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察覺

    要對單獨一人施展咒法,需獲取對方身上的一點東西。可以是,一滴血液,一根頭發……或者,那人穿過的衣服。

    沒有這些東西,想要對敵人施咒,必須使用精神力或者眼神,先將其鎖定。

    鎖定不了,咒法自然也就威力大減。

    就像先前閻無神,使用佛光,輕松凈化了侵入體內的詛咒。

    無疆的精神力,冠絕整個狩天戰場,沒有任何一個修士,可以與他相比,張若塵一連挪移二十余次,也無法逃脫他的精神力鎖定。

    到最后,無疆施展死心咒的同時,又施展了冥光咒,徹底將張若塵困住。

    “好詭異的詛咒。”

    張若塵站在一圈墨綠色冥光中,倒也沒有驚慌失措,可是心臟已停止跳動。

    即便他肉身,再如何免疫詛咒,也抵擋不住如此強大的咒法力量。

    身體溫度急速下降,達到冰點。

    血液流動速度,變得緩慢。

    更可怕的是,心臟失去了知覺,即像是被寒冰凍住,又像是化為了石頭。以他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強度,也護不住。

    “地獄界的神靈,有不少估計都盯在我身上,若是我使用真理之心,肯定會暴露。”

    動用真理之心,張若塵有信心,破死心咒。

    可是,不敢直接使用。

    當然張若塵也可以遁入紫金葫蘆,使用至尊之力,倒是可以與死心咒對抗一二。但是,這么做,雖然保住了性命,卻等于是放棄了狩天之戰,徹底自困。

    短短一念間,張若塵思考出數種應對策略,都被一一否決。

    “只能這樣了!”

    張若塵眼神一凜,將強行壓制住的百萬倍陽剛之氣釋放出來,緊接著,凈滅神火和焱神腿蘊含的神焰,也跟著變得狂暴。

    身體在一瞬間,化為赤紅色。

    “咚咚。”

    心臟重新恢復跳動。

    張若塵渾身燃燒神焰,兩顆眼球化為火珠,燒得困住他的墨綠色冥光微微變得扭曲。

    “血磨余燼。”

    一輪血色磨盤,在他頭頂上方,逐漸凝聚成形。

    更有真理界形的星辰光華散發出來,彌漫身體四周,將冥光撐開,源源不斷向血色磨盤匯聚過去。血色磨盤爆發出來的毀滅氣息,越來越強。

    無疆的臉色一凝,同時向一百三十二位冥族大圣傳音:“張若塵施展的,是血絕戰神在大圣時的成名絕技,血磨余燼。他將真理之道融入其中,應該是想引動十倍攻擊力。”

    “所有人聽令,能夠顯化出命運之門的,調動命運的力量,壓制張若塵。”

    “藏聞天,藏聞海,吳極大圣……,你們十位,進入我的冥界之國,組成十方冥界陣。”

    無疆的腳下,陰森懾人的冥界之國顯化出來,展開數百里。里面,有白骨魔山,血色湖泊,宏偉陰城……,種種恐怖絕倫的景象。

    在冥族本族星,無疆得到的一半機緣,與“冥界之國”有關,讓他的“冥界之國”提升了一倍。

    而且,只要花費更多時間,無疆有信心,讓冥界之國演變得更加玄妙。即便將來修煉成神,也會有無窮好處。

    十位冥族的百枷境大圣,沖向冥界之國的十個方位,準備結陣。

    一旦陣法結成,就算張若塵爆發出十倍攻擊力,也打不破冥界之國的防御。

    “阿彌陀佛!太好了,機會終于來了!”

    大圣天奴道圓,使用“磐石秘法”,身體變得猶如一塊星辰殘片石頭一般,漂浮在這片空間,隨時準備伏擊張若塵。

    不過,張若塵的空間之道厲害,他一直沒有找到合適機會。

    無疆正在全力以赴,操控死心咒、冥光咒、冥界之國,突然心生感應,察覺到,一塊星辰殘片石頭,急速向他飛來。

    “嗯?石頭?不對。”

    無疆臉色一變,大吼道:“有伏擊者,小心。”

    “哈哈!遲了,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煙消云散。”

    那顆星辰殘片石頭,顯化成道圓的模樣,大光頭,圓臉盤,身上散發出萬丈金光,肉身寸寸裂開。

    “轟隆。”

    自爆圣源。

    十位打算結陣的百枷境大圣首當其沖,處于道圓自爆的核心范圍內,瞬間全部炸成十團血霧,只剩一塊塊大圣骨,拋飛出去。

    道圓是百枷境大圣,自爆形成的毀滅力太強,撲涌向無疆和一百多位冥族大圣。

    無疆緊咬牙齒,氣得顫抖。

    剛才,若不是要全力以赴對付張若塵,區區一個天奴,哪有機會在他面前自爆圣源?

