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昏暗的海底世界,廣闊而滄桑的墓林。

    巍峨巨大的劍山,聳立在墓林中心的位置。一柄柄劍,有的已經銹跡斑斑,失去了靈氣,卻恒古不變的圍繞它飛行。

    或許,劍也有執念。

    執念不散,劍便不回鞘。

    阿樂、開羅地師、血狼,看著張若塵一路沖殺,闖過劍道墓林,又登上劍山之巔。最后,張若塵縱身跳下山巔的古井。

    就是這時,阿樂隱隱間,在遠處,看到一位白衣女子,站在一座高聳的墓碑下。

    那座墓碑,距離張若塵被萬劍分身的地方很近。

    她的手中,提著一柄血紅色的劍,臉上戴有面紗,看不見真容。

    阿樂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再次看去,那道白衣女影消失不見,仿佛剛才產生了幻覺。

    對了,一定是幻覺。

    怎么可能有修士,可以無聲無息闖過劍道墓林,到達第十個十分之一路途的位置?

    總不可能是墓中的鬼魂吧?

    這么多年過去,即便是鬼魂,都已經湮滅。

    忽的,阿樂雙眼再次一凝,又看見了那個白衣黑發的女子。她出現在劍山下方,手指觸碰崖壁,仰頭上看,一邊走,一邊在觀閱什么。

    只是一瞬間,她又消失不見。

    “你看見劍山下,有一個女子嗎?”阿樂道。

    開羅地師一怔,目光投向遠處的劍山,搖了搖頭。

    站在一旁的血狼,也搖動碩大的頭顱。

    阿樂道:“從我們來到海底,我就總感覺有人跟在后面,可是,使用精神力探查,卻毫無發現。你的精神力強大,難道一絲察覺都沒有?”

    開羅地師冷冷一笑:“你做為殺手,和別的修士終究不一樣。因為,你總是會想,是否有別的殺手藏在暗處,欲要殺你。”

    “你是說,是我太過警惕,疑神疑鬼?”阿樂道。

    開羅地師道:“做為精神力六十九階的世界之手,我對周圍天地的感知能力,甚至超過一些神靈。連我都沒有任何察覺,以你的修為,又怎么可能察覺得到?”

    “希望真是我產生了幻覺。”

    阿樂心中想到了一件事,龍主說過,會有一位昆侖界的新神暗助張若塵,但是,這位新神卻一直沒有現身。

    或許自己的感知并沒有錯,看到的也不是幻覺。

    ……

    人,有三魂七魄。

    魂分天魂、地魂、人魂。

    天魂和地魂,不在人的體內。

    地魂是腳下的影子。

    天魂是天道的一部分,尋常修士感知不到。

    修士的圣魂,乃是人魂蘊養成了武魂,再由武魂蘊養而成。

    至于七魄,鮮少有修士修煉,至少張若塵接觸過的修煉之道,都沒有七魄的修煉之法。

    劍魄,更是首次聽聞。

    跳入古井,張若塵仿佛一下子,跳進一座漆黑無邊的神海。冰冷刺骨的海水,從四面八方涌來,凍得肉身幾乎變得凝結。

    眼前,出現一道又一道畫面。有劍道文明的輝煌壯麗景象,有萬劍飛出靈山的飄逸,有海邊夕陽下一男一女對練劍招的唯美……

    忽的,天空飛過一顆顆火球。

    每一個火球,都是一顆毀滅的星辰,紛紛墜落到這個劍道文明的世界,大地震動,火山噴發,海嘯連天。

    就連高懸天外的太陽,都破碎而開。

    隨之黑云滾滾,遮天蔽日。

    群山之間,劍宮之中,深山險谷,飛出一柄柄神劍,直擊蒼穹。各有一道偉岸神圣的身形,站在神劍之上,沖向滾滾黑云。

    黑云中,一只巨大無比的手探出。

    頓時,那些神圣的身影,盡皆爆碎,宛若沙子做的一般,碎在空中。唯有一柄柄劍,墜落回地面。劍身上,沾染鮮血。

    ……

    眼前的畫面,充滿毀滅性的氣息,世間一切美好都被摧毀,看得令人感傷而又悲痛。

    天外那只巨大的手掌,卻又給人一種窒息感,讓人心生絕望和無奈,仿佛是一只上蒼之手。它要滅的人,就必定會死。

    張若塵知道眼前的一幕幕,多半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

    一道模糊的光影,出現在水中,是一個白須白發的老者,語氣悠遠而傷感,道:“劍界毀滅了!宇宙中有一只無形的手,在制定屬于它的規則,一旦出現太過強大的文明,這個文明,就要被摧毀。”

    “因為威脅到它了嗎?”張若塵問道。

    那道光影沒有回答他的這個問題,道:“你持《無字劍譜》而來,說明是與我有緣之人。你身懷劍印,說明你是劍界新一代文明的守護者。你身上有大無畏的精神,有至情至義。你不懼死亡,也要救自己的朋友,得到了整個劍界英靈的認可,所以,有資格繼承我的劍魄。”

    “劍魄,是劍的精神。”

