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師叔

    張若塵搖頭,道:“我們勝負已分,為何還要戰?”

    “……”天叔子道。

    張若塵道:“說好的分勝負,為何現在又要分生死?難道說,你們死神殿真的都是出爾反爾之人?”

    見死神殿一眾大圣以殺人般的眼神瞪來,張若塵安撫他們的情緒,道:“各位,我沒有言語攻擊整個死神殿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們這樣做不好,有損神殿顏面。死神殿諸神的臉,往哪里擱?”

    此話一出,那些本是看張若塵不順眼的觀戰者,皆以異樣的眼神,望向死神殿的諸位強者。

    死神殿的這些修士,今天的確是已經鬧出了不少笑話。

    百族王城中各族的修士,雖然嘴上沒有說,可是心中,卻是十分鄙夷。所謂的上三族,所謂的死族神殿,走出的大圣,也不過如此。

    死神殿終究還是要臉面的。

    天叔子壓制住充滿怒火的情緒,冷哼道:“我還沒有敗呢,怎能說已經分出勝負?”

    原本寂等死神殿強者,有意勸天叔子莫要與張若塵單打獨斗,直接一起出手。

    天叔子看出他們的心思,暗暗傳音道:“你們不能出手,十大族都有修士在百族王城中,命運神殿的神女也在附近,死神殿不能再丟臉了!這一戰,即便拼死,我也要拿下張若塵。”

    死神殿的修士感受到天叔子的決心,皆是神情一凜,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關鍵時刻,天叔子或許會自爆圣源,與張若塵同歸于盡。

    天叔子再次傳音,“你們都退遠一些,若是我鎮壓不了張若塵,敗給了他,你們也不要再出手。在百族王城中,張若塵的確優勢巨大,等他離開百族王城再出手也不遲。”

    站在崐樓上的閻皇圖,看著漸漸遠退的死神殿大圣,神色微微一變,道:“天叔子怕是真的要拼死一戰了,仙兒,你去地魔族族皇那邊。”

    “五叔如此緊張干嘛,以鯤樓的防御,除非天叔子自爆圣源……不可能吧,一場爭斗而已,他難道真的抱著自爆圣源的決心?”閻折仙驚聲道。

    閻皇圖冷笑,道:“天叔子此人的確天賦絕頂,可是,太過心高氣傲,接受不了失敗,更接受不了羞辱。”

    閻皇圖都看得出來的局勢,張若塵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因此,天叔子提刀迎上前來之時,他將費仲的那具傀儡身取出。

    這具傀儡身,是費仲使用一具無上境矮人的骨骼,又加入各種珍貴材料,才煉制出來,容貌和身形和費仲一模一樣。

    傀儡身的圣魂,早已被費仲抹去。

    不過,在張若塵和宮南風趕去奧云小行星帶的那段時間,張若塵將它重新祭煉了一遍,已經可以使用。

    “張若塵又在耍什么花樣?”

    “好像是一具傀儡。”

    “他居然精通傀儡圣術?”

    “或許是趕尸秘術吧!昆侖界有古神,為了對抗尸族,研究出了趕尸秘術,曾經興盛一時。張若塵出生昆侖界,精通趕尸秘術并不奇怪。”

    閻折仙和閻皇圖的記憶被抹去,所以,看到費仲的傀儡身,沒有任何神情波動。

    倒是地煞族族皇眼神微微詫異,隨即頷首微笑。

    在冰王星,負責保護閻折仙和閻皇圖的四位地煞族大圣死后,地煞族族皇親自趕去探查過,在四位大圣隕落的地方,發現了敵人的氣息。

    那股氣息,與費仲傀儡身的氣息,一模一樣。

    張若塵分出十萬道精神力念頭,飛入傀儡身的體內。

    傀儡身的雙眼,豁然睜開,爆射出奪目的圣芒,體內涌出上萬億道圣道規則,持著一柄戰斧,引來密密麻麻的雷電,向天叔子劈斬而去。

    “轟隆隆。”

    戰斗一觸即發,打得長街一丈丈崩碎,刀光和斧影來回交錯。

    天叔子雖然修煉出了五萬億道圣道規則,比一些無上境大圣的圣道規則都要多。可是,他畢竟還停留在萬死一生境,沒有凝聚出無上法體。

    而費仲的傀儡身,曾經誕生出了獨立的思維,也凝聚出了無上法體,雖然戰力距離真正的無上境大圣還差了一點,可是卻能和天叔子拼得不相上下。

    轉瞬間,長街上的二道身影,已是交鋒數百次。

    天叔子打得很郁悶,若是與張若塵的真身交手,自然是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哪怕燃燒壽元和圣血也無所謂。

    可是現在,自己卻被張若塵的一尊傀儡身擋住,無法前進一步。

    難道要燃燒數千年壽元,滅張若塵的一具傀儡身?

