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棄天

    遺古境,是命運神山中眾多秘境之一,傳說存放有大量命運寶物,每一件皆價值連城。許多命運神殿的核心弟子,都沒有進入遺古境的資格。

    張若塵在源湖洞府中,開啟日晷,體悟命運奧義整整半年。

    出關后,便是來到遺古境中,尋找命運寶物。

    “咯啦。”

    張若塵踩碎一片青瓦,發出破碎聲。

    遺古境,與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秘境的天空十分昏暗,只有西邊,泛著淡淡的青芒。

    遼闊的大地上,盡是殘垣斷壁,枯木瓦礫,儼然一座龐大的廢墟。一眼望去,看不到邊界。

    通過斷殘的墻壁,橫陳的巨石,深埋地底的祭器,能想象出這里曾經的輝煌。給人的感覺,像是天宮倒塌了一般。

    如此浩大的廢墟遺跡,張若塵瞬間聯想到,當初的龍神殿。

    “難道這里曾經也有一座宏偉的神殿,并且也被摧毀?”

    張若塵心中震撼,即便整個世界都是殘破的,石柱、銹鼎、祭臺,卻依舊散發出神圣莊重的氣息。

    “這里曾經乃是命運神殿。”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他身旁響起,帶有唏噓的語氣。

    張若塵臉色微變,側臉望過去。只見,旁邊不遠處,不知何時,竟然站著一道黑色身影。

    他穿一身黑袍,身上沒有一絲氣息波動,像是一個凡人。可是,偏偏張若塵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臉和身形,調動真理之眼,看到的也只是三道模糊的重影。

    張若塵何等心境,片刻間,定住心神,平靜的道:“閣下是何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命運神殿雖然倒塌,可是依舊殘留有一些古老的修煉寶地。我已經在遺古境悟道百年,今日,剛剛出關,恰好路過此地。”黑袍人道。

    張若塵道:“有這么巧?”

    遺古境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嗎?

    能夠在遺古境修煉百年,此人絕不簡單。

    黑袍人緩步向前走去,穿過一座座斷墻,踩過一條條溝壑。

    張若塵不知為何,選擇跟了上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黑袍人道:“你就不好奇命運神殿是怎么倒塌的?多久倒塌的?又是誰,新建了現在的神殿?”

    張若塵心中的確好奇,可是,卻沒有開口問。

    黑袍人道:“世間沒有任何一個帝國,一個家族,一座神殿可以永遠強大,可以恒古不滅。當大破滅到來時,整個世界都得崩塌。命運神殿之所以被毀,那是因為它不夠強大。可是,只要傳承沒有斷,誕生出更加優秀的后來者,神殿就能重新建立起來,并且比以前更好宏偉。”

    “神殿被毀的挫折,只是短暫的黑暗。只要信心沒有被擊潰,還有無數堅持信念的修士在,總會迎來光明。你看現在,新生后的命運神殿何等強大?”

    張若塵冷聲道:“你到底是誰?”

    他根本不信,一個恰巧路過的人,會給他說出這么一番話。

    “我名叫棄天,是一個拋棄了所有一切的人,包括我自己。現在,我只剩頭頂那片天,或許有一天,天也會踏。”

    黑袍人轉身,邁步而去。

    張若塵緊追上去,可是無論他動用多么快的速度,卻追不上黑袍人緩慢的步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袍人消失在天邊。

    張若塵喘著粗氣,咬著牙齒,嘯聲道:“你到底是誰?”

    黑袍人的出現,令張若塵心緒不寧。

    不知不覺,他又走到先前黑袍人帶他去的那個地方,入眼處,是密集的墳墓。有的有碑,有的只有一個十字架,無比蒼涼。

    碑和十字架上,書寫有一個又一個名字,皆是命運神殿的修士。

    其中一片區域,全是新墳。

    似乎所有命運神殿隕落的修士,都會葬到此處。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盤膝坐下,調整自己的心緒狀態。

    心情完全穩定下來后,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眼,已不再去想黑袍人的話,準備著力尋找命運寶物。

    經過半年時間對命運奧義的體悟,張若塵對命運之道,有了深層次的理解。

    命運神殿有十二宮:生、死、禍、福、兇、吉、喜、怒、虛、實、過去、未來,對應十二種力量。

    可是,張若塵卻又對他們,進行了重新歸類。

    生、死、禍、福、兇、吉,其實代表的都是“光明”和“黑暗”。

    喜、怒,代表的是“心”。

    虛、實,代表的是“虛無”和“空間”

