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聯手

    末云端看出白卿兒在與張若塵溝通,心生警惕,傳音道:“若塵公子,助本神拿下此女,本神只要她身上的極品本源神晶,別的寶物盡歸公子所有。公子若有興趣,本神殺她之前,可先送你玩弄三日。”

    稱呼從“張若塵”,改成了“若塵公子”。

    顯然,末云端沒有把握留住白卿兒,只得利用張若塵。

    而且,張若塵貪圖美色的名聲,這位偽神,似乎也知曉,于是,對癥下藥。

    張若塵豈會信他,直接將他的傳音,原原本本的傳給了白卿兒,并且加了一句:“末云端果然精通人情世故,他的提議,讓我都有些心動了!”

    聽罷,白卿兒古井無波的心境,幾乎要被氣炸。

    張若塵沒有立即拒絕末云端,畢竟,無論是與白卿兒合作殺了末云端,還是與末云端合作殺了白卿兒,都是與虎謀皮,風險很大,且各有利弊。

    與白卿兒合作,對張若塵更有利一些。

    但,風險卻更大。

    風險在于,即便他們聯手,也很難殺死一尊偽神。一旦讓末云端脫身,后果不堪設想。

    白卿兒當然清楚張若塵的想法,更清楚張若塵之所以告訴她這些,其實就是在與她談判。為了在談判中,占據更大的優勢,她必須證明自己。

    證明他們聯手,有殺偽神之力。

    “本源道塔。”

    白卿兒懸浮在虛無中,雙手虛托,隨著本源之光在皮膚上浮現出來,上萬億道本源規則飛出身體,如同風暴一般相互扭纏,化為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

    山峰漸漸出現塔形輪廓。

    高達九十九萬丈的本源道塔呈現出來,一層一丈高,一共九十九萬層。

    張若塵心中震撼,須知,一些無上境大圣的所有圣道規則加起來,也才萬億道,而白卿兒的本源規則就已經超過萬億道。

    同樣修煉本源之道的閻無神,衍化出來的本源道塔,僅有萬丈高而已,與白卿兒的本源造詣差了十萬八千里。

    “她的本源道塔再增一層,便能本源入神。”海棠婆婆驚嘆的道。

    血靈仙提劍,飛了過來,與他們匯聚到一起,道:“想達到那一步,比登天還難。但,一旦成功,她就真的算得上是元會級天才。那時,她即便不如昔日的千骨女帝,也已相差不遠。”

    一貫崇拜千骨女帝的小黑,罕見的沒有反駁血靈仙。

    “她凝聚出來的本源道塔,怎么會強大到如此地步,難道……難道她掌握了本源奧義?”

    末云端既是欣喜,又壓力大增。

    欣喜的是,若是能夠奪取她的本源奧義,再去本源神殿收獲機緣,自己很有可能史無前例的成為可以叫板真神的偽神。

    但,掌握了本源奧義的白卿兒,無疑更加難對付。

    末云端全力以赴調動體內死亡神力,將兩桿戰旗同時祭出,在身前,形成兩道防御。隨后,他雙手捏出一道古怪的印訣,嘴里輕喝一聲:“骨尊鎮魂訣。”

    一尊龐大無比的骷髏虛影,從厚厚的神云中浮現出來,一掌向九十九萬丈高的本源道塔按去。

    “嘭!”

    兩者猛烈對碰在一起,爆發出一道道神氣漣漪。

    “嘭!”

    白卿兒操控本源道塔,再次攻出,骷髏虛影亦是擊出一掌。

    “嘭!嘭!嘭……”

    一連對碰十三擊,即便是末云端,都向后倒退了三步,眼中浮現出驚駭之色。

    白卿兒的無上法體,承受不住那么強大的力量沖撞,如同陶瓷一般,出現密密麻麻的龜裂紋路,拼到了極致。

    她的戰意和決心,讓在場眾人無不動容。

    “轟隆!”

    第十四次對碰。

    白卿兒終于支撐不下去,啪的一聲,身體崩碎,化為一粒粒光點,消散在虛無空間中。

    本源道塔隨之崩潰、垮塌,化為散亂的本源規則。

    “自認為掌握了偽神級別的力量,就敢與偽神硬碰硬,你的無上法體,怎么承受得住?”末云端收起骷髏虛影,臉上露出一道冷笑。

    一個無上境大圣,與他硬拼這么多擊,就算法體再怎么強大,也承受不住。

    死了,是應該的。

    不過,末云端心中也有一些疑慮,想不通,白卿兒為何不選擇逃走,而是與他死拼到底。

    莫非女人都是這么容易沖動?

    末云端的神念感知四周,沒有察覺到白卿兒的生命波動,心中的疑慮隨即消散,眼角向張若塵所在方位瞥去。

    張若塵注意到了末云端的眼神,意識到,對方開始打他的主意,心中不禁暗笑。這個末云端,太低估本源掌控者的實力。

    “不對,為何殺了她,我沒有得到本源奧義?難道……”

    末云端忽然危機感大增,察覺到兇險,立即催動兩桿戰旗,環繞身體急速旋轉,形成兩層灰色雷電防御。

    但,就是這時,他的頭部傳來一陣刺痛,宛如神魂遭受切割,眼前不禁一暗。

    精神力攻擊!

