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 多事之秋

    澪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長的道:“我收到消息,張若塵與那位新晉的命運神女關系緩和,比以前親近了不少。”

    “怎么可能?”禍星道。

    蒼白子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道:“這兩人在狩天戰場上,可是斗得天翻地覆,勢如水火。”

    禍星道:“新晉命運神女還得依靠上三族的支持,以上三族與張若塵的矛盾,他們無論如何都走不到一起。那位新晉神女,不應該不明白孰輕孰重。”

    澪笑道:“暫時不用理會,新晉神女才剛剛冊封,加上修為尚低,無法服眾,還指揮不動裁決司。張若塵就算找上她,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根本奈何不了我們。”

    蒼白子摸了摸胡須,點頭道:“澪尊認為,張若塵會不會真的攻擊劍南界?”

    蒼白子陰測測的笑道:“不如我們現在就下令,向劍南界投放尸毒,將那里變成一座亡靈鬼域?如此一來,必定讓張若塵為之抓狂,想想都覺得有趣。”

    澪抬起手臂,搖了搖,道:“殺人,不能只圖有趣,此乃下策!張若塵聲稱,要強搶南劍界,何不如了他的愿?”

    “這怎么可以?”

    蒼白子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嘴角露出一道陰險的笑容:“甚好,甚好。張若塵要是死在了劍南界,可就怪不得我們。”

    “哐當!”

    “哐當!”

    收到澪的傳音,神女宮的護衛迅速趕來,將鳳啼宛包圍。

    五十位護衛,皆是身穿血鎧,手持長矛,將整個鳳啼宛圍了一圈,甲光如鏡,令夜色肅殺而又凝重。

    護衛長夜梵城,以長矛擊地。

    “嘩!”

    地底,密密麻麻的大圣銘紋和陣法銘紋浮現出來,他厲聲道:“接到密報,有人在鳳啼宛中,殺死了神女樓三位圣境陪侍。閣下是自己出來,束手就擒,還是我們進去親自動手?”

    護衛軍出動,驚動了不少修士。

    他們的精神力,紛紛探向鳳啼宛的方向。

    “到底是誰,敢在神女樓殺人,而且殺的還是圣境陪侍。”

    “神女樓的樓主,可是相當厲害的人物,與死亡神宮關系極深。在這里鬧事,無論他是誰,都不會有好下場。”

    “吱呀”一聲。

    鳳啼宛的門打開。

    張若塵手持一柄黑色匕首,從里面走出。

    惡咒匕首暫時被張若塵壓制住,卻依舊,散發出可怕的邪惡力量。

    五十位護衛,只感覺眼前一暗,所有燈光被吞噬掉。他們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聽到一道道魔咒般的聲音。

    夜梵城修為強大,能夠擋住惡咒匕首的邪惡力量,看清了張若塵的容貌。

    他臉色微微一變,連忙躬身行禮,道:“見過若塵大圣。”

    張若塵的目光,尋找了一番,很快在歸雁宛的樓閣上,找到了澪、禍星、蒼白子三人,沖著他們笑了笑。

    隨后,他才盯向夜梵城,道:“三位陪侍不是我殺的,是這把匕首殺死的。你信嗎?”

    “若塵大圣這么說,我自然信。但,大圣能不能與我走一趟,親口向樓主解釋?”夜梵城不卑不亢的道。

    “對不起,沒時間。”

    張若塵徑直向外走去。

    夜梵城跨出一步,攔住他的去路,道:“既然大圣說,她們是被這柄匕首殺死,可否將匕首交給在下?在下總要給樓主一個交代吧?”

    “這柄匕首,不能給你。樓主想要交代,可以去問澪、蒼白子、還有禍星,找我,我給不了任何交代。”

    張若塵語氣平和,可是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氣勢,卻令在場的護衛,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神女樓明明知道,是澪、蒼白子、禍星入駐了鳳啼宛。

    現在人死了,卻只找張若塵,算什么意思?

    再說,天殺組織的頂尖皇級殺手,居然可以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情報信息網強大的神女樓中。要說此事與神女樓完全沒有關系,張若塵是打死都不信。

    “讓開。”張若塵道。

    只此兩個字,夜梵城的耳中,卻像是有驚雷炸開,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體搖搖晃晃。

    最終,他移開腳步,給張若塵讓出了一條路。

    張若塵整了整衣衫,走了過去。

    直到張若塵遠去,五十位護衛才感覺壓力一輕,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其中一位護衛,頗為不岔,冷聲道:“護衛長大人,難道就這么放過他?在神女樓殺人,無論是誰,都要受到懲罰。”