    過去和未來,代表的是“時間”。

    命運的力量,可謂包羅萬象。

    一個“喜”字,或者一個“怒”,并非簡簡單單的兩種情緒,而是包含有更多的力量。比如,般若調動命運的力量,可以恢復修士被抹去的記憶,其實就是“心”力的一種體現。

    風后執掌天命羽,可以操控修士的情緒,錯亂修士的記憶,也是源自“心”力。

    生、死、禍、福、兇、吉蘊含的力量,更加廣泛。

    張若塵仔細思考后,決定尋找,能夠與時間或者空間沾上邊的命運寶物。

    “嘩——”

    他將空間規則、時間規則、精神力同時釋放出來,一寸寸向外蔓延,探查空間六方。

    如果附近有與空間或時間契合的命運寶物,他必定會有特殊的感應。

    “咦!”

    只是一瞬間,張若塵便出現感應,目光望向前方一座山岳大小的墳墓。

    雖然也是一座新墓,可是,規模卻遠勝別的修士的墓,顯然墓主人大有來頭。

    張若塵身形閃動了一下,出現到墓丘下方,抬頭凝望石碑上的文字。

    忽的,瞳孔凝縮。

    “神子御邱之墓。”

    張若塵沒有想到,命運神殿的上一任神子,竟然死了!

    做命運神殿的神子、神女,這么危險?

    細看石碑上的內容,張若塵才又松了一口氣。原來,這位神子,并不是被人刺殺身亡,而是沖擊神境失敗而死。

    能夠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子、神女,必定都是一個時代最頂尖的天驕,可惜,他們的壓力也很大。

    若是不能在千年之內達到神境,便會從神子、神女的位置上退下來。

    一個不是神靈的神子神女,身份太尷尬,而且免不得會被嘲笑。肯定會有無數修士,覺得他們浪費了命運神殿提供給他們的海量資源。

    臨近千年之時,但凡有沖擊神境的機會,他們都會拼命的搏一搏。

    如此一來,根基尚淺的他們,沖擊神境失敗的概率也就大增。

    “轟隆。”

    張若塵一掌拍擊在地上,將體內的時間規則、命運規則,全部打出去,溝通墓中的那件命運寶物。

    那件命運寶物,只是微微顫動一下。

    沒有主動飛出來。

    “怎么?難道還要我挖開墓,進入棺材中取?”

    張若塵沒有冒然這么做,一位接近神境的神子的墓,絕對不簡單,一旦挖墳,就是大不敬,必定會遭受反噬。

    “對了,命運奧義。”

    張若塵雙手捏成指訣,引動體內命運奧義的力量。

    “錚!”

    一道白光,破開墓丘的土層飛出,直沖向張若塵。

    它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環繞張若塵飛行。

    速度之快,讓張若塵都感覺到危險,一旦被它撞上,多半會受傷。

    在它飛行之時,周圍天地間,時間流速變得紊亂,一道道時間印記主動顯現出來,在它后面,匯聚成了光點尾巴。

    張若塵同時釋放出空間真域和虛時間領域,鎮壓在它的身上。與此同時,攤開右手手掌,將命運奧義的力量運至掌心。

    它的速度放緩,飛到了張若塵的掌心。

    是一只白色的手鐲,非石、非金、非玉,看似晶瑩,卻并不通透。

    “嘩——”

    張若塵調動一道血煞之氣注入其中,手鐲立即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光華,表面上,出現三個古文——宙繁鐲。

    宇宙。

    宇,代表上下四方,既是空間。

    宙,代表古往今來,是為時間。

    這只鐲子,以“宙”命名,果然和時間有一些聯系,幸好張若塵擁有命運奧義,要不然怕是無法將它收服。

    “以后,你就跟我了!”

