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條青色符河,包含上萬張符箓,沖向張若塵的頭頂上方。

    符箓上,浮現出詭異的陰紋,釋放出灰蒙蒙的死靈邪氣。

    死靈邪氣快速扭纏,化為一只長達十多里的爪子,爪子長滿鱗片,鱗片間的縫隙中,釋放出來的氣息陰冷無比。

    符道天師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爆發出來的戰力非同小可。更何況,南圣還有著元會級代表人物的修為,與天南生死墟傳人的身份。

    張若塵懸浮在海面上,打出掌印,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虎嘯龍吟之聲。

    龍影和虎影穿梭,與巨爪對碰。

    “轟隆!”

    龍影、虎影、巨爪全部崩碎,形成排山倒海的沖擊力,令得張若塵向后擊退,身上出現了死靈邪氣纏繞。

    幸好穿著火神鎧甲,倒是沒有被死靈邪氣入侵體內。

    “錚!錚!錚……”

    商子烆抓住這分毫不差的機會,萬劍齊動,以流光飛電一般的速度,從四面八方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并不懼他的萬劍,十萬劍又如何?

    區區劍氣、劍影、劍波,破不了他的火神鎧甲防御。

    可是,張若塵忌憚赤子劍的本體,一件至尊圣器爆發出來的威力絕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被擊中,就算火神鎧甲扛得住,但,透甲的力量,依舊能夠將他重創。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張若塵目光,既是盯著天空萬千符箓重新凝聚成了四只猙獰巨爪,又以真理之眼識破赤子劍的本體。

    看著赤子劍飛來,張若塵目光如電,引動無極圣意,欲要從商子烆手中奪走此劍的控制權。

    只要將它收走,無疑是斷了商子烆一臂。

    可是,能夠成為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存在,誰不是絕頂聰明之輩?在知曉張若塵精通詭異手段的情況下,怎么可能沒有防范?

    商子烆更是絕頂中的絕頂。

    為了防止赤子劍被張若塵奪走,商子烆將自己的一魂,融入了劍體。

    赤子劍即可由商子烆的本尊操控,若是與本尊失去聯系,劍體中的一魂,足以繼續操控戰劍殺敵。

    很顯然,對上張若塵這個絕世大敵,商子烆是將神經繃緊到了極致,不讓自己露出任何破綻。

    在張若塵發現無法奪取赤子劍的時候,劍尖距離他已只有不到三米的距離。

    赤子劍的萬千劍影和劍氣,更是早就已經與他的道域碰撞在一起,發出“嘭嘭”的震響聲,刺破了外層的道域防御。

    更加危險的是,上空由青色符箓的力量,凝聚出來的四只巨爪,已經壓了下來。

    每一只巨爪,都不是輕易可以擋住。

    張若塵既不能無視殷元辰和商子烆,先去擊殺站在遠處的南圣。也不能無視南圣,只提防殷元辰,和對敵商子烆。

    電光火石之間,張若塵至尊圣器金剛月輪從體內飛出,化為一座宮殿那么巨大,急速旋轉,撞擊向上空壓下的四只巨爪。

    同時,迎面刺來的赤子劍,受時空的影響,遲緩了一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張若塵已是將沉淵古劍揮斬出去,與赤子劍的劍身相擊,爆發出神山沖撞一般的震耳大音。

    “嘭!”

    火花濺出一大片。

    赤子劍拋飛出去。

    外人哪里能感受到張若塵遭遇的危機,只以為他輕描淡寫的,便破解了南圣和商子烆的聯手攻擊,一個個都驚為天人。

    “唰!”

    赤子劍旋轉一圈,再次飛來。

    上空的巨爪被打碎后,又重新凝聚。

    符箓不碎,攻擊不止。

    站在通天浮屠前方的殷元辰,將巫神劍扔了出去,任它懸浮在一側。

    殷元辰身體俯臥,雙手捏出一道神異的十字佛印,雙臂交叉,頓時體內浮現出一圈圈金芒漣漪。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通天浮屠中,飛出密密麻麻的梵文,進入他的鼻孔。

    身上的金芒,更加璀璨。

    頭頂上空,出現一片千里金云,螺旋轉動,佛音渺渺,氣勢浩大而又驚人。

    “吽!”

    一道吼聲,從殷元辰嘴里吐出。

    強橫的音波,使得空間巨震,海水大片蒸發,無數金色梵文與音波融為一體急速涌出去。音波化為實質的形態,一尊數千米高的金色身影浮現,似神似魔似獅。

    雖是音波,傳播速度卻遠勝音速萬倍不止。

    “五祖的神魔獅子吼。”

    西天佛界的陣營中,一位位金身菩薩,皆是心驚不已,萬萬沒有想到佛門傳說中的神通,竟是由殷元辰施展了出來。

    佛祖曾做獅子吼,懾退滿天群魔,十方神鬼,這在西天佛界的典籍中是有記載的。

    可惜,神魔獅子吼的修煉之法,卻跟隨五祖一起,早已消失在上古。

    慈航仙子像是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語道:“神魔獅子吼的修煉法,應該是保存在通天神殿中。殷元辰能將此法修煉成功,心性之堅定,足以與神佛相提并論。肉身和臟腑之強大,古今罕見。這才是元會級天才,真正的實力!”

