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四百九十八章 陣法天師

    白卿兒將天墟剎隕落后顯現出來的大世界,完全吸納進混沌初開圣意,成為混沌中的一片大陸,身上的氣勢,隨之大增。

    她略微有些失望:“原來只是大世界的一角,難怪天墟剎可以用身體將其承載。嗯?那是?”

    她的秀目,望穿混沌。

    只見,懸空的十道命運之門盡數退去,唯有一團刺目的火焰,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向她飛來,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危險感。

    火焰中,吾悅命皇身體燒成了赤金色,頭發化為火星飛散,皮膚碎裂成金片,氣海中的圣源,釋放出整個星空都為之震蕩的毀滅波動。

    這是他生命最后的璀璨!

    他不得不選擇與白卿兒同歸于盡,因為,白卿兒的強大,遠超他們的預估。若沒有人做出犧牲,他們所有人都將死在這里。

    而且,必須是他。

    別的無上境大圣,就算想要同歸于盡,自爆圣源,白卿兒也不會給其機會。

    至于星落,乃是命運神殿的昔日神子,更是命運神殿神境之下唯一的支柱。在巫馬九行、血靈仙、“紀梵心”相繼出世的情況下,星落絕對不能死,只有他可以支撐起命運神殿最后的尊嚴。

    此刻的吾悅命皇,速度與神靈相比都不弱,白卿兒自然是避不開。

    飛入白卿兒的千里之內,吾悅命皇心中大定,暢快的笑道:“御邱神子若是未死,命運神殿何至于如此憋屈?罷了,今日,本皇取你性命,玉石俱焚。”

    “倒是有些氣節,可惜,今日就算你死,也攔不住我,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走。”

    白卿兒沒有逃,反而化為一道白光,沖向吾悅命皇。

    六十五枚青銅編鐘環繞她的嬌//軀,混沌之氣化為光繭,如同一座雛形宇宙。

    相距還有六百里,白卿兒一掌隔空打出。

    吾悅命皇亦是打出一掌,掌印的威能,絲毫不弱于白卿兒,甚至,還要略強幾分。

    “轟!”

    兩掌相擊,形成明亮耀目的光波。

    星落一手持天命戟,一手持極兇之刃,回頭看去,眼中流露出復雜的神色,有悲痛,有屈辱,有狠辣,有欽佩……

    “轟隆!”

    緊接著,比先前兩掌相擊更加恐怖十倍的光波爆發出來,威勢煌煌,蔓延過的地方,空間如同紙做的一般,盡數崩塌。

    十位無上境大圣立在虛空中,皆莊嚴肅穆。

    來之前,誰都沒有想到,敵人如此可怕,能夠逼得吾悅命皇自爆圣源。

    久久的沉寂后,一位長有四只眼睛的無上境大圣,道:“紀梵心的氣息,消失了!應該是已經與吾悅同歸于盡。”

    “吾悅乃是天命司的最強命皇,神境之下最頂尖的存在,他自爆圣源,足以威脅到偽神的性命。紀梵心就算是元會級天才,那么近的距離,也必定已經灰飛煙滅。”

    背后有一道冥月光輪的無上境大圣“蒼圣”,道:“其實,吾悅不必選擇自爆圣源的,我們若是全部使用秘術,燃燒壽元戰斗,未必沒有贏的希望。”

    有數位無上境大圣,跟著點頭,他們也覺得吾悅命皇不該那么急著做出決定。

    畢竟,以吾悅命皇的天資和修為,有很大的概率,突破成神。

    他自爆,命運神殿等于痛失半尊真神。

    星落沒有他們那么樂觀,深知一個道理,哪怕只有一成的脫身機會,吾悅命皇也絕對不會選擇自爆圣源。

    若不是他在七星帝宮中,看到了張若塵和宮南風,意識到,天樞針很可能落入了紀梵心手中,他肯定不會在此逗留,而是帶著十尊無上境大圣立即逃走。

    星落向十位無上境大圣下令,道:“你們先走,我去查探一番。”

    “神子殿下,不用如此小心謹慎吧?這么恐怖的毀滅能量,還殺不了她?”蒼圣道。

    他知道星落讓他們先一步離開的原因,無非是擔心紀梵心沒有死。

    “天樞針必定在紀梵心手中,多半隨著紀梵心隕落,墜入了虛無空間。我們得立即趕過去,將它找到。”

    “沒錯,一旦遺失到了虛無空間,將很難找回。”

