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對與錯

    海棠婆婆道:“我去了圣明皇城,見過青帝,也見過圣明中央帝國的一些遺臣,問過貧民,也與各大勢力的修士交流過,了解得越多,心中卻越是無奈。最終,默默的,又回了劍閣。”

    接下來,海棠婆婆講述了當時發生的事,與池瑤在月神山說的那些大同小異。

    明帝最開始,并不知道血后的身份。

    血后成為皇后之后,通過孔蘭攸的祖父孔上令等人,已經控制了圣明中央帝國大半個朝廷。有的朝臣是被不死血族吸干血液,變化而成。有的是被血后,直接控制了心靈。

    整個圣明中央帝國,從朝廷到基層,被不死血族全面侵蝕,根本分不清誰是不死血族,誰聽命與不死血族,誰又是忠心于圣明。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從始至終都很平靜。

    他知道,海棠婆婆說的多半是真的。

    因為血后有自己的立場,她是不死血族,來昆侖界代表的是地獄界,更代表不死血族的利益。

    而且,血后也一定有那樣的手腕和能力。

    血后的弟子,邱怡池,擅長的便是“心靈之道”和“**血術”。

    僅僅只是圣者境界的邱怡池,當初就能在燕離人的眼皮子底下控制血神教,還控制著青龍墟界。

    突破到圣王境界后,她更是成為天庭圣王級殺手懸賞榜第一的人物,號稱“心魔”,以心靈之道,控制了大批強者。

    而她,僅僅只是血后的弟子。

    做為大圣之中一等一的人物,血后的心靈之道和**血術,又達到了何等高深的地步?

    連太子太保上官闕,都被她控制著,朝廷上的其他人被控制,張若塵自然也就不覺得奇怪。

    各方面能力上,張若塵覺得,血后都超過了明帝。

    當然,張若塵心中也相信,或許最初血后接近明帝,的確純粹是為了掌控明帝,掌控圣明中央帝國,甚至發動戰爭,掌控整個昆侖界。

    但是后來,他們一定是有很深的感情。

    若是沒有感情,以血后的性格,絕不會給明帝生孩子,只會將他當成一具血奴一般的傀儡。

    海棠婆婆道:“明帝失蹤之后,孔上令聯合大批朝臣,以雷霆之勢接管了朝政,入主明帝宮。”

    “當時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成德,為三公之一,官拜太傅,率領一眾朝臣,大罵孔上令倒行逆施、謀朝篡位,主張應該扶持一位張氏家族的成員成為新的明帝。可惜,卻被孔上令打壓和迫害,不知死了多少人。”

    “后來,池青中央帝國的大軍攻入圣明皇城,慕容世家和那些朝臣,戰至了最后一刻。可惜回天乏術,最后,不得不撤走,有的躲到了東域邪土,有的逃進了蠻荒秘境,或者遠走域外墟界。”

    “或許池瑤和青帝,只是想要剿滅不死血族,和被血后控制的那些人。但是,戰爭從來都是不受控制的,一旦爆發,必然會傷及無辜,制造無數仇恨。有仇恨,必定延伸出更多的罪惡、陰暗、殺戮,誰都無法阻止這一切。”

    “帝皇阻止不了,神也阻止不了!”

    “帝皇,只是大樹的樹干。即便樹干再怎么搖晃,也搖不盡每一片葉片上的灰塵。”

    “戰爭中,無辜之人,比該死之人死得更多。”

    “你說,誰對誰錯?”

    “這個問題,我至今也沒想明白,或許根源還是在三十萬年前那件事,是時代的錯,是大世的錯。”

    張若塵眼神不悲不喜,道:“張家的子弟呢?婆婆既然是張家的守護者,總不能看著他們被殺死,卻無動于衷吧?”

    “你知道我為何最后默默的,回了劍閣?”海棠婆婆道。

    張若塵道:“莫非張家的那些子弟……”

    海棠婆婆點了點頭,道:“張家絕大多數子弟,早已離開昆侖界,在長公主,也就是你姑姑的帶領下,去了朱雀墟界。”

    “原來如此。”

    張若塵閉上了雙眼,心中五味陳雜,感覺到空虛,感覺到迷茫,感覺到煩亂。

    到底誰的錯?

    血后的錯?

    明帝的錯?

    昆侖界那些蘇醒者的錯?

    池瑤和青帝的錯?

    可是,偏偏在那個時代背景下,每個人都生不由己,做的都是自己最應該做的事。站在各自的立場,都沒有錯,也都有錯。

    這些情緒,只是持續了片刻,便是被他驅逐干凈。

    再次睜開雙眼,張若塵的眼神重新變得銳利,道:“大道理,誰都懂。可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誰能做到釋然?我不能。”

    海棠婆婆沒有開口多言,因為她明白,當年的事,對張若塵的確不公平,他受了太多的苦。

    父皇優柔寡斷、昏庸無能,母后禍亂圣明,二人都受千夫所指,得知這樣的真相。

    他的心,怕是比以前,更加痛苦吧?

