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吳昊沒有就此收手,反而爆發出疾速,又是一掌攻出去。

    滿天神印在飛舞,天地間,一根根真理規則,融入進了吳昊的手掌,擊向張若塵的面門。

    這個時候,即便是蘇青靈也都看出不對勁,不再像剛才那樣喜悅,反而露出憂慮的神色。

    這哪裡是武道切磋?

    完全就是生死決鬥。

    張若塵站在懸崖邊,穩住了身形,快速將體內的聖氣運轉一個大周天,迅速按壓住體內翻騰的血氣。

    面對鋪天蓋地壓過來的掌力,張若塵的臉上卻是毫無懼色,眼神變得有些淩厲。

    真理之道的確是恒古之道,可以碾壓別的聖道,可是,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又何嘗不是恒古之道?

    張若塵的雙手向虛空一抓,身體前方那片空間,頓時變得略微有些扭曲。

    吳昊的掌力,轟擊在扭曲空間上面,頓時,滂湃的力量竟是從張若塵的身側飛了出去,打入不遠處的雲海,震得雲海一陣翻滾。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有些遺憾。

    “天庭界的空間結構太穩固,即便以我現在的空間造詣,竟然也只能略微扭曲空間。如果是在別的大世界,完全可以做到力量反轉,吳昊打出多强的力量過來,就有多强的力量向他反擊回去。”

    不過,張若塵倒也已經滿足。

    能够憑藉空間力量,化解吳昊的真理之道,那麼張若塵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嘭。”

    張若塵穿過那片扭曲空間,一掌打出。

    吳昊的臉色,略微一變,連忙調動聖甲的力量,兩隻手掌化為兩片火雲,同時抵擋了過去。

    突然,空間再次略微扭曲,張若塵的掌力,竟是避開了吳昊的雙掌,結結實實的擊在他的胸口。

    不過張若塵倒是給吳昊留了一些面子,收回了部分掌力,吳昊從半空墜落下去,很快就穩住重心,站穩在地面,除了胸口頗為疼痛,倒也沒有受傷。

    “都是恒古之道,為何張若塵的空間之道能够完全壓制我的真理之道?”

    吳昊一直都是廣寒界聖境生靈之中的最强者,心中自然是有一種優越感。

    即便是張若塵在祖靈界大殺四方,碾壓各方敵人,吳昊也只是覺得,他借用了外力,才那麼强大,真要戰起來,自己未必就弱於他。

    吳昊卻不知道,他只是一個參悟到了真理之道的修煉者,而且在真理之道上面的修煉,也還停留在十分粗淺的層次。

    而張若塵,卻是空間掌控者。

    除非是真理掌控者出手,才有能力正面對抗張若塵的空間手段。

    吳昊很不甘心,於是再次出手。

    “十祖之魂。”

    在吳昊的身後,十尊巨大的人影浮現出來,像是十重山嶽一般,爆發出十股古老而又神聖的氣息。

    那是吳家十比特大聖級別老祖。

    吳昊的天資絕頂,自然是得到了吳家歷代先祖的庇護。那些吳家先祖留在祖廟中的部分大聖魂力,便是融入進吳昊的體內,伴隨著他一起成長。

    一旦引動出十祖之魂,吳昊能够與擁有至高圓滿體質的人物一較高下。

    可惜,十祖之魂才剛剛呈現出來,張若塵便是施展出空間挪移,一連挪移了八次,留下九道身影,最後停下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吳昊的身前。

    吳昊的雙瞳完全被張若塵的身影覆蓋住,嘴角有些抽搐,正要攻擊出去。

    “嗷!”

    張若塵閃電一般出手,掌心飛出一條金色巨龍,擊在吳昊的身上,打得十祖之魂都破碎而開,化為一縷縷殘霧。

    吳昊的五臟六腑都被打出一道道裂縫,無比狼狽的向後倒退,最後,單膝跪在數十丈之外,嘴角流淌出聖血,不斷滴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

    地上,血迹斑斑。

    吳昊的眼神無比銳利,繼續運轉聖氣。

    可是,他才剛剛運氣,腹中就傳來一股劇痛。他內查之後,才發現體內的經脈和聖脈,竟然都出現了破損。

    如果强行再戰,傷勢只會進一步惡化。

    “就這麼敗了?”

    吳昊的十指緊捏,心情相當複雜,感覺到屈辱,感覺痛苦,感覺無奈,同時,也對張若塵生出了一絲恨意。

    今日這一戰,張若塵將他的所有雄心壯志都碾碎。

    吳昊的志向高遠,一直都想重新振興廣寒界。

    那是一條無比艱難的路,需要强大的天賦和實力支撐。

    可是,還沒等到他大展拳脚的時候,就先敗給了一個同齡人,讓他意識到,憑他的天賦和實力,根本實現不了自己的夢想。

    連一個張若塵都無法擊敗,還談什麼振興廣寒界?

