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 同道中人

    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一片六彩色的星霧上,望向前方。

    色彩、光線、時間、空間,包括天地規則,在這里,都出現扭曲的跡象。

    再向前,是一片漆黑和空洞,蘊含莫測的兇險。星霧化為一條條扭曲的彩帶,縈繞在黑暗的表層。

    那些游歷宇宙星海的圣境修士,最害怕的,就是遇到這樣的地方。

    此地,是第七號暗黑星的邊緣。

    “比第三號暗黑星的能量,強大百倍,第七號暗黑星不是尋常修士可以去的地方。”張若塵暗道。

    第三號暗黑星覆蓋的核心區域,只有直徑百萬里。

    第七號暗黑星,卻有六百萬里。

    即便是大圣,登上第三號暗黑星,都會被壓制得極為艱難。張若塵懷疑,一般的不朽境大圣,登上第七號暗黑星,可能連離地飛行都做不到。

    不死血族六百多位大圣,目標太大,所以,被張若塵全部收入紫金葫蘆。

    張若塵決定,先由他一人,探查清楚第七號暗黑星的情況,再將一眾大圣放出,全面清剿第七號暗黑星,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張若塵正打算飛進黑暗空間,忽的,真理之心輕顫一下,生出一道感應。

    “咦!”

    目光向后方望去,視線跨越層層空間,看見萬里之外,一塊飛行中的星空巖石。

    星空巖石上,有多道強大的力量波動。

    這塊星空巖石,像是一座長達數萬米石山,飛行在宇宙中,永不停歇。

    石山中的一塊空地上,血跡斑斑,倒趟有數十具圣尸。

    圣血燃燒,化為蘊含血腥味的圣火。

    十三位圣王天奴,被一縷縷強大的死亡念力鎮壓,跪伏在地上。他們的身上,沒有圣王的尊貴和威嚴,反而衣衫襤褸,骨瘦如柴,與街邊的乞丐沒有區別。

    就連他們的眼神,都因為長期遭受折磨、羞辱、奴役,變得渾濁,失去圣境強者本該有的精氣神。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大圣境的白須老者。

    他體內的大圣血液,不知被抽取空了多少次,血氣變得極為單薄,而且更加枯瘦,蒼老的臉,猶如是一層皮蒙在骨頭上。

    白須老者單膝跪在源魔神子和歧陽的面前,目光看向地上的死尸,心痛如絞,卻依舊以哀求的語氣,道:“老朽乃是劍南界的界尊,二位大人,饒我們一命,我們必定傾盡一界之力,供奉二位。從今往后,整個劍南界的生靈,都是二位的奴。我們會在界中修建十萬座圣廟,雕鑄神像,讓二位受萬靈膜拜。”

    源魔神子仰著下巴,浮現出一道譏諷的笑意:“堂堂一界的界尊,竟然心甘情愿跪伏在本神子腳下,你也太貪生怕死了吧?”

    “不是老朽貪生怕死,只是不敢死。”

    白須老者跪在地上,低著頭,慘然而笑。

    緊接著,又道:“老朽是劍南界唯一一個修煉到大圣境界的生靈,至少還有些用處,可以和地獄界的大圣,說上幾句話,求一個奴隸的身份。”

    “但,老朽若是死了!誰還能為劍南界的生靈說話?他們不是淪為羅剎族的食物,就是被鬼族、尸族滅殺,變成孤魂野鬼,尸橫遍野。”

    一邊說著,堂堂一位大圣,竟是滴淌出淚水。

    “不求別的……只求……只求給他們找條活路。”

    白須老者的身后,十三位圣王也都滿臉淚痕。

    不是為自己流淚,是為劍南界億萬生靈而流。

    他們已經是劍南界的最強者,可是,卻無法為母界找到一條活路,心中之痛,心中的不甘,心中的無能為力,讓他們想一死了之。

    卻又如同狗一般的,繼續茍活到了現在。

    歧陽穿著一身黃金鎧甲,俊秀無比,一雙細長的眼睛上翹,邪笑道:“劍南界有美女嗎?”

    “有……有的,大人若是收劍南界做奴界,本界的美女,盡歸大人賬下。”一位圣王天奴,眼中露出一道期望的神色。

    歧陽笑了笑,輕哼一聲:“本座的帝宮中,已有妃嬪七千,奴婢三萬,其中圣者、圣王的國色天香不在少數。你們劍南界的凡俗女子,豈能入本座之眼?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竟然還當真了!”

