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九十一章 義薄云天

    “張若塵?”

    閻折仙拽緊拳頭,那張凝脂般的動人俏臉,頓時沉下去不少,貝齒在輕輕的磨動。

    閻皇圖從上到下,將那位羅剎族大圣打量一遍,滿臉錯愕。

    不等他們追問和確認,張若塵拉著宮南風,飛行到遠處,遠呼道:“二位先且等一等,我有話與他單獨談。”

    閻折仙和閻皇圖,顯然不知該如何面對張若塵就是他們救命恩人這個事實,因此,沒有追上去。

    “若塵兄,我們坦坦蕩蕩,有什么話,不能直說呢?”宮南風不解的道。

    張若塵拉著宮南風來到百里外,釋放出空間真域籠罩,神情嚴肅的道:“雲桓鐵血王已經死了!”

    “這我知道,已經推算過。你殺了他?”宮南風道。

    張若塵搖頭,道:“是天堂界的大圣。”

    “這我倒是沒有推算出來。”

    “天堂界的大圣來地獄界,是為奪取天樞針,必有大人物掩蓋他們的天機,你當然推算不出。”

    宮南風認真的道:“據我所知,天堂界來地獄界,是為殺你。”

    張若塵嘴角抽動,覺得與宮南風聊天談事不是一件愉快的事,道:“殺我只是其次,我的性命與天樞針比起來不值一提。”

    宮南風一邊點頭,一邊困惑的問道:“天堂界的大圣,為何殺雲桓鐵血王?”

    “因為,天堂界和神女十二坊有合作,現在他們鬧翻了,而雲桓鐵血王是神女十二坊的人。這下,你懂了吧?”張若塵道。

    宮南風震驚,道:“天堂界和神女十二坊有合作?雲桓鐵血王是怎么成為神女十二坊的人?這些,為何我這個司空都不知曉?而且沒有推算出來。”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天樞針在我身上的事,不能讓閻皇圖和閻折仙知曉。”

    張若塵終于說到重點上,目光向遠處的閻折仙和閻皇圖看去。遠處的二人,也在低聲談論著什么。

    宮南風道:“為何?”

    “第一,閻羅族和我們命運神殿并非一條心,萬一他們趁此機會奪取天樞針,怎么辦?”張若塵道。

    他可以加重了“我們命運神殿”這幾個字。

    宮南風道:“可是他們二人的修為,好像還威脅不到你。”

    張若塵不理他,道:“第二,冰王星的局勢,現在非常混亂。神女十二坊的白卿兒,控制了很多頂尖大圣,這你應該知道,奪取神器的時候,他們都有參與。萬一閻皇圖或者閻折仙,也早就被白卿兒控制了呢?”

    宮南風驚駭,道:“不可能吧!白卿兒那么大的膽子,敢控制閻皇圖和閻折仙?”

    “為何不敢?實話告訴你,煅凌風他們奪取天樞針這件事,就是白卿兒在背后策劃。此女連天樞針都敢奪,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張若塵道。

    宮南風臉色冷然了許多,道:“此事命運神殿必定會徹查,若是屬實,神女十二坊和白卿兒,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他肩膀,道:“當前局勢紛亂,任何修士都不能信任,小心保住性命,才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

    宮南風痛心疾首,嘆道:“枉我自稱天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沒想到來的冰王星,卻事事無法參透,被人利用而不自知。”

    張若塵臉色一黑,覺得宮南風是在指桑罵槐。

    他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道:“天堂界修士,昆侖界修士,包括白卿兒,都不是簡單角色,背后有通天級別的大人物,難推算,是很正常的事。你其實已經很厲害,這不,又一次追上了我。”

    宮南風望向張若塵,低聲道:“若塵兄,我正打算跟你說這件事。”

    張若塵立即豎起耳朵,準備細聽。

    宮南風道:“這個秘密,只有命運神殿最核心的成員才知曉。”

    “我執掌命運天令,其實也算核心成員。”張若塵道。

    宮南風道:“其實,我之所以能夠追到這里來,是因為,天樞針在你身上。而我,是天樞針的器靈。”