    張若塵將宙繁鐲戴在手腕上,沒有繼續尋找命運寶物的打算,徑直離開了遺古境。

    一位神子的命運寶物,絕不簡單,況且還能與時間之道契合。

    想找到比它更好的命運寶物,絕不是易事,張若塵不想在遺古境中,浪費太多時間。

    至于宙繁鐲的威能,他打算出去之后,再慢慢研究。

    離開遺古境,張若塵去了一趟福祿殿,向福祿黑袍大祭司道謝和告別。走之時,他本來是想詢問“棄天”的信息,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忍住。

    出命運神山的一路上,張若塵都能感知到,有修士在跟蹤,手段很高明,即便擁有真理之心,也無法判斷出那人的身份。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假裝沒有察覺,徑直回了寒頁城域。

    數個月之前,狩天之戰便結束。如今,各族的參戰修士,已經離開得差不多,整個城域變得頗為冷清,走在街道上,看不到幾個人影,完全無法想象狩天之戰前那段時間的熱鬧景象。

    繁華落盡,喧囂即逝。

    跟在后面的那位追蹤者,終于離開,似乎只是想要確定張若塵的動向。

    快到達瀚海莊園的時候,張若塵在街道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是血屠是誰。

    血屠穿一件灰白色的布衣,渾身上下,沒有一件值錢的寶物,甚至還光著兩只腳,沒有穿鞋。

    站在瀚海莊園外,他仔細的,將全身上下再次檢查了一遍,確定真的足夠樸素,才是邁步向莊園的大門走去。

    做人,就該低調。

    雖然他現在對張若塵是怕得要命,可是張若塵有日晷,有大把的修煉資源,跟在張若塵身邊,吃不到肉,能夠喝一些湯,也會讓別的修士羨慕不已。

    “再怎么說,我也是他的師弟,有這層關系在,他還能把我趕出來不成?至于還債,想都別想,時間一長,總會賴掉。”

    血屠心中如此想著,嘴角忍不住翹了起來。

    “血屠,你要找我嗎?”

    張若塵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嚇得血屠渾身一顫,僵硬著身體,緩緩轉過身去。

    看見,張若塵站在前方不遠處,他又使勁的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師兄,好久不見,對了,差點忘記恭喜師兄與羅乷公主喜結連理,從今往后,便是天羅神國的駙馬。”

    “訂婚宴,你怎么沒來?”張若塵問道。

    血屠干咳了兩聲,道:“太忙。”

    血屠本以為張若塵和閻無神會在虛無空間中同歸于盡,當然也就沒有去福祿神宮參加訂婚宴,而是興奮的去了神女樓,找了兩位精靈族的美女,痛快的喝了一晚上的酒。

    張若塵將他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好歹也是神子,怎么窮成這樣。你的鞋呢?”

    血屠眼眶發紅,泣聲道:“在神女樓遇到了一位狠角色,全部輸光了,就差沒有將我這一身大圣血液賣出去。你看我身上這件布衣,還是幻化出來的。”

    這話,半真半假。

    上狩天戰場,血屠的目標很明確,就是為了發財。所以,將各種偷襲暗算的手段,全部都用上,搶劫了很多大圣。

    僅僅只是君王圣器,就有六件。

    還不算各種等級的圣源,大圣血液、大圣骨、大圣心臟……

    離開狩天戰場,他在第一時間,將身上的寶物,全部都賣了出去,換成一大筆神石,存入星海世界,就怕被張若塵看見。

    在神女樓,他倒是的確遇到了一位厲害人物,但,輸的是面子,并不是神石。

    張若塵當然不信血屠,道:“我記得,每一位不死血族的參戰修士,都能進入遺古境,尋找一件命運寶物。你去過遺古境了吧?”

    “去過了!”

    “那件命運寶物也輸掉了?”

    “對啊!慘,師兄,我太慘了!我好歹是你師弟,是血后娘娘的弟子,我慘成這個樣子,丟的不僅僅只是自己的臉,也是師兄你的臉,還有師尊的臉。師兄,你有沒有圣器級的靴子和鎧甲,賜我一雙吧,我也不挑,君王圣器級別的就行。”

    血屠眼巴巴的看著張若塵,滿臉的期待。

    張若塵問道:“你剛才說的那個神女樓是什么地方?”

    血屠神秘兮兮的道:“是神女十二坊開設在命運神域的分部。”

    神女十二坊的名字,張若塵聽青盛大圣提起過,乃是地獄界黑暗世界的十大巨頭之一,能夠與無間閣齊名。

    張若塵露出詫異的神色,道:“神女十二坊敢明目張膽將分部開設到命運神域?”

    “師兄有所不知,這神女十二坊與別的暗勢力不同,在地獄界的根基深得很。特別是命運神殿這座神女樓的樓主,與命運神殿死亡神宮的黑袍大祭司,關系非同一般,背景大著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