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隆。”

    九道氣勢磅礴的龍影,拉動戰車,戰車上兩層耀眼的聖力光波向外擴散。隨著戰車滾滾向前,爆發出來的聖道威勢,也是越來越强大。

    脚下的地面晃動,紫色陣圖中心的昬王,也有一些站不穩脚步。

    昬王頭上的紫袍被掀了起來,露出一張輪廓分明的英俊容顏,雙眉碧青,雙眼散發著磷光,嘴裡卻是發出咯咯的笑聲:“戰車倒是很不錯,可惜你的境界太低,還不能發揮出它真正的威勢,二耀圓滿力量級別的攻擊,奈何不了我。”

    “陰。”

    “絕。”

    “難。”

    “恐。”

    四個古怪的文字,從昬王的嘴裡吐出。

    昬王的手指,緊抓白骨聖杖,體內的精神力,宛如風暴一般,向外席捲而出。

    脚下的紫色陣圖,像是一張紙,翻卷了起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向金步龍輦倒壓了過去。頃刻間,龍輦爆發出來的急速就被壓制,車身也在劇烈搖晃。

    “此人的精神力,恐怕已經達到五十六階。”

    張若塵托著佛帝舍利,屹立在戰車的最前方,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正常情况下,五十六階的精神力修士,爆發出來的戰力,堪比三步聖王和四步聖王,絕對是相當恐怖的人物,對付張若塵他們幾個半步聖王或者至聖,只是動一動手指就能解决的事。

    張若塵實在是想不通,到底是誰如此看得起他,竟然請動一個如此强大的人物來殺他。

    不過,昬王顯然是要花費絕大多數精神力,控制紫色陣圖,掩蓋天機,製造假像,以防被人推算出他們在這裡截殺張若塵等人。

    囙此他的攻擊力,也就大打折扣。

    溫書晟頗為瞭解昬王的實力,知道這是一個相當厲害的殺神,臉色蒼白的道:“以我們的實力,就算聯手,估計也擋不住昬王的一根手指,還是先沖出紫煞陣圖,離開這裡再做謀劃。”

    “就憑你們幾個還沒有達到聖王境界的小傢伙,也想從本王手中逃走?”昬王陰沉的一笑。

    紫色陣圖鋪天蓋地的壓下,每一道陣紋都蘊含有毀滅性的力量,令人窒息。

    張若塵抬頭看去,視野完全被紫芒覆蓋,如同一片滿是雷電的天空,向下壓來。即便是溫書晟、苓宓、蘇青靈這樣萬中無一的天之驕子,眼中也都露出絕望的神色。

    “給我破。”?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手指向上空一劃,指尖周圍的空間劇烈震動,漸漸的,撕開了一道裂縫,與倒壓下來的紫色陣圖碰撞在一起。

    “轟隆。”

    下一刻,上空的紫色陣圖四分五裂,金步龍輦從紫色氣霧中沖了出去。

    地面上的陣圖,依舊還在。

    昬王站在陣圖的中心,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竟然逃了出去,不愧是時空傳人,有點本事。”

    金步龍輦並沒有沖出多遠,地底響起轟鳴聲,岩石結構的大地,向上聳立起來,很快就化為兩座竹笋形狀的石峰,攔在龍輦的前方。

    “竟然還有高手?”

    金步龍輦中的眾人,心都沉到穀底。

    兩座石峰的頂部,各自站著一比特白衣女子,臉上都帶著金色面具,從她們身上爆發出來聖道波動無比強橫,都是聖王境界。

    雖然還沒有與她們交手,張若塵卻已經感受到危險的氣息。她們中的任何一人,實力都不在九幽劍聖之下,甚至還要强大幾分。

    這兩位,自然就是跟隨在商子烆身邊的天樞和天邈。

    能够追隨在功德神殿年輕領袖身邊的女子,顯然不是一般人,至少也得有堪比蘇青靈和苓宓那樣的天賦體質才行,跨越一個境界戰鬥是基本條件。

    亡虛從兩座石峰之間走了出來,發出一道戲謔的笑聲:“昬王,你都修煉了那麼多年,竟然連一個半步聖王都拿不下,連我為你感到丟臉。”

    亡虛的臉上,也帶著面具。

    “輕敵了,做為《聖者功德榜》排名第一的人物,張若塵還是有實力的,不是那種可以隨手宰掉的阿猫阿狗。”昬王說道。

    亡虛聽得出,昬王也在嘲諷他。

    畢竟,他在《聖者功德榜》上面,只是拍在第七。

    亡虛頗為不屑,道:“《聖者功德榜》是按功德值排名,又不是按實力排名。功德值高的,實力未必就更强。專注於修煉,懶得爭這個排名,很少去戰場上收集功德值的强者,也是大有人在。”

