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二十五章 再擒三大圣

    也不知是不是這幾天張若塵將百族王城中的各族得罪得太狠,即便張若塵處于弱勢的一方,即便張若塵勝了咄咄逼人的鵲神子,卻依舊招來一道道批判的聲音。

    沒有人覺得,張若塵是真的想要與死神殿化解矛盾。

    也沒有人覺得,張若塵對鵲神子說的那些話,都是發自內心。

    反而認為,張若塵是故意在羞辱鵲神子,每一句話暗含奚落、威脅、嘲諷、挖苦,把堂堂一位萬死一生境巔峰的神子,弄得一點尊嚴都沒有。

    “張若塵太可恨了,贏了,是很厲害。可是,如此戲弄鵲神子,一點元會級天才的風度都沒有。”

    “是啊,我最受不了那句,你連至尊圣器都沒有?你們聽聽,多狂妄,有幾件臭至尊圣器了不起嗎?”

    不少修士,深以為然的點頭。

    “堂堂死族一等一的大圣強者,卻淪為張若塵的階下囚,很有可能,真的會被逼學佛、學道,太慘了!”

    “這和逼迫一個人類,如同不死血族一般吸食人血,有什么區別?”

    “鵲神子恐怕寧愿一死,也不愿受此羞辱。”

    其中一族的大圣,喊道:“若塵大圣何必要如此羞辱鵲神子,不如給他一個痛快。”

    “沒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大圣可殺不可辱。”

    “若塵大圣若是不敢殺鵲神子,還請立即放了他。要殺,便爽快一些。繼續惺惺作態,只會讓我等修士,覺得惡心。”

    力挺鵲神子的修士越來越多。

    但,大家知道,要張若塵放了鵲神子,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更多的,都是激張若塵直接殺了鵲神子,以免鵲神子再遭羞辱。

    鵲神子嚇得背心發涼,頭皮發麻,心中將那些觀戰修士全家都問候了一遍。

    他能不怕嗎?

    眼前這人,可是張若塵。

    天下就沒有張若塵不敢殺的修士。

    被羞辱一下有什么,只要能夠脫身,總會有找回臉面的時候。

    萬一張若塵突然惱羞成怒,把他給殺了,就真的再無翻盤的機會。這是死得多冤啊?

    “唰唰!”

    死神殿的一眾大圣,從圣樓上飛落而下,擠占整個街道。

    一個個都渾身散發死亡邪光,從長街的前后兩個方向,氣勢洶涌的,向張若塵逼近過去。

    觀戰的修士,紛紛讓道。

    “放了鵲神子,否決今日這條長街,便是你的伏尸之地。”原本寂氣勢十足,直指張若塵。

    人質在張若塵手中,死神殿雖然強者眾多,卻不敢輕舉妄動。

    張若塵眉頭深皺,道:“我和鵲神子有言在先,一戰解恩仇。如今,勝負已分,我和死神殿即便有再大的恩怨,也該解開了!諸位請退去吧,今日,我不想再動手。”

    “你先放了鵲神子,再談其他。”源非大圣道。

    張若塵搖頭,道:“我和鵲神子之間的恩怨尚未化解,還不能放。”

    鵲神子連忙開口:“已經……已經沒有恩怨,我……我敗得心服口服。勝負已分,一戰解恩仇。”

    被冥光咒鎮壓,嘴巴難張,說話很不利索。

    張若塵拍著他的肩膀,眼神真摯,道:“不,你不服,你心中依舊怨恨我,恨不得殺了我。仇恨是萬惡之源,鵲兄的心還是太執著了一些。”

    鵲神子裝不下去了,磨動牙齒,面容扭曲而又森然。

    又在羞辱!

    原本寂怒目圓睜,道:“張若塵你就算掌握著人質又如何?以為我們會投鼠忌器,不敢動手?”

    鵲神子臉色大變,對著死神殿的諸位大圣,使勁搖頭。

    原本寂盯向鵲神子,道:“鵲神子放心,不用擔憂,我不信張若塵真敢殺你。今日,死神殿諸強,不殺此子誓不罷休。”

    鵲神子臉色變得更加厲害,心中恨死了原本寂。

    原本寂都已經將話說明,要殺張若塵,這種情況下,張若塵哪里還不敢殺他?原本寂分明就是放棄了他。

    鵲神子暗下決心,若是今天僥幸不死,回到死神殿后,一定想辦法整死原本寂。

    “啪!”

