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位渾身藍色的老者顯得頗為鎮定,道:“須彌傷勢嚴重,就算破境又如何,大家不用懼他。”

    “萬佛朝宗”的異象呈現出來,逼得地獄界諸神不得不全力以赴發動攻擊,聯手祭出一件又一件神器,要將須彌圣僧殺死在破境后的那一瞬間。

    追向時間源珠的地獄界神靈,只有三尊。

    其中一尊,正是地煞鬼城之主,鬼主。

    另外兩尊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力波動,不在鬼主之下。一位籠罩在濃密的血云中,身軀十萬里,背上十二對血翼。

    血翼如同二十四片血紅色的大陸,在宇宙空間中展開。

    另一位來自石族,像是一頭石牛,但是,長著比身體還要長的尖銳尾巴,腳下踩著四團白色火云。

    他們先前各自坐鎮一顆恒星,助藍色老者一起,鎮壓須彌圣僧的空間力量,防止地獄界的諸神被須彌圣僧拖入虛無空間的深淵。

    此刻,三尊神境巨頭,卻對時間源珠產生濃厚興趣,欲要奪取。

    隨著時間源珠向須彌廟所在的方位飛來,帶來海量時間奧義。

    頓時,原本消失了的時間長河,在張若塵的視野中,再次顯現出來。

    “嘩啦啦。”

    時間流動,像水流的聲音。

    須彌廟發生輕微的震動,仿佛又有啟程,離開這個時間節點,去往更加古老的過去。

    這一切,都是受時間源珠,和時間源珠內部的時間奧義的影響。

    張若塵心中猛然一震,恍然大悟,明白了所有一切,目光盯向女帝,大喝一聲:“趕緊去奪取時間源珠,圣僧的時間奧義絕不能落入這三尊地獄界神靈的手中。”

    千骨女帝被突然冒出來的聲音驚住,目光投向從隱藏中走出的張若塵。

    她的一雙眼神,先是驚異,隨后緩緩變得平靜,繼而對張若塵露出深深的敬意。那模樣,仿佛就要跪地叩拜張若塵。

    沒有太多言語,千骨女帝駕馭須彌圣僧的尸身,沖出了須彌廟。

    “女帝不愧是女帝,心境不是尋常修士可比,我的突然出現,她居然只是一瞬間驚訝而已,很快就恢復平靜。不對,她最后那是什么眼神?”

    張若塵總覺得,女帝最后看他那一眼,充滿了敬畏。

    一尊絕代神靈,敬畏一位百枷境大圣?

    張若塵的注意力,全被時間源珠和急速飛來的三尊地獄界神境巨頭吸引,處于精神高度緊繃的狀態,根本沒有注意到,此刻《六祖釋禪圖》散發出來的佛光,將他完全籠罩。

    那些佛光,匯聚成六祖了模樣。

    在千骨女帝的視野中,根本看不見張若塵,只能看見金光閃閃的六祖站在面前。自然以為是六祖顯靈,在教她該怎么做。

    在須彌廟,在萬佛朝宗異象出現的情況下,時空被扭曲,遇到顯靈的六祖,似乎并不是無法接受的事。

    六祖,可是佛祖。

    佛祖就算已經隕落,依舊對后世有非同小可的影響。

    張若塵之所以讓女帝去奪取時間源珠,是因為知道未來的結局。

    女帝掌握的三成時間奧義和對抗時間的神器,多半就是在這里奪取得到。

    這條去往過去的航線,張若塵能上“船”,是要去修煉一品圣意。

    女帝能夠上“船”,則是來到這個時間點,奪取時間奧義。

    一切都是圣僧的安排!

    圣僧不希望,三成時間奧義落入地獄界神靈手中,所以從未來接來了女帝。女帝就是一個中途上“船”,又要中途下“船”的乘客。

    至于張若塵,太弱了,根本沒有能力爭奪時間奧義。

    張若塵仿佛能夠感受到須彌圣僧內心的絕望,因為,但凡是在這個時空,能夠找到一位可以授予時間奧義的神靈。圣僧又何必從遙遠的未來,將女帝接來?