    “很多修士的都盯著呢,任憑張若塵這么離開,神女樓的威嚴何在?今后,還怎么在命運神域立足?”另一位護衛道。

    夜梵城何嘗不想押解張若塵,去見樓主。

    可是,樓主都親自傳音,讓他放張若塵離去,他當然只能照辦。說到底,神女樓是見不得光的黑暗勢力,還不敢在命運神域太露鋒芒。

    以張若塵的身份,真把事情鬧大了,最后倒霉的,必定是神女樓。

    歸雁宛中。

    蒼白子哈哈大笑:“澪尊這一招,真是高明。張若塵如此桀驁不遜,神女樓的確奈何不了他,可是,他也得罪了神女樓。得罪神女樓,也就是得罪了死亡神宮。”

    “張若塵沒有選擇,若是他向神女樓妥協,元會級天才也就威名掃地。丟的不只是他的臉,還有血絕戰神和福祿神尊的臉。與其自己丟臉,不如讓神女樓丟臉。”禍星道。

    澪憑欄遠眺離去的張若塵,道:“與元會級天才斗,其樂無窮。”

    走出鳳啼宛,張若塵便在思考,有沒有辦法,憑借天殺組織的刺客之事,將澪、蒼白子、禍星一舉除掉。

    可是最終發現,澪太謹慎了,幾乎抹去了所有證據。

    就憑一柄惡咒匕首,扳不倒他們。

    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目光所及之處,看到前方站著一位身形魁梧的六旬老者。

    那位六旬老者,站在水邊,沖他點頭微笑,傳音道:“老朽閻寒衣,見過駙馬。”

    張若塵見過閻寒意,他是跟著羅生天一起來到神女樓。

    “閻羅族的修士?”

    閻寒衣點了點頭,道:“駙馬不用如此奇怪,閻羅族大得很,修士更是多不勝數,不一定全部都只效忠閻羅族。老朽乃是神皇子殿下和公主殿下的老師之一,負責教授身法,傳流光之道。”

    能夠做羅生天和羅乷的老師,絕不是易于之輩。

    張若塵道:“前輩別叫我駙馬,我沒打算嫁給你們公主,是她嫁給我。”

    “都一樣,都一樣。”

    閻寒衣似乎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至少面對張若塵時,臉上始終掛著笑容,道:“神皇子殿下,想要見你一面。”

    剛才鳳啼宛鬧的動靜不小,被羅生天知曉,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張若塵不用猜也知道羅生天為何找他,那位神皇子,本就看他不爽。如今,好不容易抓到把柄,怎么可能輕易放過他?

    張若塵不好明著拒絕,道:“我還有別的一些事急需去辦,不如這樣,你先把皇兄入駐的地方告訴我,等我忙完,再去見他。”

    “這樣啊……”

    閻寒衣露出為難的神色,最終,知道自己強迫不了張若塵,答應下來,道:“好吧!神皇子殿下入駐的乃是一品紅宛。”

    “一品紅。”

    張若塵雙眼中,閃過一道異色。

    “一品紅”可是花名,羅生天點花了?

    沒看出來,那位神皇子一本正經的外表下,竟有一顆如此浪蕩的心。

    “駙馬,告辭。”

    閻寒衣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張若塵心中驚訝,閻寒衣速度也太快,似乎比空間挪移都快。畢竟,空間挪移還有一個調動圣氣的過程。

    “這就是圣境之中,最頂級的速度嗎?即便是缺,與他相比,似乎都差了不少。”

    張若塵本來是非常自信,可以在任何一個圣境修士的手中脫身。

    可是,遇到閻寒衣這樣的存在,自己真的能夠脫身嗎?

    閻寒衣無聲無息的離開,姑射靜無聲無息的出現。

    她站在水邊一株闊葉銀楓樹的陰影中,似暗夜幽靈一般,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弱,我已經提醒過你,你卻依舊落入澪的算計之中。”

    張若塵笑道:“是嗎?我這不是全身而退了?”

    “你的追求,就是全身而退?你知不知道,自己剛才已經得罪了神女樓,讓神女樓和神女樓的樓主丟了面子?”

    “知道,當然知道。”

    “神女樓的樓主是一個女人,很厲害的女人。”

    “嗯。”

    “那你知不知道,女人的心眼一般都不大?厲害的女人,心眼更小。你讓她丟了面子,她就敢讓你丟掉性命。”

    張若塵絲毫不放在心上,問道:“你也是厲害的女人,你的心眼,是不是也很小?”

    姑射靜眼神冰冷如霜,道:“你的運氣很好,神女樓最近發生了一件大事,那位樓主應該沒有功夫理會你。”

    “什么大事?”張若塵問道。(、域名(請記住_三<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

    姑射靜的身體消散而開,化為一縷縷猩紅色的霞氣,纏繞住張若塵的身體。

    張若塵一邊防備,一邊觀察。

    漸漸的,他的視線,完全被紅霞覆蓋,再也看不見其它。

    “她這是要干什么?”