    張若塵再次一拍鵲神子肩膀,道:“我怎么可能殺鵲兄?世間應該要有大胸懷者,一個敵人都容不下,何以容天下?”

    包括閻折仙和瀲曦在內,不知多少修士嗤之以鼻。

    死神殿的大圣之所以同意由鵲神子單獨出手,其一是因為,鵲神子的實力強大,有必勝的把握。

    其二,張若塵的背后,終究是站著血絕戰神、福祿神尊、羅衍大帝這些威震寰宇的強者。死神殿一擁而上殺了張若塵,這三位別人不說,血絕戰神肯定是要動怒的。

    但是,由鵲神子一人出手,即便殺了張若塵,又如何?

    血絕戰神若是報復死神殿,只會被死神殿諸神嘲笑。

    第三,鵲神子在死神殿地位非凡,眾人都在謙讓。讓他去擊敗張若塵,踩著元會級天才揚名。

    但,誰知鵲神子如此廢物,反而讓死神殿丟了巨大臉面。

    為了挽回顏面,死神殿就算是以多打一,也得將張若塵拿下。

    原本寂沒有理會鵲神子殺人一般的眼神,下令道:“動手。”

    包圍張若塵的四尊白衣死神,率先出手。

    四人身上圣道規則和死亡邪氣,同時涌動而出,緊接著,鋪天蓋地的劍氣,盡數向張若塵斬了過去。

    鵲神子面如死灰,心知自己今天在劫難逃,閉上了眼睛。

    “嘩!”

    沒有理會涌來的劍氣,張若塵率先一掌按在鵲神子的胸口,掌心爆發出一道道空間漣漪。鵲神子的身體消失不見,下一瞬,進入七星帝宮的防御陣法,墜落在瀲曦腳下。

    鵲神子錯愕不已,難以置信的望向陷入圍攻中的張若塵。

    四尊白衣死神都是萬死一生境中期和后期的修士,修煉出來的圣道規則數量,至少都有三千萬道。

    “啪啪。”

    張若塵早已激發出火神鎧甲,又將藏山魔鏡釋放出來。

    劍氣即便擊穿藏山魔君形成的至尊之力防御層,威力也已經大減,再落到火神鎧甲上,只是撞出一道道火花。

    原本寂咬牙切齒,道:“張若塵有至尊圣器護體,必須近身攻擊,才能破開他的防御。”

    四尊白衣死神瞬間組成一座劍道殺陣,有四道死神虛影,在他們身后呈現出來。

    四人的力量,如同連為一體,爆發出來的氣勁強度,比鵲神子都要強大幾分。

    “唰!”

    一道白影,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雙手舉劍,斬出一道劍河。

    第二道白影,從張若塵身后沖出,揮劍橫劈。

    劍鋒四周,空間震蕩。

    第三道白影,從正前方直刺而來,爆發出來的劍光,比恒星散發出來的光華都要明亮,正在觀戰的大圣之下的修士,全被刺得眼睛淌血。

    第四道白影,站在原地不動,可是他手中的三元君王圣器戰劍,卻是飛了出去,化為一條骨龍,繞向張若塵右側。

    四尊白衣死神幾乎同時出手,每一位打出的攻擊都像是四人合力施展。

    “好可怕的劍陣,四位白衣死神如同合而為一,卻又可以分開攻擊。”

    “死神殿這是真的想要殺死張若塵啊!”

    崐樓上的閻皇圖、閻折仙、般若、玄澤海、玄清瀅,皆是屏住呼吸,緊盯那處光芒璀璨的戰圈。

    一直都平靜自若的缺,眼中露出凝沉之色,道:“四極劍陣。”

    “轟隆隆。”

    張若塵的身形,消失不見。

    四尊白衣死神施展出來的四種絕殺招式,全部劈在空處。

    其中,從一前一后攻出的二人,最是驚險,差一點相互斬了對方。幸好他們都修為強大,反應能力驚人,及時回劍防御。

    兩劍碰撞,兩位白衣死神向相反的方向拋飛出去。

    死神殿的諸位大圣,皆是目瞪口呆,無法相信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下,張若塵還能施展出空間挪移逃走。

    被四位萬死一生境大圣的道域壓制,又被困在劍道殺陣之中,張若塵當然無法空間挪移。

    所以,躲進了紫金葫蘆。

    “唰!”

    張若塵從紫金葫蘆里面沖出,嘴里輕念:“冥光咒!”