    說明,在這個時空,圣僧已經不相信任何修士,能相信的修士,卻又沒有執掌時間奧義的能力。

    遭遇大批地獄界神靈的圍攻,卻只有他一人擋在昆侖界前面,就是最好的證明。

    須彌廟下方的時間長河,依舊很不穩定,廟宇左右搖晃,始終無法前行。

    張若塵雖然早就已經知曉未來的結果,心中卻依舊極為擔心須彌圣僧。可是,隨著時間長河的顯現出來,他已看不見外面的戰場。

    只能看見,一條長河和身下的古廟。

    “嘩啦!”

    時空劇烈震蕩了一下。

    時間源珠撞破時空,飛到時間長河上。

    一道陰沉而又高亢的神音,從時間源珠的后方傳來:“不好,時間源珠要墜入時間長河了,誰來助本座一臂之力,進入時間長河?”

    說話的,是鬼主。

    石牛和那尊背上長著十二對血翼的不死血族神靈,都沒有理會鬼主,依舊向前沖刺,欲要追進時間長河。

    鬼主急切的道:“來不及了!再遲,時間源珠必定墜入時間長河,消失在我們的這個時空。誰能助我一臂之力,奪取了時間源珠,奧義分其一半。”

    “罷了,我來助你。”

    石牛激發出一種神通,剎那間,神力大漲,猛然一頭撞在了鬼主身上。

    鬼主腳踩漆黑如墨的鬼云,成功追進時間長河。

    與此同時,那尊不死血族神靈,神軀縮小成正常人類大小,背上十二對血翼上浮現出始祖紋路,亦是追進時間長河。

    ……

    站在須彌廟中的張若塵,看不見外面的戰場,可是在時間源珠破開時空的一瞬間,卻聽到了須彌圣僧最后的禪唱聲:“我愿散去這一身神力,只為博取一個未來。”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

    張若塵看不見須彌圣僧散去神力守護昆侖界的慘烈模樣,可是卻能聽出這句話中的悲壯,不知不覺間,眼淚直流。

    就在“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聲音響起之時,須彌廟仿佛得到了某種加持,徹底穩定下來,緩緩的動了,向過去開行而去。

    “圣僧散去神力,既是為了守護昆侖,也是在為我打通去往過去的路。”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十萬年后,已經隕落的須彌圣僧,根本沒有能力帶我回到過去。帶我回到過去的能量,來自此刻的須彌圣僧。”

    “只有一位佛祖殉道,爆發出來的神力,才能從未來將我接到這里。又從這里,送去遠古、冥古、太古……,直到時間誕生之初的地方。”

    張若塵時而哭,時而笑。

    在這一刻,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text-align:center;"

    data-ad-format="fluid"

    data-ad-layout="in-article"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313056031"></ins>

    他已明白殞神島主為何會說“須彌圣僧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更明白了圣僧以身殉道之時說的“我愿散去這一身神力,只為博取一個未來”的意思。

    “圣僧啊,圣僧,你對我的期望太高了,你是佛祖。一位佛祖,怎能將希望寄托在一位大圣身上?”張若塵泣不成聲。

    須彌廟緩緩向前航行。

    “轟隆。”

    時間長河上,爆發出振聾發聵的戰斗聲,將悲痛中的張若塵驚醒。

    駕馭須彌圣僧尸身的女帝,成功奪取到了時間源珠,但是,卻遭到鬼主和不死血族神靈的攔截。

    “須彌,你不是散去一身神力,已經殉道了嗎?哈哈,原來你這個禿驢也不老實,居然偷偷躲藏到了時間長河中。”

    鬼主感受到須彌圣僧身上的神力很弱,因此沒有一絲懼意,反而動了貪婪之心。

    那尊不死血族神靈,道:“須彌這個老禿驢,肯定是想金蟬脫殼,療養好傷勢,然后卷土重來。既然被我們遇到,就不能讓他得逞,將他流放到時間長河中吧,讓他自生自滅。”

    鬼主搖頭笑道:“與其將他流放,不如將他吞噬。本座吞他的佛魂,佛血歸你,如何?”

    “既然如此,便戰吧!”

