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戲折仙

    “噗!”

    “噗!”

    缺連斬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出手快、準、狠,顯然今天是被打出真火,顧不得什么“不能殺生”的禁令。

    正在他準備斬殺生死八子第四人的時候,漆黑一片的銅廟中,綻放出本源之光。

    閻無神從黑暗中沖出,身上一半的血肉都消失不見,顯露出大量金燦燦的骨骼,面目猙獰,猶如地獄閻羅一般。

    他的雙手掌心,有本源規則,凝聚出一座本源道塔。

    “給我去死。”

    身體彈躍而起,將本源道塔砸向缺。

    閻無神今天,也被打出怒火。

    剎那間,整個銅廟被強大的力量氣勁填充,風聲呼嘯,氣涌滂湃。

    缺只得放棄殺念,反手一劍,拖出一道絢爛刺目的弧形劍光,劈斬向本源道塔。

    “嘭!”

    本源道塔崩碎,化為更加刺目的本源之光。

    閻無神和缺,各自吐出一口鮮血,向兩個不同的方向倒飛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剩下的五位生死八子,全部出現到銅廟中,看見躺在地上的三人,發現三人的生命之氣在快速流失。

    生死八子,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修煉,情同手足。

    看到這一幕,他們睚眥欲裂,各自撐起《生命天書》和《死亡天書》,運轉殘缺的不死不滅大陣,向缺攻伐過去。

    “殺!”

    缺半跪在地上,以劍撐身體,咬著血淋淋的牙齒,迎殺上去。

    張若塵向閻無神瞥了一眼,心中極為驚訝。

    在銅廟這么狹小的空間中,引動了暗時空物質,他竟然能夠活下來。

    閻無神傷得極重,從地上爬起來后,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便是沖到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旁邊,調動本源力量和佛光,凈化侵入三人體內的虛無之氣。

    缺的三劍,直擊要害,更有虛無之力侵入三人體內。

    若是不及時化解虛無力量,三人的生命力就算再強大,片刻間,也會被虛無吞噬,死得連渣都不剩。

    張若塵化為一道清風,從銅像頂部飛落而下,向閻無神瞥了一眼。

    閻無神的目光,也盯向他。

    目光相對,二人眼神中,都蘊含各種復雜的情緒。

    如果出手,此刻是殺閻無神的最佳時機,而且是必死無疑。

    但是,張若塵卻沒有出手,迅速收回目光,沖向銅廟的廟門。

    像閻無神這樣的對手,張若塵不想在他救人的時候,將他殺死。這是其一。

    其二,閻無神不能殺。

    暗時空物質摧毀了廟中的符紋和大量陣紋,張若塵剛剛來到門口,發現,空氣中,懸浮有一道道殘留的陣法銘紋。

    “不好!”

    前方,一道刺目的劍光飛來,光芒熾白,刺得張若塵的眼睛都要瞎掉一般。

    張若塵連忙閉眼,以精神力感知。

    “是九品劍陣。”

    刺目的劍光,是八十一柄戰劍散發出來,在數十位大圣陣法師的操控下,化為一條戰劍長龍,沖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探出右手,五指旋轉。

    頓時,身前的空間中,凝聚出三十六柄空間之劍,與飛來的八十一柄戰劍對碰在一起。

    這座九品劍陣,有陣法地師坐鎮,威力無窮。

    兩種戰劍對碰,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劍鳴。

    劍光衍化出成千上萬道,凌厲的劍氣飛出去,與銅廟的墻壁、柱子、地板碰撞,留下一道道白痕。

    銅廟也不知是什么材質鑄煉而成,也不知蘊含什么神秘的力量,即便是大圣也無法摧毀,即便是暗時空物質也無法撼動。

    “紫金葫蘆。”

    張若塵喚出紫金葫蘆,以至尊之力護住身體,手臂向地面一按。

    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化為一條劍路,劍體翻滾,從地面,一直沖向遠處,擊在主持劍陣的那位陣法地師身上。

    “哧!哧!哧!”

    那位陣法地師的防御被擊穿,三柄空間之劍,從他的胸口、腹部、右腿刺穿過去。

    那位陣法地師發出一道慘叫,被打得向后拋飛。

    眼看他就要被另外七柄空間之劍擊中,遭受亂劍絞殺的死劫,閻折仙手中那只碧綠色的筆,揮畫出去,形成七道符紋,將七柄空間之劍斬斷。

    失去陣法地師的主持,九品劍陣威力大減。

    “破!”