    原本寂等死神殿的大圣,看出天叔子的尷尬境地,卻無可奈何。

    原本寂沉思片刻,傳音道:“從一開始我們的決策就失誤,不該單挑張若塵,說到底,還是太輕視了他,現在補救已經遲了。天叔子既然讓我們不要出手,為了死神殿的聲譽,我認為應該聽從他的吩咐。”

    另一位大圣點頭贊同,道:“天叔子真要拼死一戰,區區一尊傀儡身,絕對擋不住他。”

    有大圣抱著悲觀的心態,嘆道:“另尋收拾張若塵的機會吧,在百族王城中,我們被束縛得太嚴重了,反觀張若塵底牌手段繁多。”

    “要不,勸天叔子收手算了……好吧,當我沒說。”

    死神殿的大圣很快商議完畢,達成一致決定,無論天叔子勝負如何,他們都不能出手。要出手,只能等離開百族王城之后。

    可是,他們大張旗鼓的來,若是灰溜溜的退走,肯定更損死神殿的聲威。

    正是如此,他們無不希望,天叔子大發神威鎮壓張若塵。若是天叔子自爆圣源,與張若塵同歸于盡,自然也是很好的結局。

    地魔族族皇捻須而笑:“死神殿和天叔子已是進退兩難,現在該我出場了,給他們一個臺階下。”

    “唰!”

    地魔族族皇出現到傀儡身和天叔子戰圈的上方,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來,兩只衣袖一揮,一股強橫無邊的無形力量,如同掀飛兩片樹葉一般,將他們強行分開。

    傀儡身爆退到了張若塵身旁,天叔子飛退到十丈之外。

    地魔族族皇落到地面,含笑道:“這里是百族王城,禁止大圣強者爭斗,二位都是地獄界一等一的天之驕子,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還百族王城安寧?”

    張若塵早已察覺到地魔族族皇的氣息,連忙拱手,道:“若塵也不想擾亂百族王城的秩序,實在是死神殿的修士太不可理喻,說好一戰解恩仇,卻輸不起,戰了一場又一場。”

    “你說誰輸不起,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呢!”天叔子道。

    張若塵拌了拌嘴,道:“要不……繼續?”

    “戰就戰,怕你不成?”

    天叔子眼神沉冷,提刀欲要上前,但是,終究沒有邁出腳步。畢竟,他也不傻,在地魔族族長出現之時,就意識到這是自己抽身而退的機會。

    地魔族族皇何等老辣的人物,哪里不懂天叔子的心態?

    他連忙走了過去,抓住天叔子的雙手,老好人一般,苦口婆心的一番規勸,先是夸贊天叔子將來有沖擊元會級人物的機會,又夸贊他心胸廣闊,更是將死神殿也夸贊了一番。

    總之,將臺階給天叔子給足了!

    天叔子眼神死死盯著張若塵,似乎被說動了,神情略微緩和一些,道:“若不是族皇大人為你求情,今日,我一定要和你分個勝負生死。”

    地魔族族皇心中一顫,恨不得堵上天叔子的嘴巴,都給你臺階下了,你就不要再刺激張若塵了好不好?

    幸好張若塵心胸似乎真的很寬廣,也很想化解仇恨的意思,并沒有做出過激的事,這才讓地魔族族皇松了一口氣,同時對張若塵又高看了一分。

    如此看來,張若塵先前的確不是故意戲弄死神殿的修士,而是真的心懷善念,想要化解雙方的矛盾。

    這是以德報怨的胸懷!

    須彌圣僧的傳人果然不凡,即便來到地獄界,也是出淤泥而不染。曾經聽過的關于張若塵的種種不堪傳聞,想來都不真實。

    天叔子見張若塵態度溫和,于是,得寸進尺,道:“放了鵲神子和三位白衣死神,從此之后,死神殿與你的恩怨一筆勾銷。”

    死神殿的一眾高手,紛紛圍了過來,釋放出圣威,給張若塵施壓。

    地魔族族長意識到不妙,死神殿的修士一點都不懂得見好就收,如此咄咄逼人,真以為張若塵是泥做的。

    “張若塵,你不是要和死神殿化解矛盾嗎?現在我們給你機會,你可要珍惜啊!”原本寂笑道。

    張若塵當然是想化解矛盾和仇恨,可是他又不傻,十分清楚,即便放了四位萬死一生境大圣,也化解不了他們心中的怨氣。

    張若塵搖頭嘆息,道:“圣僧曾說,地獄不在地獄界,而在人的心中。你們的心中皆有地獄,這仇恨又怎么化解得了?”

