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的就是命運

    沙漠陣法世界毀掉,機封圣府中的湖畔園林白霧散去,顯露出一座座亭臺樓閣。

    亡靈十剎踏破圣府的府墻,腳踩密布在地面的大圣銘紋,將巫馬九行圍在了中心。

    一張張符箓,在圣府邊緣處飛起,交織出蛛網一般的符紋,封住這片空間。

    操控符箓的,是十剎之中的霧剎。

    她身披寬大的黑袍,有著烏黑濃密的長發,卻沒有身體。黑袍中,只有一團霧,和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失去多重空間卷袖和陣法的掩蓋,機封圣府中爆發出來的圣威,頓時,驚動整座神女城,無數修為境界較低的修士忍不住顫抖,跪伏到了地上。

    神女樓,位于神女城的中心,宮殿庭園連成片。

    本是熱鬧繁華的地方,卻在一瞬間萬簌俱寂。

    無論是到神女樓尋歡作樂的貴客,還是那些花容月貌的女子,盡皆感受到亡靈十剎身上散發出來的十道震撼心靈的死亡力量,如同冬日的寒氣,涼透全身。

    鬼主第五子,澪,推開雕花紫木窗,望向機封圣府的方向。

    只見,那片區域,被八百道明晃晃的符箓覆蓋,包裹成了碗形。

    澪的內心,震動不已,念道:“死亡神宮的亡靈十剎,竟然同時出動,聞所未聞,聞所未聞……”

    “亡靈十剎很厲害嗎?能否比得過閻皇圖和無疆,或者是張若塵那樣的頂尖強者?”旁邊,一位半圣境的美姬,好奇的問道。

    澪眼中浮現出一抹譏諷,道:“你的見識太淺,只能看到狩天戰場上的修士。卻不知,他們只能算是這個千年,最優秀的代表人物。千年,對大圣而言,還是太短暫了一些。”

    人族半圣的壽元,也就兩三百年。

    不死血族、羅剎族的半圣,壽元要長一些,卻也很難超過五百年。

    以半圣的年齡和修為,能夠看到和聽說的,自然只有千年內的人物。這位半圣美姬,甚至都不知道澪的身份和修為,只知道他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你口中所說的閻皇圖和無疆,再修煉五百年,都未必有和亡靈十剎交手的資格。張若塵……他是時間掌控者,或許要快一些吧!”

    盡管澪的修為,也達到了無上境,可是,提到亡靈十剎時,眼神依舊極為凝重。

    亡靈十剎,是死亡神宮耗費無數資源培養出來,只為殺戮而生,在功德戰場上,是天庭萬界的大圣聞風喪膽的存在。

    哪怕只是其中一剎,神境之下也難遇對手。

    十剎一起出手,是不可想象的事。

    “巫馬九行的確算得上是暗黑世界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可惜,犯了致命的錯誤,命運神殿的權威,又豈是他可以挑釁?他若沒有受傷,或許還有脫身的機會。可是現在……他只有一條路可以走,破神境,渡神劫。可是在受傷的情況下渡劫,成功的幾率,又有幾成?”

    澪輕輕搖頭,為巫馬九行嘆息。

    巫馬九行是一個敢于向命運神殿宣戰的強者,擁有別的無上境大圣不具備的勇氣,和挑戰不可能的心念。

    一刀破恒古,一刀向命運。

    他是一個將刀道,修煉到極致的大意志之人。

    就算今日隕落,他也肯定會被很多修士記住。只是他那股銳不可當的心氣,不屈命運的斗志,已讓澪自愧不如。

    白卿兒帶著機封圣府的諸圣,在第一時間脫身而去,沒有被亡靈十剎圍困在里面。

    商月臉色白得像紙一樣,道:“師尊,現在怎么辦?亡靈十剎怎么來了神女城,會不會……”

    她很想說,會不會順便滅掉冰王星的神女樓。

    但,話到嘴邊,終究沒有說出口。

    在場別的大圣,也有相同的擔憂,一個個心都沉甸甸的。

    亡靈十剎的出現,比被百萬圣軍的圍剿,更可怕。

    雖說,死亡黑袍大祭司與神女樓關系匪淺,可是死亡神宮卻并非大祭司一人說了算。能夠令得亡靈十剎一起出動,多半是死亡神宮某位神靈,親自下的命令。

    白卿兒道:“你們不必將目光盯在此處,抓住張若塵,才是正事。商夏,你立即前往神女樓,讓所有陣法師和精神力圣師全部出動,將神女城中的陣法、大圣銘紋、神紋激活,不許任何修士離城。”

    “其余修士,全城追捕張若塵。”

    “是!”