    近在三步之外的一位白衣死神,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詛咒,與鵲神子一樣,渾身無法動彈。

    張若塵揮手,將他打入七星帝宮。

    “冥光咒!”

    第二位白衣死神被詛咒,如同石化,定在那里。

    張若塵踹出一腳,令他也飛入七星帝宮。

    “冥光咒!”

    第三位白衣死神被禁錮,張若塵一掌排在他身上,將他傳送進了七星帝宮。

    因為張若塵釋放出了虛時間領域,加上速度夠快,三聲冥光咒,幾乎是同一時間喊出,死神殿的大圣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正在張若塵打算喊出第四聲冥光咒的時候,原本寂大吼一聲:“住口。”

    破風聲傳來,一柄巴掌大小的玉劍,如同靈蛇一般,飛向他心口。

    藏山魔鏡自動飛了回來,化為護心鏡。

    “嘭!”

    玉劍擊在鏡面上,發出洪鐘鳴響的巨聲,撞得張若塵徑直拋飛出去。

    原本寂一擊功成,面露喜色,右手推出,調動更加強大的力量,加持在了那柄六元君王圣器級別的玉劍上。

    藏山魔鏡的鏡面光芒一閃,將玉劍吞了進去。

    張若塵雙腳落地,隨之穩住了身形,扭頭一看,發現飛回了七星帝宮的防御陣法中,后腳正踩在階梯上。

    原本寂卻是眼神一呆,發現和玉劍的聯系消失了!

    那可不是凡品,是一件六元君王圣器,有進階至尊圣器的潛力,價值數萬神石。

    原本寂迅速恢復臉色,與死神殿的一眾大圣,將七星帝宮包圍。

    這一次,他們是真的有些不敢輕舉妄動,畢竟,被張若塵擒住的萬死一生境大圣已經有四位。若是將張若塵逼急,把他們全部殺死,后果就嚴重了!

    所有觀戰的修士,都錯愕無比,怎么也沒有料到,先前慫如狗,軟蛋一般的張若塵,能夠讓死神殿吃這么大的虧。

    感情先前都是裝的?

    故意示敵以弱?

    卑鄙啊!

    又有很多修士低聲咒罵張若塵,覺得他陰險、無恥。

    張若塵站在七星帝宮的臺階上,心中很是膩味,他們這是怎么了,為何對我張若塵如此大的成見?

    明明我才是弱勢的一方,被一大群死神殿強者針對。

    明明我都以最大的善意待人,愿意與死神殿化干戈為玉帛,你們怎么看不出來?

    哎,算了,何必在乎他人的誤解,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就行。

    地魔族的族皇,玄地煞,在一群族中長老的陪同下來到附近,玄澤海和玄清瀅立即趕去拜見。

    玄地煞面容蒼老,須發斑白,身穿紫翡錦衣,頭戴圣冠,卻又精神抖擻,望著站在七星帝宮臺階上的張若塵,道:“英雄出少年啊,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怕是已經達到六十八階。”

    玄清瀅不敢相信,訝然的道:“怎么可能?無上境大圣中,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六十八階的,也是少之又少。”

    玄地煞瞇眼笑道:“若沒有這樣的精神力,張若塵怎么可能輕輕松松詛咒了四位萬死一生境大圣?而且,他應該也是憑借強大的精神力,才能隨心所欲運用至尊圣器,與玄妙莫測的圣意,同時更加合理的運用半神肉身的力量。”

    地魔族的族皇,已經活了快三萬年,精神力強大至極。

    眾人對他的判斷,自然是深信不疑。

    再次看向張若塵,玄清瀅眼神變得復雜了許多,可是,很快便是變得鄙夷和不屑。既然如此強大,為何先前裝出膽小怕事的樣子?

    一點強者風范都沒有。

    玄澤海問道:“族皇為何出了圣地,來了這里?”

    “有人讓我來化解這里的矛盾,助張若塵脫身。”玄地煞道。

    玄澤海心中一動,聽出了一些意味深長的東西。

    是“讓”,而不是“請”。

    豈不是說,那位出面幫張若塵的修士,至少都是和族皇平起平坐的存在,甚至有可能,修為或者地位更在族皇之上。

    而且,要在死神殿手中,將張若塵帶走,地魔族肯定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玄地煞笑了笑,又道:“既然各族修士都請不動張若塵,我這個族皇便親自出面,希望他能給一點面子吧!”

    在武漢的讀者們保重身體,注意安全。

    言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