    兩方再次變得爭鋒相對了起來。

    地魔族族皇正要再次勸導的時候,人群中,響起一道洪亮的佛號:“阿彌陀佛!師叔,我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幫助他們化解心中的地獄。”

    “師叔,還有我。”

    一白一黑,兩個和尚,從觀戰的修士中擠出來。

    白的那個和尚,身材臃腫,臉大如盆,皮膚白得像玉一般。

    黑的那個和尚,又高又瘦,黑得就像鍋底一般,只有眼睛和牙齒,還是白色。

    正是大司空和二司空。

    先前,張若塵的精神力都鎖定著在場能夠威脅到他的那些頂尖強者,倒是沒有注意到他們,見他們突然出現,倒是頗為驚訝。

    他們怎么來了百族王城?

    很快,張若塵釋然。

    因為他在大司空和二司空的身后,看到了蒼桀。正是張若塵在神女樓遇到的那個修羅族圣王,將他派遣去了昆侖界,給紀梵心送信。

    張若塵曾告訴他,若是紀梵心不在昆侖界,就去無盡深淵找孔蘭攸。

    難道孔蘭攸又將這個任務,交給了大司空和二司空?

    無論昆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既然蒼桀和大司空、二司空來到了百族王城,也就說明紀梵心很有可能也已經到達。

    大司空已突破到了大圣境界,在佛修中可以稱為“菩薩”,卻沒有一絲慈眉善目的樣子,滿臉堆笑,道:“師叔讓他們修佛吧,每天背誦和抄錄一百遍《摩訶經》,應該會有一定效果。”

    二司空如同怒目金剛,冷聲道:“他們心中孽障極深,怨氣濃烈,殺心早已根深蒂固,《摩訶經》不行的,應該讓他們背誦和抄錄《大仁大空咒》,并且還得每人親自修建一萬座寺廟,泥塑十萬尊佛像。抄錄《大仁大空經》十萬遍之后,就得再教他們《般若波羅蜜心經》、《妙法經》、《阿彌陀經》……”

    二司空一連說出數十本經書名字,又道:“這只是第一步,修自身。還有第二步,第三步。第二步是行善事,積功德。第三步……”

    二司空一邊滔滔不絕的說著,張若塵一邊點頭,顯然是認可他的說法。

    鵲神子卻是聽得臉色數變,真要落得那樣的下場,自己還算是死族嗎?

    死族的大圣若是變成了和尚,他敢打賭,他的神母肯定第一個殺了他,丟不起這個臉。

    原本寂厲喝一聲:“兩個佛修,居然敢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地獄界。來人,鎮壓了他們,將他們的金身釘在百族王城的城門上,讓他們佛血流干而死。”

    大司空振振有詞,道:“佛修為何不能來地獄界?閻羅族也有佛修,天下佛修是一家。修佛者,沒有國與國的界線,沒有世界和世界的界線,也沒有天庭和地獄的界線。師叔,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張若塵道:“很有道理!放心,兩位師侄,既然你們來到了地獄界,師叔一定護你們周全。”

    “張若塵,你自身難保!”天叔子道。

    “冥光咒!”

    天叔子被詛咒,渾身難以動彈,被張若塵扔進了七星帝宮。

    太快了!

    只是一瞬間,剛才還氣勢十足的天叔子,便摔倒在了瀲曦的腳下。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張若塵嘆息一聲:“天叔兄心中怨念太重,對我的恨意已經深入骨髓,本來族皇大人親自出面勸解,我們是可以暫時放下這一切,讓時間來沖淡他心中的怨氣和恨意。”

    “但是,我的兩位師侄來了,他們的辦法似乎更佳,我覺得這才是化干戈為玉帛的根本之策。”

    至于為何這一次施展冥光咒,能夠瞬間詛咒天叔子?

    當然不是張若塵自己的力量,而是,乾坤界中,七手老人以精神力催動萬咒天珠,才做到的。

    觀戰的修士,卻不知道這一點,一個個再次被驚住,包括地魔族族皇都嚇了一跳。

    剛才的那道精神力波動,比他都要強大。

    至于死神殿的一眾大圣,看到張若塵的目光向他們盯來,全部都心頭發毛,恨不得立即逃離此地。這個張若塵,不會是別的修士變化出來的吧,太妖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