    劍南界的十三位圣王,全部都咬牙切齒,憤怒無比,猛烈掙扎,想要站起身。

    “一群低賤的奴隸,還想反抗?”

    源魔神子的眼神一厲,釋放出更加強大的死亡念力,鎮壓得他們重新跪倒在地上,身上的圣骨噼噼啪啪爆響。

    “像你們這種廢物,連做本神子奴隸的資格也沒有,來到狩天戰場上,就該好好做獵物。”

    那位白須老者大圣,垂著頭,眼中盡是絕望,淚水一滴滴落下。

    他不禁在思考,宇宙為何如此殘酷,劍南界做錯了什么?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本是天縱奇才,立志要帶領劍南界走向強盛,沒有圣王境的修煉之路,自己創出一條修煉之路。

    沒有大圣境的修煉之路,他卻苦修五百年,專研出了成為大圣的方法。

    登臨大圣境界的時候,他以為終于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可是,等來的,卻是地獄界的攻伐。

    在地獄界的面前,他弱小得就像螻蟻。

    歧陽道:“別跟他們那么多廢話,宰了他們,帶著他們的圣尸趕緊回去。建死亡祭臺,還需要一些圣尸堆砌。”

    源魔神子正打算動手,忽的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無匹的圣氣波動急速飛來,于是,抬頭望向前方。

    “嘩——”

    一道金色流光,由遠而近,降落到星空巖石上,凝化成一位邪氣而又俊美的身影。

    不是張若塵是誰。

    剛才囂張不可一世的源魔神子和祁陽,看到了他,皆是嚇得臉色一變,忍不住向后倒退,各自喚出一件君王圣器級別的戰兵,做出防御的姿態。

    跪在地上的劍南界圣王和大圣,都感到疑惑不解。

    為何眼前這兩位強大的地獄界大圣,突然變得這么緊張?

    他們在害怕什么?

    難道,那位長有十只金翼的年輕男子,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張若塵略微有些意外,道:“原來是你們,二位好久不見。”

    源魔神子是死族第一強者源非大圣的弟弟,曾經是昆侖界北域功德戰場的主帥,死族大圣境之下的頂尖強者。

    歧陽,則是死族“歧天君主”之子,也曾去過北域功德戰場,與源魔神子一樣,當時都是大圣之下一等一的高手。

    歧陽此人,極其貪戀美色,參加功德戰的目的,就是為了擒拿天庭《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仙子。當時,還將主意,打到了百花仙子的身上。

    源魔神子和歧陽的天資都極高,擁有以圣王境修為,征戰大圣的戰力。

    如今,二人更是達到不朽境大圣的層次。

    源魔神子臉上的肌肉顫了顫,沉聲道:“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不死血族的大圣,是不是已經來到附近?”

    源魔神子在昆侖界殺了大量無辜百姓,張若塵對他,殺意甚深,只不過,在命運神域,一直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而已。

    張若塵眼神凌厲,道:“這是你對我說話的態度嗎?”

    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冰冷殺氣,源魔神子渾身生寒,繼續后退,顫聲道:“我的兄長,乃是死族第一強者,源非大圣。你……你若是敢……殺我,我兄長,必定……必定讓你不得好死。”

    張若塵一步步走過去,道:“你在威脅我?我張若塵何曾受過一個弱者這般放肆的挑釁,不殺你,洗不清我身上的屈辱。”

    歧陽嚇得臉如土色,看到張若塵從身邊走過,連忙向遠處退避。

    這個時候,他哪敢逞英雄去幫源魔神子?

    張若塵連那么無恥的話都說了出來,顯然就是要找個借口,干掉源魔神子。他沖上去,與找死有什么區別?

    張若塵殺人,不扣積分。

    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

    “你若敢逃,我將你身上的鮮血,一滴滴放干,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張若塵向歧陽瞥了一眼。

    本是想要逃遁的歧陽,一時之間,嚇得腿軟,哭喪著臉停在了原地。

    源魔神子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殺氣越來越強,心知他肯定是想清算昆侖界的舊賬。

    如今的張若塵,簡直就像蓋世魔王一般,別說是他,就算是他兄長,估計都得懼怕三分。

    “唰!”

    源魔神子施展出禁術,燃燒身上的死亡之氣,轉身就逃,爆發出極致的速度。

    “就憑你的修為,也想從我手中逃走?”