    末云端的精神力強度,只有六十七階,但,圣魂已蘊養成了神魂,只是一瞬間,化解了白卿兒的精神力攻擊,頭部的刺痛消失。

    就是這一瞬間,兩桿戰旗的運行速度放緩,兩層防御變得形同虛設。

    化為本源微粒的白卿兒,重新凝聚出身體,化為一道急速流光,從兩桿戰旗的間隙中沖入進去。右手掌心,飛出一柄月牙形態的飛刀,從末云端的頸部劃過。

    月牙形飛刀是至尊圣器,割在神軀上,發出金石摩擦一般的刺耳聲音,火光四射。

    “嘩!”

    末云端的頭顱被斬下,飛了出去。

    成功了!

    以被打得化為本源微粒狀態為代價,總算是重創了末云端。

    白卿兒心知末云端已修煉出神軀,沒那么容易被殺死,于是,折轉而回,形成一道優美的流光曲線,打出月牙形飛刀,擊向拋飛而起的頭顱。

    眼看飛刀就要刺入末云端頭顱的眉心,白卿兒卻是慘吟一聲,全身力量盡泄,背部被一桿戰旗的旗桿擊穿,身體如同箭一般飛了出去,鮮血灑滿虛無空間。

    戰旗是末云端那具無頭尸擲出。

    末云端的頭顱飛了回去,續接到頸部,眼神冷狠至極的瞪向白卿兒,長嘯一聲:“今日本神必要斬你。”

    “不行!”

    一道聲音響起。

    末云端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張若塵和血靈仙騰飛了過來,而那只貓頭鷹和紅衣老嫗,則是出現到他的另外兩個方位,將他圍在中心。

    末云端臉色不善,道:“若塵公子為何阻攔本神?”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都答應了我,要擒下她,讓我玩弄三日,為何出爾反爾?如此美人,就這么殺了,豈不可惜?”

    末云端何等老辣的人物,自然看得出張若塵是在戲弄他,實際上,看這陣勢就知,他和這些昆侖界余孽,是準備對他下死手。

    末云端冷笑:“她承諾了你什么條件,竟令你色令智昏,敢對一位神靈出手?”

    “她說……”

    張若塵有意激怒末云端,令其失智,道:“她說,殺了你之后,你的神軀歸我。你身上的神血、神心、神腎、神鞭……都能賣出不菲的價格。神,全身都是寶。”

    末云端雙眼赤紅如血,鼻孔中,沖出兩管神霧霞氣,咬牙切齒的道:“張若塵小兒,你太放肆了,本神要將你摧骨揚灰,抽魂而食。”

    他五指曲張,隔空抓了出去,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瞬間出現到張若塵身前。

    血靈仙一劍揮出,將所有規則神紋,盡數劈散。

    “對一位百枷境的小輩出手有什么勁,我來戰你。”血靈仙身形筆直如槍,氣質說不出的傲然。

    他手中的石劍《無字劍譜》,感受到了神級敵人的強大,發出錚鳴聲,似在請戰。

    末云端神念一動,欲收回戰旗,卻吃驚的發現,戰旗被白卿兒使用自身的鮮血禁錮,封印了起來。

    白卿兒的背部和胸口,依舊鮮血淋淋。

    因為戰旗蘊含死亡神氣,侵入了身體,傷口短時間內難以愈合。

    今日,她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傷,可是此刻不僅一點都不低迷,反而戰意高漲,心緒沸騰。她隨手一揮,將天樞針,扔給張若塵。

    “張若塵,別忘了,你對我的承諾。”白卿兒的目光,從始至終都盯著末云端。

    張若塵抓住天樞針,心中感慨,兜兜轉轉,這件神器終究又回到他的手中。他道:“放心,我可是以母后名譽立誓,豈能毀諾?”

    先前,張若塵和白卿兒通過精神力溝通,達成了合作協議。

    要白卿兒交出天樞針,首先,張若塵得補償她在神女樓損失的神石。

    其次,張若塵還得為她辦一件事。

    當然張若塵也提出了數條要求,并不是什么事,都會幫她去做。為此,張若塵還以血后的名譽立誓,才讓白卿兒答應下來。

    對她而言,這是逼不得已的妥協。

    也是從小到大,她沒有向任何人妥協過,包括神靈。可是,與張若塵遇到之后,卻已妥協了數次。

    并不是張若塵比神靈還強,而是他的性格,似乎恰恰能夠克制她。

    那性格,剛中帶柔,正中帶邪,似惡卻又有善。

    當她強硬的時候,張若塵自動選擇低頭,讓她所有力量都施展不出來。猶如一刀劈在水面,任由你劈。想要什么寶物,任由你取走。

    當她稍微顯露出弱勢之時,便是遭受張若塵窮追猛打。

    當她以為張若塵會和命運神殿的修士聯手的時候,張若塵恰恰沒有出手,只是站在一旁,冷眼觀之。

    當她以為張若塵會見死不救的時候,他卻偏偏又出手。

    當她以為這個家伙,很講原則的時候,這個家伙卻出乎意料的陰險。

    當她以為這個家伙陰險的時候,他卻做出讓步,以最大的誠意,與她合作,展現出光明磊落的一面。

    堂堂神境之下第一人,與一位百枷境大圣博弈,卻無法掌握絕對的主動權。

    “即是如此,今日,我們便聯手弒神。”白卿兒道。

    張若塵目光銳利,下了戰死無悔的決心,道:“不成功便成仁。”

    沒有這樣的決心,與神靈交手,必敗無疑。

    拋開生與死的大畏懼,才能逆神。否則,神威壓下,心境瞬間奔潰。。

    白卿兒不顧身上的傷勢,率先攻向末云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