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再見女帝

    “淫賊,你到底有沒有將本皇放在眼里?本皇現在可是厲害得很,單爪就能將你鎮壓。”

    被張若塵無視,讓小黑感到郁悶,決定要狠狠的教訓他一番。

    “哧哧!”

    強大的精神力,從它體內釋放而出,凝成一道道雷火之光,將洞穴的石壁融化,向張若塵撲涌過去。

    這雷火,比張若塵修煉出來的凈滅神火還要可怕。張若塵意識到,小黑的修為,怕是真的已經恢復,以前倒是小瞧了它。

    “嘩啦。”

    忽的,空間破碎而開,出現一個直徑丈長的窟窿。

    張若塵陷入失重,墜落進黑暗的虛無空間,緊接著,被一道奇異的光束卷走,消失不見。

    小黑眼神微微一變,立即就要追進虛無空間,可惜卻被一道無形的力量波,打得陀螺一般翻滾了回來。

    劍鳴聲響起。

    虛空劍飛出,落到寒雪手中。

    小黑從地上爬起,道:“不要去追了,是女帝,是女帝帶走了張若塵。”

    寒雪心中擔憂,緊皺黛眉,道:“我們得去為師尊求情,我相信師尊在地獄界的所作所為,肯定都是被逼無奈,不是他的本心本意。”

    小黑搖了搖碩大的腦袋,道:“女帝若要殺他,何須帶走他?在女帝眼中,區區一個百枷境大圣,只是強大一點的蟲子而已。”

    寒雪將虛空劍收了起來,道:“我明白了!師尊肯定早就見過女帝,說不定他也秘密加入了無間閣。”

    小黑再次搖頭,道:“不,本皇覺得,女帝是動了惜才之心,所以大發慈悲饒了張若塵那狗賊一命,想要讓他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女帝真的是太心善,太偉岸了,胸懷之寬廣,本皇不及其萬一。”

    “對了,還有一個更大的可能性,女帝應該是看在本皇的面子上,剛才才沒有殺他。畢竟,本皇在女帝心中,有著一個獨特的位置,誰都代替不了!”

    寒雪道:“即使如此,剛才女帝為何出手,將你打飛回來?”

    小黑沾沾自喜的表情一僵,黑著一張貓臉,哼了一聲,轉身就走,怒道:“等著給張若塵收尸吧,女帝才不會放過他。”

    千古女帝的神境世界,是無邊無際的大海。

    海面,平靜如鏡,能清楚的映照出倒影。

    這是張若塵第二次來到這里,千古女帝就站在前方,身姿如同神劍一般筆直,只穿一身白衣,黑色的秀發隨意的披在身后,用一根藍色布帶系在在中段。

    她既有輕柔溫婉的氣質,又有高貴逼人的典雅,還有浩渺無形的神秘,更有戰神一般橫掃千軍的銳氣,沒有任何女子站在她的面前不自慚形穢。

    即便張若塵已被磨礪得足夠堅定,卻依舊心折。

    張若塵見過的奇女子不少,可是沒有一個,能夠像千骨女帝一樣,各種極端的氣質凝聚于一身,仿佛一座被云霧籠罩的神山,用盡心思去探查,也看不透,尋不盡。

    池瑤與她相比,少了一分神秘,多了一分霸道。

    月神與她相比,少了一分英氣,多了一分柔美。

    這是張若塵第一次看清千骨女帝的身形,可是,依舊看不清她的容貌,那張足以讓男人產生無盡幻象的容顏,又是何等的傾城絕麗?

    千骨女帝凝視著張若塵,道:“以前,我總覺得可以看透世間的一切本質,包括每一個見過的修士。可是,你和般若,卻讓我有些看不透。”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般若明明因為你,不愿答應賜婚,甚至對抗神尊的意志,差一點香消玉殞。可是,不久之前我告訴她,可以不用繼續做神女,不用繼續冒險留在地獄界,讓她和你一起離開,去追尋你們自己的生活。你猜,她是答應,還是拒絕了?”

    “應該是拒絕了!”張若塵道。

    千骨女帝點了點頭,道:“我問她為什么,她卻沉默不語。”

    “她本就是一個不喜歡解釋,什么事都藏在心中的女子。”張若塵道。

    千骨女帝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本帝答應你,幫你救出池昆侖和池孔樂,你愿意帶著般若,離開地獄界嗎?我相信,你并不喜歡地獄界的爾虞我詐,還有能夠腐蝕人心的血腥氣。”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不愿意。”

    千骨女帝道:“為什么?你為了她,明明使用了無間令,請我出手殺死風后。又與閻無神,生死決戰。這兩件事,不都是為了阻止她嫁給閻無神嗎?你難道不愿意與她在一起?你難道希望她繼續呆在地獄界這么危險的地方?又或者,是你喜歡待在地獄界,已經不愿離開?”