    一眾修士,齊齊應聲。

    機封圣府中。

    巫馬九行手持青銅戰刀,人與刀合,刀與天合,天與地合,地與人合。

    人、刀、天、地,四合如一。

    此刻的他,仿佛沒有受傷,氣勢攀升至頂點,日、月、星辰在圍繞他轉動,他如神靈一般,化為恒星之心,天地之心。

    “來得好,正好借你們的血和魂,重開迎天的鋒刃。”巫馬九行氣勢再增。

    迎天,就是他手中刀的名字。

    迎蒼天,破日月,斬斷恒古。

    刀道不是恒古之道,可是在巫馬九行看來,每一個練刀的人,都該有斬斷恒古的決心和信心。

    恒古不破,新規何立?

    “命運之門!”

    “命運之門!”

    “命運之門!”

    一道道聲音響起,十剎同時出手。

    巫馬九行的十方,一道又一道命運之門浮現出來,綻放出奪目的光華。

    十座命運之門,每一道光,都是命運規則。

    不知多少億道命運規則,沖入巫馬九行的絕對規則領域,將刀道規則沖垮,要毀掉他一身的刀道。

    千丈,九百丈,八百丈……

    兩百丈,一百丈……

    巫馬九行的千丈絕對規則領域,不斷被瓦解,命運之光就要照射到他的身上,沖入進他的體內。

    “接受命運的審判吧,在命運之光的普照下,一切叛逆,都將受到懲罰。”羽剎十二翼展開,在身后命運之門的映照下,一根根神羽變得更加潔白。

    如白銀鑄成,如被光明洗滌過。

    巫馬九行仰天大笑:“審判我?我可有做錯任何事?我在功德戰場上,斬殺了多少天庭大圣?你們殺我,不過只是想要挽回命運神殿的顏面而已。弱肉強食,我認。但,莫須有的罪名,別加在我身上,惹怒了我,任何人我都敢殺。”

    青銅戰刀爆射出灼目青芒,刀身上的銹跡,瞬間脫落。

    亡靈十剎的十座命運之門照耀下,換做別的無上境大圣,早已變得與凡人無異,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可是,巫馬九行卻戰意如虹,大喝一聲:

    手中戰刀提起,青色刀光,破開命運之光,斬向羽剎。

    羽剎雙手一合,調動體內半塊神源的神力,腳下涌出一片白色的光明神力海洋。

    與此同時,神之星魂在他身后,凝聚出一尊巨大神影,如同真神出世一般,迎向巫馬九行的絕世一刀。

    “噗嗤!”

    巫馬九行的刀無所不破,劈開了神影,破開神力海洋,落在羽剎頭頂。

    羽剎的肉身,曾被偽神使用神力孕育了數萬年,不知多么堅韌。

    可是,刀光落下,瞬間一分為二。

    神尸被撕裂。

    甚至,羽剎的神之星魂,都被一刀斬滅。

    “神威,是神靈駕臨神女城了!”

    “天吶!我看見了神靈的真身,是一尊十二翼天使。”

    神女城中的修士,都看見了羽剎神之星魂形成的神影,感受到磅礴的神威,以為是神靈降世,紛紛下跪叩拜。

    可是,“神”只是出現了一瞬間,就被一刀斬殺。

    羽剎隕落,驚動各方勢力,修為越高的修士越是駭然。

    一座命運之門變得暗淡!

    并不是羽剎不夠強大,實際上,以他的修為可以橫行宇宙,神靈不出,幾乎沒有修士可以殺他。可惜,他遇到了天下第一的巫馬九行。

    巫馬九行的嘯聲,再次響起:

    一道刀光,沖天而起,整個神女城都在為之顫抖。

    刀光擊碎鎮壓機封圣府空間的符箓,破開云天,穿透冰王星的大氣層,一直飛到了宇宙中。

    第二座命運之門暗淡下去!