    十位百枷境冥族大圣隕落,損失太大,在冥族諸神看來,都是他無疆的過錯,他必須負全責。

    無疆深吸一口氣,手掌向前一按。

    “嘩——”

    萬咒天珠的前方,形成一道圓形冥光,如同盾牌一般,抵擋住涌動過來的毀滅力量。

    張若塵微微詫異,哪里想到,竟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其實,道圓想伏擊的是張若塵,但是看見對面一百多位冥族大圣聚集,而且,他們完全沒有防備,可以一波全部滅掉的樣子。

    于是,臨時改變了策略。

    與張若塵一人同歸于盡,有什么意思?

    一次性,殺死一百多位地獄界大圣,才更有成就感。

    “倒是好機會。”

    “嘭!”

    張若塵擊碎冥光咒,打出十倍攻擊力的血磨余燼,穿過道圓自爆后成形的毀滅力量,撞擊在無疆身前的圓形冥光光幕上。

    “糟了!”

    無疆看到眼前那道比山岳還要巨大的血紅色磨盤,心直沉了下去。

    一道絢爛的破滅光波傳出,冥光盾牌碎裂,無疆和一百多位冥族大圣,同時拋飛出去,一個個都受了嚴重傷勢。

    “終究……還是敗了……”

    無疆肉身更加殘破,就連精神力都遭到萬咒天珠的反噬,受了一定的創傷。

    “斬!”

    張若塵追了上去,揮手一斬,劈出一道空間裂縫。

    無疆勉強撐起萬咒天珠,將其抵擋住。

    “斬!”

    “再斬!”

    一重又一重空間力量落下,無疆終于支撐不住,墜入進破碎的空間之中,四周盡是虛無和黑暗。

    張若塵大手一撈,將想要飛走的萬咒天珠抓住,快速封印起來。

    又一件至尊圣器到手。

    頃刻間,空間重新恢復平整。

    張若塵心中略微遺憾,終究是沒能殺死無疆。

    達到無疆、閻皇圖他們這樣的境界,加上自身天賦變態,擊敗容易,可是殺死太難。

    先前,張若塵就是一心想要殺死無疆,卻反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所以這一次他很果斷,直接將無疆打入虛無空間,使他退出戰場。

    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殺嫣紅大圣,連敗閻皇圖和無疆,張若塵簡直氣焰滔天。”

    “整個狩天戰場,恐怕只有缺,才能做他的對手了!”

    “你們難道忘了閻無神?閻無神也是元會級天才,絕不會弱于張若塵。”

    整個地獄界,不知多少修士,都在議論張若塵。

    同時也談到了缺、婪嬰、閻無神,甚至是羅生天。可是戰敗了的閻皇圖和無疆,卻少有談及。

    敗者,注定淪為陪襯,黯淡無光。

    閻無神的目光深沉,道:“你和無疆交手一直沒有動用圣意,是不是因為你修煉出來的圣意,已達到了更高品級,無法做到與圣術完美融為一體?”

    要將圣意,轉化為戰力,必須與圣術結合。

    而這種結合,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練習和打磨,才能做到完美。

    張若塵渾身燃燒著火焰,戰意沸騰,沖著閻無神不置可否的一笑,身形從原地消失。

    再次出現,已經到數百里外。

    一次又一次空間大挪移,急速向白玉神樹靠近。

    “看來張若塵是放棄了花費大量時間去獵殺大圣天奴,而是準備去救援,藏在白玉神樹中的不死血族族人。同時,他應該是將最終目標,定為了螭帝。只要殺死螭帝,就能鎖定狩天之戰的勝局。”

    “而且,張若塵應該并沒有完全驅逐體內的詛咒之力,甚至有可能,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創傷。”

    閻無神暗暗分析,隨即大喝一聲:“張若塵莫走,與我一戰。”

    他也施展空間挪移,緊追上去。

    到達白玉神樹的邊緣地帶,有三十多位死族大圣,各自打出君王圣器,攻擊向張若塵。

    “閃開。”

    張若塵祭出七星鬼蓮,化為七瓣鬼蓮花瓣,將所有君王圣器全部斬飛。其中有一半的君王圣器,被打出裂痕,變得半廢。

    在至尊圣器面前,君王圣器完全不夠看。

    緊接著,張若塵結成一道神火大手印,施展龍象般若掌,將三十多位死族大圣全部打飛出去。并且,凈滅神火將他們的不朽圣軀點燃。

    “不好,是帝焰級凈滅神火,趕緊將它們驅逐出身體,不然我們會被燒成灰燼。”一位死族大圣驚呼。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們,沖入進了白玉神樹。

    第七號暗黑星。

    羅乷懸空站在黑暗中,眺望第七號暗黑星,道:“查到沒有?閻羅族和上三族的修士,到底藏身在什么地方?”

    一位大圣境界的羅剎女,站在她身后,有些緊張,躬身道:“查……查不到,他們隱藏得非常隱秘。”

    “怎么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

    羅乷生出更大的不安,又道:“第七號暗黑星,現在是什么情況?”

