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鹿神王目光幽邃,道:“大家應該都已經發現,張若塵凝聚出來的圣意和道域非同一般,加上他時空掌控者的身份,一旦踏入神境,想要殺神,怕是易如反掌。”

    血絕戰神冷哼一聲:“你青鹿神王想要殺神,又豈是難事?”

    “不一樣。”

    青鹿神王擺了擺手,道:“本座能夠殺神,是因為修煉了數十萬年,有強大的修為支撐。而張若塵踏入神境,是可以輕松殺死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就像他能夠輕松殺死商子烆和褚犍一樣。”

    “按理說,在不采取偷襲和暗殺手段的情況下,即便是缺和閻無神,都無法輕易殺死這二人。因為,他們都不是弱者,要殺他們,自己也要付出巨大代價,甚至還可能同歸于盡。”

    “張若塵卻不同,他可以同時調動時間和空間的力量,壓制與他境界相差無幾的修士,并且使得對方沒有自爆圣源的時間。甚至,對方想要逃,都逃不掉。”

    “換言之,只要修為不如張若塵,遇到張若塵,便是必死無疑。逃不掉!”

    “試想一下,張若塵若是達到我們這個層次,豈不是想殺我們就殺我們,我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連制衡他的手段都沒有?”

    青鹿神王這話有些危言聳聽,在場諸神都是人精,知曉他的意圖,但,卻都聽了進去。

    張若塵今天展現出來的戰績,實在太駭人,讓神靈都震撼。

    元會級代表人物,在他面前,居然連保命的力量都沒有。豈不是說,一個人可以鎮壓整個俗世?

    調遣一支圣軍,都未必威脅得到他。

    青鹿神王又道:“張若塵剛剛突破到無上境而已,修為戰力,并不比缺和殷元辰高出多少,但是,為何卻能力壓天庭八大圣境高手?為何能夠與三位元會級天才分庭抗禮?”

    “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他修煉出來的圣意和道域,有遇強則強的特性。”

    “同時,時空掌控者不懼圍攻,想逃,誰都留不住。想留,可以以一人之力,牽制一群同級別的修士。”

    “當年的須彌圣僧,都沒有厲害到這個地步。你們難道不覺得心中恐懼嗎?”

    青鹿神王看了看諸神的臉色,眼中神采一變,嘆道:“你們是覺的本座說得太過夸張了吧?做為神靈的高傲,使得你們根本不會將一位圣境修士放在眼里。但是,你們應該醒一醒了,應該要明白,張若塵現在哪里還是什么圣境修士?他距離成神,也就只差最后一步。”

    忽的,青鹿神王目光望向鬼主,道:“鬼主,你信不信,一千年之內,張若塵就能擁有殺死地煞鬼城你之下所有神靈的實力?”

    鬼主陰沉的道:“地煞鬼城并非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

    “張若塵可是掌握著日晷,一千年,真的只是一千年嗎?退一步講,張若塵只需殺死地煞鬼城所有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你地煞鬼城還能在九大鬼城中排名第三嗎?”青鹿神王笑了笑。

    鬼主雙目猛然一瞇,竟是真被青鹿神王說得有些心驚膽顫。

    血絕戰神的一雙虎目,死死盯著青鹿神王,豈能看不出他這是誅心之策?

    血后道:“神王太危言聳聽了!先不說若塵何時才能踏入神境,就算踏入神境,也不可能濫殺神靈。”

    “誰又知曉未來的事呢?畢竟,命溪倒流,水淹神殿的異象都發生過。”青鹿神王意有所指的,向裁決尊者看了看,又嚴肅的道:“張若塵的父親,可是棄天。棄天就被關押在命運神殿,張若塵是他唯一的子嗣。”

    神境世界中,氣氛極為詭異。

    誰都知道,青鹿神王是在蠱惑人心,欲要借刀殺人,阻止張若塵踏入神境。

    “轟隆!”

    血絕戰神手中的血龍戰戟重重擊在地面,氣勁波浪排山倒海一般四散涌出,道:“無論你們心中是怎么想的,張若塵踏入神境之前,誰敢動他,我血絕戰神在此立誓,必定斬他屠族。”

    血絕戰神知曉憑借自己的強硬態度,不可能鎮得住所有神靈,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張若塵的優秀,已經超出他的預期,竟然讓神境巨頭都感覺到了威脅。

    更讓他不安的,是裁決尊者的態度。

    剛才青鹿神王提到了棄天和命運神殿的異象,可是,裁決尊者卻沒有任何表態,這是非常危險的信號。

    若是以前,裁決尊者不會相信,區區一個圣境修士,可以引來“命溪倒流,水淹神殿”的異象。但是現在,卻未必了!

    其一,張若塵的確是有天下無雙的天資。

    第二,張若塵與命運神殿,已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裁決司殺人,從來都是抱著寧可殺錯、絕不放過的宗旨。

    青鹿神王面帶淺笑,輕輕捻捋發髯。

    鬼族神情陰晴不定。

    天南生死墟的六大人,面露沉思之色,不知心想什么。

    羅衍大帝發出一道笑聲,打破沉悶的氣氛:“張若塵現在是地獄界的修士,該擔心他踏入神境的是天庭才對,你們這么緊張干什么?”

