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五彩光華照天地

    攻擊陣法破碎的一瞬間,瑜皇墜飛出去,身上皮膚開裂,圣血飛灑。

    她咬緊一口雪齒,強行穩住身形,以精神力傳音:“所有陣法師,立即退出狩天戰場。”

    “可是,還有兩座護星大陣,需要我們守護。”

    “不,我們還可以繼續戰。”

    “還有十個時辰,狩天之戰就會結束,能拖他們一刻是一刻。”

    不死血族的數十位陣法師,無一人離開,有的進入兩座護星大陣,有的進入地面的幻陣,繼續戰斗。

    十族第一的位置,眼看就要到手,在這關鍵的最后一天,無論如何都得堅持下去。

    多堅持一刻,閻羅族和骨族追殺不死血族族人的時間,就會少一刻。

    多堅持一刻,說不一定張若塵就能趕回來,穩住大局。

    對不死血族的修士而言,沒有任何一刻,比現在更渴望見到張若塵。不僅是本族星戰場上這些修士,也包括整個地獄界正在觀看萬界投影的不死血族生靈。

    瑜皇十分清楚,攻擊大陣已毀,在閻羅族和骨族修士里應外合之下,兩座護星大陣很快就會被破掉。

    與其繼續抵抗,被廢掉修為,不如立即退出戰場。

    可是,她此刻自身難保,自然無法命令別的修士。

    一道金芒,直沖過來。

    是閻皇圖。

    “殺!”

    閻皇圖沒有動用圣術,就是毫無花俏的一拳打出。

    瑜皇勉強撐起七星鬼蓮,擋住了拳頭。

    “嘭!”

    她飛出去,身上灑落出更多鮮血。

    閻皇圖的這一拳,猶如一座神山壓過,力量無窮無盡,震得她全身骨頭噼啪作響,幾乎碎裂。

    擋住了?

    閻皇圖略微詫異,追上去,又是一拳打出。

    瑜皇臉色冰冷,再次擋住,纖長的身體如稻草人一般飛出去,雙臂血肉化為了泥,露出玉質骨骼。

    第三拳攻出。

    瑜皇重重墜落到地上,全身血肉模糊。

    “嘭!”

    閻皇圖落到地上,踩出密集裂紋,一道道九龍神紋圍繞身體飛行,向躺在地上的瑜皇走去,道:“能夠憑借陣法,給我造成巨大麻煩,還能接我三拳而不死。你很了不起,此次狩天之戰算是脫穎而出了,接下來必定可以得到不死血族神靈的重點培養。我不想殺你,將七星鬼蓮和身上的不死血族族人交出來,自己退出戰場吧!”

    瑜皇探出一半血肉一半骨骼的手掌,撐著地面,緩緩爬起來,雙瞳燃燒火焰,神情堅毅無比,沉聲道:“想要本皇給敵人認輸,那是不可能的事。寧死……不退。”

    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中擠出。

    “哧哧。”

    她施展出禁術,血淋淋的身體燃燒起來。

    “天地噬血,九幽噬魂。”

    一條條血蛇形態的火焰,在她皮膚、血肉、骨骼之間穿行,巨大的痛苦蔓延全身,嘴里忍不住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

    大圣之血和壽元,快速消耗,轉化為強大的力量,使得瑜皇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

    她的頭頂上方,七星鬼蓮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至尊銘紋,釋放出來能量,陰寒而又黑暗,讓二人腳下數千里長的大陸,瞬間覆蓋上一層厚厚黑冰。

    數以萬計的陰魂,從鬼蓮飛出,在天空嘶嚎。

    閻皇圖的臉色徹底沉冷下去,道:“繼續你拒絕了我的好意,接下來,生死自負。”

    瑜皇本就是能夠進入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十的強者,燃燒圣血和壽元之后戰力大增,再加上執掌有至尊圣器,那等戰力,已經能夠對閻皇圖造成一定威脅。

    閻皇圖自然只能全力以赴,無法對她手下留情。

    連閻皇圖都得全力以赴,可想而知,此刻瑜皇的戰力,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沙沙!”

    閻皇圖站成弓步,揮出通天如意。

    通天如意光芒萬丈,照射過的地方,黑色寒冰瞬間消融。

    最終,兩股至尊之力對碰在一起,二人腳下的大陸,出現大面積的塌陷。

    所有幻陣陣紋,全部斷碎。

    大陸上的修士,盡皆飛了出去,其中有不少都受了重傷,被迫離開戰場。

    瑜皇向后倒退了數十里,身上七成以上的血肉都被至尊之力風暴刮走,即便施展了禁術,依舊無法與閻皇圖抗衡。

    “戰!絕不認輸,絕對不退。”

    瑜皇的性格強勢而又執拗,從不向任何修士低頭,包括張若塵,雖然擊敗過她,卻從未向張若塵認輸過。

    與張若塵只能算是切磋。

    而閻皇圖現在是威脅到整個不死血族的敵人,她自然更加不可能認輸。

    “轟!”

