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塵,你真不與我一起回地獄界?”宮南風很是失望的道。

    畢竟等待了千年。

    張若塵心亂如麻,心緒早已不在此處,輕輕搖頭,道:“我現在是千問的境界,需要回昆侖界,回天庭,去彌補心境上的一些缺失。等我心境圓滿之日,就是返回地獄界之時。”

    宮南風倒是能夠理解,畢竟張若塵從小是在昆侖界長大。

    要過千問這一關,是必然要回去走一遭。

    “要不要我幫你給血絕家族帶信,畢竟,這一千年,你音信全無,又被隔絕在須彌廟中,想要推算你的生死都做不到。他們說不一定,以為你已經死在了千年之前,怕是非常擔憂。”宮南風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多謝。”

    “塵,我們二人的關系,謝什么謝?”

    宮南風現在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為,實力強大,倒也不再怕神器被搶,敢獨自一人上路,自信天地間已沒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我回昆侖界的消息,只能告訴我母后一人。否則,你會害死我。”張若塵慎重的道。

    宮南風拍了拍胸口,道:“明白!我口風緊,絕不會將你去了昆侖界和天庭的消息傳出去。”

    做為地獄界的修士,潛入昆侖界和天庭,本就冒有巨大風險。

    若是,消息泄露,天下修士都知道張若塵還活著,而且去了昆侖界和天庭,后果將不堪設想。

    與宮南風分開后,張若塵立即趕去昆侖界。

    張若塵已經想通很多東西,雖然的確返回了原來的時空,可是,時間不會在原地等他,一直在流動。

    時間不等人,自古如此。

    去往過去,必然會錯失現在。

    人,不可能永遠只有得到,而不失去。

    得到和失去,一直都是一個平衡。

    千年時間,對神靈而言不過彈指一瞬間,閉關一次有時都不止千年。

    對大圣而言,千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于追求神靈大道的大圣而言,有時候在百枷境和萬死一生境,打磨圣意和積累圣道規則,都得分別花費上千年時間。

    比如白卿兒、閻昱,在百枷境花費的時間,都超過千年。

    想要凝聚越強的圣意,花費的時間越多。

    想要將來在神境,有足夠高的成就,在圣境之下花費的時間都不會少。強如白卿兒,修煉成神花費的時間,接近三千年。

    池瑤能夠八百年達到神境,是因為有時空寶物“天輪印”相助,實際修煉的時間,不會比三千年少多少。

    大司空和二司空,能夠在千年內,修煉到半神層次。第一是因為,他們修佛,所以千問境不需要花費太長時間,就能突破。

    第二,這兩個和尚,在本源神殿中,實在是采摘了太多蘊含精純本源力量的元會級圣藥,直接靠圣藥堆積,輕松完成萬死一生境的圣道規則積累。

    只有百枷境凝聚圣意的時候,他們花費了數百年時間,融合出了品級頗高的圣意。

    但是,千年時間,對圣者境的修士而言,卻意味著一生。

    絕大多數人族圣者,都活不到一千年。

    至于,凡人……

    張若塵不敢想下去,因為他知道,有的人,可以等他一千年。

    有的人,卻等不了!

    正是如此,他才迫不及待的,向昆侖界趕去。

    昆侖界功德戰早在千年前結束,如今整座大世界的世界孔洞都被修復,并且,在界外,以各個星球、墟界、星空堡壘、古圣城為陣基,布置出了護界大陣,想要隨意進入昆侖界,已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有大司空和二司空這兩個昆侖界的佛道半神在,張若塵才跟著穿過護界大陣,悄然回到昆侖界。

    張若塵沒有立即去拜見殞神島主,畢竟他并不知曉太師父在不在昆侖界,而是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趕去中域的天臺州。

    昆侖界已徹底復蘇,地域變得更加廣闊。

    山川大岳生機勃勃,各大州府繁榮昌盛。

    盛世如須彌圣僧所愿。

    血神教,是中古后昆侖界的七大古教之一,總壇位于天臺州“州萬圣地”的北部,臨近絕古雪山。

    張若塵沒有去血神教拜會血靈仙與曾經的故人,徑直進了絕古雪山,踏過千里冰雪,來到無盡深淵的邊緣。

    無盡深淵,昆侖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站在這里,張若塵抬頭望天,天空的厚厚烏云,距離頭頂只有數十米,給人分外壓抑的感覺。

    舉目遠眺,是無盡虛空。

    這座懸崖,猶如世界盡頭。

    張若塵不禁回想起第一次站在這里的感受,那個時候,總感覺天要塌下來一般,云層實在太低,太暗,似能吞人。

    當時是因為要尋找失蹤的圣書才女,才會來到這里。

    往事不堪回首。

    張若塵的心緊張起來,帶有一絲惶恐,縱身跳了下去。

    不多時,他穿過第一梯度,來到第二梯度。

    眼前,有一座血紅色的山岳,山上宮闕繁多,樓臺林立。血紅色的水,化為瀑布從山頂飛流而下,壯觀無比。

    “嘩啦啦。”

    張若塵在山中,感應到了數道強橫的氣息,但是,沒有驚動他們,徑直去了山腰處,一座庭院。

    腳步沉重,心情更加惶恐。

    似遠方游子歸家一般。

    本來還在想象,庭院中會是什么樣的景象的張若塵,還沒有推開那扇門,甚至還沒有走到庭院近處,整個人便是如同石化了一般。

    他站在懸崖峭壁邊,距離庭院尚有數十米,雙目緊緊盯著庭院外那棵光禿禿血楓樹下的孤墳,整個人直接淚崩,重重的跪了下去,聲音悲嗆而又嗚咽:“娘親,我回來遲了,塵兒……回來遲了!”