    張若塵的身上,爆發出一股空間震蕩力量,擊中八十一柄戰劍。

    所有戰劍,七零八落的飛了出去。

    閻折仙的身體,懸浮在三百八十四階青銅階梯的上空,與張若塵水平對視,一雙秀目,冷而銳利,道:“沒想到,你竟然可以殺出銅廟,就讓我再來會一會你。”

    “若是不想閻羅族死傷慘重,最好別攔我。”張若塵道。

    說到底,狩天之戰和天庭地獄的功德之戰,完全不一樣。

    功德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生死之戰。

    狩天之戰,只是地獄界各族間的競爭戰斗,并不是一定要分出生死,只能算是一場利益之戰,榮辱之戰。

    若是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不想在狩天戰場上,與閻羅族交惡太深。

    “大鯤鵬符!”

    閻折仙手中的筆,侵染了鯤鵬的血液,畫出一只真實的鯤鵬。

    鯤鵬展翅,飛向廟門。

    張若塵背上破破爛爛的十只金翼展開,化為一道金光,將鯤鵬斬斷成兩半,緊接著,向漆黑一片夜雨之中飛去。

    剛剛飛出一段距離,張若塵察覺到不妙。

    夜雨消失了!

    眼前一片明亮,四周寒風襲來。

    他站在一座白雪茫茫的世界,群山銀裝素裹,雪花飄零,一眼看不到世界的盡頭。

    “這是……幻陣!”

    張若塵攤開手掌,將一片雪花,接在掌心。

    雪花融化,變成一滴冰水。

    很真實,不像幻境。

    “好高明的幻陣,應該是陣法地師和幻術地師一起布置出來,閻羅族還真是人才濟濟。”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

    “張若塵,你現在知道自己中計了吧?我根本沒有打算,與你單獨對決,只是想要引你入陣而已。”

    閻折仙的聲音依舊清冷,卻格外動聽。

    “轟隆隆!”

    廣闊的冰川世界,大地震動。

    七座高聳入云的冰雪山峰,破開地面,聳立起來。

    七峰的形態,像是七座鬼煞,面容可怖,卻又釋放出強大的壓迫力量,從七大方位落到張若塵身上。

    這股壓迫力量,是真實存在,將張若塵撐起的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真理界形不斷壓縮,使得他能夠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

    “萬里冰川幻陣,加上地藏七煞符,近百位大圣符師和大圣陣法師一起出手,夠鎮殺你了吧?”

    閻折仙的身形,出現到其中一座雪峰的頂部,容貌秀麗,氣質出塵,像是一朵純潔無瑕的雪蓮。

    張若塵處變不驚,道:“有陣法地師、符道地師、幻術地師一起出手,布置出這樣兩座大陣,別說殺我,就算殺萬死一生境的大圣,也都足夠。”

    “再給你一次機會,自廢修為,可有一條活路。考慮清楚,這是你唯一的機會。”閻折仙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們的布置,的確可以殺我。但是,你現在也在陣法中,我可以保證,在陣法殺死我之前,我可以先殺了你。”

    “是嗎?”

    閻折仙只是說出一道聲音,寒風中,卻響起七道疊音。

    另外六座雪峰頂部,也都出現一位閻折仙,依舊白衣飄飄,手持翠筆,像極了冰雪仙子。

    七位閻折仙,難分真假。

    沒辦法,要讓地藏七煞符發揮出強大的力量,閻折仙必須進陣。

    張若塵向七峰頂部的閻折仙都看了看,道:“你們怕是并不知道我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有多么高深,用幻陣來對付我,將是你們做出的最愚蠢的決定。”

    “嘩——”

    張若塵化為一道金芒,以最快速度,飛向其中一座雪峰的頂部。

    閻折仙看著直飛而來的張若塵,清理的臉蛋上,浮現出一道驚容,暗道:“幻陣可不是幻術,他竟然能夠輕松識破。他難道還是真理掌控者?”

