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昬王目露凶光,厲吼一聲:“速戰速決,免得節外生枝。如果你拿不下張若塵,就讓天樞和天邈與你聯手。”

    “給我閉嘴,這是我和張若塵的戰鬥,誰敢插手進來,我殺了誰。”

    亡虛的內心,無比驕傲,必須要親手殺了張若塵,用來捍衛自己不敗的信念。

    亡虛乃是瑞亞界的一比特神的幼子,地位高得嚇人,即便是天樞和天邈也不敢得罪他,囙此只得守在一旁,沒有插手進去。

    其實,亡虛也想速戰速決,但是張若塵的實力,比他預想中還要强大,一連兩刀破碎虛空刀法劈斬出去,竟然無功而返。

    破碎虛空刀法,雖然有七式,可是以他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也就只能施展出前三式。

    後面四式,需要大量聖道規則支撐,才能施展出來。

    “張若塵,你有百聖血鎧可以調動百聖之力,我也要神血戰衣,比你的百聖血鎧更加強橫。”

    亡虛全身竅穴盡數打開,黑色的聖光,灑落在聖衣上面,那件聖衣立即浮現出血紅色的紋路,釋放出淡淡的神威。

    “你不是有一種時間劍法,號稱無敵?現在,我給你一次使用的機會。否則,等我再次出刀,你就一點機會也沒有了!”亡虛身穿血色戰衣,手持幽暗彎刀,簡直就像一尊神魔。

    “我若使用出時間劍法,你也沒有任何出刀的機會。”

    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隨後,取出一隻聖獸皮製成的酒袋,打開蓋子,長飲了一口。

    “咕嚕嚕。”

    滾燙的龍靈瘋牛酒,進入腹中,熱量彌漫而開。緊接著,張若塵的體內,便是響起轟隆隆的聲音,經脈和血脈都像是化為咆哮著的大河。

    “哼!”

    亡虛的眼神一凜,調動二十八道刀道規則,從眉心飛出,融入進刀法。

    “破碎虛空第三式,虛空裂。”

    喝下龍靈瘋牛酒,張若塵的眼中露出無比瘋狂的神色,體內力量大增,抓起沉淵古劍,便是施展出一招大圓滿層次的劍七。

    “轟隆。”

    刀劍相擊,無數刀氣和劍氣向外湧出去。

    “竟然……又被擋住,張若塵的力量怎麼突然增强了這麼多?難道使用了真理規則?”亡虛根本不相信,張若塵只用一招劍七就能擋住他的第三刀。

    “哞——”

    就在這時,亡虛的耳中聽到,張若塵的體內傳出成千上萬道牛叫,頓時明白了過來,“是酒的力量……”?短暫的僵持之後,張若塵的雙臂猛然發力,震得亡虛向後倒飛出去。

    “嗷!”

    仰天大吼一聲,無數瘋牛虛影從張若塵的嘴裡吐出。隨即,張若塵再次沖出去,將沉淵古劍的力量激發到極致,一劍斜劈下去。

    劍未至,劍氣已經掀起一片狂浪。

    亡虛不敢與張若塵硬碰,只得調動流光規則,爆發出最快的速度,躲避張若塵的劍招。

    張若塵的劍招如同水浪,一招連著一招,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一連攻出十數招之後,逼得亡虛竟是險象環生。

    第十六招。

    “哧哧。”

    沉淵古劍的劍尖,觸碰到了亡虛的身體,在神血戰衣上面劃過,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音,一粒粒火花飛濺出來。

    雖然只是劃過,但是劍上蘊含的力量卻是非同小可,直接震得亡虛猶如一發炮彈一般倒飛出去,嘭的一聲,身體撞擊在紫色陣圖邊緣的光幕上面。

    看到這一幕,昬王暗暗一凜,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亡虛吃這麼大的虧,以前就算遇到再强大的對手,亡虛也能一刀將其劈殺。

    “張若塵的實力也太强了吧,他真的是半步聖王的境界?”

    “在同境界,即便是公子也未必能够穩贏他。”

    天樞和天邈都屏住呼吸,感覺到了一絲壓力,隨後,各自取出一件萬紋聖器,暗暗催動了起來,一旦發現情況不妙,必須立即轟擊出去。

    溫書晟早已猜出亡虛的身份,囙此他內心的震動比任何人都大,“神使……不愧是神使,就憑他和亡虛的這巔峰一戰,足以確定他在天庭界的地位,不會再有人懷疑他的實力。”

    苓宓的性格,一直都是空靈而又靜謐,可是此刻,她的那雙靈秀的眼眸中,卻帶有濃濃的期待,“神使一定要贏啊,只要戰勝亡虛,從今往後誰還敢小覷廣寒界?”

