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位九天玄女沒有跟隨石皇前去收復圣域,在返回域府的路上,恰好看到,遠處張若塵和一身紅色武袍的凌飛羽擁抱在一起。

    畫面甚是唯美。

    萬滄瀾眼神冰冷如霜,輕輕跺腳,道:“看見了吧,修為高又如何,不過是一個人渣。青墨,去把丹青叫過來,得讓她看清此人的真面目,以后離他遠一些。”

    青墨連忙點了點頭,小跑而去。

    另外幾位玄女,皆是露出冷色,覺得張若塵實在太過分,仗著修為強大,便是肆意玩弄昆侖界兩位天之驕女的感情,實在是不能忍。況且,其中一位,還是她們的姐妹。

    就算是風流成性的雪無夜,敢做出這樣的事,都要遭到她們的討伐。

    沒過多久,青墨拉著納蘭丹青的玉手,趕來此處。

    “青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納蘭丹青問道。

    青墨向張若塵指過去,隨即,小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四處尋找,除了張若塵一人,哪里有凌飛羽的身影?

    張若塵向她們走了過來。

    九天玄女環肥燕瘦,靈動縹緲,氣質絕倫,宛若九位仙女站在原野上。

    萬滄瀾高挑而又火辣的身姿,大步向前,長發如火焰一般燃燒,拔劍指向張若塵,道:“閣下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張若塵笑了笑,道:“什么交代?”

    “凌飛羽去哪里了?”萬滄瀾道。

    “凌教主先回域府了!”

    “你們兩人剛才做了什么?”

    張若塵沉吟了片刻,道:“我和凌教主久別重逢,都心情激動,相互傾訴了很多。凌教主最近傷在滄海一術的刀下,加上昆侖界諸多大圣因她而隕落,或者修為盡失,心中壓力極大,所以,我安慰了她……”

    “你們那是傾訴嗎?是安慰嗎?我看,你是在使用欺騙丹青的手段,欺騙凌飛羽。想要玩弄她們的感情,對吧?”萬滄瀾露出一口雪白的貝齒,眼神冷冽。

    “她們何等精明聰慧,其實我能欺騙?”

    張若塵盯向納蘭丹青,道:“我和才女,是最好的知己。至于感情……”

    張若塵也不知道,自己和納蘭丹青有沒有男女之間的那種感情,但是,與她相處在一起,的確是一件輕松而愉悅的事。

    可是,真要再進一步,那種輕松,或許就會變成沉重。

    納蘭丹青走到張若塵身旁,笑著對八位玄女說道:“你們都誤會了,我和他只是摯友。”

    “是這樣嗎?”

    連當事人都沒放在心上,還如此為張若塵說話,萬滄瀾頓時感覺有些自討沒趣,將劍收起,眼中露出一抹疑惑,道:“與你是摯友,與凌飛羽關系又頗為親密,他到底是什么人?”

    張若塵和納蘭丹青對視一眼,同時道:“江湖故人。”

    萬滄瀾自然是沒能獲知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張若塵和納蘭丹青并行,回到域府,路上交談了很多,可是沒有再提兩人到底是什么關系這個話題。

    下午時分,又有不少大圣,從昆侖界陸續趕來金樹圣域。

    有隨歲寒一起前來的大司空、二司空、燕離人、天命尸皇……等等大圣,也有孔蘭攸和明宗的大圣。

    昆侖界的圣境修士士氣高漲,信心大增。

    當天晚上,域府中,青墨親自下廚,擺下慶功圣宴,昆侖界的所有大圣齊聚,劍皇和石皇成為宴席上絕對的主角。

    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圣城的城墻上,耳邊聽著域府中的歡聲笑語,目光卻凝望紫霞滿天的夜空,心中在沉思。

    凌飛羽化為一道紅色的幽影,從天空飛落而下,飄落到他的身旁。

    兩人靜靜的看著夜色。

    久久之后,凌飛羽才問道:“在想什么?”

    “想過去,也在想未來。”張若塵道。

    凌飛羽道:“你冒著巨大的危險,來到天庭,就為了懷念過去,思考未來?現實,有那么難面對嗎?”

    張若塵笑著搖頭。

    忽的,他眼神一肅,道:“跟我去地獄界,可好?”

    這句話,以前張若塵是絕對不可能說出口。

    因為,那個時候,他連自保之力都沒有。而現在,張若塵有自信,可以在地獄界徹底站穩腳跟,甚至呼風喚雨。

    “不去。”

    凌飛羽回答得很直接,也很果斷。

    張若塵道:“為什么?難道我們在《七生七死圖》中經歷的是幻境,所以,連感情也是虛幻的?還是說,一千年了,你早就已經看淡,不再將之放在心上?”