    一半昆侖界的血脈,一半地獄界的血脈,本身就是罪孽。既不被昆侖界所容,也不被地獄界所容。

    好不容易逆天改命,活了第二世,變成一個真正的人類,眼看就要成為昆侖界的脊梁,救世之英雄,被絕大多數修士接受。

    可是,卻又被逼無奈,融合了上一世的身體,再次變成半人半不死血族。

    他仿佛就像是被命運捉弄著,折磨著,永遠逃不出命運的掌心。

    就像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有人想要讓他往東,有人想要讓他往西。即便改命了,最后,還是得回到命運的軌跡中。

    張若塵以手指天,道:“就算圣明中央帝國的覆滅是必然,就算是須彌圣僧為我改命,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人類。可是當年,為何是池瑤,為何是池瑤殺了我?”

    “不知道。”

    海棠婆婆搖了搖頭,道:“這個問題,你只能去問她。”

    這個問題,張若塵早已問過池瑤,可惜根本沒有結果。

    與池瑤相比,他的修為太低了!

    除非修為蓋過她,或許才能逼問出結果。

    在那塊宇宙巖石上,張若塵獨自一人靜靜坐著,一動不動,仿佛變成了一塊石頭。

    三天后。

    小黑哭喪著臉,飛落到巖石上,坐到張若塵身旁,道:“有些真相,我寧愿不知道,知道之后,竟是讓人如此的痛苦。”

    張若塵感覺找到了同病相憐之人,關心的問道:“什么真相?”

    “我的身世。”小黑語氣悲痛,傷心至極。

    果然是同病相憐。

    張若塵拍了拍它的翅膀,道:“不要傷心,再大的痛苦,都是可以克服的。那些痛苦,只是在磨礪我們的內心。跟我說說吧,說出來,可能會好一些。”

    “真的嗎?”

    小黑眼巴巴的看著張若塵。

    張若塵壓住心中的困苦,努力擠出陽光燦爛的笑容,以鼓勵的眼神,對它點了點頭。

    小黑嘆息一聲,道:“龍主說,他是我母親的摯友,讓我以后叫他叔叔。若是,遇到神靈針對我,可以直接報他的名字。”

    “噗!”

    張若塵感覺自己被插了一刀。

    有龍主這種級別的人物做叔叔,是多少修士夢寐以求的事,你這么悲痛干什么?

    炫耀嗎?

    小黑又道:“龍主說,冰皇是我父親,在地獄界遇到了麻煩,可以直接去找他。你說,這能忍?”

    “噗!”

    張若塵感覺又被插了一刀。

    冰皇何等強大的人物,即便已經畫地為牢,卻依舊威震一方,影響力巨大。

    不僅找到了自己的父親,而且還是一個如此強大的父親,你有什么不能忍?

    小黑繼續道:“龍主說,殞神島主是我師公,我母親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她曾經是最強大的陣法神師之一,有希望成為陣法太上。”

    “噗!”

    第三刀。

    好心安慰你,你何必這樣對我?

    張若塵覺得小黑是故意來氣他,終于忍不住,想要動手。

    打一場吧,打一場,才會痛快。

    “龍主說,我母親死了!”小黑挎搭著一張貓臉,有氣無力的說道。

    張若塵的手,放了下來,也不知該如何安慰,輕輕的拍在它翅膀上,道:“節哀!”

    小黑與他一樣,也很痛恨不死血族,得知自己的父親是不死血族的神靈,的確不算什么高興的事。

    “節哀什么?她死的時候,本皇還小得很,根本沒什么印象,有什么好節哀?”小黑扯著嗓門,拍了拍胸脯,如此說道。

    張若塵對它很了解,先前的情緒,不是裝出來的。

    它之所以這么說,或許是嘴硬,也或許是想要用這種方式,讓張若塵明白,什么事都可以看淡一些。

    過去的,不是他們可以決定。

    未來,卻不一定。

    張若塵抬頭看去,只見,龍主、血靈仙、海棠婆婆走了過來。

    他站起身,抱拳行禮,道:“龍主大人!”

    “知道了真相,是什么感受?”龍主問道。

    張若塵苦笑,道:“還好。”

    “還笑得出來,看來是真的還好。”

    龍主背負雙手,問道:“昆侖界和不死血族,你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堅定的站到其中一方,否則將來你會更加痛苦。想要兩全的人,往往兩兩不全。”

    “我會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張若塵道。

    龍主發出笑聲,道:“無論將來你做出什么樣的選擇,至少現在,在營救島主這件事上,你幫了昆侖界的大忙。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

    “龍主大人指的是?”張若塵道。

    龍主道:“將你的圣意,演練一遍給我看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