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佛了

    入城五天,將百族王城中的各大勢力得罪了個遍,實在不是張若塵所愿。

    “海納百川,包羅萬象”的心境,看似一瞬間就悟透,實際上,張若塵是在七星帝宮中開啟了日晷,悟了五年,才念頭通達,實現精神上的脫變。

    換句說,張若塵這五天都處在玄之又玄的悟道狀態中,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

    而護殿靈尊荒天,還有十八尊鬼王,根本沒有主見,只知遵從張若塵進入七星帝宮時的那句吩咐,“進城,高調的進城。”

    天知道為何進城之后張若塵就啞了?

    等到張若塵頓悟結束,略微推算,才知已經過了這么久的時間。于是,連忙詢問荒天,最近發生的事宜。

    荒天只是貪睡的大獅子狗而已,只要沒有敵人來攻擊,連眼睛都懶得睜開。

    被張若塵這么一問,它趾高氣揚的應付了一句:“七星帝宮乃是戰神的宮殿,沒有敵人敢來襲擊。”

    得了,問了等于白問。

    張若塵心情復雜,暗做決定,下次再修煉的時候,一定要從乾坤界中接一兩位靠譜的修士出來,做為自己對外的話事人。

    “轟隆!”

    驀地,一道重擊,落在七星帝宮頂部。

    外看上去十余丈高的宮殿,劇烈晃動一下,緊接著,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顯化出來,自動凝成一座方形格子一般的防御大陣。

    荒天實在弄不明白,怎么會有不開眼的家伙,故意跑來打它的臉,心中又氣又怒。

    猛的一竄,它在宮門前立了起來,仰天長嘯一聲。

    七星帝宮的階梯、墻壁、瓦片、柱子……,皆是神光乍現,浮現出大量大圣銘紋和神紋,形成第二道,第三道防御。

    同時又有攻擊陣法凝聚成形,血色雷電如溪水一般,在宮殿上四處穿梭。

    血絕戰神將七星帝宮贈給張若塵,就是給他保命用的。他的修為越高,從七星帝宮的掌控力也就越強,爆發出來的防御力和攻擊力亦會隨之增加。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圍觀七星帝宮的修士,紛紛遠退。

    敢攻擊張若塵,來者豈是等閑之輩?

    四位身穿白衣的人類模樣的強者,呈前二后二的陣勢,向七星帝宮逼進過去。他們都是血肉生靈,可是渾身卻散發出死亡煞氣。

    長街的石板和兩旁的建筑,瞬間覆蓋上一層黑色的冰。

    圍觀的修士,雖然知道這四位白衣強者定然強大無匹,可是,卻都沒有退遠避禍。

    原因無他,因為這里是百族王城,一座超級圣城,甚至有蛻變成神城的趨勢。

    所謂“圣城”,就是圣境修士聚集之地。

    想要成為圣城,絕佳的修煉條件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必須得保證圣境修士的戰斗,在城中掀不起什么大浪,無法毀掉城池。

    而“神城”,得是神靈戰斗都毀不掉的城池。

    神城,十大族也都各只有一座,皆是圍繞十族神殿而建。

    百族王城既然稱得上是接近神城的圣城,城中建筑的材料必定都是圣級,每一棟建筑至少都刻畫有大圣銘紋。

    城中的道鎖和神紋不計其數。

    四位白衣強者剛一釋放出圣威,附近街道和古建筑上的大圣銘紋、道鎖、神紋,便是齊齊顯現出來,還有陣法光柱沖天而起。

    “轟隆隆。”

    他們現身之后,一言不發,直接攻擊向七星帝宮。

    四人皆是持劍,是品級超過三元君王圣器。

    一劍又一劍落下,雖未破開七星帝宮的防御,但是,萬年不朽的青石街道,卻被轟出道道裂痕,天地間的道鎖亦被斬斷不少。

    玄澤海憑欄而望,臉色嚴峻,道:“這是哪一方勢力出手?竟然一次性調動了四尊萬死一生境大圣。”

    調動四尊萬死一生境大圣,廣寒界那樣的大世界,需要調動舉界之力,才能做到,自然是大手筆。

    “這些大圣,都是生靈,卻又殺氣盎然,難道是修羅族的青鹿神殿?”玄清瀅道。

    閻皇圖注視了轟鳴聲不絕的街道片刻,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只是咧嘴一笑,目光向附近望去,尋覓了起來。

    閻折仙輕蹙秀眉,道:“大圣級強者在城中爭斗,百族王城的聯合執法隊,都不管一管嗎?”

