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無情無義張若塵

    雖然,重新凝聚身體,可是麒蝶身上的氣息,卻虛弱了一大截。

    只有精神力,依舊飽滿。

    張若塵沒有給她喘息之機,爆發出急速,左臂燃燒起來,如同燒紅的神鐵一般,掌印擊向麒蝶的胸口。

    速度之快,他的身體,仿佛都消失不見。

    因精神力強大,麒蝶的反應速度驚人,遠超別的千問境大圣。張若塵才剛剛結掌,她已調動精神力,引動來十方風勁。

    這些風勁,比罡風可怕百倍、千倍,可以用來改換世界的地貌,吹移星辰的運行軌跡。

    十方風勁,凝成十尊半透明的人形風皇。

    人形風皇發出長嘯聲,手持長刀,揮斬出去。

    “嘭!嘭!嘭……”

    頃刻間,六尊人形風皇被張若塵的掌力擊碎,化為混亂的風刃勁氣,不知多少圣境天奴,被斬成肉塊。

    有人形風皇的刀兵,劈落到張若塵身上,發出金石撞擊聲。

    全被十只金翼擋下,難以傷到張若塵分毫。

    “轟!”

    張若塵這一掌,最終還是擊在麒蝶身上,將她的圣軀,再次打得碎裂。

    剎那間,麒蝶的身體,又在另一處凝聚出來。

    她雙手合并,大喝一聲:“凝。”

    僅剩的四尊人形風皇,撞擊在一起,化為一尊高達十多丈的騎士,身穿風甲,手持長矛,騎著一頭地龍。

    “沙沙!”

    天地間的風勁,不斷向它匯聚過去。

    空氣流動的聲音,如同大江奔涌。

    騎士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雙瞳散發出藍色光華,體內電光交織,騎著地龍,向張若塵撞擊過去。

    “轟隆隆。”

    騎士所過之處,狂風肆掠。

    百丈之內圣境天奴,瞬間身體化為血霧,被風勁攪碎成微粒。即便是不死血族的大圣,也都全部拋飛出去,身上盡是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有的大圣,身體被斬斷成兩截。

    張若塵站在街道中心,看著迎面而來的騎士,長發飛揚起來,道:“我不信,真的打不死你。”

    騎士爆發出的威勢,比之當初的左牧圣君,都已經相差無幾。

    不過,張若塵今非昔比,已掙斷五十條枷鎖,再遇到左牧圣君,即便不用至尊圣器,也有把握將其擊敗。

    “嘩啦啦。”

    三十六柄空間之劍顯化出來,懸浮在身體四方。

    “合!”

    三十六柄劍,合為一柄。

    直劈下去。

    這一劍,將雪石古城中穩固的空間切開,撕裂出一道長長的空間裂縫,從騎士的頭頂,貫穿而下。

    風勁匯聚成的騎士,直接一分為二。

    “怎么可能?”麒蝶臉色驚變。

    “噗嗤。”

    劍氣凌厲至極,穿過騎士,跨越數十丈,將她的身體,劈斬成兩半。

    張若塵不再給麒蝶重新凝合身體的機會,釋放出空間真域,將兩半肉身,強行拉扯到左右兩個方位。一道道空間規則,凝聚成空間鎖鏈,纏繞在她的兩半肉身上。

    兩半肉身拼命掙扎,爆發出強大的圣力,想要脫困。

    “掙不出去的。”張若塵道。

    “困住我的肉身有什么用?我最強的,是精神力。”

    張若塵的身后,響起麒蝶陰沉的聲音。

    密密麻麻的精神力念頭,匯聚在一起,凝聚成一尊類似魂體的巨影。

    是麒蝶的形態。

    麒麟的身軀,蝴蝶的翅膀。

    “噬魂。”麒蝶道。

    張若塵就像早就料到了一般,精神力圣相雷電尊者和不動明王圣相,同時從背部沖出,結合在一起,化為一尊渾身雷電交織的不動明王。

    這尊不動明王,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攜無窮威勢,一腳踩壓下去。

    麒蝶拼命與其對抗,可是,不動明王圣相爆發出來的雷電,卻將它的精神力念頭,不斷擊碎,讓它變得越來越虛弱。

    “不……不可能……你的精神力只有六十五階,怎么可能對抗得了我?”

    麒蝶極其不甘心,嘴里悲憤的嘶吼。

    在狩天戰場上,她首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憑她的精神力強度,加上千問境的修為,在狩天戰場,她覺得,自己可以藐視一切對手。什么石族第一強者,落入她的精神力陷阱后,逃都逃不掉。最后被螭帝,一拳打得魂飛魄散。

    可是,與張若塵一戰,她卻戰得無比憋屈,不僅完全占不了上風,而且肉身還被打碎了數次。

    有空間真域的制衡,她想逃走,似乎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淡淡的道:“你的精神力,的確比我強大得多,運用得也出神入化。但是,我有兩位始祖的精神意志加持,別說你的精神力只有六十六階,就算達到六十七階,六十八階,也攻不破我的精神防御。破不了精神防御,就憑你的戰力,怎么與我斗?”