    “再說,就算他踏入神境,也只是區區一個新神,你們還真以為他能改變神境的格局?不說別的,命運神殿這十萬年來的歷代神子、神女中就有不少,可以壓制張若塵。十族神殿每個時代的領袖,哪一個是易于之輩?”

    “青鹿神王,以你的身份,有那份精力琢磨一個圣境修士,不如好好想想,古文明派系所在宇宙星空的戰爭。這,才是我們該有的格局!”

    青鹿神王道:“大帝所言甚是。”

    ……

    海面上。

    張若塵頭頂的天空,散發出五彩神霞,腳下盡是混沌光霧,身體似燃燒了起來,散發出灼目至極的光華。

    天地之力,源源不斷匯聚過去。

    他身上的力量波動,達至頂點。

    “

    陰陽五行,天地時空,唯我絕世一劍。”

    張若塵體內的劍道規則盡數離體沖出,每一道規則都是劍形,雖未蛻變為規則神紋,卻也相差無幾。

    陰陽二氣,五行之力,時間印記,空間規則,真理規則,完全與張若塵的劍道相融,手中的沉淵古劍,仿佛變得足有一顆恒星那么沉重。

    缺、殷元辰、閻無神的身體,遭受空間擠壓,時間侵襲,更是被張若塵的劍道意志鎖定。

    他們都身處在不同時空,而張若塵不像是只有一人,而是有千千萬萬的化身。

    “神魔獅子吼!”

    “虛神古文。”

    “六道輪回!”

    ……

    三人各自施展自己的最強神通術法,同時打出,應對從各個時空劈斬而來的戰劍。

    “轟隆!”

    整個海域炸開,空間猛烈塌陷。

    站在數萬里外的修士,都有一種,在被空間力量拉扯,向戰場中心靠近的古怪感覺。

    無論是天庭還是地獄的修士,皆不相信張若塵有以一敵三的實力。他們調動圣氣,匯聚于雙瞳,緊緊的,向戰場中心望去。

    也不知是不是時間發生了遲緩,等到海面平息之后,三道人影,才是從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中倒飛而出。

    “噗嗤!”

    殷元辰渾身防御都被擊穿,身體崩碎成了七塊,鮮血染紅海面,在倒飛出去的途中,通天浮屠散發出來的佛光,助他重新凝聚身體。

    隨后,殷元辰化為一道光,頭也不回,急速逃遁而去。

    缺雖然也被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擊中,可是虛化了身體,將半數攻擊都化解,拋飛在虛空中,嘴里吐出一口鮮血,軟綿綿的墜落到海上。

    他的身體,完全顯現出來,無法呈現出虛無的狀態,顯然傷得不輕。

    唯有閻無神,雖被擊退,卻以六道輪回的手段,將張若塵這驚世一劍擋住,沒有受傷,依舊保持九丈六尺高的金身,將千里海域映照成了金色。

    萬古歸一道域散去,張若塵身上亦有劍痕,可是,卻風輕云淡,縹緲出塵,目光投向缺和閻無神,道:“還要繼續嗎?”

    缺手中的影丹劍,化為一道道規則,流進他的身體。

    他長嘆一聲:“不用了!你當世無敵,我不是對手。但,我不會就此認輸,踏入神境之后,希望還有交手的機會。”

    缺身形卓然,腳踩波浪,背影頗為孤寂失落。

    本該是蓋代人物,光耀天下,卻成為一個時代的陪襯,連最引以為傲的劍道都被碾壓一般的擊敗,心中豈能沒有落寞之感?

    閻無神雙目炯炯,沉默了許久之后,沸騰的戰意漸漸平息,收起金身,身體變回正常大小,笑道:“算了,今日已經夠丟人的了,沒必要再戰下去!你要做十界之主,讓你做便是。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到時候,我再會一會你的陰陽五行圣意。”

    閻無神心中頗不是滋味,嘆息一聲,跨越空間離開。

    張若塵雖強,卻還不至于讓閻無神不敢一戰。閻無神之所以選擇收手,是因為剛才張若塵那絕世一劍,擊退他們三人,給閻無神的無敵心境,造成了不小影響。

    帶著這樣的心境,U w與張若塵一戰,必敗無疑。

    即是如此,不如做一個順手人情,幫張若塵登上十界之主的位置。與個人勝負比起來,顯然黑暗之淵的事,更為重要。

    張若塵的目光睥睨銳利,盯向天庭和地獄的修士,揚聲道:“十界之戰,我無敵天下。現在,我就是十界之主,還有誰不服?還有誰,想要與我一戰?”

    他的目光所過之處,眾人紛紛低頭,不敢迎視。

    “轟!”

    久久的沉寂后,不死血族的修士中,產出潮浪一般驚天動地的嘯聲。

    “張若塵”三個字,在吶喊聲中響起,不絕于耳。

    從今日起,他便是當世神話,一代傳奇。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