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人敢應戰!

    今日之前,眾人皆以為,十界之戰必然是地獄界完勝天庭,彰顯強大的俗世實力,以提升接下來宇宙級戰爭的士氣。

    誰能想到,最后卻是張若塵一人,贏了整個天庭和地獄?

    這是一人敵天下的氣勢!

    年紀輕輕卻已是十界之主,威震寰宇,初現唯我獨尊的霸道氣概。

    天庭的修士潮水般退去,離開歸墟所在的這片海域。

    海水蕩漾。

    海面上,混亂的氣勁,怕是千年都不會散盡。

    寶藍色的古艦,在水濤中輕輕晃動。

    命運神殿的諸圣,議論紛紛。

    有人因張若塵強大的戰力,而激動。有人臉色陰沉,眼中鬼火浮現,神情不悅。有人面露憂色,與身邊的修士低聲細語。

    般若手持命運決杖,或許是元氣大傷的原因,略顯幾分嬌弱,道:“走吧!十界之戰已經結束,該離開無定神海了!”

    “神女殿下,且等等。”

    距離古艦的百丈開外,空間顫動。

    張若塵從虛空中飛出,降落到古艦的甲板上,落在般若身前。

    古艦上的議論聲消失,但,所有命運神殿修士的目光,都落到張若塵身上,眼神忌憚,敬畏,狂熱。

    更多的,卻是好奇。

    好奇這位戰力無雙的若塵大圣,與神女殿下,到底是什么關系?

    至于血屠,在四位元會級天才戰斗結束的時候,就悄悄溜走。

    卓雨農臉色頗為不自然。

    千年前,他與張若塵有不小的恩怨,擔心遭到報復。

    張若塵眼中帶有關切的神色,道:“你傷勢……”

    “無妨!”

    般若面容冰冷,道:“真我之門已經重新凝聚出來,閉關一些時日,修為應該是可以恢復,不勞若塵神子關心。”

    張若塵本是想要,使用無極圣意再助她療養幾次,同時也想尋找單獨的機會,問清楚心中的一些疑惑。

    可是,見她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張若塵心中無數言語都說不出口了。

    若她真的無情,為何能夠那么果斷的舍棄一身修為,助他破境?

    若她只是想要彌補昔日對他的傷害,可是張若塵卻早就已經說過,兩人已互不相欠。

    張若塵對她,或者說,對曾經的黃煙塵,始終是有愧疚之心和虧欠之情。或許,她也是如此。

    當兩個人的感情,有了愧疚和虧欠,其實已經變成沉重,不再那么純粹。

    更何況,他們都有不可告人的身份和心事,很多話根本沒辦法說出來。

    般若似乎是覺得,以這樣的態度對待張若塵,不太合適,畢竟她先前的所作所為,絕不是兩個毫無關系的修士的行為。

    刻意疏遠,反而惹人懷疑。

    她道:“恭喜若塵神子千年之后歸來,也恭喜若塵神子成為十界之主,般若始終記得黑暗星內部的那段生死交情。若是神子將來前往命運神山,可別忘了我這位友人。”

    站在不遠處的命運神殿修士,皆露出恍然之色。

    原來神女殿下和張若塵的交情,是在狩天之戰的時候建立起來。

    也不知當時,他們在黑暗星的內部,共處了多少年,都發生了一些什么?

    他們腦海中浮想聯翩,甚至聯想到當年訂婚宴那天,張若塵與閻無神的生死之戰。誰敢說,那一戰與神女殿下一點關系都沒有?

    卓雨農暗暗記下般若的這句話,打算回去之后,稟告裁決司的神靈。

    張若塵心思通透,明白她這么說的原因,眼中神采一轉,故意顯露出輕挑的樣子,笑道:“神女殿下放心,我張若塵便算是忘了天下人,也不會忘了你。”

    地獄界的修士,皆知張若塵生性風流,倒也沒有多疑。

    但,也有不少修士嫉恨,心中暗罵:“該死的張若塵,居然與神女殿下有如此親密的關系,天下的美事,都被你占盡了!”

    也有修士感嘆,張若塵攜十界之戰的輝煌,威震天下,已成當世最炙手可熱的神話人物,今后不知多少絕代女子都會被他禍害,真是氣人。

    “塵哥!”

    遠處,天羅神國的神艦行來,宛若一座晶紅色的長條島嶼。

    羅乷高貴典雅,長發搖曳,站在神艦的船頭。在她身后,站滿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皆是羅剎族的頂尖大圣。

    般若鳳眸平靜,道:“公主殿下來找你了!”

    張若塵欲言又止,后退一步,抱拳道:“告辭!”