    亡虛落到地面,黑色長髮在風中飛舞,眼神變得格外淩厲,道:“張若塵,你成功點燃了我心中的戰火。”

    “唰唰。”

    亡虛的身形向前沖出,一連化為數十道殘影,全身力量彙聚到手中的虛月刀。

    “再接我一刀試試。”

    依舊是一招破碎虛空刀法。

    但是,躍在半空的亡虛,卻調動出真理規則,虛月刀上的力量增强了數倍,刀的速度也大幅度提升。

    可以說,這一刀的力量,即便是二步聖王,也未必擋得住。

    張若塵並沒有打算要去硬接這一刀,右手提著沉淵古劍,而左手則是向虛空一按,以手掌去抵擋虛月刀。

    “張若塵是在找死嗎?亡虛已經調動真理規則,就算他穿有百聖血鎧,他的那只手恐怕也會被劈成碎片。”天樞感覺到不解。

    溫書晟、苓宓、蘇青靈也都露出擔憂的神色,瞪大雙眼,全身肌肉都繃緊,就連空氣似乎都變得凝固。

    眼看,虛月刀就要落在張若塵的掌心。

    突然,一圈圈空間漣漪,在掌心前方浮現出來,竟是使得虛月刀的刀刃偏轉了方向,反而向著不遠處的昬王一刀劈了過去。

    昬王、亡虛、天樞、天邈,全部都是微微一怔,隨後,各自施展出應對的手段。

    昬王連忙伸出一隻手,在虛空畫出數十道紋路,那些紋路彙聚成一面盾牌的形狀,用來抵擋亡虛劈過來的刀氣。

    而亡虛則是立即丟掉虛月刀,動用出流光規則,出現到張若塵的上空,以手臂為刀,向下劈去。

    天樞和天邈各自打出一件萬紋聖器,分別是一面鐵印,與一柄聖劍,都是爆發出圓滿力量,配合亡虛的攻擊,似要置張若塵於死地。

    “三個打一個算什麼本事?”

    木靈希自然是不願看到張若塵陷入圍攻的境地,立即駕馭金步龍輦,向天樞和天邈衝撞過去。即便對方是聖王,明知不可敵,她卻還是義無反顧發起攻擊。

    哪怕只能拖出她們一個呼吸的時間,也能讓張若塵應對起來更加輕鬆一些。

    溫書晟和苓宓也明白這個道理,於是,他們二人,也全力以赴出手。

    溫書晟割開雙手的手腕,大量聖血流淌出來,隨後,雙掌向地面一按,跪地叩拜:“神前一拜萬物生。”

    “嘩啦啦。”

    血紅色的大地中,生長出一株株參天古樹,與虯龍一般的藤條。枝葉和藤條沖上雲霄,向天樞和天邈打出的萬紋聖器攔截了過去。

    苓宓則是化為本體,變成一塊晶瑩剔透的靈玉,撞向天樞打出的鐵令。

    三人全力以赴,竟是的真的將兩件萬紋聖器攔截下來。

    此刻,張若塵和亡虛的戰鬥也進入到白熱化,一個調動真理規則,施展出威力無窮的刀法,另一個則是調動空間規則,或是空間挪移,或是空間扭曲。

    這個時候,他們的精神力高度集中,任何一方哪怕有一絲的分心,也會落得身死人亡的下場。

    “轟隆隆。”

    天樞和天邈的實力太强大,控制兩件萬紋聖器不斷發起攻擊,終於,還是將木靈希、溫書晟、苓宓打得拋飛出去,每一個都受了極重的傷勢。

    沒辦法,修為差距太大,能够擋住天樞和天邈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

    看見金步龍輦和木靈希被打飛出去,張若塵的眼睛餘光,情不自禁向那個方向瞥了一眼。

    “你分心了!”

    亡虛冷哼一聲,抓住這個機會,化為一道幽影,刀氣如狂風驟雨一般向張若塵籠罩過去。

    與此同時,天樞和天邈的身上散發出璀璨的聖光,像是兩個巨大的白色光球,駕馭兩件萬紋聖器,攔住張若塵的退路。

    看見張若塵遭到三大高手的圍攻,就連溫書晟、苓宓、木靈希的眼中,也都露出一絲絕望的神色。

    可是,張若塵卻依舊沉著冷靜,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密密麻麻的刀光,道:“我只是故意分心,引你全力以赴攻擊而已。你不是要見識時間劍法,現在,如你所願。”

    正在狂攻的亡虛,心中略微一沉,攻出的刀法出現了一絲短暫的停滯。

    就是這一刻,令亡虛終身難忘的一劍,從張若塵的手中刺出,絢爛的劍光,將亡虛的兩顆瞳孔完全覆蓋。

    “噗嗤。”

    沉淵古劍刺入亡虛眉心,緋紅的鮮血,如同泉水一般從他的腦顱內湧出來。

    亡虛的嘴裡發出大叫聲,似在慘叫,又像是在瘋狂的呐喊,他的雙腳則是在不停後退,想要脫離沉淵古劍。

    這一劍,的確是刺入亡虛的眉心,可是,卻沒有將他的頭顱穿透。沉淵古劍刺進去一寸深,就被一塊極其堅硬的骨頭擋住。

    “難道他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什麼異種生物?”

    張若塵的身上殺氣騰騰,不斷加大力量,想要借助這個機會,徹底殺死亡虛。

    可是,在張若塵的身後,天樞和天邈追擊上來,她們打出的兩件萬紋聖器,發出煌煌聖威,仿佛是要將張若塵轟擊得灰飛煙滅。

    沒有別的辦法,張若塵只得一掌擊在沉淵古劍的劍柄上面,爆發出巨力,隨即亡虛的眉心傳出“啪”的一聲爆響,出現大量裂縫。那些裂縫,覆蓋了他的大半顆頭顱。

    “戰。”

    張若塵大吼一聲,豁然轉身,一隻手抓著佛帝舍利,一隻手抓著紫色神石,全身聖氣彙聚到雙手,兩隻拳頭與天樞和天邈打出的兩件萬紋聖器轟擊在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