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語不驚人死不休,句句狂傲,字字如雷。

    天下修士無人不被鎮住。

    整座海洋,仿佛都一下子變得風平浪靜。

    一瞬間后,眾人情緒激漲,覺得張若塵果真如最近幾日傳言中一般,狂妄自大到了極點,簡直是膨脹得快要爆炸。

    有命運神殿的老牌大圣,怒發沖冠,揚聲道:“太目中無人了,這是看不起誰?缺大人,斬了這個狂徒!”

    與張若塵有仇有怨的修士,皆是大喜,怎么都沒想到他會如此作死。

    太好了!

    自作孽不可活。

    遠處,一座黑色島嶼上,夏瑜已是驚呆。

    這個家伙……

    不是說好,只是來觀戰嗎?

    雖然夏瑜早就猜想過張若塵可能會出手,但是,想破頭都想不到,他會鬧得這么大。

    要不要這么狂?

    這是要與天下修士為敵?

    幸好沒有和他一起乘坐次神級戰艦闖過去。

    南圣的雙眼亮如火炬,洞察細微,笑道:“張若塵你未免太自負了吧,真當天下英雄是螻蟻嗎?想要做十界之主,十界給你,你接得住?”

    張若塵投目望去,很不客氣指著他,道:“我知道你,千年前的手下敗將,不堪一擊的貨色。”

    以南圣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誰敢如此對他說話?

    死族第一強者,不要面子的嗎?

    南圣笑容斂去,本是儒雅的臉上,浮現出怒容,幾欲想要沖上去,與張若塵一決雌雄。

    但克制了下來。

    張若塵敢如此囂張狂傲,必有所持,還是謹慎一些為妙,沒必要做出頭鳥。

    張若塵見南圣居然能忍下來,心中暗暗失望。

    他根本不懼一戰,最擔心的,乃是眾人不給他一戰的機會,不承認他有參加十界之戰的資格。

    戰不起來,才是最丟臉的。

    于是,張若塵繼續挑釁南圣,道:“聽說你贏了一場,為地獄界奪取下了塵界。塵界,一聽名字,就該屬于我。敢過來一戰嗎,讓我看看,這個千年,你長進了多少?”

    南圣眼神沉冷,臉色鐵青。

    張若塵道:“天南生死墟的傳人,一點膽氣都沒有嗎?說你實力爾爾,修為平平,你還不認?不敢應戰,就給我滾,別出現我眼前。垃圾!”

    “放肆,南圣大人豈是你可以羞辱?”

    南圣在克制,但,死神殿的大圣卻忍不了,其中有五位,打出身上的最強戰兵,隔空向張若塵轟擊過去。

    他們都是無上境大圣,乃是神殿長老,各個神通廣大。

    張若塵沉哼一聲,大袖一揮,引動天地之力,飛來的五件君王圣器直接被他奪走。

    五件君王圣器在張若塵頭頂上空旋轉一圈,倒飛回去,轟擊向死神殿一眾修士所在的神殿。

    “嘭!”

    “嘭!”

    ……

    一連五聲巨響。

    五件君王圣器與神殿外的陣法碰撞在一起,震得殿宇晃動,站在殿外的修士皆是東倒西歪,穩不住身形,嘴里發出一道道喝罵聲,是又驚又怒。

    南圣哪里還忍得下去?

    他嘴里發出一道嘶吼,飛出神殿,身上逸散出濃郁的死亡之氣,化為覆蓋千里的黑色陰云。

    超過三十萬億道的圣道規則,在黑色陰云中流動。

    誰都沒有想到,率先向張若塵發難的不是缺或者殷元辰,居然是南圣。

    但,細想之后,他們卻又明白,南圣并非是想搶缺和殷元辰的風頭,實在是張若塵欺人太甚,罵得太狠。

    南圣是被逼無奈,不得不迎戰。

    若不迎戰,他今后在死神殿和死族,哪里還能有現在這么大的影響力?死族修士誰還會視他為旗幟人物?視他為天下英豪?

    死族修士看著南圣爆發出來的強大威勢,如神靈出世一般,皆是與有榮焉,激動不已。

    “張若塵太不知天高地厚,南圣大人狠狠的教訓他。”

    “殺了這個跳梁小丑,這個時代英雄輩出,早已不屬于他。他千年前就該死,現在更該死。”

    ……

    就算此前南圣分析過張若塵的戰力,大概相當于準元會級代表人物,可是,依舊不敢小覷對手。須知,元會級代表人物大意輕敵之下,在準元會級代表人物手中吃大虧的例子多不勝數。

    “來得好,算你有種。擊敗你,塵界便歸我。”

    不管南圣答不答應,張若塵先如此喊出一句。

    張若塵右手向虛空一抓,向后拉去。

    “嘩!”