    倒真是了不得的秘密。

    饒是張若塵早就有心理準備,亦被他這話驚住。

    “神器的器靈?不對,我明明親眼看見,天樞針的器靈,被煅凌風使用玄武吞天陣鎮壓。”張若塵不信,依舊覺得宮南風是心機深沉,在故意給他挖坑。

    宮南風難以推算他。

    而他,使用真理之心感知宮南風,也只能感知到一個大概。

    宮南風道:“其實,我是器靈的肉身。”

    “什么意思?”張若塵道。

    宮南風道:“若塵兄應該清楚,天下萬靈每隔十二萬九千六百年,都會渡一次元會劫難,而且,元會劫難會越來越強,最終將其殺死為止。器靈,也是萬靈之一,也要渡元會劫難。”

    張若塵露出沉思之色。

    宮南風繼續道:“不同的靈,渡劫的難度,各有不同。越是親近天地自然的靈,渡劫越容易,比如植物類的生靈。反之,越是兇厲,越是反天地規則的靈,渡劫越難。人類如此,不死血族如此,器靈也是如此。”

    “神器器靈的渡劫難度,不會比不死血族修士低,可是,很多神器的器靈,卻能存在十個元會,數十個元會,甚至更久。”

    “因為,神器的器靈,可以分出九成以上的靈,修煉出肉身,代替自己渡元會劫難。而另一部分靈,跌落到神境之下,沉睡在神器的內部,以此躲避元會劫的感知。等到元會劫難過去,再重新修煉到神境。”

    張若塵質疑道:“元會劫若是那么容易欺騙,天下萬靈豈不都能使用這種代死的手段,活過一個又一個元會劫難?”

    宮南風搖頭:“如果讓你,分出九成以上的圣魂,修煉出肉身,變成另一個你。你能接受嗎?”

    張若塵細細思考,然后搖頭。

    失去九成以上的圣魂,再厲害的人族修士,怕是都會變成一個弱智。

    而且,圣魂缺失,對修煉會造成嚴重影響,很有可能修為大降,或者修為今后再也無法進步。對任何一位神靈而言,只要有一絲把握渡過元會劫難,都不會選擇這么做。

    當初姑射靜吸走張若塵的,也只是魂力,而不是圣魂本身。

    修煉出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想想都覺得很恐怖。

    緊接著,宮南風又道:“絕大多數神靈,都不會這么做。因為神靈和神器不一樣,神靈靠的是自身,神魂絕對不能有失。神器卻不同,器靈即重要,也不重要。因為,神器的力量,源自于神器的主人。”

    張若塵已經信了不少,道:“難道從來沒有神靈這么做過?”

    “有。”

    宮南風道:“佛道找到了一種秘法,可以瞞過元會劫。但是,卻保不住自己的神級肉身,最多只能保住不到一成的神魂。不到一成的神魂,需要吸納九成以上的新魂,其實已經不是曾經那個人,算是新生。因此,這被稱為轉世重修。”

    張若塵苦笑:“是啊!就算躲過了元會劫難,其實也和死去沒有區別,已是全新的一個人。”

    “告訴你一個秘密,在命運神殿,曾有神靈猜測,你是須彌圣僧的轉世。”宮南風道。

    “什么?”

    張若塵一怔,道:“無稽之談。我若是須彌圣僧轉世,哪怕只有不到一成的神魂,現在也該是逍遙天地間的強者。”

    “放心吧!你肯定不是須彌圣僧的轉世,否則你走不出命運神山。”宮南風笑道。

    張若塵道:“所以,你能找到我,不是真能找到我,而是你能找到天樞針?”

    宮南風抱起雙手,點頭道:“沒錯。就像你的圣魂,哪怕在千萬里之外,也能自動飛回到肉身附近。即便是煅凌風的那根黑色布袋,也阻擋不了我對天樞針的感知。”

    宮南風的話,張若塵信了不少,因此頭疼不已,道:“那你現在,到底什么修為?”