    星落看著那片,因吾悅命皇自爆而破碎的空間,略微有些猶豫。

    只靠他一人,要在虛無空間中,找到天樞針,的確太難了一些。若是有另外十位無上境大圣幫忙,將神器找回的概率將大增。

    可是他擔心紀梵心沒有死,就藏在虛無空間中,等著他們上鉤。

    蒼圣看出星落的擔憂,道:“神子殿下若有顧慮,便和大家先留在此處。我去那片虛無空間中查探,若是確定紀梵心已死,大家再一起進入也不遲。若是紀梵心沒死,哏哏,那么,我便自爆圣源,看她是否還能繼續扛得住。”

    眾人深以為然,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

    忽的,星落渾身緊繃,抬頭向上看去。

    他們的頭頂上方,裂開一道數十丈長的空間裂縫,一身白衣的“紀梵心”,從里面飄飛出來,身周六十五枚青銅編鐘緩緩旋轉,自動奏出高昂震耳的戰曲。

    十位無上境大圣,無不驚駭。

    她道:“不必那么麻煩,殺你們,無需陰謀詭計。”

    白卿兒雙臂展開,催動所有青銅編鐘飛了出去,以三百里為界,排列成一個圓圈。

    本是六十五枚編鐘,卻出現四千二百二十五道鐘形光影。隨著所有編鐘旋轉運行,鐘形光影的數量變得更多,化為一千七百八十五萬道。

    包括星落在內,所有命運神殿的修士,被鐘形光影包裹。

    此起彼伏的鐘聲,傳入他們耳中,直沖腦海,震蕩他們的圣魂。

    即便是無上境大圣,圣魂已是千錘百煉強大無匹,在鐘聲攻擊下,卻依舊頭痛欲裂,魂力難聚,更別提催動力量。

    “原來,她還是一位陣法天師。”

    鬼神面具下,星落的臉上露出苦笑。

    吾悅命皇明明通過自爆圣源,為他們爭取到了脫身的機會。可是,因為他的僥幸心理,沒有選擇在第一時間,帶著十位無上境大圣逃走,有現在的下場,真是活該。

    天下哪有那么多僥幸的事?

    六十五枚青銅編鐘上,刻滿陣法銘紋。

    白卿兒以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強度,又調動來源源不斷的天地之力,才將其催動。

    “這座古陣,名為萬聲天旋大陣,以它殺你,星落,你可服氣?”白卿兒身姿傲然,俯視大陣中心位置戴著面具的星落,語氣卻極為平靜。

    “戰!”

    星落咬緊牙齒,體內爆發出星辰光華,直接催動秘術,燃燒自己的壽元。

    只有這么做,才有可能沖破陣法。

    “沒用的!你若沒在陣中,或許還有一拼之力。至于現在,你只有一條路,破境成神。否則,必死無疑。”

    白卿兒腳下出現一片虛空花海,那語氣,似勝券在握,又似故意在打擊星落的信心。

    星落心境不受影響,揮出極兇之刃,攻擊過去。

    破境成神?

    這是白卿兒的心理戰術!

    破境成神,必須需要一個安靜、穩定,不受任何打擾的環境。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星落成功突破成神的概率,也不超過五成。

    現在這樣的環境下,選擇破境,必定會失敗,而且會死。

    不如拼死一戰,或許還有機會。

    一枚青銅編鐘,從陣中飛出,與極兇之刃碰撞在一起。

    “噔!”

    強勁的音波,在陣法中回蕩。

    十位無上境大圣,被震得五臟六腑破碎,嘴里大口吐血。

    陷入萬聲天旋大陣,無上境大圣如變成了凡人,毫無還手之力。此刻,他們都后悔不已,早知道,在吾悅命皇攔住紀梵心的時候,就該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怪只怪,他們從未見過無上境的元會級天才,不夠了解敵人的強大。

    悔之晚矣。

    七星帝宮飛到了不遠處。

    費仲站在階梯上,眺望戰場,頓時,瞠目結舌。

    吾悅命皇自爆圣源的時候,他立即逃進了七星帝宮,憑借帝宮的防御大陣,抵擋毀滅余波。本以為,白卿兒已經被殺死,他還在思考,要不要立即對張若塵下手。

    哪里想到,會是現在這樣的局面?

