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旱爵

    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大圣,盡數匯聚到了第七號暗黑星上,圍在閻無神布置的黑暗空間傳送陣邊緣。

    羅乷獨自一人,站在陣中,時而蹲下用手指輕輕觸摸地上的陣紋。

    忽的,她嘴角一翹,笑道:“就知道,閻無神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將陣法留在這里。他終于開始顯露出最真實的一面,處處都彰顯手段。”

    地上的陣紋,閻無神動過手腳。

    若是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大圣太心急,進入陣法,直接想要傳送。最后的結果,將是傳送陣崩碎,空間塌陷,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大圣都會墜入虛無空間,淘汰出局。

    羅乷也是空間掌控者,空間造詣極高,將有問題的陣紋一一修復。

    刀獄皇迎向從陣中走出來的羅乷,問道:“怎么樣?修復完成了嗎?”

    羅乷點了點頭。

    刀獄皇和大批不死血族的修士,迫不及待,魚貫進入傳送陣中。

    誰都不知道,本族星的戰斗局面,發展到了哪一步,只能爭分奪秒趕回去。每一位大圣的心,都十分急切。

    羅乷想了想,最終還是開口,道:“我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孤辰子拱手行了一禮,道:“公主殿下是不是想說,我們現在趕回本族星為時已晚,不如,殺去閻羅族的本族星,滅殺他們的族人?”

    羅乷道:“沒錯。”

    孤辰子搖了搖頭,道:“閻羅族的族人,肯定都被閻羅族的大圣攜帶在了身上,不可能還將他們留在本族星。”

    羅乷搖了搖頭,道:“第一,族人是不能全部都帶出本族星。第二,對閻羅族族人而言,沒有任何地方,比本族星更加安全。畢竟,風后的命運之道高深,可以推算到他們的藏身之地。”

    “或許有大批族人被閻羅族大圣帶走,可是本族星上,一定還留有不少。”

    “第三,本公主恰巧知道,閻羅族本族星一座空間傳送陣的坐標。”

    孤辰子臉色不停變化,最終做出決定,道:“請公主殿下,將我一人傳送去閻羅族本族星。”

    “你一人?”羅乷略微有些詫異。

    孤辰子笑了笑,道:“由我一人去冒險,總比帶上一大群修士一起去好一些。再說,我只是去查探一番,看看閻羅族本族星的虛實。”

    魔音和大森羅皇走了過來,道:“我們也去閻羅族本族星。”

    羅乷道:“閻羅族的強者盡出,本族星上,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以你們三人的修為應該綽綽有余”

    刀獄皇帶領數百位不死血族的大圣,先一步傳送離開。

    緊接著,魔音、大森羅皇、孤辰子被傳送去了閻羅族本族星。

    羅生天若有所思的道:“你覺得,不死血族和閻羅族,誰能贏得最后的勝利?”

    “其實,只取決于張若塵一人。只要張若塵能夠頂住圍攻,支撐到狩天之戰結束,不死血族多半就是十族第一。”羅乷道。

    羅生天訝然,道:“難道不是取決于,誰能殺死螭帝?”

    羅乷搖頭道:“張若塵和閻無神都不會輕易讓對方殺死螭帝,如此一來,螭帝反而非常安全。如果沒有出現變數,螭帝多半會死在缺的劍下。”

    羅生天道:“缺?你為何覺得,缺會去殺螭帝?”

    “以缺遠超別的修士的戰力,出現在狩天戰場上,必有某種目的。如果他的對手不是缺,命運神殿為什么要讓他這個會打破十族平衡的異數,進入戰場?”羅乷反問一句。

    羅生天細細思索后,道:“狩天戰場上,似乎的確只有螭帝,可以做缺的對手。張若塵和閻無神雖然修煉速度很快,可是,距離百枷境大圓滿境界還有很遠的距離。”

    羅乷笑了笑,道:“凡是沒有絕對,畢竟這是一族與一族的戰斗,缺和螭帝就算再強,也只是一人。在一族的大圣軍團面前,還是顯得太單薄。隨著不死血族的大批大圣趕回去,張若塵還是有機會殺死螭帝。接下來,就看張若塵、閻無神、缺,誰能更好的抓住機會。”

    “相對來說,他們四者之間,張若塵因為擁有帝品圣意丹和準帝品圣意丹,與每一方都是敵對關系,處于最不利的境地。”

    羅生天道:“所以,你最終還是看好閻無神和閻羅族?”

    羅乷笑而不語。

    有時候,再多的分析,都趕不上局勢的變化。

    羅乷道:“走吧,先去冥族的本族星。我的命運之道,也該派上用場了!”

