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婪嬰之死

    “想要殺我,你必定付出慘重的代價。”

    婪嬰的面容,猙獰到極點,臉上出現一道道銀色魔紋。

    虛無的力量,不斷蠶食他體內的混沌之氣和神氣,使得他變得越來越虛弱,繼續坐以待斃,必定被缺磨死。

    與其如此,不如拼死反擊。

    “混沌初開,修羅出世。”

    阿修羅劍離手飛出,懸浮到婪嬰的頭頂上方,散發出妖冶的血芒。

    劍芒衍化為一道道劍氣,形成一座圓形劍域。

    劍域中的婪嬰,那只消失的手臂,重新生長了出來。緊接著,他的身體,變得混混沌沌,猶如一座人形的九彩宇宙。

    三百年前,婪嬰乃是吸收了一座古戰場遺跡中的所有神氣和殺戮之氣,才破卵出世。

    剛一出生,便是圣者境界。

    雖然他已經修煉成大圣,可是,依舊還有大量神氣和殺戮之氣,潛藏在身體的深處。

    此刻,婪嬰施展出秘法,通過燃燒神氣,將那股潛藏的力量引動了出來。

    缺察覺到婪嬰的氣息越來越強,知道他要拼命了,眼神深深一凜,快出兩步,手中影丹劍,拖出一道長長的劍痕,斬在阿修羅劍域上。

    “哧哧。”

    血紅色的劍域,被撕裂開一道四丈長的口子。

    “在絕對實力的面前,燃燒神氣,也是沒用的。”

    缺提劍沖進劍域,一劍如光,刺向婪嬰的眉心。

    “是嗎?”

    站在混沌光芒中心的婪嬰,豁然睜開雙目,瞳孔中,飛出兩道九光十八色的光束,與直面而來的劍光對碰在一起。

    “轟隆隆。”

    兩股強大的力量對沖,將劍域震得崩潰。

    缺向后倒退出去,一直退到混沌氣霧之外,才穩住身形,目光盯著婪嬰,自言自語的道:“居然變強了這么多?”

    燃燒神氣,就是燃燒自己成神的根基,以此換取短時間的強大力量。

    婪嬰身上殺戮之氣大盛,抓住阿修羅劍,追擊上去。

    “只要殺了你,我就是百枷境大圓滿榜的第一。”

    婪嬰氣勢兇猛,豎直一劍,劈斬下去。

    缺借助速度,急速遠遁,不與婪嬰正面對抗。

    燃燒神氣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只要拖住婪嬰一頓時間,他不攻自潰。

    “哪里走?”

    婪嬰將阿修羅劍舉過頭頂,在天空,劍氣和殺戮之氣,凝聚成一座修羅地獄。隨著他將劍揮斬下去,血紅色的修羅地獄,也跟著向下鎮壓。

    缺一邊遠遁,一邊向上看了一眼,立即調動虛無的力量。

    “嘩——”

    頃刻間,他的身體虛化,消失在地面。

    修羅地獄鎮壓下來,使得方圓千里的大地,都在劇烈震動。

    阿修羅劍的劍氣,仿佛一道血紅色的天道極光,貫穿這片金色大地南北。

    “噗嗤!”

    缺從虛無中顯現出來,被阿修羅劍的劍氣擊中,身體被劈得一分為二,向左右兩邊飛了出去,大量鮮血灑落在地上。

    不過,他的兩半身體,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

    兩半身體上,都浮現出耀眼的光芒,長出另一半。頓時,兩道一模一樣的身影,左右而立,猶如施展了分身術一般。

    兩個缺,同時抬起頭,眼神凌厲的看向東方天空。

    天空上,懸浮有一輪烈日。

    烈日散發出來的,正是本源之光。

    烈日的中心,懸浮有一道英武的身影,正是先前消失不見的閻無神。

    剛才,若不是閻無神在關鍵時刻,施展出本源之光,將他從虛無中逼了出來,婪嬰的攻擊就算再強,也傷不到他。

    婪嬰發出陰沉的笑聲,一步步走了過去,道:“你已經被殺戮之氣侵入身體,今日必敗無疑。交出帝品圣意丹,我放你一條生路。”

    “帝品圣意丹早就被我吞服。”缺的兩具身體,同時開口,發出一連串疊音。

    “你說什么?”