    “我才剛剛修煉出肉身不久,弱得很。”

    “你騙我的吧?你若真弱,怎么能在宇宙中漫步,速度為何能夠追上我?”張若塵試探道。

    宮南風道:“若塵兄,我真沒騙你,我真的很弱。只不過,我的肉身特殊,比凡人強大,可以適應種種惡劣的環境。至于速度,完全是因為我體內的神器之靈,與天樞針相互吸引造成的。我自己根本無法隨心所欲的調動神器之靈的力量。”

    張若塵負手而立,心緒復雜,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幸好剛才他沒有聲稱,天樞針被天堂界的大圣奪走,否則,已經暴露。

    現在該怎么辦?

    殺宮南風,以除后患?

    他感覺自己下不了手。

    而且,張若塵沒有完全相信宮南風,萬一宮南風是一個臣服極深的強者,故意編了一套說辭來麻痹他,也是有可能的事。

    命運神殿要殺張若塵,需要一個充分的理由。

    宮南風完全有可能是為此而來,是針對張若塵的一個圈套。

    可是,留宮南風性命,他該怎么隱藏天樞針?

    在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出現到冰王星上時,張若塵便意識到,營救殞神島主的計劃已經啟動。他們奪取天樞針,很有可能,與營救計劃有關。

    否則,昆侖界不會暴露血靈仙還活著的秘密。

    付出了大的代價,必定是有大的原因。

    在張若塵的潛意識中,是希望助昆侖界救出殞神島主的,更希望昆侖界千千萬萬的生靈,可以免受戰火。

    他一直遲遲沒有將天樞針,交給宮南風,就是這個原因。

    退一萬步而講,他是東域王,是血神教的教主,是圣明中央帝國的太子,保護東域的生靈,血神教的弟子,圣明的后裔,是他的責任。

    宮南風道:“若塵兄,你應該相信我了吧?”

    “嗯!”

    張若塵下意識的,應了一聲。

    宮南風喜道:“那你可以將天樞針還給我了嗎?”

    “嗯?”

    張若塵干笑了兩聲,搖頭道:“不行。”

    “為何?”

    宮南風感到無法理解。

    “你太弱了,天樞針放在我這里安全一些。”張若塵道。

    宮南風如被霜打焉了的茄子,嘆道:“是啊,我太弱了,天樞針放在我身上,的確容易遺失。”

    “沒事,還有我。”張若塵道。

    閻折仙俏臉上的表情,既是懊惱,而又無奈,回想與張若塵曾經的種種,便是覺得自己和他冤家路窄。

    為何救他們的,偏偏是這個討厭的家伙?

    閻皇圖看著她的囧樣,笑道:“其實張若塵不錯,太爺爺都對他贊不絕口。”

    “太爺爺不過只是看上了他元會級天才的天賦,卻沒看清此人的人品。”閻折仙道。

    閻皇圖道:“我覺得,人品也不錯啊!至少對你,絕對是真心無疑。在命運神域的神女樓,他化身屠天殺地之皇,為你解圍,否則那一場賭局,你得輸多少神石?”

    閻皇圖已知閻折仙腹中胎兒的秘密,因此,對張若塵沒了敵意。

    狩天戰場上打生打死,也只是為各自背后的勢力爭奪利益,是公平公正的角逐,不算死仇,也不是私仇。

    閻皇圖又道:“以張若塵的性格,本已假死藏身到了暗處,肯定不會輕易多管閑事。可是,他卻偏偏出手救我們,因此招惹了麻煩,暴露了身份。我想,他絕不是為了我。”

    閻折仙眼眸中終究是有了一些變化,但,還是噘著嘴唇,倔強的道:“那又如何?我才不會領他的情。”

    “別人根本沒打算要你領情,先前,如果不是宮南風突然出現,他都已經隱瞞身份離開。還有神女樓那次,他也是化名屠天殺地之皇幫你,不想讓你知道他的身份。”閻皇圖道。

    閻折仙眼眸中露出哀求之色,道:“五叔,你怎么幫著外人說話?你不會也希望我嫁給他的吧?他和羅乷公主,已經訂婚,是神尊賜婚。我若嫁給他,算什么?算他的小老婆嗎?”