    他和南圣之間的空間,猛烈翻滾,在空間規則和空間奧義的支撐下,出現一條特殊的空間通道。

    南圣驚駭的發現,自己墜入進了一條急速旋轉的空間通道中,在空間通道的另一頭,可以看見張若塵正捏爪站在那里。

    同時,一股恐怖的吸力,落在他身上。

    是天地空間,盡數壓到他身上。

    南圣不受控制的,向張若塵飛去,如同墜向深淵。

    南圣終究是元會級代表人物,乃不世奇才,身經百戰,壓下慌亂的心緒,不去抗衡那股吸力,釋放出死亡念力。

    死族最強的手段,就是死亡念力。

    南圣做為天南生死墟的傳人,不僅精神力達到了六十九階半,更是將死亡念力修煉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稱他為地獄界神境之下,最強的精神力大圣,也不為過。

    青絲雪肉身何等強大,更是得到真理殿主的真傳,真理之道造詣可謂登峰造極,可以隨時爆發出十倍攻擊力,甚至精通爆發出二十倍攻擊力的真理秘術。

    但,遇到南圣,卻被對方強大的精神力手段死死克制,最終慘敗。

    “嘩嘩!”

    死亡念力凝出成千上萬只魔蝶,魔蝶呈五彩色,蝶翼比圣刀更鋒利,順著空間通道沖了出去。

    張若塵雙瞳收縮,千年前,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南圣,凝聚出來的死亡魔蝶,僅僅只是三彩色。如今卻能凝聚出如此多的五彩色魔蝶,可想而知他的修為,必然是暴增了無數倍。

    沉淵古劍飛出,落入張若塵手中。

    張若塵拉開弓步,一手握著劍柄,一手托著劍身。

    “嘩!”

    人與劍合二為一。

    劍與空間融為一體。

    劍道圣意“一”,瞬間與人、劍、空間融合,化為一道璀璨而又刺目的光,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沖入空間通道。

    “嘭嘭!”

    劍光沖擊過處,死亡魔蝶盡數爆碎。

    最終,劍光與南圣碰撞在一起。

    南圣身上,飛出三十六道大圣圣獸虛影,有白鱗飛龍,真犼巨獸,赤羽神雀……,每一道大圣圣獸虛影,又與一張符箓相融。

    即便如此,在張若塵引動真理之道,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的瞬間,三十六道大圣圣獸虛影盡數崩碎。

    “噗嗤!”

    劍光擊在南圣胸口,頓時血霧飛濺。

    數百里長的空間通道崩碎,南圣從里面拋飛出去,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他墜落到海面時,終于勉強調動出一絲力量,控制身體重心,雙腳踩在了水面。

    水面轟然炸開,浪花飛濺。

    南圣身上皮膚蒼白無比,并且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猶如陶瓷,似乎輕輕一碰就會碎掉。

    也是他,才扛得住這一劍。

    他的符道造詣高深,乃是天師,早已在身上刻滿符紋,符紋融入皮膚、肌肉、骨骼、血液。正是有符紋的保護,他的身體,才沒有爆開,勉強維持住了!

    只是一劍,重創一位有符道天師身份的元會級代表人物。

    整個海域都安靜下來,喧囂聲消失不見,只能風聲和水浪聲。

    即便缺和殷元辰眼神都是一凝,有些難以置信,不再相信此前傳說的張若塵只有萬死一生境修為。因為,即便是他們,想要一劍重創南圣,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張若塵這一劍,太驚艷,仿佛星破長空,烈陽墜地。

    天堂界的修士,目光都向商子烆望去,臉上浮現出質疑的神色。

    “張若塵是萬死一生境修為”的消息,是商子烆傳出,還聲稱張若塵只修煉出了十萬億道圣道規則,能夠殺死審判神使是因為有高人在暗中相助。

    如今事實擺在眼前,張若塵真是萬死一生境的修士?

    即便是天堂界的修士,都不信。

    因為,即便是修煉出了一品圣意的閻無神,在萬死一生境的時候,也沒有這么強。

    短暫了安靜后,嘩然聲隨之響起。

    “好厲害的張若塵,千年后歸來,依舊驚艷天下,南圣竟不是他一合之敵。”

    “張若塵必然已經達到無上境,憑他當年修煉出二品圣意的能力,如今的確是有與缺和殷元辰一較高下的本事。”

    ……

    兩位死神殿的無上境大圣,飛到南圣身旁,欲要攙扶他。

    “滾開!”

    南圣體內爆發出一股死亡氣浪,將兩位無上境大圣如同稻草人一般震飛出去。UU看書 他將一枚準帝品療傷丹藥,吞服腹中,頓時身上的傷勢迅速恢復。

    張若塵道:“我看你似乎敗得很不服氣,但,你終究還是敗了,從現在開始,塵界歸我。”

    南圣尚未開口,商子烆卻是已經駕馭一片五彩祥云飛來,站在海面上空,俯看張若塵,道:“張若塵,你根本沒有資格參加十界之戰,更沒有資格做什么十界之主。你現在的行為非常可笑,無疑是擾亂十界之戰的秩序,天宮和命運神殿的修士都可誅殺你。”

    張若塵了解商子烆,商子烆同樣了解張若塵。

    商子烆看出張若塵今天的行為舉止太過反常,是有意想要挑起戰斗,既然如此,自然是不能讓他如愿。

    ……

    童鞋們不要再來問了,明天不會斷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