    張若塵隱隱感到不安,指尖凝聚出凈滅神火,正要出手破開紅霞。

    忽的,紅霞主動散去。

    張若塵發現,自己竟是出現在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中,墻壁上,掛滿書法和名畫。東北角,立有扇形的屏風。

    姑射靜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風景。

    張若塵道:“你剛才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怎么被你纏著纏著,就來到了這里?我明明感知到,沒有出現空間波動。”

    “你若將天魔石刻借給我參悟,我便告訴你其中奧秘。”姑射靜道。

    張若塵走到桌邊坐下,道:“你還是先告訴我,神女樓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

    姑射靜很直接,道:“大概一個月前,修羅族的大圣譚飛,在冰王星神女樓的賭城中,贏到了五枚極品神晶。”

    “普通的神晶,一枚可以換十枚神石。”

    “可是極品的神晶,一枚卻能換一千枚神石。”

    “當時有人認出,五枚神晶,乃是極品的本源神晶。”

    張若塵無法保持剛才的輕松狀態,嚴肅的道:“這怎么可能?自從本源神殿消失之后,再無修士可以主修本源之道成神。別的那些兼修本源之道的神靈,就算能夠凝聚出本源神晶,卻也凝聚不出極品。”

    姑射靜道:“所以此事引起了巨大轟動,有人猜測,本源神殿已經出世。”

    “這么大的事,天庭和地獄的神靈,都會被驚動吧?”張若塵道。

    一座恒古神殿出世,張若塵可以想象,神靈必定會出手,甚至有可能會爆發一場大規模的神戰。

    姑射靜道:“沒錯,如果讓天庭界知道本源神殿出世,一場大規模的神戰,定然是在所難免。但是,現在還沒有證據證明,本源神殿已經出世。而且關于極品本源神晶的消息,已被嚴密封鎖,該滅口的人,全部都死了!”

    張若塵輕笑一聲:“消息都傳到了你那里,我不信,封鎖得住。”

    “整個地獄界,知道這個消息的勢力,不超過二十個。他們之所以知道,那是因為,極品本源神晶出世之時,這些大勢力的修士,立即傳訊給了神靈。”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羅祖云山界就是其中之一?”

    “羅祖云山界中,神境之下,只有我一人知曉。”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那你為何如此輕易的,將消息告訴了我?”

    “因為要找到本源神殿,需要你的幫助。”

    未等張若塵開口,姑射靜繼續道:“想要找到本源神殿,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關鍵。”

    張若塵道:“通過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推算出本源神殿的位置?”

    姑射靜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只憑極品本源神晶,是推算不出本源神殿的位置,還得需要一位本源掌控者的血液做引子。”

    “你知道為何,神靈認為,本源神殿很有可能已經出世?就是因為,最近萬年,天庭和地獄明面上的本源掌控者,竟是一下子冒出了九位之多。”

    “以往的時候,一個元會誕生的,都沒這么多。而且,沒有暴露本源掌控者身份的修士,應該也有一些。”m.33xs

    “有神靈推測,是本源神殿在主動挑選未來的主人。”

    張若塵聳了聳肩,道:“這么大的事,我似乎幫不上什么幫。”

    “你幫不上忙,可是你認識本源掌控者。”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的確認識,可是已經被我殺了!”

    “我指的,不是閻無神。”姑射靜已轉過身,雙目逼視張若塵,眼神簡直比刀子還要鋒利。

    張若塵當然知道姑射靜指的是誰,沉默了半晌,道:“我有兩個疑問。”

    “你問。”

    “第一,十多個勢力,知曉此事。極品本源神晶卻只有五枚,你們怎么分?”

    姑射靜道:“今晚,各方勢力,聚集到神女樓,就是爭奪這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歸屬。”

    “第二個問題,這可是涉及到一座恒古神殿,就算現在還是猜測,我想,也該由神靈親自出面吧?為何來的卻是你們這群圣境修士?”張若塵覺得有些好笑。

    姑射靜道:“剛才我都已經說過,一旦天庭界的神靈,收到風聲,一場大規模的神戰,便是在所難免。最近,是非常時期,天庭和地獄的神靈,都在相互監視對方的動向。地獄界的神靈一旦有異動,必定被天庭界的神靈察覺。”

    “什么非常時期?”張若塵好奇的問道。

    姑射靜道:“你居然不知道,玉煌界即將開啟的消息?”

    張若塵搖了搖頭,表示的確不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