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鎖神圖

    “喪魂咒!”

    七手老人被接天神木的樹枝纏住,倒吊在半空,身體如風中老臘肉一般搖晃,咬牙切齒而又憤慨,不得不釋放出精神力,助張若塵催動萬咒天珠。

    殺真神,是不可能的事。

    但,殺偽神,卻有可能做到。

    擊碎偽神的神魂,就能讓其元氣大傷。

    也只能元氣大傷,而不會隕落。

    因為偽神的神魂、神念、精神,皆融入了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處組織,憑大圣的手段,不可能讓一尊神靈死透。

    末云端的神魂,本就被劍十三打得處在破碎的邊緣,遭受“喪魂咒”的攻擊,神魂出現撕裂般的疼痛,嘴里發出刺耳的尖銳叫聲。

    這是神的叫聲!

    若在昆侖界響起,不知多少生靈會死亡。

    張若塵雙耳的耳膜瞬間破碎,淌出鮮血,腦海如同被千萬根神針錐刺。

    他亦是長嘯一聲,拼盡全力調動源源不斷的血煞之氣,催動萬咒天珠,保證喪魂咒能持續加持在末云端身上。

    “嘩!”

    三垣二十八宿大陣中,泰坦鬼斧飛了出來。

    天堂界,泰坦神殿的至尊圣器。

    泰坦鬼斧通體烏黑幽深,斧柄長達十丈,蘊含恒古不散的殺伐之氣。它破開神云,如開天辟地一般,狠狠一斧,劈在末云端身上。

    末云端神軀,先前就被金烏古鼎撞得裂開半掌寬的裂縫,遭受泰坦鬼斧一擊,頓時,連同肉身和神魂一起同時碎裂。

    “轟隆。”

    神靈的神魂碎裂,形成狂暴的魂力沖擊。

    葬金白虎的真身沖出,出現張若塵身前,渾身金光四射,擋住無形的魂力沖擊波。

    它低聲罵道:“你才什么境界的修為,敢參合神級戰斗。知不知道,若不是我幫你擋住神魂沖擊,此刻你的圣魂,很有可能已經支離破碎?”

    張若塵苦笑,道:“這不是擋住了嘛!”

    “這一戰之后,休想我再出手幫你。你這樣作死下去,下一次惹出的,可能就是真神了!”葬金白虎罵罵咧咧的,重新消失不見。

    它并不是不想幫張若塵,而是擔心張若塵一直依賴它的力量。

    張若塵也不想與偽神為敵,但是形勢比人強,身不由己。

    白卿兒、海棠婆婆、血靈仙、小黑,憑自身強大的精神力,硬扛住了神魂破碎的魂力沖擊。但,一個個都受創不輕,精神略顯萎靡。

    血靈仙是曾經進入過神境的人物,對神境最是了解,道:“立即煉化或者收集末云端散落的神魂,不能讓他的神魂重新凝聚。”

    海棠婆婆打出劍閣,化為一座神圣無比的高塔。

    一座座塔門打開,將散落在虛無空間中的神魂,源源不斷收入進去,鎮封在塔中。

    “哧哧!”

    小黑嘴里吐出不死神火,化為一片火海,焚煉神魂。

    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但,想到宮南風還在里面,于是將它收起,取出藏山魔鏡,將神魂吸入鏡中。

    白卿兒傷得極重,又要提防弒神之后,昆侖界的修士對付她,因此一直在療傷,沒有親自出手,而是將六盆噬魂蘭放了出來。

    六盆噬魂蘭,釋放出陰寒至極的氣息。

    它們感知到四周充斥著神魂,發出歡喜的笑聲,葉片瘋長,很快化為六株巨大無比的蘭花。

    蘭花葉片,如萬丈陰云。

    葉片呼吸之間,吞噬走大量神魂。

    眾人各施手段,但,依舊有神魂,向末云端的殘尸中匯聚。殘尸散發出灼目的神光,有重新凝聚神軀的趨勢。

    張若塵看出,自從末云端被重創之后,白卿兒便不再那么積極的出手。

    這樣下去不行!

    一旦讓末云端重聚神軀,將很難對付。

    “先不要煉化神魂,繼續催動陣法,阻止末云端重聚神軀。”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雙手虛抱,托起劍閣。

    劍閣緩緩的旋轉,攜帶數之不盡的戰劍,向神尸殘骸和神魂魂霧最密集的地方,攻擊過去。

    “吼!”

    比先前更可怕的神音厲吼,從神魂魂霧深處傳出,震得張若塵眼前昏黑,差一點栽倒在虛無空間中。

    等他再次恢復視覺之時,末云端已重新凝聚出神軀,如蓋世天神一般,站在眾人上方。神威如十萬山河,壓在他們身上。

    他身上有神火在燃燒,散發出刺眼的光華。

    一掌拍出,打出神之手,將劍閣倒壓回去。

    劍閣,塔身傾斜。

    “轟隆隆。”