    孤墳蒼涼,遍地都是血色楓葉。

    孤墳前,石碑上,刻有“林蘭之墓”四個字。

    林蘭正是張若塵生母“林妃”的名字。

    當初,是血后派人將她接到無盡深淵,就住在這座庭院中。張若塵去地獄界之前,在這里,與她見了最后一面。

    張若塵在知曉已經千年過去的時候,就有心理準備,可是,卻始終抱有一絲幻想。

    幻想娘親還在這座庭院中,他推門走進去,娘親肯定會驚喜交加,然后拉著他的手,給他講述很多重復而又溫馨的話,叮囑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做太過冒險的事。

    然后,娘親做了好多好多的菜肴,不斷的往他碗里夾,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也不吃飯,只是盯著他看,就像永遠都看不夠,充滿了溺愛。

    但是,當看到墓碑和孤墳之時,張若塵腦海中的幻想全部都破滅。

    張若塵本來以為,自己經歷過無數生死,見過了無數修士化為尸骨,甚至去過了太初,走過了漫漫時間長河,內心早已堅強無比,不會被任何東西打倒。

    可是,一座小小的孤墳,卻瞬間擊潰他的心境防御。

    此刻的他,脆弱得像個孩子,完全收不住自己的淚水。

    張若塵幾乎是爬到林妃的墓前,哭天搶地,道:“娘……娘親……塵兒回來遲了……對不起……對不起……”

    “都是塵兒的錯,我錯了,我錯了,我該陪著你的,對不起,對不起……啊……”

    張若塵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仰天長嘯一聲。

    “吱呀!”

    旁邊,庭院的門被推開,孔宣快步從里面走了出來。

    當她看見跪在孤墳前哭得不成人樣的張若塵,先是略微怔住了一瞬間,隨后,才像是確認了張若塵的身份,試探性的道:“公子……公子是你嗎?”

    張若塵現在的模樣,與曾經云武郡國九王子的模樣有一些差別,而且去過太初之后,就連身上的氣息也都與以前不同。

    千年不見,孔宣一時之間,真的有些不敢認眼前這個男子。

    畢竟,天下修士都以為張若塵死在了千年前,隕落在了劍南界的本源神殿,據說,很有可能是被天堂界神靈或者修辰天神殺死。

    “唰唰。”

    數道人影破風而來,落到山道上,站在崖邊,望著張若塵。

    有血后的弟子,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text-align:center;"

    data-ad-format="fluid"

    data-ad-layout="in-article"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313056031"></ins>

    邱怡池和蚩臨淵。

    還有孔蘭攸。

    孔蘭攸看到跪在墳前的那道身影,頓時雙眼一紅,也淚如雨下,顫聲道:“表哥,你終于回來了!”

    邱怡池和蚩臨淵震驚無比,面面相覷。

    張若塵沒有理會任何人,完全沉浸在悲痛里面,癱坐在血楓落葉中,連站起身來的力氣都沒有,嘴里低聲述說著什么。

    不知多久過去,等到張若塵情緒頗為穩定后,孔蘭攸才走到他的身旁,低聲道:“表哥節哀吧,林姑姑終究只是一個凡人,逃不過生老病死。”

    “她一個凡人待在無盡深淵,那些年一定很孤獨吧?”張若塵道。

    孔蘭攸道:“我曾讓孔宣,送林姑姑去了東域王山,在那里,有林家的人,也有云武郡國的四王子和九郡主他們,有親人陪伴,林姑姑倒也不算孤單。”

    “晚年的時候,林姑姑堅持要回無盡深淵,說要在這里等你回來,想要看你最后一眼。你那位林家的表妹,也曾來到無盡深淵,陪她渡過了最后的時光。”

    “我曾為林姑姑續命,想要滿足她的愿望,可是,一直到她二百三十歲的時候,也沒能等到你。那時,她已油盡燈枯,生命之火熄滅,大圣也續不了她的命。”

    “那些年,她每天都會杵著木杖,在孔宣和林泠姍的陪伴下,在這崖邊,這棵血楓樹下,望著遠處,嘴里常常念叨,我的塵兒,怎么還沒回來啊!我的塵兒,怎么還沒回來啊!我怕是等不到他了……”

    “林姑姑死前,林泠姍想要帶她的遺體回王山,與郡王安葬在一起。可是,她卻堅持要待在這里,一定要等你回來。她說,她要一直在這崖邊等,在你回到的第一時間,就能看到你。”