    “轟隆!”

    至尊圣器激烈對碰,他們腳下的大陸,裂成數十座島嶼。

    血紅色的海洋上,掀起驚天巨浪。

    強大的能量風暴,讓星球上,持續不斷刮起陣陣颶風,天地昏暗到了極點。

    “不能輸,本皇絕對不能輸。我曾向張若塵夸下海口,無人可以攻破本族星,哪怕戰至最后一滴血,也得守下去。”

    瑜皇全身九成血肉都被閻皇圖打飛,五臟六腑變得破破爛爛,形似一具骷髏,卻依舊撐起七星鬼蓮,與閻皇圖激烈對碰。

    血魔擊敗骨族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喪奇,十只黑色的肉翼展開,飛在半空,眺望瑜皇和閻皇圖交鋒的那片海域,愣了一瞬,道:“這女人看起來嬌滴滴的,冷冰冰的,可是,也太頭鐵了,竟然和擁有天生皇道至尊神骨的閻皇圖硬碰硬。就憑她的肉身,持續催動至尊圣器,扛得了多久?”

    血魔自然不會向瑜皇那么固執,非常聰明,一頭鉆入進地底。

    “還是先去找張若塵那個小子,他不出來,誰也擋不住閻皇圖。”

    剛才,雖然擊敗喪奇,可是血魔也受了嚴重傷勢,胸口被對方打穿。

    幸好天巫大魔體的自愈能力極強,才沒影響他繼續戰斗,否則,他已經退出戰場,絕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強性支撐,沒有意義。

    血天部族的神靈,全部聚集在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

    血后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夏瑜的意志堅定,又融合出了三品圣意,已經可以初窺到神之跡象。若是能夠挺過這一關,未來或許可以一飛沖天,成為血天部族又一位掌握奧義的神靈。塵兒,看人很準啊!”

    能夠掌握奧義的神靈,在整個血天部族少之又少,每一位都是能夠撐起一片天的存在。

    在場諸神,皆在嘆息。

    他們很清楚,夏瑜肯定會歸附血絕家族,現在去拉攏,已經遲了!

    沒看見,至尊圣器都送了出去。

    沒聽見血后那語氣,完全就是在點評自己兒媳婦的模樣。

    說不一定,狩天之戰結束,夏瑜就會嫁入血絕家族,成為核心成員,徹底打消其他諸神的念頭。

    千澈神殿一直與夏族為敵,吞并了夏族大量疆土。

    千澈神殿的殿主,只是一位偽神,坐在神位末席。此刻他心中暗思,要不要主動將那些疆土還給夏族,畢竟得到血絕家族的支持,夏瑜將來成神的概率很大。

    而且,就算她成不了神,只要能夠嫁給張若塵這個驚天動地的絕代天驕,他一個偽神,又怎么招惹得起?

    血后可是只有張若塵這么一個子嗣。

    況且誰都看得出,血絕戰神在張若塵身上寄予了厚望,有將他當成家族未來繼承者培養的意思。

    “不,再等等。萬一她死在閻皇圖手中了呢!”

    千澈神殿殿主重新閉上雙眼,靜靜等待結果。

    血天部族的諸神,其實都希望瑜皇此刻主動認輸,立即退出戰場。畢竟,能夠與閻皇圖拼到現在這番局面,已經是非常了不起。

    繼續撐下去,有隕落危險。

    其實,最郁悶的,還是要數閻皇圖。

    狩天之戰而已,雙方又沒有生死大仇,用得著這么玩命嗎?

    當初洫之所以自爆圣源,完全是因為他是鬼族的領軍人物,本族星被滅,他要付主要責任。他就算逃出戰場,也會被鬼主殘忍處罰。

    鬼主的手段太狠厲,他多半難逃一死。

    既然都是死,自然也就選擇自爆,死得反而壯烈一些。

    你夏瑜只能排到不死血族的第四號人物,與他死磕個什么勁?敗給他閻皇圖,是一件光榮的事,一點都不丟臉。

    對不死血族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血液。

    瑜皇身上九成以上的圣血都流失,怎么還能堅持到現在?