    不死血族神靈提著一柄戰劍,率先向須彌圣僧的尸身攻擊過去。

    時間長河的時空結構特殊,即便是鬼主和不死血族神靈的修為,感知能力也下降到極低點,沒能看出對面的須彌圣僧是一具尸身。

    而且,他們看不見須彌廟。

    如今的女帝,還是太年輕了一些,即便操控須彌圣僧的尸骸,也難以抗衡鬼主和不死血族神靈這兩尊神境巨頭,被逼得向須彌廟敗退。

    “轟隆。”

    鬼主一掌拍了出去,掌心浮現出密密麻麻的棄天鬼紋,隨即,有著成千上萬道鬼影浮現出來,轟然落在須彌圣僧的尸身上。

    須彌圣僧的尸身,和千骨女帝同時飛了出去。

    身體極小的千骨女帝,墜入進時間長河,被滾滾時間之水沖走,消失在水面。

    飛出去的須彌圣僧尸身,還沒有落到水面,便是消失不見。這讓鬼主和不死血族的神靈,皆是露出驚異的神色。

    不死血族神靈目光凝重,盯著須彌廟所在的位置,指了過去,道:“我能感應到,那片區域,似乎有空間奧義的波動。要不要追進去?”

    鬼主眼神驚疑不定,有些猶豫。

    時間長河本來就很危險,如今時間長河之上,還出現了一片詭異的秘域,即便是他們這樣的神境巨頭,也都不敢輕易去闖。

    所謂的秘域,自然就是須彌廟。

    須彌圣僧的尸身,墜落在須彌廟外的廢土上,砸出一個深坑。

    張若塵從廟中沖出,看著深坑中須彌圣僧的尸骸,又向時間長河上盯去,想要找到千骨女帝。可是,千骨女帝早已消失,被時間長河沖回了未來。

    “女帝奪取了三成時間奧義,又有時間源珠,應該扛得住時間長河的力量。”張若塵腦海中,剛剛浮現出這道念頭,不禁又暗罵一聲自己愚蠢。

    女帝當然扛住了時間長河的力量,畢竟她在未來活得好好的,而且遠比現在強大。

    須彌廟已經開始向更古老的過去航行,但是,速度太慢。

    張若塵站在須彌圣僧尸身的旁邊,頗為緊張的望向鬼主和那尊不死血族神靈,擔心他們會不顧危險,闖入進須彌廟。

    但是很快,張若塵發現,鬼主和那尊不死血族神靈臉色大變,仿佛看見了什么恐怖的事。

    “拜……拜見六祖,原來你老人家還活著。”

    “拜什么拜,快逃。”

    鬼主被嚇得不輕,立即離開時間長河,逃回了原來的時空。

    在時間長河上,遇到六祖,這讓兩位地獄界神靈心情忐忑,差一點嚇破膽,打算逃回去,立即將這個驚天大秘,稟告給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的神尊。

    六祖沒死。

    天庭竟然留下了這么可怕的一手底牌,這是要干什么?

    鬼主和不死血族的神靈,越想越怕,打算給諸位神尊提議,暫時休戰。

    在沒有查清六祖是不是真的隕落之前,這場神戰還是不要打下去為妙,千萬不能落入天庭的陷阱。

    張若塵愕然,低頭看了看,這才發現自己身上佛光萬丈,身體外圍凝成了一尊金身佛影。

    鬼主好歹是鬼族排名第三的鬼城“U www.uukanshu.com地煞鬼城”的城主,也太膽小了一些吧!

    只是一道金身佛影,就嚇成這樣?

    ……

    終究是離開了十萬年前,須彌廟向更古老的時代航行而去。

    (這幾章,其實可以花費十章、二十章來寫,但是想了想,現在不適合寫神戰,所以就一筆帶過了!主要是埋前面一些章節的坑,至少埋了三個以上的坑。

    這些坑,對絕大多數讀者來說,可能都已經忘了!但是,做為作者,又必須要交代。

    現在坑埋了,后面推動就很快了!

    如果已經忘了前面的坑的讀者,可能看起來會比較茫然,其實可以不管,不會應該后面的閱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777528227"

    data-ad-format="auto"

    data-full-width-responsive="true"></in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