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八十五章 弱者宮南風

    商月冷眼瞪了過去,道:“你休想從我這里問到任何東西。”

    她雖然不想死,也恐懼死亡,可是,能夠修煉到萬死一生境,又豈會被張若塵三言兩語唬住?

    “別急著拒絕,我的問題,都很簡單。”

    張若塵從頭到腳的打量著她,問道:“多少歲了?”

    商月緊咬貝齒,仔細想了想,這是一個可以回答的問題,于是,少了幾分倔強,道:“從誕生出靈智算起,已有七萬年。從修煉出肉身算起,一千三百年。”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為什么修煉肉身?”

    “與你有關嗎?”商月道。

    張若塵道:“回答我。”

    商月撇過臉去,道:“但凡是植物、靈怪,甚至是石族修士,只要有能夠修煉出肉身的功法,誰不修煉肉身?若不修煉肉身,成圣和成神的難度,得增加十倍以上。”

    石族修士修煉肉身,張若塵是知道的。

    天庭萬界中的“石界”,那些石族修士,追求和探索的就是生命,都會修煉出屬于自己肉身。

    地獄界石族恰恰相反,不修煉肉身,修煉的是死亡之道,欲將萬物毀滅,皆化為石。它們即便有血液,也被稱為石液,是石質身軀的精華凝聚而成,在體內石脈中流動。

    因為沒有肉身,地獄界石族與鬼族、尸族、骨族一樣,絕大多數都沒有繁衍能力。即便要繁衍后代,手段也十分特殊。

    當然,修煉肉身這一步,對石族修士而言太難。

    加上石族的歷代圣賢,皆認為修煉出肉身的石族,已不算是純粹的石族,是異端,是失去了本源,是被血肉生靈奴化了思想。因此,石族絕大多數神功寶典,都是掌握在地獄界石族手中。

    地獄界石族的數量和實力,遠勝天庭石界。

    張若塵道:“你師尊白卿兒多少歲了?她是石族嗎?她修煉肉身沒有?”

    “師尊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商月道。

    張若塵眼神惋惜,搖了搖頭,道:“如果你連這么一點信息都不愿透露,留你性命還有什么意義?”

    說著,他探手右手,觸碰到商月吹彈可破的臉頰。

    “哧!”

    凈滅神火在指尖,浮現出來。

    商月連忙道:“師尊的秘密,很少告訴我們。我只知,她的年齡,不會超過三千歲。她是不是石族,我不清楚。但是,她絕不是石身,因為她也會流血,不是石族的石液。”

    “很好。”

    張若塵收回手指,拍了拍手,笑道:“那我問你最后一個問題,白卿兒是不是抓了一位昆侖界的修士?”

    “回答了這個問題,你是不是,就會放了我?”商月道。

    張若塵搖頭,道:“我若回答,我會放了你,你會信嗎?”

    “你絕對不可能放了我,因為,你不會讓任何人知曉,天樞針最后落入了你的手中。”商月道。

    她從張若塵沒有返回冰王星,而是前去了奧云小行星帶,便是看出張若塵不可能將天樞針還給命運神殿,想要私吞。

    張若塵道:“我不會放了你,但是,可以保證不殺你。”

    “就像我師妹和神皇子殿下的關系?”商月道。

    張若塵微微一愣,沒想到無意之間,得知這么重要一則信息。

    張若塵生出興趣,道:“你師妹和羅生天是什么關系?”

    “男人和女人之間,你說是什么關系?”商月反問道。

    張若塵回想以前種種,羅生天似乎的確喜歡偷偷前往神女樓。這是兩情相悅,還是白卿兒設計的呢?

    兩種情況,都有可能。

    畢竟對商夏來說,成為天羅神國神皇子的女人,地位比留在神女十二坊高出太多。

    張若塵情不自禁的笑了笑,今后羅生天再敢義正言辭的指責他,他總算有辦法反擊。這算是一個小小的收獲!

    張若塵道:“我說不會殺你,也就一定不會殺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商月狡黠的一笑,道:“沒有。”

    “嗯?”張若塵道。

    商月道:“師尊沒有抓昆侖界的修士,至少,在我進入城主府之前沒有。進入城主府后,因為要準備玄武吞天陣,我沒有外出一步,外界的任何消息都不知曉。”

    張若塵盯了她很久,道:“行!我再問你最后一個問題。”

    “怎么還有最后一個問題?”商月心中氣惱,覺得張若塵是在玩她。

    張若塵聲音低沉的道:“你得明白一個道理,現在你是我的階下囚,所有規則都是由我來定。反正你已經說了那么多,難道還會在乎最后一個問題?”