    來不及多想,閻折仙立即催動符紋。

    就算沒有萬里冰川幻陣,她也有信心,憑借地藏七煞,將受了重傷的張若塵鎮殺。

    “轟隆。”

    其中一座雪峰動了,它的形態像鬼煞,一雙巨大的冰雪之手,結出一道古印,向張若塵拍擊下去。

    這道掌印,力量之強,不下于千問境巔峰大圣的全力一擊。

    張若塵爆發出極致的速度避開,繼續向上飛去。

    第二座鬼煞形態的雪峰結印。

    第三座雪峰出手。

    張若塵一連避開五座雪峰打出的力量,終于在第六座雪峰打出掌印的時候避無可避,只得催動紫金葫蘆,激發出至尊之力。

    葫蘆口,涌出粗壯的金色火柱,與云朵一般巨大的雪掌對碰。

    兩股力量對沖,相持不下。

    此時,第七座雪峰打出的掌印,鎮壓了下來。

    “六十多位大圣符師一起出手,威勢太強大,果然不是我現在的修為可以對抗。”

    張若塵的眼神沉沉一凜,雙手離開紫金葫蘆,身形閃移,從冰雪掌印的指縫中飛出。

    頭頂上方,就是第七道掌印。

    “時間長河。”

    張若塵一掌打出,數千萬道時間規則從體內涌出,引動這片空間中的時間印記,凝聚出一條長達十萬丈的時間長河。

    時間長河與那只冰雪掌印對碰在一起,形成時間流速變化,使得掌印下落的速度,變得極其緩慢。

    趁此機會,張若塵從冰雪掌印的邊緣沖飛而起,直沖向峰頂的閻折仙。

    即便閻折仙再怎么沉穩,俏麗的臉上,也都浮現出驚色,整個人有些慌亂。

    地煞七煞符一旦施展出來,堪比七位千問境巔峰大圣一起出手,即便是對上萬死一生境大圣,都有一戰之力。

    張若塵的戰力就算再逆天,也才只是百枷境而已,怎么可能沖破七煞的攻擊圈?

    豈不是說,以張若塵的實力,就算數位千問境巔峰大圣一起出手,也殺不了他?

    張若塵來到閻折仙的近處,五指捏爪,頃刻間,將她手中的筆奪走。

    閻折仙轉身欲逃,卻被張若塵一爪扣住香肩,美麗的臉上,露出一道痛苦的神色。正想斷臂求生,卻又被張若塵捏住了脖頸。

    有圣氣,從張若塵的指尖涌出,侵入她的體內。

    “趕緊讓那些大圣符師,停止催動符紋,不然……”張若塵道。

    閻折仙的臉上,露出堅決之色,貝齒緊咬,道:“你休想,就算我死,也要拉你陪葬。”

    地藏七煞符已經成形,就算沒有閻折仙主持,依舊威力無窮,張若塵沒有把握將其破掉。擒拿閻折仙,是他能夠想到的,唯一破局之法。

    “我說過要殺你嗎?”

    張若塵的嘴唇,湊近到閻折仙雪白的耳朵邊上,輕吐溫潤的氣息,柔聲道:“你應該了解我張若塵的,我是一個憐香惜玉之人。像魂界的瀲曦仙子,那樣的死敵,我都沒有殺,怎么舍得殺你?”

    “無恥之徒。”

    閻折仙想到先前張若塵沒有殺她的原因,很可能是對她抱有某種企圖,心中便是一陣惡寒,對此人,討厭至極。

    閻折仙性格剛烈,釋放出精神力,想要繼續與張若塵死戰。

    可是,精神力才剛剛外放,大腦便是一震刺痛。

    精神力隨即散開,無法凝聚成攻擊力量。

    “想要利用我,逃離閻羅族的本族星,你是不可能得逞的。”閻折仙道。

    張若塵在她晶瑩剔透的臉上,親吻了一下,瞳孔變成血紅色,頗為邪獰的道:“既然你說我是無恥之徒,那我只能做無恥的事。就算今日要死,也值了!”

    “你要干什么?”

    閻折仙渾身無法動彈,被張若塵親的那一下,心中更是惡心得要命,恨不得將這個無恥之徒碎尸萬段。

    “不知萬界神眼,能不能映照到這里。”

    張若塵抬頭看了一眼,一只手扣住閻折仙的脖頸,另一只手,向她白色衣袍的衣襟位置探了過去,五根手指緩緩的向里面移動,感受著柔軟的觸感。

    “所有符師聽令,停止催動符紋。”

    閻折仙渾身懾懾發抖,閉上眼睛,大喊了一聲。

    張若塵的眼神重新恢復沉凝,收回了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頰,道:“多謝。”

    “你今天逃不掉的,那些符師會聽我的,但是,閻羅族別的大圣卻不會。”閻折仙的嬌軀依舊在顫抖,從小到大,從未受過如此折辱。

    張若塵這個無恥之徒,被她列入必殺名單的第一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