    羅乷和羅生天,乃是曾經的命運神女的子女,從小就有最好的老師,加上他們的天資和悟性,命運之道的造詣自然不弱,可以用來推算很多東西,要將冥族的族人找出來,不是難事。

    進入白玉神樹,張若塵放慢飛行速度。

    無疆聯合一百多位冥族大圣施展的死心咒非常恐怖,傷到了張若塵的精神力和圣魂,肉身亦是遭受嚴重創傷。

    幸好煉化了白蒼血土,又有神木之心,才支撐下來。

    換做是閻無神、閻皇圖等人,就算沒有死,也肯定傷到戰力盡失的地步。

    “以一人之力對抗一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缺不行,螭帝也不行。除非我的修為,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半神之體的神力完全釋放出來,或許才能真正做到力敵一族。”張若塵心中暗道。

    此刻,張若塵無比渴望,不死血族的大圣能夠盡快趕回來。

    狩天之戰他不想輸。

    源非大圣敢去追殺螭帝,就是因為,有整個死族的大圣做后盾。螭帝之所以會逃,乃是知道,自己絕對斗不過一族。

    一邊飛行,一邊煉化體內的詛咒之力。

    飛行大概五百里,張若塵遇到了一位藏身在樹枝后方的死族大圣。

    那位死族大圣,剛想打出傳訊光符,通知源非大圣,張若塵已出現到他的身后,一掌將他打得暈厥過去。

    將他身上的衣服脫下,穿在了自己身上。

    張若塵強行攝取了他的部分記憶后,沒有猶豫,直接使用凈滅神火,將他煉成灰燼,收走了他的圣源。

    緊接著,搖身一變,化為他的模樣。

    這些死族大圣,都是為了對付不死血族而來,對他們,沒必要仁慈。

    該殺,就得殺。

    死去的這位死族大圣,名叫“旱爵”,身形矮胖,其貌不揚。

    接下來,張若塵又遇到了六位死族大圣,鎮守在六個不同的地方,一一與他們打過招呼之后,便是大搖大擺的飛行過來。

    一刻鐘后,張若塵看到了一具不死血族大圣的尸體。

    這位不死血族大圣,在死之前,顯然是燃燒大圣血液拼命過,身體相當干癟。但是,他遇到的對手太強,直接將他拍扁,猶如肉餅一般沾在白色的樹干上。

    圣源已被挖走。

    張若塵沉默不語,繼續向前飛。

    一路上,又遇到了十多具不死血族大圣的尸體,有的被煉成了骨頭。有的遭到死族圣術的攻擊,化為一具腐尸。有的被大卸八塊,尸骨不全。

    雖然沒有親眼看到戰斗爆發,但是,張若塵卻能猜測到,當時戰斗是何等殘酷。

    沒有不死血族的大圣主動退出戰場,全部都在燃燒大圣血液,與死族的追殺者戰斗,拖延時間。或許每一個死的時候,都無比期望張若塵可以及時趕到。

    可惜,天下間沒有那么多及時的事。

    張若塵心緒平靜,不悲不怒,但,這些不死血族的大圣,能夠為了一族的榮耀和利益慷慨赴死,戰至最后一滴血,還是給他的內心,造成了一些沖擊。

    無論他多么討厭不死血族,可是在這一刻,對這些逝者,生出了敬佩之心。

    “轟隆。”

    耳邊,傳來戰斗聲。

    有強勁的死氣和血煞之氣波動,在樹枝間穿梭和翻騰。

    張若塵加快速度飛了過去,落到一根七十多米粗的樹枝上,看見前方,近百位死族大圣,正在圍攻二十二位不死血族的大圣。

    還有七位不死血族的大圣,被一種絲線一樣的君王圣器殺死,連成了一串。

    在場一共有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其中一位,是年輕女子,樣貌略微有些黑丑,雙眼極小,渾身死氣蕩漾,執掌著絲線一樣的君王圣器。

    另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是一個頭上長著雙角的魁梧男子,精神力很強,手持一顆藍色珠子,壓制想要自爆圣源的不死血族大圣。

    般若和源非大圣,卻不見蹤影。

    張若塵雙眼微微一縮,整了整衣袍,光明正大的飛了過去。

    大圣的數量足夠多,的確可以殺死張若塵這種級別的強者,但是,也得分情況。

    如果他們無法在短時間內組織起聯合攻擊,又沒有頂尖強者主持大局,合理的運用每一位大圣的力量。那么,他們完全就是一盤散沙,張若塵憑借時間和空間,不說能夠滅盡他們,但是,要擊潰他們,絕不是難事。

    畢竟近百位大圣,如果一心想逃,張若塵能夠留下三分之一,就已經非常了不得。

    容貌黑丑的年輕女子,察覺到有修士靠近,目光向張若塵瞥了一眼,問道:“旱爵,你來這里干什么?”

    “外面局勢大變,無疆敗給了張若塵,還被逐出了狩天戰場。”張若塵道。

    黑丑女子略微一驚,道:“怎么可能?無疆的身邊,有那么多冥族大圣,就算敗了,也不可能被逐出戰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