    閻皇圖仔細盯去,終于發現,瑜皇的骨骼和心臟,刻滿了陣法銘紋,交匯成一座九品大陣。心臟中,有著源源不斷的血氣涌出,支撐她持續戰斗。

    “一顆心臟,怎么可能蘊含那么多血氣,她怎么做到的?”閻皇圖感到難以理解。

    他當然不知,瑜皇是將圣血影,封印在了心臟內部。

    閻皇圖被瑜皇拖住的這段時間,兩座護星大陣始終沒有被攻破,骨族和閻羅族的大批強者,依舊被擋在星球外面。

    可是,不死血族的陣法師,卻已經被消滅干凈。

    有的主動逃出戰場。

    有的被挖走圣源,流放到了虛無空間。

    有的被骨族大圣失得魂飛魄散,隕落在半空,血肉化為飛灰,灑落在本族星上。

    這一戰,打得太殘酷。

    對骨族和不死血族而言,都是如此。

    命運神殿中,不死血族的諸神皆是神情冷肅,沒有因為不死血族慘敗而動容,畢竟,這是他們早就預知到的結果。

    不死血族的修士,能夠戰到這一步,已經讓他們很滿意。

    唯一讓他們憤怒而又不解的是,張若塵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如果他在,戰斗局面不至于落到這個地步。

    粉紅骷髏站在破碎的空間傳送陣邊緣,背后命運之門浮現。

    一道道命運規則,從門中飛出,猶如絲線一般,將破碎的陣法重新拉扯回去,修復成完整的模樣。

    她雙瞳中的骨火跳躍,像是在笑。

    “別再纏斗下去,立即解決了她,殺盡不死血族族人才是正事。”她向閻皇圖傳音。

    “好吧,一切都該結束了!”

    閻皇圖操控通天如意,將七星鬼蓮撞擊得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他雙拳齊出,上千上萬道神紋龍影,跟著拳頭飛出去,撞擊在瑜皇的身上。

    “啪!”

    瑜皇飛了起來,身上的陣法,寸寸斷裂。

    一根根晶瑩剔透的大圣骨骼,如同玻璃做的一般碎開,雙眼中,盡是不甘的神情,心中苦澀:“即便拼盡全力,依舊改變不了失敗的結局。張若塵……夏瑜讓你失望……失望了……”

    此刻,她的心中,再也不想自稱“本皇”。

    不是信心被擊潰,而是覺得無顏再見張若塵。圣血影和至尊圣器都給了她,還助她修煉出了三品圣意,可惜,依舊慘敗,沒能守住本族星。

    血影神母隕落后,地底的血影鬼種,全部都消失。

    血魔沿著血河,通過迷宮一般的河道,來到了地心。只見,張若塵獨自一人,盤坐在一棵少女形態的玉樹下方,坐在樹根上,渾身散發出五彩光華。

    “這個小子,都什么時候了,竟然還在修煉。不是說地心有一具石棺嗎,石棺在哪里?”

    血魔對本族星的機緣,也很感興趣。

    就在他踏上石梯,打算向張若塵走去的時候,張若塵身上的五彩光華,突然暴增萬倍,形成的五彩色潮汐波浪,將血魔拍打得倒飛回去,身體撞進石壁里面。

    “嘩——”

    五彩光華沿一條條河道,沖擊得河水倒流,從地心,一直蔓延到地表。就連河道中的一位位修士,都被沖了出去。

    地面上,飛出一道道五彩光柱。

    在這一瞬間,整個本族星,猶如一顆血紅色的燈泡被點亮,從星球各處,逸散出璀璨的五彩光芒,絢爛而又美麗。

    星球就像沙子做的一般,泥土、石頭、山岳……全部都脫離出去,露出一條條錯綜復雜的玉白色堅硬河道。

    血影神母的本體身軀,完全剝離出來,足有一萬多里高,是玉樹的形態。

    每一條河道,都是一根樹枝。

    即便血影神母已經隕落,神力、精氣、神魂碎片全部都進入了閻折仙的肚子,可是,依舊散發出無比震撼人心的氣息。

    張若塵盤坐在樹下根須的位置,身上散發出來的五彩光華,映照整個狩天戰場,億里之外,都能隱約看見。

    雖然不及恒星光芒的萬分之一,可是,卻將比恒星還要璀璨的諸神,全部都驚住。

    有不少讀者私發給我消息,問我了很多問題,問的讀者太多,我沒有單獨回復,但是,大家可以關注《萬古神帝》的微//信公眾號。

    在微信,收索“飛天魚”就行。

    這兩天,在微信公眾號上,會針對大家問的問題,提前劇透答案。

    比如,誰會成為命運神女?比如修煉一品圣意的問題,誰和誰成婚的問題,還有營救殞神島主的問題……等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