    婪嬰身上的殺戮之氣,更加濃烈,兩顆眼珠子似要瞪出眼眶,怒道極點。

    他燃燒神氣,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就是希望搶奪下帝品圣意丹,彌補自己的損失。

    若是,缺已經將帝品圣意丹吞服,對婪嬰而言,也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我吞噬了你。”

    婪嬰的體內,涌出浩浩蕩蕩的混沌氣霧,散發出九光十八色,急速的旋轉。

    就連婪嬰的身體,都有很大一部分,變成氣霧,將缺的兩具身體籠罩進去,拉扯向漩渦的中心。

    吞噬,是婪嬰的天賦神通。

    任何強者一旦被他吸納進體內,也逃脫不了被煉化的結局,根本掙脫不出去。因為,婪嬰的身體,是殺戮之氣孕育而成,是殺戮之靈。

    破不開殺戮之氣,也就逃不掉。

    缺顯得極為平靜,道:“妄想吞噬我,只會自我毀滅。”

    站在左邊的那一位缺,施展出流光之道,以最快速度,沖向漩渦的中心。他的身上,綻放出刺目的光芒,身體爆碎而開。

    “盡歸虛無。”

    婪嬰發出一道驚恐的叫聲:“你要同歸……于盡……”

    “轟隆。”

    缺身體爆碎后,形成的虛無力量,將蔓延數百里的九彩混沌光芒吞噬,瞬間化為虛無。

    就連地上的金色泥土,甚至包括空間本身都消失。

    直徑數百里的地域,直接變成了虛無空間。虛無空間的邊緣,則是空間破碎地帶,一半是金色,一半是黑色。

    婪嬰隕落了!

    誰都不會想到,未來本該有無限可能,本該擁有成為神境強者潛力的婪嬰,竟然會死在這里。

    缺的另一具身體,站在虛無空間的邊緣,手持影丹劍,盯向東方天空的太陽,道:“你想怎么死?”

    閻無神感到無比震撼,依舊無法接受婪嬰隕落的事實,久久之后,才平復過來,道:“你自爆了一半的身體,才殺死婪嬰,戰力必定大幅度下滑。你覺得,還能殺死我?”

    缺道:“自爆一半的身體,戰力就一定會下滑?你對我的了解,還是太少。”

    缺身上戰意不減,爆發出極致速度,直向閻無神沖去。

    影丹劍猶如流星破空一般,直刺而出,劍尖前方,衍化出一片虛無空間。

    “六道輪回。”

    閻無神的身后,顯化出閻羅始祖的巨大虛影,一拳打了出去,形成六道輪回的景象,天地震顫。

    影丹劍以摧枯拉朽之勢,破掉六道輪回,一劍從閻無神的臉上劃過,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缺急速變招,劍鋒橫掃。

    閻無神將空間凝固,形成一層層空間盾印,卻依舊被缺一劍擊中,在腹部位置,留下一道血口,差一點被腰斬。

    “嘭!

    閻無神重重的墜落到地上,砸出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

    “明明自爆了一半的身體,怎么會一點都沒有變弱?”閻無神翻身而起,單手撐地,一雙本源神目緊緊盯著懸浮在半空的缺,想要看透他的虛實?

    “這個時代,終究是我的時代。結束了,你跟婪嬰一起上路吧!”

    缺雙手持劍,將白色的光劍舉過頭頂,一道道閃電一般的白光,連接劍體和天穹,將他映照得猶如神圣一般。

    正要一劍劈下之時,缺察覺到了一絲空間波動。

    頭頂上方,一道巴掌大小的空間蟲洞鏡面,顯現出來。

    一粒黑色的液滴,從鏡面中飛出。

    “轟!”

    黑色液滴爆碎,形成恐怖絕倫的毀滅波動,蘊含黑暗、空間、時間三種不同的攻擊力量。

    即便缺的應變速度快到了極點,在一瞬間便是逃逸了數里遠,卻依舊被一道空間裂痕,穿透胸腹,有黑暗力量和時間力量,侵入他的身體。

    大坑中的閻無神,本是已經催動眉心中的奈何橋本體,打算拼死與缺一戰。

    突然爆發的意外,讓他略微一怔,目光,向上空望去。

    只見,一片赤紅色的火云,顯現出來。

    每一片云彩都像是一團神火,在熊熊燃燒,釋放出令人心悸的可怕力量。

    火云之海,覆蓋整個天空,看不到邊際。

    一只足有山岳那么巨大的腳,破開云層,踩壓到缺的頭頂上方。

    “張……若……塵……塵……”

    缺感覺到一股強大而又熾熱的氣壓,鎮壓到身上,使得他渾身動彈不得。

    受到暗時空物質的攻擊,此刻,缺無比虛弱,于是立即施展虛無之力,身體快速虛化。只有完全虛無化,才能化解張若塵這一腳的攻擊力量。

    “就知道,你絕不會死得那么早。”

    閻無神一邊咳血,一邊大笑,將本源之光和空間真域同時釋放出來,鎮壓到缺的身上,逼得缺無法完全虛化。

    “轟隆。”

    最終,張若塵的焱神腿,與缺的雙掌對碰在一起。

    金色大地承受不住這股沖擊,沉陷下去一大片,強大的勁氣波浪,將站在遠處的閻無神震飛出去十多里。

    等到各種力量波動平息下來,閻無神定睛看去。張若塵卓然的站在大地上,左腿依舊還燃燒著神焰,背上的十只金翼,猶如十片云層一般。

    缺的氣息,沒有消失,但卻變得無比微弱。

    “嘩!”