    這是一個相當殘酷的事實!

    “神使……真的是好手段,今日我……甘拜下風……”

    吳昊努力讓自己表現得有風度一些,擦乾嘴角的血痕,擠出一道笑容。

    在外人看來,仿佛吳昊對這一戰的輸贏,並不是那麼看重,顯得頗為灑脫,他和張若塵依舊相當友好。

    張若塵道:“剛才界子施展出十祖之魂,給我造成了巨大的壓力,逼得我不得不全力以赴出手,以至於沒能掌控好力量……”?吳昊連忙封锁張若塵繼續說下去,道:“不必解釋,你若是沒有全力以赴,才是瞧不起我。”

    蘇青靈和木靈希等人,看見張若塵和吳昊沒有直接翻臉,都是略微松了一口氣。

    吳昊又道:“雖然神使修煉了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但是,真理之道也一樣强大,而且名額相當珍貴,我覺得神使還是應該去一趟真理神殿。”

    張若塵沒有多做思考,立即回應:“調動真理規則,可以讓聖術的威力提升數倍,就憑這一點,我也肯定會去一趟真理神殿。”?

    吳昊再次露出笑容,道:“那就這麼定下,一個月之後,我們一起前往真理神殿。接下來的一個月,我要全力以赴修煉,如果又有突破,肯定還要和你戰一次。”

    “只是切磋而已。”

    張若塵笑著點了點頭,正要送吳昊等人離開。

    突然,張若塵身上的汗毛豎立了起來,全身經脈繃緊,只感覺,兩股懾人的殺氣彌漫出來,爆發出狂猛的力量波動,從身後向他攻殺了過來。

    “什麼人?”

    張若塵豁然轉身,頃刻間,沉淵古劍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那兩道殺氣,是從兩位一步聖王級別的老者體內散發出來。他們二人的眼睛,變成暗紫色,就像是突然化為兩尊陰氣森森的邪魔。

    “死。”

    其中一位老者,提著一柄血刀,在身前畫出一個圓圈,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籠罩進去。

    另一比特老者,雙手捏成爪形,一尊暗影在他的身後浮現出來,像是一比特鬼王在跳舞。

    “這是……”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要知道,那兩位一步聖王境界的老者,在廣寒界,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乃是吳祖派遣出來,保護他們這幾比特廣寒界的天才俊傑。

    為何突然之間,這兩位前輩名宿,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竟然出手襲殺張若塵?

    吳昊十分瞭解兩位老者的實力,他們二人在百年前,就成為聖王,雖然一直被困在一步聖王的境界,但是,自身的積累卻相當深厚。

    以吳昊現在半步聖王的境界,對上他們中的任何一人,也沒有取勝的把握。

    看見兩位老者出手攻殺張若塵,吳昊自然是感覺到十分意外,但是,內心深處卻生出一絲期待,“以他們二人的實力,要殺死張若塵應該不是難事。”

    可是……

    吳昊才剛剛生出這個念頭,便是看見,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一劍將其中一位老者,劈得向側面橫飛出去。

    “嘩——”

    張若塵再次出劍,隨即,整個元虛峰竟是狂風怒嘯,一道道風勁纏繞在劍體上面,打得另一比特老者趴在地上。

    沒有給兩位老者再次出手的機會,張若塵打出兩根縛聖鎖,將他們的身軀捆綁了起來。

    “怎麼可能?”

    吳昊瞪大雙目,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張若塵竟然三招兩式就將兩位實力強大的一步聖王拿下。

    “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先前,他都在讓著我。”?

    吳昊的眼神,變得無比暗淡,手指都要捏入進血肉裡面,心中感覺到更加屈辱。

    如果說,先前吳昊的心中還有一些希望,覺得通過自己的努力,將來依舊有機會擊敗張若塵。但是,見識到張若塵的真正實力之後,吳昊已經變得無比絕望。

    “張若塵太强了,就算我努力修煉一輩子,估計也無法戰勝他。”

    吳昊暗暗咽下一口唾沫,心中生出了殺意。

    不過,他將那股殺意隱藏得很深,並沒有表露出來。

    張若塵將兩位一步聖王鎖在了蠻劍大聖的石像上面,背著雙手站在下方,仔細觀察他們,道:“這兩位前輩,似乎是被某種奇异的控制了!”

    溫書晟、苓宓、木靈希、蘇青靈施展出身法,化為四道流光,出現在石像的下方。

    在場的眾人之中,溫書晟的學識最為淵博,很快就發現了一些端倪,臉色變得有些蒼白,顫聲道:“難道是……魂界的禁忌秘術,持魂**。”

    ……

    (本來打算今天只寫兩章的,但是,吃晚飯的時候,老婆告訴我,她昨天在微博上面說了今天要更三章。

    我頓時……

    好吧,既然老婆都那麼說了,第三章肯定是要寫的,不過時間可能會遲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