    海棠婆婆腳下的那片海洋,被劍閣撞得支離破碎。

    她蒼老的身體,被末云端打出的神火點燃,血肉頃刻間化為飛灰,只剩一具七彩色的骨骼不滅,依舊屹立在虛無之中,站在七彩色漩渦的中心。

    “這是真正的神火,溫度超過百萬級,可以與恒星內部的溫度相提并論,可以滅世。任何生靈沾上,都得死。”小黑膽顫心驚,畢竟它的不死神火,溫度也才五十萬級。

    張若塵站在千里外,都感覺熱浪滔天。

    他修煉出來的凈滅神火,溫度目前只有一萬級,與末云端身上的火焰比起來差了百倍以上。哪怕只是一團火苗,落到他身上,他都會瞬間灰飛煙滅。

    這,才是神,真正的力量。

    末云端的神魂損失了大半,在關鍵時刻,施展出自損禁術,燃燒自己的壽元和神血,強行重新凝聚出神軀。

    他面目猙獰,怒到極致,吼道:“一群圣境妄想弒神,今日倒要看看,你們是否承受得住一尊神靈的怒火。”

    末云端變得比先前更加強大,嘴里吐出神火,化為一片灼熱的火浪。

    如恒星耀斑爆發,神火涌動而過,兩株堪比無上境大圣的噬魂蘭,燃燒了起來,發出刺耳的慘叫聲。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它們化為飛灰。

    白卿兒連忙將剩下的四盆噬魂蘭收起,施展出流光之道,避開蔓延而來的神火。

    這神火,是末云端燃燒壽元和神血形成,即便是她也不敢沾上。

    沒看見海棠婆婆都被燒得只剩骨頭了嗎?

    六盆噬魂蘭是活了超過一個元會的奇種,在白卿兒精心培養下,才達到現在的境界,因此看得比商月和商夏還要重,將來有希望進軍神境,化為六株神級植物。

    損失兩株,如同斬了她兩刀。

    她心中濃濃殺意,道:“末云端開始拼命了,現在才是真正考驗我們的時候。大家都別再留手了,有什么底牌手段,全部都施展出來吧!”

    張若塵道:“這句話,也是我想對白姑娘說的。我們必須傾盡全力出手,相互信任,若不能同心同力,還不如現在就各自逃命。”

    小黑很想說,一開始就該各自逃命,大不了以后再找白卿兒奪取天樞針,何必要為了她與一位神靈死磕?

    但是想到,張若塵不愿回昆侖界,也有殺神之心。于是,這句話,也就沒有說出來。

    血靈仙施展劍十三后,已失去再戰之力。

    海棠婆婆被神火燒得只剩骨骼,傷得無比嚴重,最多只能調動精神力助他們。

    這是白卿兒希望看到的結果,只有這樣,她才能放下一切顧忌,全力以赴出手,完成弒神的壯舉。而不用擔心,弒神之后,死在昆侖界修士的手中。

    昆侖界修士未必會這么做,但她必須要有這樣的防范。

    “你們現在才想逃命?遲了!”

    末云端的眉心,飛出一卷散發著神光的圖錄。

    圖錄的材質,是一張神靈的皮,可以承載世間萬物。有神靈的神念,被鎮壓在皮中,無時無刻不在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圖錄上,畫的是一根立在海面、頂著天穹的石柱。

    柱子上,纏著無數鎖鏈。

    鎖鏈上,鎖著一尊金發神靈,他仰天長嘯,面容痛苦,仿佛正承受著難以言明的痛苦。

    “死神殿的《鎖神圖》。”張若塵臉色略微一變。

    對方是有備而來。

    白卿兒為之動容,意識到自己沒有選擇逃走,而是選擇和張若塵聯手弒神的決定是對的。否則,末云端拿出《鎖神圖》,就算她修煉了流光之道,也很難逃走。

    “嘩啦啦。”

    鎖鏈拖動的聲音,響徹虛無空間。

    一根根鋼鐵巨龍一般的神索,從《鎖神圖》中飛出,纏住三垣二十八宿大陣中的三件至尊圣器與二十八件君王圣器。

    “嘭!”

    “嘭!”

    爆碎聲,接連不斷響起。

    一件又一件君王圣器,被神索擰碎,化為廢鐵殘塊,器靈魂飛魄散。

    陣法正在崩潰,已鎮壓不住他。

    血靈仙嘆息一聲,知道弒神終究是妄想,飛到張若塵左側,道:“走,立即逃。”

    “不要再等了,一旦末云端從陣法中沖出,我們想逃都逃不掉。既然血絕家族待不下去了,隨我們一起回昆侖界吧,只要救出了太上,他老人家會庇護你成長起來。”

    化為七彩骨頭的海棠婆婆,飛到張若塵的右側,如此說道。

    看出張若塵的不甘心,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對視一眼,準備出手,強行將他帶走。

    “等一等,快看,她在干什么?”

    張若塵指向白卿兒。

    設定:偽神的設定,是一顆恒星級別的能量。

    太陽表面的溫度,大約5500度,中心的溫度大約2000萬度。

    所以,中,偽神平時爆發出來的毀滅力,并不算太強。施展燃燒壽元和神血這些禁術的時候,爆發出來的神火,溫度可以超過一百萬度。

    偽神自爆的時候,溫度可以超過一千萬度。

    吾悅命皇和小黑修煉出來的火焰,都是數十萬度,這是大圣層次,最頂尖的級別。神和大圣,畢竟是本質的區別。

    里面,把單位“度”,改為了“級”。

    另外,最近碼字碼得有點膨脹,求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