    她倒不是在擔心張若塵的安危,純粹只是好奇。

    大圣在圣城中戰斗,肯定是會造成破壞的。

    玄澤海苦笑,道:“百族王城不比地獄界中央地帶的那些圣城,這里的規則和秩序本來就很松散。一百三十七族在城中都建有圣地,核心利益和財富,都在圣地里面。圣地之外的紛亂,雖然也會管上一管,卻還是要分人、分時、分厲害關系。”

    閻折仙算是聽明白,百族王城的聯合執法隊,當然會制裁在城中戰斗的大圣。

    但是,四位白衣強者敢對張若塵出手,顯然是大有來頭,百族王城是根本不想參合進去,兩邊都不想得罪。

    更重要的是,張若塵進城后,太囂張了,百族王城中的各族怕是樂得看到有人出手教訓他。

    “我倒是挺好奇,這個元會級天才,會如何應對?”玄清瀅眼眸中,浮現出期待的神情。

    雖然她已修煉了數千年,就連神靈都見過,可是,元會級天才比神靈還罕見,心中自然有著一絲好奇。但是,想到張若塵也就百枷境的修為,頓時期待感大減。

    七星帝宮的防御力很強,若是張若塵躲在里面不出,四位萬死一生境大圣未必攻得進去。

    可是,張若塵才高傲的入城,視百族修士于無物,如此做縮頭烏龜,豈不是要被全城修士恥笑?血絕戰神和福祿神尊,怕是也會因他蒙羞。

    張若塵唯一的選擇,就是強勢還擊。

    但,這可是四尊萬死一生境大圣,而且氣息極其相似,顯然掌握有合擊手段。如此陣勢,就算號稱一劍敗一萬死一生境的婪嬰在此,怕是也要選擇突圍,不敢強戰。

    一對一和一對四,是不同的。

    聞訊趕來的修士,越來越多。

    除了一只大獅子狗在七星帝宮宮門前長嘯之外,一直不見張若塵出來,一些勢力的修士,已在低聲諷笑。

    特別是這幾天,被張若塵羞辱的各族修士,早就憋著一肚子怨氣,直接大聲喊了出來:“血絕戰神養得狗,真是威風啊!”

    “若塵大圣,趕緊出來應戰,讓我們瞧瞧元會級天才的風采。”

    “若塵大圣莫要害怕,這里是百族王城,我夜叉族一定護你性命。”

    明明都是一句句大實話,可是喊出來后,就連閻折仙聽到都覺得極為刺耳,暗恨張若塵毫無膽氣,只敢在狩天戰場上逞威。

    早知如此,即便將血影神母的秘密公告天下,也不背負懷了張若塵孩子的名聲。

    就是剛才那段時間,張若塵將瀲曦從乾坤界中接了出來,在后宮中,焚香沐浴一番,又換上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衣,才是不疾不徐邁步走出七星帝宮。

    不知為何,悟道后,張若塵的心境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自然,任你強敵在外,嘲笑聲不絕,就是一點都不慌亂,甚至都很難生出氣憤的情緒。

    一句話,就是有些佛了!

    將瀲曦喚出來,倒不是故意向百族王城中的修士炫耀什么,而是著手開始為放她離開做準備。

    張若塵也不知是不是慈悲心泛濫,回想起對瀲曦的種種,竟是覺得自己錯得厲害。錯的,不是對付她,而是不該以那種方式對付。

    既然她想走,便送她一程。

    看到俊美異常的張若塵,與天仙下凡一般的無影仙子,先后走出宮門,四周不知多少雙眼睛,齊齊被吸引過去。

    不想拉仇恨,可是,偏偏又把仇恨推向另一個巔峰。

    收一位芳名遠播的仙子做侍女,誰不羨慕嫉妒?

    張若塵身上圣光綻放,如神佛明燈,光芒照耀到的地方,所有修士心中都是為之變得寧靜,端似的古怪。

    四位白衣萬死一生境大圣,紛紛停手。

    張若塵絲毫都不生氣,笑道:“張若塵在此,不知是得罪了哪一方勢力,可否有能夠主事的人出來,與我說一說?”

    死神殿的鵲神子,見張若塵的真身出現,隨即不再隱藏,走了出去,道:“我還以為若塵大圣不在七星帝宮中,或者打算在里面躲一輩子呢!”

    四位白衣死神出手,本來就只是試探。

    靠他們,哪里破得開七星帝宮?

    鵲神子再三思索后,認為死神殿對付張若塵,的確沒必要藏頭露尾,直接亮明身份便是。所以,才以真身走了出來,同時別的那些死神殿的大圣也都在附近現身,有遙相呼應之勢。

    張若塵客氣的笑道:“原來是死神殿的大圣,你們這是做什么?老實說,我與你們死神殿的原阡陌原兄頗有交情,你們可否賣他一個面子,就此退去。我乃是心寬之人,斷然不會與你們計較今日之事。”

    聽到這話,死神殿的一眾大圣臉色都是時青時白,原本寂更是差點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與原阡陌有交情?還自稱原兄?你也算心寬之人?

    你張若塵是多么怕死,才會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

    第二個,張若塵的性格問題。接下來應該會因為,凝聚兩種極端圣意的原因,性格會分裂一段時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