    “劍有兩面,一面殺盡世間奸邪,一面拯救和守護世間良善。而劍尖,代表的是一往無前,自強不息,銳破云霄,哪怕頭頂有重重壓迫,也絕不屈服。劍,該是平等的,自由的,灑脫的……最美的……”

    “嘩——”

    光影碎裂,化為一片光雨。

    光雨圍繞張若塵旋轉,沖入進他身體。

    張若塵感覺到身體在無限膨脹,涌入體內的劍魄,與先前萬劍留在他體內的那股力量有些相像,但是,更加精純,更加強大。

    強大到張若塵難以承載的地步。

    氣海、五臟六腑、經脈、骨骼、血液……,全身每一處都在吸收那股力量,包括圣魂。他的圣魂,急速增強。

    魂魄!魂魄!

    魂不離魄,魄不離魂。

    “啊!”

    張若塵長嘯一聲,身體向井口飛去。

    劍山的頂部,那口古井中,沖出一根明亮至極的光柱。

    張若塵的身體,懸浮在光柱里面,本是圍繞劍山飛行的劍,皆是沖向光柱,圍繞他飛行。此刻的他,如同化為劍界之主,年輕劍神。

    “好強大的劍道力量,張若塵這是得到了什么機緣?”開羅地師眼中充滿嫉妒,很想出手擊殺阿樂和血狼,沖上劍山,搶奪機緣。

    阿樂感受到他身上的殺意,目光盯過去。

    “嗷!”

    血狼長嘯一聲,開羅地師雙手抱頭,圣魂如遭群狼啃噬,痛得在地上翻滾,嘴里發出一道道哀求聲。最后,他跪在了血狼身前。

    “天地間的劍道規則流動了起來,莫非……他成功了?”

    阿樂的目光,再次投向劍山頂部。

    這片天地間的劍道規則,匯聚到張若塵頭頂,凝成一道淡淡的魂影。

    “他在百枷境,成功凝聚出了天劍魂。”阿樂嘴角浮出一道笑意。

    隨著天魂劍成形,那些本是葬在墓中的諸劍,盡皆破土而出,沖向高空,化為一條條萬劍河流,圍繞張若塵飛行。

    劍祖劍魄的力量太強,不是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可以承載。

    皮膚,開始局部爆碎,化為絲絲血霧。

    就在張若塵以為,將要被劍魄之力撐碎肉身的時候,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快速運轉起來,將浩蕩無邊的劍魄之力,盡數吸納了進去。

    張若塵渾身一輕,落回劍山頂部。

    身體上,散發著璀璨的白光。每一縷光絲,都是一道劍氣,具有銳不可破的威力。

    “好厲害的劍魄!只有極少數被我的七魄吸收,更多的,卻是儲存在了氣海、五臟六腑、經脈、骨骼、血液之中。還有更多的一部分,被時空神武印記吸收了進去。”

    張若塵摸了摸眉心,打算暫時先不管被吸收進時空神武印記的那一部分劍魄,還是先控制好體內這一部分劍魄才是正事。

    否則,他以現在這樣的狀態走出去,與一只刺猬沒有區別。

    無論敵人,還是朋友,一旦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光照射到,必定要受傷,誰都無法靠近他。

    “可是如何才能控制劍魄?”

    就在張若塵生出疑惑之時,石劍形態的《無字劍譜》從古井中飛出,插在他身前。石劍上,浮現出一個個金色文字。

    金色文字又化為一個個金色小人,擺出各種不同的姿態。

    “原來如此。”

    張若塵盤膝坐下,按照《無字劍譜》上呈現的文字和姿態,雙手捏出一道又一道劍訣。

    至于為何《無字劍譜》上會出現劍魄的修煉方式和駕馭之法,或許與它飛入古井有關。

    時間飛逝。

    張若塵在劍山之巔,盤坐了整整半個月,身上光芒逐漸暗淡,內斂回體內,被他煉入七魄之中。

    七魄全部都變得具象化,化為七柄明亮至極的劍,懸浮在氣海中通天河的上空。

    “成了!”

    張若塵站起身來,身形卓然如玉,長發在水中飄搖,忽的,心中一動,將正在與萬劍遨游的沉淵古劍喚回手中。

    “唰唰。”

    在古井旁的石碑上,他刻下數行字:

    “U www.uukanshu.com今日得劍祖劍魄,日后必定問鼎劍道之巔,將劍道發揚光大,劍道精神萬古不滅。”

    “若黑暗再次降臨,我必定是沖在最前方之人。”

    張若塵收劍,傲然而立。

    飛在水中,數之不清的劍,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意志,紛紛飛過來,插在劍山之上。其中一些劍,散發著神輝,無盡歲月過去,劍上的神性也沒有被磨滅。

    張若塵俯看下方的一座座墓碑,不禁在心中思考,不完整的劍道,就能列入七十二至尊圣道之一。若完整的劍道出世,是否有資格與九大恒古之道并列?

    至少戰法,是可以并列。

    ……

    熬夜久了,身體有些扛不住。這兩天在調整作息,爭取能早點更新,希望可以調整過來,就怕睡早了,反而失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