    另一位羅剎族大圣,道:“所有大圣天奴,依舊還聚集在星球上。”

    羅乷道:“全部都在?”

    “六族的大圣將他們圍困,他們怎么可能逃得掉?”那位羅剎族笑道。

    羅乷沉凝了片刻,搖頭道:“不對,不對。”

    “公主殿下,哪里不對?”刀獄皇問道。

    羅乷道:“最后一天,已經過去一小半時間。閻羅族和上三族,怎么可能沉得住氣,依舊毫無行動?這是其一。”

    “其二,那些大圣天奴的圣氣,幾乎都消耗殆盡。為何還要留在第七號暗黑星等死?”

    “一定有問題,再去探。”

    在場的羅剎族和不死血族大圣,皆是相互看了看,露出笑意,覺得羅乷的擔心是多余的。

    一道柔媚動聽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不用去探了,閻羅族,上三族,包括第七號暗黑星上的天奴,早就已經全部離開。”

    魔音的動人身姿,婉轉美麗的飛躍出來,降臨到眾人的面前。

    “不可能,我剛才才近距離查探過,所有大圣天奴,都還在第七號暗黑星上。”剛才稟告羅乷的那位大圣,斷然的說道。

    “大圣天奴、上三族、閻羅族如果全部都離開了,我們怎么可能毫無察覺?”

    在場絕大多數大圣,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聽到魔音的話,羅乷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魔音盯向剛才開口的那位羅剎族大圣,冷笑道:“你看到的,只是他們留下的幻術罷了,目的就是要將我們留在第七號暗黑星。羅剎族出了你這么一個蠢貨,耽誤了我們多少時間?你知道,你已是死罪嗎?”

    那位羅剎族大圣臉色慘白,雙腿發軟,向后退了一步。

    因為害怕危險,他去查探的時候,不敢太靠近第七號暗黑星,自然看不破星球上的幻術。

    如果真的因為他,導致不死血族和羅剎族在狩天戰場上失利,后果是非常嚴重的,很有可能,真的是死罪。

    羅乷不喜歡魔音,可是還是耐心問道:“到底是什么情況?”

    魔音道:“我剛才去了一趟第七號暗黑星,打破幻影后,地面上留有兩座空間傳送陣。其中,小的那一座,已經毀掉。大的那一座,非常復雜,與主人以前布置的空間傳送陣完全不一樣,不知是傳送向什么地方。”

    羅乷皺起黛眉,喃喃自語,道:“在暗黑星上布置空間傳送陣……我明白了,是閻無神,只能是他了!”

    一瞬間,羅乷猜透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后果,做出判斷,道:“如果我沒有猜錯,是閻無神在搭臺,唱這狩天戰場上最后的一出戲,他們一定是去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沒錯,一定是這樣。”

    她立即取出菱形鏡片,發現上面的積分,與昨天沒有太大變化。

    “啪!”

    菱形鏡片被她捏碎。

    “萬界神眼一定是故意的,在這最后一場爭斗中,專門考驗我們的智慧,沒有在積分上給予我們提醒。”羅乷氣得牙癢癢的,胸口劇烈起伏。

    從小到大,只有她戲耍別人。

    沒想到,今天卻被閻無神擺了一道。

    不死血族的修士,一個個都頭皮發麻,不敢想象后果有多么嚴重。

    就憑本族星上那些九步圣王,和為數不多的大圣,擋得住上三族和閻羅族的大圣軍團?形勢已不知惡化到了何等地步。

    刀獄皇的臉色數次變化,道:“走,我們這就趕回去,應該還來得及。”

    “來得及,一定還來得及。張若塵可是在本族星,他若是要走,千軍萬馬也留不住他。只要他能帶著一些族人離開,我們的積分就不會被砍半。”易軒大圣顫聲說道。

    四族的大圣匯聚,還有閻皇圖、閻無神、無疆這樣的頂尖強者,其實,在場沒有任何修士認為張若塵逃得掉。

    敗在最后一天的結局,似乎已經注定。

    所有不死血族大圣的心,既是憤怒,而又失落,更有說不盡的不甘。

    羅乷喚住了他們,道:“你們這是要去哪里?”

    “不用你管。”

    刀獄皇心中急切,懶得與她多說。

    在第七號暗黑星的邊緣地帶,不死血族留有空間傳送陣,這個秘密,當然不會告訴羅乷。只不過,從這里趕去空間傳送陣,需要花費數個時辰時間。

    可惜,暗黑星上的空間傳送陣,與普通的傳送陣不一樣,除了閻無神,別的修士都無法使用。

    以魔音的空間造詣,都無法啟動。

    羅乷已經平靜下來,美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道:“你們不死血族還想爭十族第一,最好聽一聽我的建議。而且,暗黑星上就有一座空間傳送陣,你為何要舍近求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