    張若塵探出一手,隔空一點。

    “嘩——”

    一道空間蟲洞鏡面,在指尖前方顯現出來。

    “嘭”的一聲,源魔神子從空間蟲洞鏡面中墜落下來,被張若塵一腳狠狠的踩在地上。

    腳底爆發出來的神焰,燒穿了源魔神子護體的死亡之氣和死亡念力,煉化他的肉身,血肉燒得哧哧作響。

    源魔神子承受著莫大的痛苦,大吼道:“我要……”

    “我要退出狩天戰場”這句話,還沒有說出來,空間就被張若塵凍結,聲音戛然而止。

    站在一旁的歧陽,看著張若塵煉化源魔神子,牙關緊咬,心頭發顫:“張若塵一言不合就殺人,實在太可怕。諸神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讓這樣一個恐怖的家伙,進入狩天戰場?”

    南劍界的修士面面相覷,心中又驚又懼。

    他們心中很是好奇,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到底是地獄界的修士,還是天奴?

    如果是地獄界的修士,為何對自己人,下手都如此狠辣?

    在這一雙雙眼睛的注視下,張若塵將源魔神子煉成了灰。留下的大圣圣源,則是被他收了起來。

    看到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自己,歧陽嚇了一跳,咽了咽唾沫,一邊后退,一邊說道:“本座……”

    “你居然敢在我張若塵面前,自稱本座。”張若塵道。

    歧陽想到剛才源魔神子就是因為說錯了一句話,被張若塵煉成了灰,頓時,臉都綠了,連忙道:“若塵大人,本……我……我對天發誓,在昆侖界功德戰場,我絕對沒有亂殺無辜。我的目的,只是想要去擒捉《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仙子。”

    “對,對,我們其實才是同道中人,我和源魔神子根本沒有交情,不是一路人。殺得好,殺得好啊,源魔神子簡直就是吃了神膽,居然敢挑釁若塵大圣,死有余辜。”

    張若塵一步步靠近歧陽,在他肩上輕輕拍了一下,道:“你也覺得他死有余辜?”

    歧陽的身體,被拍得一矮,差一點跪在地上,躬身道:“絕對的死有余辜。”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歧陽肩膀上,久久之后才收回,“你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和我一樣,做事都那么講原則。”

    歧陽長長松了一口氣,重新站起身,道:“我有妃嬪七千,奴婢三萬,都是從各界擒拿而來,個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若塵大圣既然是同道中人,狩天之戰結束后,一定要來小弟的帝宮做客,小弟保證讓你滿意。”

    “這怎么好意思?”

    “不,不來就是不給小弟面子,小弟就算是請,也得把你請去。”

    張若塵道:“好吧,難得你有這份心,果然是比源魔神子更會做人。”

    南劍界的那些修士,更加目瞪口呆,難以想象,一位大圣級別的神子,居然會如此討好另一位地獄界的大圣。

    那位地獄界大圣,到底是何方神圣?

    歧陽試探性的問道:“若塵大圣出現在這里,難道是打算攻打第七號暗黑星?”

    “要攻打第七號暗黑星,我肯定會帶不死血族的大圣一起前來,怎么會是孤身一人?”張若塵道。

    歧陽有些不解,道:“既然不是攻打暗黑星,若塵大圣難道另有別的目標?”

    張若塵道:“你不是說,我們是同道中人?應該明白我來這里的目的才對。”

    歧陽神色一震,盯向張若塵那雙邪異的眼睛,道:“難道傳說是真的,若塵大圣竟是對般若殿下有興趣?”

    “若非如此,當初她豈能活著逃離第三號暗黑星?一位命運神殿的神女候選人,與你的七千妃嬪比起來,你覺得,誰更有吸引力?”張若塵道。

    這樣的鬼話,別的修士,肯定不信。

    可是,做為“同道中人”的歧陽,卻是深知美//色的誘惑力。

    即便是他,對般若也是垂涎至極,只不過般若的背景太大,而且修為比他還要強大,所以他才不敢輕舉妄動。

    “看來張若塵殺源魔神子,不僅僅只是因為昆侖界的仇怨,說不一定,也和般若有關。”歧陽暗想道。

    地獄界人盡皆知,源魔神子一直都在追求般若,是般若最忠誠的追隨者。

    張若塵既然在打般若的主意,怎么可能不清除掉這個礙眼的對手?

    通知一下,名叫“風幻,惜”的讀者,中了本次《萬古神帝》qq閱讀組織的活動的龍套獎勵。

    qq閱讀那邊,已經把你的qq號給了我,我加了你,但是你一直沒有通過。看到了,請盡快和我聯系,把你的龍套角色定下來,qq閱讀那邊要定制成卡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