    商月哪肯上當,心知張若塵是一步一步的在誘導她,從而攻破她的心理防線。

    張若塵道:“你不問答,只有死路一條。你死了之后,我可以問你師妹,畢竟我和她今后很有可能是一家人,她應該不會不告訴我。”

    “你仔細想想看吧!感情那么好的師姐妹,師姐身死人亡,師妹卻成為神皇子的皇妃,今后說不定還能借助天羅神國的修煉資源,沖擊到神境,生一堆的子女,逍遙于天地之間。而你,死后誰還記得你呢?兩者差距何等之大,想想都覺得悲戚可憐。”

    商月的思緒被張若塵代入進了想象之中,情緒變得激烈,道:“我才不信,商夏真的落入了你的手中。”

    張若塵取出《時空秘典》,翻開其中一頁。

    頁面上,有一幅美人圖,與商夏一模一樣,惟妙惟肖,生動至極,仿佛隨時都會從紙張上走出來。

    張若塵合上《時空秘典》,道:“我外公是血絕戰神,我母親亦是神靈。做元會級天才的女人,不比做神皇子的女人差。你那么聰明,應該懂得如何選擇。你那么美麗,又那么優秀,萬死一生境的強者,比夏瑜厲害了不知多少倍。為了得到夏瑜,我可是送出了一件至尊圣器。對美人,我一貫比較大方。”

    商月的眼神先是懷疑,隨后有些掙扎,最后,轉為了思索,臉上的冷意化開,垂頭柔聲道:“你問吧,只要我知道的,都可以回答你。”

    “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不是白卿兒盜走的?”

    繞了無數圈子,攻破商月的心理防線,張若塵終于問到正題上來。

    商月道:“沒錯!但是,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早已被掉包,師尊盜取到的,只是五枚普通的本源神晶。”

    “是誰掉的包?”張若塵追問。

    商月道:“師尊懷疑是七手老人。”

    張若塵一直盯著商月的眼眸,可以確定她說的都是真話。

    在洞中,來回踱步。

    半晌后,張若塵笑出聲:“白卿兒的確是心智過人,可惜太小覷天下人,她和七手老人的這次博弈,看來是輸了一籌。”

    仔細想了想,白卿兒之所以會輸,都是因為出了張若塵這個變數。

    否則,七手老人多半已經死在她手中,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自然也被她奪了回去。

    也不怪白卿兒那么恨他,欲致他于死地。

    張若塵又問道:“神女十二坊為何敢那么大張旗鼓的聯合十大暗勢力的修士,搶奪天樞針?難道不怕被命運神殿知曉?”

    “為何要怕命運神殿知曉?這本就是命運神殿和神女十二坊的合作,意在引出十大暗勢力的強者,將他們一網打盡。”商月道。

    張若塵并不吃驚,早就有所猜測,只是向她求證而已。

    如此說來,白卿兒的手段倒是高明,將各方勢力玩弄于股掌之中,膽魄和心智,讓人不服都不行。

    張若塵道:“最后一個問題。”

    商月白了他一眼。

    張若塵道:“真正最后一個問題,白卿兒安排坐鎮在奧云小行星帶的高手是誰?”

    商月臉上露出一道驚色,略微猶豫了一下,道:“這你居然都能猜到!”

    “這不難猜!神器,誰不心動?白卿兒豈會不防煅凌風一手?奧云小行星帶如果真有空間蟲洞,也就必定有強者鎮守,而且是白卿兒絕對信得過的人。”張若塵道。

    商月道:“是龜王爺和柱將軍。”

    張若塵有些印象,道:“就憑它們,是煅凌風的對手?”

    “你別小覷了它們,它們都曾得到荒天大神的指點,在石族中是非凡的存在。當然,師尊做事滴水不漏,或許還有別的一些布置,但是絕不會告訴我們。”

    商月的眼眸中,浮現出一抹似水柔情,道:“若塵公子,奴家將所有知道的東西都告訴了你,可還算乖巧聽話?”

    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大圣強者,以這么嬌滴滴的方式說話,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讓張若塵心神悸動,大呼受不了!

    張若塵壓制住腦海中的邪念,走了過去,認真的說道:“的確很乖。”

    “那么……”

    張若塵道:“但是,太乖了一點,我不喜歡。”

    商月本就是火爆張揚的性格,聽到這話,再也裝不下去,冷聲道:“張若塵,你從始至終都在羞辱我嗎?”