    嘯聲再起,氣勢如虹。

    這一聲吼,是為提增自己的氣勢,同時,也是強化自己的心念。

    命運不可逆,我,偏偏斬之。

    第三座命運之門暗淡,又有一剎隕落。

    霧剎控制的八百道符箓,盡數破碎,化為粉塵。

    機封圣府中,破敗不堪,充斥各種混亂的力量,其中刀道力量最為強勁。

    幸好神女樓的陣法師和精神力圣師全部出動,激活了城中的道鎖、陣法、銘紋,戰斗的余波,才被控制在一定范圍之內。

    巫馬九行的嘯聲,震得機封圣府附近的建筑,紛紛灰飛煙滅。

    戰刀揮出,破去金剎的十萬零八千個佛文,將他的身體斬斷成兩截。

    刀道規則,摧毀了他的所有魂靈。

    兩截佛體,變得死氣沉沉,冰冷如同鐵塊。

    連出四刀,連斬四剎。

    能看清圣府中戰斗的大圣,無不驚懼駭然,心臟似乎都要被嚇得破碎。

    “神境之下,除了卓雨農,還有能夠接巫馬九行一刀而不死的修士嗎?”有大圣,顫聲問出這個問題。

    “巫馬九行與卓雨農交手之時,并沒有使用戰兵,而卓雨農卻使用了至尊圣器。若是,那一戰,巫馬九行使用了戰刀,卓雨農還能接他七刀嗎?”

    “巫馬九行的這柄刀,據說,不能輕易使用。一旦使用,不飲飽血和魂,決不罷休。”

    “若是飲不飽血和魂,會怎么樣?”

    “會食他自己的血和魂!據說,巫馬九行為了不被這柄刀控制,已經棄刀不用很久。”

    “巫馬九行都無法駕馭,只能棄而不用,此刀還真是可怕,比得上阿修羅劍了!”

    在一眾大圣議論紛紛的時候,第五座命運之門暗淡下去。

    閻昱和芙湘女,是閻羅族神境之下最強大的兩位大圣,在命運神殿的《神儲卷》和天庭的《紅塵絕世榜》上,都排在極前。

    此刻,他們站在神女城的城墻塔樓上。

    閻昱撐著黑暗天機傘,單手背在身后,目光幽邃而又深沉,道:“暗黑世界倒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巫馬九行比我想象中要更強,亡靈十剎殺不了他。現在,該我們出手了!”

    “我們為何要插手進去?讓命運神殿和巫馬九行斗得兩敗俱傷,我覺得挺好。”芙湘女戴著藍色水晶面紗,潔白如玉的手中,握著一柄長長的水晶弓。

    閻昱道:“命運神殿有它存在的道理,正是因為有它,所以地獄十族可以和平共處,不至于爆發內亂,被天庭萬界所趁。”

    “如今,玉煌界開啟,諸神都已離開,正是局勢微妙之時,巫馬九行這個不確定的因素突然出現,顯得太詭異了一些。”

    “你懷疑是天庭的陰謀?”芙湘女面紗下的眼眸,露出異色。

    閻昱道:“不是我這么懷疑,是族中神靈這么懷疑。巫馬九行本沒有成為這個元會代表人物的資質,消失兩百余年后,卻擁有了代表這個元會的實力,本身就是一件古怪的事。”

    “那么,他就是一顆明面上的棋子,用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芙湘女道。

    閻昱點了點頭,道:“不能說,一定是這樣。可是,已經有神靈,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地獄界似乎將有大事發生。既然山雨欲來,那么,一切不穩定的因素,都得摧毀。無論怎么說,諸神從玉煌界歸來之前,地獄界一定不能亂,命運神殿的權威不可動搖。”

    “就算巫馬九行不是天庭的棋子,也得先殺了他。就是這個意思,對吧?”

    “沒錯!一個人哪怕再優秀,在大局的面前,也是可以犧牲的。換做別的時候,我倒很想與巫馬九行這樣的強者,公平公正的一戰。”閻昱輕輕搖頭,情緒沒有太大波動。

    芙湘女提起水晶弓,纖長柔美的手指,緩緩拉開弓弦。

    “哧哧。”

    天地間的規則,猶如一根根線條,盡數向她弓弦上匯聚,凝聚成一支半透明的箭。

    就在規則之箭,指向巫馬九行的一瞬間,他立即生出感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