    張若塵淚水再次涌出,心中的愧疚和自責,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腦海中,回想起曾經的種種。

    回想起,剛來到八百年后,他每天晚上都做噩夢,夢見被池瑤殺死,是林妃將他抱在懷中,安撫他的情緒。

    回想起,為了給他求修煉功法,林妃在林府,給自己的兄長下跪。

    回想起,他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林妃偷偷賣掉了自己的金釵,給他購買血丹。

    ……

    對于林妃而言,張若塵是她的全部。

    但是,張若塵陪伴她的時間,卻太少太少,反而一失蹤就是很久,總是讓她提心吊膽。

    當初他被第一中央帝國抓捕,在璇璣劍圣的幫助下假死,只能改名換姓,變沛流離,是黃煙塵一直陪在她身邊照顧。

    后來,去了天庭,又是四王子張少初、九郡主張羽熙、林泠姍他們,在照顧林妃。

    隨血后一起去地獄界,張若塵本以為很快就能救回孔樂和昆侖,可是誰知再次回來,已是千年之后,娘親終究沒能等到他,沒能看到他最后一眼。

    張若塵不禁在反思,就算沒有在須彌廟陷落千年,自己又能陪林妃多少?

    陪伴的時間,怕是黃煙塵都不如。

    總是有太多的無奈,總是在修煉的路上,總是在生死邊緣徘徊。

    可是,不努力修煉,不去拼搏,連自己所愛的人都保護不了,又談什么陪伴?

    到底陪伴重要,還是守護更重要?

    張若塵已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心中想的卻是,娘親晚年時每天站在這里等他的樣子。等到最后,也沒能見到他,那是何等的絕望?

    “招魂。”

    張若塵雙目怒瞪,雙掌按到地上,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

    一道道精神力念頭,凝聚成半透明的身影,在地上快速刻畫招魂法陣,密密麻麻的紋路隨之顯化出來。

    孔蘭攸知道張若塵是一個極重感情的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連忙勸道:“沒用的,表哥,林姑姑只是凡人,魂魄脆弱無比,早已消散于天地間。”

    孔蘭攸曾想過保存林妃的靈魂,可是沒用,凡人一旦死去,靈魂中的意識很快就會消失,化為無意識的鬼魂。

    這樣保存下來,有什么意義?

    不如讓林妃安靜的逝去。

    況且,林妃去世的時候,靈魂都已經枯竭。

    邱怡池道:“殿下,林夫人已經逝去了數百年,所有靈魂都已經消失。就算招回來,也只是一團魂影而已,早已沒有了意識。招魂,除了讓你遭受反噬之苦,沒有任何意義。”

    任何人的話,張若塵都不聽,一意孤行。

    很快,招魂法陣刻畫完成,在張若塵精神力的催動下,天空風云變幻,雷鳴電閃,大雨飄飄,一座幽深的招魂通道,緩緩被打通。

    “娘親,你在哪里?歸來!”

    張若塵拼盡全力控制招魂通道,在天地間收集林妃的靈魂碎片。

    不知多久過去,以張若塵的強大精神力都已開始不支,眼中涌出血淚,招魂通道隨之崩塌,天地間的異象消失。

    只有雨還在下,淋濕了他的頭發和衣袍。

    “再來。”

    張若塵一掌按在胸口,嘴里吐出一口血液。

    以血液激發招魂法陣。

    孔蘭攸、邱怡池、蚩臨淵、孔宣實在看不下去了,紛紛出手,無論能力大小,無論有沒有用,都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注入招魂法陣。

    這一次,張若塵終于透過招魂法陣,在無盡遙遠的深處,看到了一道時散時聚的蒼老身影。

    “娘親!”

    張若塵調動全身力量大吼。

    那道蒼老身影,向前走著,聽不見他的聲音。

    招魂法陣再次支撐不住,孔蘭攸、邱怡池、蚩臨淵、孔宣,全部都消耗巨大,倒在了地上。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們,眼神瘋狂,割破自己的雙腕,以自己和林妃已經很淡薄的血脈聯系為引,再次施展招魂**。

    這一次,張若塵花費很長時間,再一次在幽幽天地的深處,看到了那道緩緩前行而去的蒼老身影。

    “U w娘親,回來,我是你的塵兒!”

    “娘親!”

    “娘親!”

    ……

    張若塵不管不顧,只是發出一道道喚聲,似撕心裂肺一般。

    就在他快要徹底堅持不住的時候,遙遠的天地深處,招魂通道的盡頭,那道蒼老的身影,也不知是不是聽見了他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臉上似乎露出了一道微笑,隨后,影子徹底消散。

    張若塵眼前一黑,精神力消耗殆盡,跪倒在了雨中。

    ……

    現在就不特別說晚上還有沒有更新,總之,只要不是特別沒有狀態,實在寫不好,晚上都會有一章。最后,求月票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777528227"

    data-ad-format="auto"

    data-full-width-responsive="true"></in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