    “當然不可能。”閻皇圖道。

    閻折仙道:“這么說,五叔是站在我這一邊?不用聽太爺爺的話?不用嫁給張若塵?”

    “我的意思是,你是閻家的明珠,嫁過去后,至少也得和羅乷平起平坐。”閻皇圖眼神凌厲,肅然的道。

    “五叔,你還是別開玩笑了,他們過來了,我該怎么說?哎呀!為什么偏偏是張若塵,這樣我是該感謝他,還是該瞪他兩眼,讓他以后別再纏著我,死了那條心?”閻折仙哭笑不得,感覺造化弄人,因此悄聲的求問。

    “我傷得很重,得先療傷。”

    說完,閻皇圖便是盤膝坐下,療傷了起來。

    張若塵恢復了本來面貌,與宮南風一起,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背身盤膝而坐的閻皇圖,隨后目光才是移向閻折仙,落在她那微微聳起的小腹處,道:“你該留在閻羅族好好養胎的。”

    閻折仙本想傲慢的回一句“此事與你無關”,但是,畢竟張若塵剛才才出手救了她,這么做,太不近人情了一些。說到底,張若塵的心倒也不壞,不算十惡不赦。

    她淡淡的道:“出來歷練,見識世面,沒想過會遇到危險。”

    “既然是歷練,也就必定會有危險。我知道,你不待見我,無所謂,我其實也不喜歡你。可是為了你腹中的孩子,我可以護送你們返回冰王星。你盡快回閻羅族,這里的事,以你的修為,最好不要參合。”張若塵道。

    閻折仙本來是想好好與張若塵說話,可是,張若塵說的這番話,卻讓她心頭十分不悅,臉蛋變得氣鼓鼓的,發出冷吟吟的笑聲。

    “若不需要我的護送,直說便是,我還不想招惹這麻煩。”張若塵直接的道。

    宮南風道:“恐怕不行。”

    “你插什么嘴?”張若塵道。

    宮南風神情凝重,道:“我的意思是,費仲已在趕來的路上,。最多還有半刻鐘,就能到達此地。”

    “你推算出來的?”張若塵臉色微變。

    “嗯!”

    “真身,還是傀儡分身。”

    宮南風苦笑道:“恐怕是……真身。”

    張若塵立即調動真理規則,注入雙眼,向宮南風所指的方向望去。

    閻皇圖哪里還有心情療傷,豁然站起身來。

    宮南風倒是絲毫沒有緊張和慌亂,很平靜,還安撫閻皇圖和閻折仙的情緒,道:“有若塵公子在,二位放心,不要驚慌。”

    “費仲可是真身前來,我們分頭逃吧,或許還有脫身的機會。”閻皇圖的目光望向張若塵,希望將閻折仙托付給他。

    宮南風道:“二位真的不用驚慌,若塵公子義薄云天,肯定會獨自一人去引開費仲。先前,遭遇雲桓鐵血王的時候,他便是如此大義,讓我好生感動。”

    閻折仙目光中露出一絲訝色,若不是從天運司司空的嘴里說出這話,她還真不信,張若塵是一個如此義薄云天之人。

    難道自己以前,對他真有誤會?

    張若塵一口老血差點吐出,很想一拳打死宮南風。

    宮南風道:“我們先走吧,若塵兄肯定會留在這里,擋住費仲,為我們脫身拖延時間。”

    “走什么走?費仲何等人物,留他一人在此太危險了,他也只是一個百枷境大圣而已。要走一起走,要戰一起戰。”

    張若塵轉頭看去,沒想到閻折仙竟會說出這番話來。

    “看什么看?我是看你不順眼,可是,大禍臨頭之時,卻也不至于將你獨自留下,自己逃命去了!”閻折仙瞪眼過去,嬌哼道。

    張若塵笑道:“即使如此,我倒是有一計,或可破此危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