    張若塵算是聽了出來,對面那個男子,似乎也是一個《聖者功德榜》上的强者。

    “殺人都要戴著面具,他們三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或許是在擔心,萬一截殺失敗,有可能會遭到天條的處罰。”張若塵暗想道。

    “不如,在殺他們之前,先讓我來試一試張若塵的實力。”亡虛嘿嘿的一笑。

    張若塵道:“想試我的實力,代價可是很高的。”

    “是嗎?我就偏要試一試。”

    亡虛的身影,變得模糊。

    剛才那句話的聲音,傳到張若塵耳中的時候,一道幽暗的刀光,已經到達張若塵的頸部,速度快得有些嚇人。

    “流光之道。”張若塵的心中一凜。

    流光之道,乃是七十二至尊聖道之一,傳說中,將其修煉到極致,修士的速度能够達到光速,時間和空間想要將其壓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速度類的最强聖道。

    很少有修士能够領悟出流光之道,可是一旦能够領悟出來,在同境界,幾乎沒有對手能够接住他一招。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流光之道就是最快。

    張若塵一直保持警惕之心,囙此,在第一時間施展出空間挪移,橫移出去,避開了亡虛的刀刃,並且以指為劍,一指點了出去。

    之所以沒有使用沉淵古劍,那是因為,面對亡虛這樣的敵人,使用沉淵古劍只會讓張若塵出劍的速度變慢。

    出劍的速度,哪怕只是慢了一絲,恐怕就要死在亡虛的刀下。

    “唰唰。”

    一連經過七次交鋒。

    最終,張若塵搶先出手,一指點在刀身上面,嘭的一聲,刀震聲響起,亡虛被震得倒退而回。

    整個過程,只持續了半個呼吸的時間,以蘇青靈等人的修為,竟然也只是看到了幾道影子而已。木靈希得到了冰火鳳凰的傳承,目力驚人,但也只是勉强看清他們是如何出招,要她去抵擋,恐怕……出招的速度還差得遠。

    看完這一次交鋒,讓他們皆是感到氣餒。

    說起來,他們幾人都是廣寒界最頂尖的天才,每一個都心高氣傲,但是,他們暗自推算了一番,真要去和那個戴著面具的男子交手,對方只需一刀,就能殺死他們。

    “張若塵能够與如此恐怖的人物對抗數招,還能將其擊退,不愧是廣寒界的驕傲,這樣的人物,廣寒界一萬年也難出一個吧!”

    “那個戴面具的男子,肯定是《聖者功德榜》上排名相當靠前的人物。會是誰呢?”

    “《聖者功德榜》上能够擁有他那等速度的人物,不會超過十個,而且還用刀,已經很好猜了!”溫書晟的眼睛一亮,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張若塵和亡虛又站在原先的位置,仿佛從始至終都沒有移動過。

    亡虛活動了一下提刀的手臂,笑道:“沒讓我失望,果然有與我抗衡的實力,不過,剛才只是試探性的交手而已。”

    “我很期待你用出全力,不知能够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張若塵道。

    自從修煉出五行混沌體和神之命格之後,在同境界,張若塵可以輕鬆橫掃一切對手。哪怕是號稱昆侖界同境界第一的秋雨,也接不住張若塵三招。

    可是亡虛,卻是第一個在同境界,能够讓張若塵生出警惕之心的人物。

    雖然羅刹公主也很强,但是,那個時候她的修為境界是高於張若塵,也沒有打算要殺張若塵。囙此,張若塵與她交手,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覺得她的實力深不見底。

    宇宙太大,天庭界更是囊括八千多個世界,能够沖到最前列的天驕,每一個都是氣運之子,自然不會是弱者。

    亡虛笑道:“你在祖靈界的每一場戰鬥的戰場景象,我都看過。還專門拓印下來,反復研究。可以說,我對你的戰鬥管道,還有底牌招數,瞭解得很清楚。但是,你對我卻一無所知。”

    亡虛並不是一個自大狂,反而相當重視張若塵這個對手,又道:“你在祖靈界的時候,修為還是至聖境界,應該是近期才突破到半步聖王。而我,早在三年前,就達到半步聖王境界。所以,你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根本不如我多,也不可能施展得出中階聖術。這是我的第二個優勢!”?

    張若塵的好勝之心,前所未有的强烈,冷峭一笑,“優勢再大又如何?”

    “你不懂,能够讓我談論優勢,也就說明你已經有和我抗衡的實力,這是相當了不起的一件事!”亡虛很是認真的說道。

    遠處,昬王有些不耐煩,道:“與一個死人,講那麼多幹什麼?”

    亡虛有些鄙夷的盯了昬王一眼,道:“你也不懂,這是尊重對手。畢竟,能够遇到一個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真的是一件讓人欣喜若狂的事。對了,張若塵,你想怎麼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