    由音波凝成的似神似魔似獅的金色身影,尚未沖到身前,張若塵的五臟六腑已經是在劇烈震動,雙耳的耳膜爆碎,皮膚出現裂痕。

    沒辦法施展空間挪移退逃,通天浮屠已是鎮住空間。

    張若塵巍然不懼,眼中戰意高漲,大吼道:“你們終于有點樣子了!”

    “戰!”

    出乎所有修士預料,張若塵沒有退逃,反而大步向前迎去,雙臂展開,將“神魔鎮獄”施展了出來。

    一尊巨大的神魔影子,在他身前升起,與前方涌來的似神似魔似獅的金色身影一樣高大。

    “張若塵是瘋了嗎,敢和神魔獅子吼對碰?”

    “神魔獅子吼顯然是殷元辰壓箱底的手段,此法一出,神境之下誰敢硬碰?只有退逃,避其鋒芒,才是正確的做法。”

    ……

    別說這些圣境修士,就連不少神靈都覺得張若塵這純粹是在找死。

    張若塵身前那尊神魔影子,爆發出來的氣息,本是處于絕對弱勢。但,忽然,天地間的力量,源源不斷的被調動過來,注入了進去。

    神魔影子變得越來越凝實,氣勢煌煌而磅礴,如同真正的神魔站在那里。

    “轟隆!”

    兩尊巨大的神魔身影,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力量波,掀起萬里海域的海水,將商子烆和南圣都連連震退。

    裁決尊者的神境世界中。

    血絕戰神微微凝目,暗暗自語:“居然真的接了下來,這小子的圣意,似乎不像陰陽五行那么簡單。”

    以血絕戰神所在的高度,自然看得出,如今的張若塵要戰勝殷元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要硬接神魔獅子吼,更是與送死沒有區別。

    正是如此,即便是他,剛才都為張若塵暗暗捏了一把汗。

    但,張若塵憑借圣意調動來的天地之力,卻是彌補了這個差距,生生將神魔獅子吼擊碎。這絕不是陰陽五行圣意可以做到,而是將天地的力量,調動到了極致。

    神境世界中,嘩然一片。

    在場諸神,幾乎都看不明白張若塵的圣意。

    即像是圓滿的陰陽五行,又像是已經超越了圓滿的陰陽五行。

    神靈看不透一個大圣,這……

    有不死神殿的神靈,詢問血絕戰神,道:“戰神,這到底怎么回事?張若塵修煉出來的一品圣意,總不可能,融入了七種以上的圣意吧?”

    鬼主、青鹿神王等等神靈,暗暗傾聽,想知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們的修為雖是高深莫測,但是,在不親自抓住張若塵細查的情況下,暫時還無法理解這種非凡的一品圣意。

    血絕戰神謙虛的道:“當然不可能!哪有七種?只有六種,不完整的陰陽五行圣意,二品而已,沒有一品。世間除了閻無神,怎么可能還有修士,能夠修煉出一品圣意?”

    諸神憤然。

    先前可是你說的,張若塵修煉出了真正的一品圣意,現在又不認了!你堂堂一位大族宰,怎么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裝得有點過分了!

    羅衍大帝深思片刻,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道:“大家都是從大圣境界走過來的,應該明白融合圣意有多難。要融合五種圣意,已經是極限。本座也認為,張若塵應該和閻無神一樣,只融合了六種圣意。”

    在場不少神靈冷笑,不再問下去。

    青鹿神王和鬼主等等一些神靈,卻是在心中思考,要不要暫時留張若塵一命。等將來尋找機會,將他擒住,細細查探他圣意的秘密。

    因為張若塵剛才展現出來的圣意力量,讓他們感應到了一絲天地本源的氣息,甚至有天道的韻味。

    ……

    境界終究差距太大,張若塵打破了神魔獅子吼,可是,身體受了嚴重傷勢,火神鎧甲中,肉身鮮血淋漓,體內臟腑盡數破碎。

    但,沒有傷到本源,傷口在快速愈合。

    按照張若塵的預估,UU看書最多十個呼吸的時間,就能痊愈。

    以殷元辰、商子烆、南圣的眼力,豈會看不出這一點?別說十個呼吸的時間,一個呼吸的時間,都不會給他。

    商子烆爆發出疾速,化為一條五彩虹光,抓住赤子劍,直向張若塵近身攻了過去。

    神境之下,敢近身攻擊張若塵的,除了閻無神、殷元辰、缺,只剩商子烆一人。

    因為他的身軀,乃是五彩功德神碑。

    而且商子烆入神的道,乃是“流光之道”。

    如果說,南圣是神境之下數一數二的精神力強者,那么商子烆就擁有神境之下數一數二的速度。即便是,元會級天才都未必有他快。

    天下圣術神通,唯快不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