    不動明王圣相蘊含不動明王的精神意志,與張若塵的精神力圣相結合之后,自然是能夠壓麒蝶一頭。

    張若塵知道,接下來麒蝶肯定是要拼命,甚至有可能自爆圣心和圣源,將雪石古城中的一切生靈都滅殺。

    于是,向魔音投過去一道眼神。

    麒蝶徹底變得瘋狂,大笑道:“好你個張若塵,天庭的叛徒,今日,就算是死,我也要讓你神形俱滅,更要所有不死血族的大圣一起陪葬。”

    血紋陣法光膜破碎,羅乷一馬當先,飛至張若塵和麒蝶的上空,神情無比緊張,道:“小心!她不僅要自爆圣源,更要自爆圣心。圣心一旦自爆,毀滅力更加驚人。”

    她的玉臂一揮,將陰神蓮打了出去。

    緊接著,羅乷調動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強行壓制麒蝶想要自爆的精神力念頭。

    絕不能讓她成功。

    “終于可以進入雪石古城,殺個天翻地覆,收集大量積分。一群大圣境之下的天奴,本皇一刀就能斬一片。”

    陣法光膜破碎,刀獄皇欣喜若狂,提刀闖入。

    可是,看到麒蝶即將自爆,紊亂的能量充斥整個古城,他頓時嚇得臉色巨變。

    “天吶!這是……逃……”

    刀獄皇當然不會像羅乷那么傻,還跑到毀滅能量最凝聚的中心區域去,連忙展開肉翼,轉身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向遠處逃遁。

    趕緊逃!

    “張若塵死定了,不死血族完了,一切都完了!”刀獄皇的腦海中,只有這樣一道念頭。

    張若塵和羅乷的精神力都很強大,是同代修士之中的頂尖級,可是,依舊阻止不了麒蝶。麒蝶的兩半圣軀,已經燃燒起來。

    精神力軀體,更是釋放出精神力風暴,讓張若塵和羅乷頭痛欲裂。

    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魔音催動紫金葫蘆,將葫蘆口,對準麒蝶所在的方位,紅唇微張,輕輕念道:“收!”

    張若塵抓住這轉瞬即逝的機會,手掌一揮,調動空間真域的力量,將麒蝶的兩半肉身和精神力軀體,打向紫金葫蘆。

    “嘩——”

    將麒蝶收入葫蘆后,魔音相當果斷,全力將紫金葫蘆扔了出去。

    誰都不知,紫金葫蘆能不能承受住,一位千問境大圣自爆形成的毀滅能量。畢竟,紫金葫蘆并不是純粹的至尊圣器,是張若塵胡亂煉出來的一件器皿。

    也不知魔音是不是故意的,紫金葫蘆飛出去的方向,正是刀獄皇逃走的方向。

    黑暗的虛空中,刀獄皇急速飛行,心中默念:“必須得逃,逃得越遠越好,留在那里只會是死路一條。得保住有用之身,不死血族的未來,還需要本皇去撐起一片天。”

    “轟隆。”

    身后,傳來一聲巨響。

    空間震蕩。

    刀獄皇心中驚駭,聲音怎么這么近?千問境大圣自爆的毀滅力,比他想象中更可怕。

    刀獄皇甚至有些想要燃燒圣血,動用禁術,讓自己爆發出更快的速度。

    但,他最終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一道能量光柱,向他直沖而來,已經近在眼前。

    那道能量光柱,乃是麒蝶自爆后,從紫金葫蘆的葫蘆口涌出。

    刀獄皇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看著比至尊之力還強的能量光柱,從身邊沖了過去,一直延伸到千里之外的黑暗空間。

    他和那道能量光柱,僅僅只隔了數丈。

    久久之后,毀滅能量才平息下來。

    刀獄皇石化了半晌,一片空白的腦海中,終于恢復思緒,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緊接著,他相當果斷的,收取了紫金葫蘆,急速向雪石古城的方向飛去。

    站在殘缺破敗的城中,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

    他寧愿對上千問境巔峰的大圣,也不愿意和精神力六十六階的大圣交手,后者太難纏,而且,一旦自爆,完全無法阻止,等于是要與你同歸于盡。

    麒蝶如果不是抱著必死之心,而是以自爆,與張若塵談條件。

    張若塵多半會選擇放她離開。

    剛才,若不是羅乷冒著生命危險,及時加入進戰圈,調動精神力壓制麒蝶,拖延了最為珍貴的那一剎那時間,能不能將麒蝶收入紫金葫蘆,還真不好說。至少張若塵,是沒有絕對的把握。

    太危險了!