    “女帝,你的問題,恕我無法回答。”張若塵道。

    千骨女帝莞爾一笑:“人性果然很復雜,可笑我以前竟然以為自己已經看透了世間的一切,看來,無論達到什么樣的修為境界,都無法參透宇宙的廣闊和人心的深幽。”

    “我已經得到風酈的命運天令,只需你將命運奧義借給我參悟一段時間,我便能凝鑄出一枚全新的命運天令。”

    千骨女帝伸出一只潔白無瑕的玉手,五指纖細柔長,極盡美麗。

    張若塵探出手掌,與那只神圣不可侵犯的玉手觸碰在一起,頓時,明亮的光華,從兩掌之間綻放出來,映照整個神境世界。

    不知為何,明明和千骨女帝只是認識很短的時間,張若塵卻可以毫無保留的信任她。

    或許,這就是她的人格魅力!

    她能夠在地獄界組建起無間閣,列入十大暗勢力之一,旗下高手如云,無數修士望風而投,絕不是只靠修為就能做到。

    千骨女帝取走命運奧義后,道:“你在冰王星,還會待多久?”

    “最多三個月。”張若塵道。

    千骨女帝道:“三個月,應該足夠了!三個月內,我將命運奧義還給你。去吧,在冰王星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可以讓小黑和寒雪調動無間閣的力量助你。”

    “嘩!”

    一道道空間銘紋,從她袖中飛出,擊在張若塵身上。

    下一瞬,張若塵只感覺身體仿佛在不斷空間跳躍,無法呼吸,也無法控制身體。

    其中一次跳躍停頓的瞬間,他依稀看到了冰王星的巨大輪廓,仿佛一顆白色的蛋,懸浮在宇宙中。蛋的表面,霧氣茫茫。

    片刻后,他腳踩實地,發現自己重新回到了梧桐圣山中的石洞中。

    長長吸了一口氣,張若塵的心,漸漸平復下來,暗道:“看來女帝根本不在冰王星,而是在距離冰王星很遙遠的宇宙虛空。”

    剛才的瞬間,他估算自己至少跨越了十億里,甚至更遠。

    女帝的空間造詣很高。

    寒雪見到張若塵安然歸來,懸著的一顆心,終于落下,道:“師尊,女帝沒有難為你吧?”

    張若塵輕輕搖頭,問道:“在地獄界,有多少修士知道你是無間閣的人?”

    “不多!我隨師公來到地獄界后,因為擁有千骨體質,又修煉了《神隕經》,還得到了虛空劍的認可。所以,女帝覺得我與她有緣,收了我做弟子,此事只有無間閣高層中的少數幾位知曉。”寒雪道。

    張若塵道:“小黑呢?”

    “小黑來到地獄界的時間尚短,雖然在冰王星鬧出了好幾件大事,可是,幾乎沒有修士知道,它和無間閣有關系。梧桐圣山中的修士,雖然見過它,可是,見過之后就會忘掉。小黑的精神力強大,會抹去他們的記憶。”寒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如果是這樣,你們倒是可以幫我一些忙。”

    雖說,女帝讓小黑和寒雪調動無間閣的力量助他,可是張若塵哪敢和無間閣走得太近?

    必須和無間閣撇清關系。

    “這樣吧,寒雪,你繼續呆在無間閣,最好換一種面貌,不要與我直接聯系。”張若塵道。

    寒雪道:“然后呢?”

    “需要無間閣幫助的時候,我會傳訊給你。”張若塵道。

    小黑的冷哼聲在石洞中響起,道:“無間閣是女帝的基業,豈是你想調動就能調動?”

    “這是女帝的意思!”張若塵道。

    “什么?”

    小黑大驚,眼珠子都要落到地上,道:“不可能,女帝饒你性命,都是看本皇的面子。咳咳,可能也看了雪兒的一些面子。”

    “女帝還說,從現在開始,讓你聽從我的安排。若是不聽,她會打你的耳朵。”張若塵道。

    “開什么玩笑?女帝如果說過這樣的話,我……我下次涅槃,變成一條狗。”

    小黑怎么都不可能相信,女帝那么高貴圣潔,會和張若塵這個敗類有合作。

    更加不相信,以它今時今日的修為,加上和女帝曾經的交情,女帝會讓它聽命于張若塵?

    應該是張若塵聽命與它才對。

    半晌后。

    小黑似乎和女帝的神念溝通過,失魂落魄的,來到張若塵面前,眼中說不出的神傷,嘴里念道:“不應該啊,女帝應該更加相信我才對,為什么,為什么,十萬年來的等待,還不如你這個小白臉。”

    張若塵拍了拍它的頭,道:“下一次涅槃,想好變成什么了嗎?不用變狗,我覺得你變回貓,就挺順眼。”

    “真的嗎?”

    小黑眼中一亮,覺得變成一只貓,還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做過十萬年的貓。

    “看你的表現吧,跟我去見一個人,有一些事,我得弄明白。”張若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