    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嘆道:“你可以背叛你師尊,對我這么乖。今后,完全也就有可能背叛我,對別人這么乖。這樣的女人,我哪敢要?我喜歡性格倔的,你太容易上手,頂多只能做一個……先做一個侍女吧!看表現,或許今后還有機會。”

    商月氣憤不已,覺得張若塵就是一個不擇不扣的騙子,怒道:“我乃萬死一生境大圣,你讓我做……”

    張若塵將她扔進《時空秘典》,化為一幅美女圖,封印在了里面。

    張若塵體內陽剛之氣旺盛,又有焱神的火焰神紋,更是凝聚出了四品火之道圣意,剛才差一點,就沒有控制住。

    在陰陽五行圣意沒有圓滿之前,哪里還敢修煉凈滅神火?

    凝聚出四品火之道圣意,張若塵其實已經后悔。現在才發現,若是當初凝聚出來的火之道圣意,只有六品,或者七品,應該可以更加容易,融入陰陽五行圣意才對,也更加容易達到平衡。

    先前,之所以說,要用商月修煉凈滅神火,完全只是嚇唬她的。

    張若塵沒有再找商夏問話,此女和商月完全不同,一看就是心志堅定,寧死都不會妥協的存在,問了也是白問。

    有真理之心,張若塵判斷得出商月說的那些,都是真話。

    開啟日晷。

    張若塵吞服圣藥和圣丹,快速恢復消耗的圣氣,還有氣海的傷勢。

    同時,又花費時間,掙斷體內成千上萬的細小枷鎖。

    三天內,張若塵催動萬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飛行了數次,一連趕了接近三億里的路,本以為已將所有追他的修士甩掉。

    可是,他剛剛飛落到一塊宇宙巖石上,準備開鑿洞穴休息的時候,身后傳來一道呼喊聲:“若塵大圣,等一等,等一等我。”

    為了防止被人認出,他早已變化成尋木大師的蒼老模樣,誰能將他認出來?而且,誰追得上他?

    張若塵立馬警惕,喚出烏金戰天柱。

    一個身形柔弱的年輕男子,飛落到宇宙巖石上,沒有站穩,向前踉蹌了兩步,差一點一頭栽在地上,尷尬的笑道:“別緊張,是我,命運神殿司空,宮南風。”

    張若塵心中震驚不已,有些失神,怎么也想不通宮南風怎么追上他的。

    張若塵當然見過宮南風,天樞針就是他打出。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過去,發現宮南風的身上,居然毫無力量波動,與一個凡人沒有區別。

    宮南風面帶笑容,任由張若塵探查,道:“沒想到是若塵大圣幫助命運神殿奪回了天樞針,不愧是福祿神尊看中的人杰,不愧是命運天令的執掌者。若塵大圣,若塵大圣,請把天樞針,還給我吧?”

    還天樞針?

    張若塵冷聲道:“我不是張若塵,你認錯了人。”

    “若塵大圣,我們是自己人,你不必如此顧忌,我早就已經推算出你的身份。我身上有你穿過的圣袍,是從血絕家族帶過來的,只要距離足夠近,就能準確推算。”宮南風一副很熟絡的樣子,一邊笑著,一邊主動走過去。

    張若塵步步后退,道:“你怎么知道,天樞針在我手中?也是推算出來的?”

    “倒不是推算出來的!但,你從煅凌風手中奪走天樞針的時候,我就在附近。”宮南風認真的道。

    張若塵當時根本沒有感知到附近還有別的修士,不信他的話,道:“那你當時,為何不親自出手?”

    “我太弱了,打不過他們。再說,我也是想要看看,奪取天樞針的幕后主使是誰?一直都在放長線,就想釣大魚。那位主使,連我都推算不出來,肯定來頭不一般。可是,等了這么幾天,都沒有現身,我想,還是先帶天樞針回去穩妥一些。”宮南風道。

    張若塵道:“你很弱?”

    “對啊!隨便一個壯漢,就能把我打翻。”宮南風道。

    張若塵道:“可是,你卻能追上我?還能瞞過我的感知?還能在宇宙中漫步,你真的很弱?”

    “真的很弱,你不信打我一拳試試,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宮南風把臉湊了過去,讓張若塵打。

    張若塵再次急速后退,此人,能夠成為命運神殿的司空,又能操控神器,還能瞞過他的感知,追上流光功德鎧甲,怎么可能真的很弱?

    難道是故意裝瘋賣傻?

    或者……看出他想私吞天樞針,在故意誘他出手?

    看不透此人的虛實和目的,張若塵感覺到十分棘手。

    出手?

    但是,張若塵懷疑,自己遠不是他的對手。

    將天樞針交出去?

    更加不可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