“張若塵太可怕了,地藏七煞雖然沒有成形,可是,卻也不是一個百枷境大圣可以一劍將其劈開。但他,卻偏偏做到了。”

    “現在怎么辦?”另一位大圣符師,問道。

    閻折仙目光幽冷,碧綠色的筆縮小,插入絲綢腰帶中,道:“去龍眾銅廟的路,沒那么好走,我們追上去,無論如何都得將他截住。”

    緊接著,她抬起頭,看向被黑云吞噬的金色佛光,道:“天色變了,難道閻無神已奪取了機緣?”

    一道閃電劃過,天色徹底變得昏暗,佛光被黑暗完全吞噬。

    “轟!”

    緊接著,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也不知聲音是從天空傳來,還是地底傳來。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花舞人間,地藏七煞(第1/1頁)

    ,方便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