    簡直就是在拿生命在冒險。

    羅乷長裙飄飄,輕盈的落到地面,攤開一只手,托住陰神蓮。

    張若塵目光向她投去,道:“你那天說的話,我有些信了!”

    就此一句。

    羅乷何等聰慧,當然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話,卻故意裝著不知,問道:“本公主說過那么多話,你指的是哪一句?”

    四周戰斗聲不絕,火光沖天。

    他們二人所在的位置,卻格外寧靜,陷入一種奇異的氛圍。

    剛才兇險至極,羅乷卻義無反顧的沖上來助他,已無須再多說什么,一切情義,張若塵全都記在了心中。

    或許她說過很多假話,可是那一句,應該是真的。

    可惜,他們不是一路人,與其今后痛苦,不如現在就扼制情愫蔓延,斬斷一切可能性。在地獄界,張若塵決不允許自己陷入情愛的困境,那將成為他最大的破綻和牽絆。

    刀獄皇手持紫金葫蘆,從天而降,大笑道:“若塵大圣,本皇將你的葫蘆收了回來,不愧是至尊圣器,一點都沒有損毀。”

    他臉上,沒有一絲羞愧,反而一副大功臣的模樣,繼續笑道:“幸好本皇眼疾手快,不然它都已經飛到萬里之外。虛空太廣闊,一旦飛得太遠,怕是很難找回來。”

    羅乷以極度厭惡的眼神,盯著刀獄皇,道:“至尊圣器有器靈,可以自己飛回主人手中。”

    刀獄皇裝傻,吃驚的道:“是嗎?這么神奇的嗎?可惜,本皇沒有至尊圣器。”

    羅乷道:“刀獄皇,你不用收集積分的嗎?戰斗還結束呢!”

    “接下來的惡戰,交給本皇便是。”

    刀獄皇雙手將紫金葫蘆呈送給了張若塵,隨即,身上爆發出如江似海的血煞之氣,殺入圣境修士的陣形中。

    換做以前,刀獄皇得到紫金葫蘆,肯定喜不勝收,會將其據為己有,絕對不可能還給張若塵。

    現在,就算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

    張若塵當然知道,刀獄皇剛才棄所有不死血族的大圣于不顧,獨自一人逃走。

    按理說,臨陣脫逃,應該重罰。

    但是,張若塵卻沒有揭破他。

    在生死面前,選擇逃走,不算什么大錯。

    也正是如此,羅乷在生死面前選擇迎難而上,與他并肩作戰,才顯得彌足珍貴。讓人怎么能不觸動?

    好不容易等到刀獄皇離開,羅乷以為張若塵,會說出幾句人話。比如,多謝公主殿下出手相助,張若塵一定銘記于心。

    又比如,公主殿下情深義重,若塵就算此生不能娶你,心中也必有你一個重要的位置。

    可惜,無情無義的張若塵,卻轉身就走,與魔音一起,獵殺天奴去了。

    羅乷氣得鼓大了眼睛,香腮顫動,跺腳道:“真是一個白眼狼,莫非你是認為,本公主對你好,都是應該的?本公主發誓,今后如果再和你說一句話,再對你笑一次,再在心中想起你,再關心你的死活,就自己抽自己一巴掌。”

    想了想,好像沒必要因為這個混蛋,虐待自己,羅乷立即在心中反悔,暗道:“就算抽,也該抽他。”

    命運神殿。

    福祿神尊的命運之門中,顯化出了剛才那一戰的畫面。

    血絕戰神從神境世界中走出,道:“麒蝶的精神力,為何沒有被封印?是誰負責此事,必須重罰。”

    剛才太兇險,差一點不死血族的大圣,會死一大批。

    “連一個天奴隱藏了精神力都沒有發現,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么可笑的事。”

    “處罰疏忽大意的神,只是其次,關鍵是要獎勵積分。麒蝶太強大了,殺死她,至少要給不死血族獎勵五百萬積分。”

    “對,麒蝶的積分,必須在左牧圣君之上。”

    “今天這件事,命運神殿必須給不死血族一個說法,我族年輕大圣,差一點盡滅。”

    不死血族的諸神,相繼站了出來。

    開玩笑,為了狩天之戰的第一,張若塵和不死血族的年輕大圣,正在戰場上拼命。在戰場之外,他們自然是據理力爭,為不死血族爭取最好的局面。

    為了五百萬積分,為了第一,為了整個不死血族揚眉吐氣,今天不死血族的神靈,全部都摒棄前嫌,團結了起來。

    反正他們現在站理,不怕把事鬧大。

    反而是命運神殿丟不起這個臉,需要控制事態,以免讓外界也知道此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