    “太強了吧,神境之下必然已經無敵。一旦突破成神,也將是神境中的強者。”費仲心中震撼至極,對神境之下的最強力量,又有了新的理解。

    宮南風雙眼失神,如一尊木偶一般,念道:“完了,徹底完了,命運神殿將遭受史無前例的沉重打擊。這個時代,太妖孽了,沒法推算,根本沒法推算。”

    張若塵身形筆直,走出宮門,細細觀察由六十五枚青銅編鐘組成的陣法,目光中,浮現深思之色。

    先前,他其實一直都有關注戰場,心中很感慨。

    特別是吾悅命皇果斷的自爆圣源,對他的心,造成了很大的沖擊。

    別的修士,不被逼入死境,怎么可能選擇自爆?

    “這就是對命運的信仰,令他們可以將生死置之度外?”張若塵輕輕搖頭,嘆息一聲。

    白卿兒之所以能夠在吾悅命皇的自爆下活命,并不是因為她真的已經達到可以無視吾悅命皇的地步,而是,在她打出第一掌的時候,就撕裂了空間,藏入進了虛無空間,留在外界的只是一道假身。

    當然,就算她藏入進了虛無空間,依舊無法避免被殺死。

    她是憑借,收入混沌初開圣意的那座世界,擋住了毀滅能量。屬于天墟剎的那座世界,已被吾悅命皇自爆摧毀,化為一座座大陸板塊,漂浮在虛無空間中。

    為了抵擋吾悅命皇的自爆,白卿兒至少使用了五種防御手段,這讓張若塵看清了她不少底牌。

    萬聲天旋大陣中,已有三尊無上境大圣被鎮殺。

    他們的無上法體被打碎,所有圣道規則被陣法煉化,就連圣魂都被音波震散,只剩圣源懸浮在虛空,依舊堅不可摧。

    剩余的七位無上境大圣,漸漸的,適應了陣法中的環境,暗暗催動體內的力量。

    七人站在七個玄妙的方位,組成一座合擊陣法,超過十萬億道圣道規則,環繞他們流動,化為一條規則冥河,撞擊向萬聲天旋大陣的東南角。

    他們推算出,那里是萬聲天旋大陣最薄弱的位置。

    白卿兒手指輕輕一動,頓時,一連十三枚青銅編鐘,沖出陣形,接連不斷撞擊向規則冥河。

    “嘭!嘭!嘭……”

    第十枚青銅編鐘撞過去時,規則冥河便是被打散,七位無上境大圣七零八落的飛了出去。

    剩下的三枚青銅編鐘,分別擊中三位無上境大圣,將他們打碎成三團血霧,神形俱滅。

    青銅編鐘也不知是何等級別的寶物,即便是無上境大圣的生命力,一旦沾上,也是瞬間死透,無法重新凝聚法體。

    剩下的四位無上境大圣絕望至極,雙眼發紅,怒火沖天。

    星落獨自一人,扛住了萬聲天旋大陣絕大部分攻擊,無上法體已被打殘了數次。可是,他的法體強大,體質非凡,依舊還在硬扛。

    費仲又是激動,又是感慨,道:“無上境大圣每一尊都是一界巨頭,可以決定一場小規模大圣功德戰的勝負,可是在白姑娘面前,卻如雞犬一般,抬手可殺。”

    宮南風氣得顫抖,爭辯道:“如果我是白卿兒,絕對不會將他們逼入十死無生的絕境。如此一來,他們只剩自爆圣源的唯一之路,星落神子和四位無上境大圣自爆,在強大的陣法也擋不住,白卿兒必死無疑。”

    張若塵的聲音,在宮南風的身后響起:“不,白卿兒不會死。你難道沒有推算,看不出白卿兒真身根本不在萬聲天旋大陣附近?那里,只是一尊由本源力量凝聚出來的假身,為了麻痹命運神殿的修士而已,實際上白卿兒遠在萬里之外的空間中。”

    宮南風對張若塵沒有好臉色,覺得今日命運神殿之敗,全是因為他。

    若不是他袖手旁觀,命運神殿怎么會輸得這么慘?

    神子和命皇隕落,十位無上境大圣全軍覆沒,今日,注定是轟動天庭和地獄的一天,不知會引起多么大的震動。

    張若塵不理會宮南風的眼神,卻喚出烏金戰天柱,身上爆出葬金光華,神力滾滾向外涌動。

    “張若塵,你想干什么?”費仲冷喝一聲。

    “別擋路,滾一邊去。”

    張若塵一棍揮出,破開費仲的護體道域,劈在他的腹部,將他打得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七星帝宮的一根圣柱上。

    隨后,張若塵背上長出十二只血翼,身后跟著一道虎影,戰意滂湃的,飛向萬聲天旋大陣的方向。

    這個時候,必須出手。

    無論如何,星落不能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