    缺從破碎的大地底部飛了出來,渾身血跡斑斑的,站在張若塵的對面,又向遠處的閻無神盯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強烈的不甘和冷意。

    今日這一戰,雖然殺死了婪嬰,可是,怎么都沒有料到,最后卻栽在張若塵和閻無神這兩個修為遠遠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的修士手中。

    張若塵道:“你傷得很重,婪嬰的殺戮之氣,暗時空物質的空間、黑暗、時間力量,還有焱神腿的神焰之力,都侵入了你的身體,正在破壞你的血肉和圣魂。你還要繼續戰嗎?”

    “你似乎變得更強了!”

    缺看得出,張若塵又掙斷了八條枷鎖。

    掙斷枷鎖的總數,達到三十八道。

    “都是拜你所賜。”張若塵道。

    閻無神從另一個方向走了上來,與缺、張若塵呈三角之勢。

    很顯然,此刻閻無神已經不將缺當成最大敵人,同時也在防范張若塵。

    缺知道閻無神還有底牌沒有施展出來,無法將他忽視,道:“張若塵掌握著暗時空物質,又實現修為的大突破,不如,我們先練手殺了他?”

    閻無神道:“你若將帝品圣意丹給我,我就與你聯手。”

    緊接著,他又補了一句:“別告訴我,帝品圣意丹已經被你吃掉,這樣的話,只有婪嬰才會信。”

    張若塵將紫金葫蘆提了起來,調動圣氣注入進去,葫蘆中,一道道至尊銘紋復蘇,釋放出越來越強橫的威能。

    他道:“你最好想清楚,這里是閻羅族的本族星。就算你和閻無神聯手,殺死了我,你也逃不掉。只有你我二人聯手,今天才有活命的機會。我只要帝品圣意丹,不要你的命。”

    張若塵又繼續說道:“此刻,外面閻羅族的修士,必定已經布下天羅地網,硬闖是闖不出去的。只有我們聯手,擒下了閻無神,才能讓他們投鼠忌器。”

    缺道:“你想與我合作?”

    “天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張若塵道。

    缺將帝品圣意丹取了出來,托在左手掌心,丹藥被封在一塊晶體的內部,散發出奪目的光芒。有著密密麻麻的丹紋,向外逸散,如蛛網一般的交織。

    張若塵和閻無神的眼神,都是一緊。

    缺果然還沒有吞服帝品圣意丹。

    帝品圣意丹古今罕見,是丹道太上都難以煉成的寶物,誰都不知道它具有多么奇妙的力量,就算是幫助修士凝聚出單一一道的三品圣意,都是有可能的事。

    任何修士看到它,都無法克制心中的欲\/\/望。

    缺笑了笑,道:“你們都想要帝品圣意丹,我到底給誰才好?”

    張若塵和閻無神都是非凡之輩,很快就收斂住情緒,強行讓自己保持平靜下來。

    “不如,還是我自己服用。”

    缺的眼神一冷,啪的一聲,捏碎帝品圣意丹表面的那一塊晶體,將丹藥捏在兩指之間,向嘴里喂去。

    “空間凍結。”

    張若塵和閻無神,同時施展出最強大的空間力量,鎮壓到缺的身上。

    與此同時,紫金葫蘆的內部,沖出一道至尊之力匯聚而成的金色光柱,沖擊向缺的胸口。

    張若塵和閻無神如此迅猛的攻擊,逼得缺根本無法吞服帝品圣意丹,只得使用虛無劍法,破開凍結的空間。緊接著,施展身法,避開紫金葫蘆的攻擊。

    “空間劍舞。”

    “閻羅地獄。”

    張若塵和閻無神達成默契,急速向前沖去,各自施展出大術,勢要先滅殺缺,再爭帝品圣意丹。

    萬古神帝因為出版了繁體,所以,我和編輯商量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這次qq閱讀的活動,排名前二十的書友,應該都能獲得小魚的簽名書。

    這個算是額外的獎勵吧!

    等活動結束,小魚拉一個qq小群,寄給大家。

    我看了一下,根據萬古神帝人物訂制的充電寶,好像都要快被搶完了!汗,qq閱讀的這個活動,我也不是很了解,沒有具體研究怎么弄的,大橫幅上,有進入的通道,希望大家踴躍參加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