    凌飛羽道:“我們之間經歷的,何止《七生七死圖》中的七世那么簡單。這一生,怕都不可能還有第二個男子,可以走入我的心中。”

    凌飛羽也說出了,以前絕對說不出口的話。

    “你是一段感情,一段曾經美好的回憶,更是七世之糾葛,一世之戀人。但是,我心中還有別的東西,我的劍道,父親,拜月神教的教眾,還有頭頂熟悉的星空,腳下熟悉的大地。況且,地獄界的理念,也與我的理念不合。”

    張若塵當然明白,凌飛羽是一個不甘平凡的女子,去了地獄界,怕是只能活在他的庇護之下,這不是她想要的生存方式。

    凌飛羽道:“我就問你一個問題,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那個女子?如果你回答,是。我便舍棄現在擁有的一切,哪怕地獄界與我理念不合,哪怕再也見不到熟悉的天空和大地,也隨你去往地獄界。你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她的眼中,帶有一道期待之色。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石墻上,沉默了很久,終是搖了搖頭,無法說出欺騙她的話。

    凌飛羽雖然知道,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text-align:center;"

    data-ad-format="fluid"

    data-ad-layout="in-article"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313056031"></ins>

    自己問出的,只是一個早就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可是,還是露出黯然之色。

    片刻后,她飛落到石墻上,烏黑的長發飛揚,英姿颯爽的笑道:“你現在的修為似乎很厲害,可否讓我領教一二?”

    “好啊!”

    一身紅衣的凌飛羽,一身白衣的張若塵,各持一劍,一前一后,飛出了圣城。

    在曠野上,他們盡情的舞劍。

    在月下,身形交錯,圣氣纏繞。

    ……

    第二天清晨。

    張若塵在一片紫青色的花海中醒來,看一眼睡在身旁的凌飛羽,在她凝脂一般白皙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隨后,他撿起地上凌亂的衣袍,搭在凌飛羽身上,遮擋住她雪白而又傲人的嬌軀。

    凌飛羽依舊閉著雙眼,猶如夢囈一般,道:“你要走了嗎?”

    “還不會,至少得等到紅塵大會之后。”張若塵在她粉嫩的耳邊,如此輕聲說道。

    “若是有了孩子,該叫什么名字?”她道。

    “應該沒那么容易吧!”

    “萬一呢?”

    “便叫紅塵。”

    “劍帝的名字?”

    “我們的孩子,為何不能是第二個劍帝?”

    直到張若塵離開,凌飛羽才睜開一雙眼眸,盯了天穹很久,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浮現出一抹笑意。

    ……

    張若塵見到了殞神島主,而且是真身。

    “太師父的傷勢已經痊愈?”

    張若塵不解的問道,好奇太師父為何在這個時候,以真身降臨天庭。

    殞神島主笑道:“對于精神力神靈而言,已經不存在什么肉身上的傷勢。實際上,你太師父的肉身,早就在命運神殿中被煉化殆盡。現在這具肉身,是使用曾經的肉身粒子,重新塑造出來。”

    “肉身對精神力神靈而言,難道不是一種束縛?”

    張若塵已經徹底消化了神木之心蘊含的知識,對神境,也有一定了解。

    殞神島主道:“精神力達到一定高度,當然可以舍棄肉身。可是,沒有了肉身,將會逐漸失去人性,失去各種感知,沒有觸覺,沒有嗅覺,沒有疼痛,沒有傷心……,如果沒有了七情六俗,人還算是人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太師父的傷勢,主要在于魂和魄?”

    殞神島主點了點頭,又搖頭,道:“等你精神力達到一定高度,自然會明白。本來閉關的計劃,應該是三萬年左右,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提前出關。”

    “為什么?”張若塵問道。

    殞神島主目光幽邃,道:“宇宙中,有發生大事了!”

    張若塵心中震動,能被一位太上稱為大事,這件事得大到什么地步?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張若塵道。

    “我已經感應到了一些苗頭,應該很快就會爆發,U www.uukanshu.com到時候,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你自然會知曉。”

    似乎是覺得張若塵修為太低,殞神島主不想向他透露太多,道:“你要去參加紅塵大會嗎?”

    “應該會去看看。”張若塵道。

    “放心大膽的去吧,有太師父在天庭,沒有任何神靈識破得了你的身份。既然你處在千問的境界,最重要的就是要念頭通達,做事不要束手束腳。”

    “有太師父這句話,若塵再無擔憂。”

    張若塵忽的想到了什么,問道:“女帝去了哪里?”

    “海石星塢!昆侖界有一位神靈,被困在那里,得有人去將他救回。此行,對她而言,也是一場磨礪。”殞神島主道。

    對女帝那樣的神境強者都是磨礪,莫非海石星塢有什么了不得的危險?

    高速文字手打  萬古神帝章節列表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block"

    data-ad-client="ca-pub-1218476774185134"

    data-ad-slot="7777528227"

    data-ad-format="auto"

    data-full-width-responsive="true"></in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