    命運神殿的那些修士,皆是露出嫉羨的神情。

    命運神女和羅乷公主皆是匯聚美貌、才情、天資于一身的奇女子,能得到其中一位的青睞,已經是天下修士都夢寐以求的事。

    可是張若塵卻能在二女之間來回,真是羨煞旁人。

    “嘩——”

    神艦的陣法開啟。

    張若塵化為一道血光,飛入進去。

    “拜見若塵大圣。”

    一眾羅剎族的大圣齊齊拱手,向張若塵行禮。

    他們面帶笑容,情緒興奮。

    顯然張若塵的修為實力,贏得了他們尊重和欽佩,加上張若塵和羅乷公主的特殊關系,自然是將張若塵當成了自己人。

    張若塵向他們回禮,并沒有表現得太過孤傲。

    羅生天板著一張臉,

    冷哼一聲:“終于舍得來了!在季炆島上,本皇子去拜訪了你好幾次,都被拒于谷外。若塵大圣現在不僅修為高了,面子也大了!”

    “皇兄!”

    羅乷眼神幽怨的盯過去。

    張若塵目光落在羅生天身上,笑道:“此事我聽夏瑜說過了,當時我真的是在閉關,想要在十界之戰前,沖擊兩個元會數。若有得罪之處,還請神皇子殿下莫要怪罪。”

    羅生天道:“神女殿下去拜訪,你就沒有閉關。本皇子去,你就在閉關,真是巧得很。”

    “皇兄,大家都看著呢,你堂堂神皇子,氣量怎么這么小?”羅乷眼神中,帶有責備的意味。

    “本皇子氣量小?本皇子這是為了什么……算了……”

    羅生天轉身大步而去,氣沖沖的。

    張若塵自然知道,羅生天并非沒有氣量之人,之所以這么大怨氣,絕不是因為這樣一件小事。肯定是因為,千年后歸來,他沒有第一時間去見羅乷。

    羅生天是在為自己的妹妹打抱不平。

    如此這般,羅乷還能幫著他說話,張若塵心中頗為觸動。

    張若塵盯著羅乷那雪白而又媚俏的臉蛋,與她靈動的眼眸對視,道:“千年不見,公主殿下美貌更勝往昔。”

    “剛才你去和般若神女見面,說的是不是也是這一句話?”羅乷眨巴眼眸,問道。

    張若塵無言以對。

    “跟你開玩笑的。”

    羅乷轉身,向一群美艷的羅剎女吩咐,道:“今天若塵大圣敗盡天庭、地獄群英眾杰,成為十界之主,乃是大喜的日子,得載歌載舞,美酒佳肴,設宴慶祝。”

    張若塵本是想要推拒,可是想到還有重要的事,要和羅乷商談,于是應了下來。

    “公主殿下,我們這就去辦。”

    那些羅剎女,快步退下去。

    ……

    血皇神魔營的軍士,一直在遠處海域觀戰。

    見張若塵連戰連勝,越強越強,不僅斬了褚犍和商子烆,還將三位元會級天才都擊敗,一個個都熱血沸騰,與有榮焉。

    可是,齊麟子、青尋云、霍曦三人,卻渾身一片冰涼。

    霍曦臉色蒼白,已經很多年都沒生出如此強烈的懼意,道:“據說,張若塵睚眥必報,心狠手辣。”

    “不是據說,這就是事實。沒看見,先前若不是般若神女出手,南圣多半已經被他殺死。”青尋云長長一嘆:“我們這次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大敵。霍曦還好,張若塵一般不殺美麗的女子,她多半可以保住一條性命。”

    霍曦臉色稍微恢復了一些血色,若張若塵真能看上她,此事未必不能化危為喜。

    齊麟子道:“你們那么驚慌干什么?張若塵就算再強,難道敢殺血皇神魔營的營主?再說,我們雖然得罪了他,卻并非死仇,未必沒辦法化解。”

    “以我之見,要平息這件事,需要分兩步走。”

    “第一步,我們主動送上神石,賠禮道歉。而我,可以將營主的位置,交給他或者夏瑜,算是表達足夠的誠意。”

    “如果這樣他不接受我們的道歉,那么,我們只能立即返回不死神殿,沖擊神境。只要踏入神境,自然也就不再懼他。”

    “還是先去找夏瑜吧,她那里,估計好說話一些。”霍曦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青尋云慎重的點了點頭,道:“張若塵太強勢了,的確不能直接去見他。若能先獲得夏瑜的原諒,要化解這段仇怨,應該要容易一些。”

    霍曦和青尋云并不覺得踏入神境,就能高枕無憂,因為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怕是要不了多久也能破入神境。

    況且,倉促破境,非常危險。

    寶藍色的古艦,急速向離開歸墟的方向航行。

    般若回頭看了一眼天羅神國的那艘神艦,心中五味陳雜,或有嫉妒,或有羨慕,或有思念。

    她何嘗不想與張若塵多一些單獨相處的機會,可是,卻害怕貪戀現在的快樂,而忘了來到地獄界的目的。

    “你現在是般若,早已不是黃煙塵。”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