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宇宙間,家族、宗門、界域、古教、神國……,一個個勢力,想要存活,必須要有神靈坐鎮。

    就像,只有誕生出神靈的大世界,才能成為天庭的下屬凡界。

    只有誕生出神靈的種族,才能進駐百族王城。

    ……

    但,神靈的壽元,只有一個元會。

    若是渡不過元會劫難,便會隕落,整座勢力,都將因此而崩塌。

    被瓜分,被吞并,被屠戮,被奴役。

    這是弱肉強食的宇宙法則!

    勢力,想要長盛不衰,必須培養出新的神靈。

    俗世的天才,也就顯得至關重要。那些能夠融合出五品圣意的神靈種子,更是重中之重,代表一座勢力的希望和未來。

    培養天才,卻又需要源源不斷的資源。

    如何獲取資源?

    勢力,必須擴張。

    神靈不能插手俗世,那么勢力想要擴張,只能依靠俗世的強者。

    如何才能培養出俗世的強者?

    天才和資源。

    宇宙的生存之道:天才、資源、神靈,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天才越多越優秀,資源越多,才有更大的機會,培養出第二位神靈。

    當一座勢力,有了第二尊神靈,才真正算得上是相對安定,可以承受住更大的風險。

    勢力擴張到一定程度,神靈的實力,亦至關重要。

    一尊偽神坐鎮的勢力,若是擴張得太大,必然招來滅頂之災。

    神靈想要修煉,想要變強,也需要資源,也需要俗世提供的財富。那么,俗世的勢力,必須繼續擴張才行。

    當神靈的修為,達到神尊的地步,自然也就不再懼怕任何挑戰。

    但,神尊也有壽元耗盡之時,也會隕落。

    神尊座下的勢力更加龐大,利益更加恐怖,一旦崩塌,必然驚天動地,關乎億萬生靈的存亡和榮辱。所以,神尊也需要培養繼承者。

    宇宙中,任何一個勢力,都有巨大的危機感。

    若是不未雨綢繆,現在擁有的一切,很有可能一夜之間化為烏有。甚至,落得凄慘的下場,淪為奴隸,失去尊嚴,丟掉性命,舉族皆亡。

    投資一位未來的神尊,也就顯得至關重要。

    可以一榮俱榮。

    神尊的壽元,那是數十萬年,甚至上百萬年,對任何一個勢力而言,能躲在神尊的羽翼之下,必然會繁盛起來。

    就像俗世中,很多大家族都會資助打天下的少年英杰,當這位少年英杰成為一國之君,這些家族也能成為高門大閥。

    當然,這位少年英杰,得先娶各大家族的女子為妻,才能獲得支持。

    張若塵現在就是這位將來有可能成為神尊的少年英杰,加上他背后的血絕戰神、血后、冥王個個都是非凡人物。

    想要在他身上投資的勢力,自然多不勝數。

    血絕家族如此一派興盛的態勢,不知多少勢力嫉恨,不知多少勢力擔心他們今后擴張,將他們視為威脅。

    在這樣的情況下,血絕戰神自然是要主動以聯姻的方式,聯合各方勢力,以免因為太過興盛,招來反噬,落得族毀人亡的下場。

    張若塵是最好的人選。

    因為他有一半的人類血脈,他的父親是棄天,地獄界本就有不少勢力敵視他。聯姻,既能保護他,也能助他成長。

    血絕戰神看出張若塵對聯姻極為抵觸,與他當年很像。

    但,他當年沒有選擇,必須得娶。

    血絕戰神的背后,雖然有一位不死血族的至強庇護,可是,那位至強不太喜歡插手勢力之間的爭斗,每次閉關至少都是數百年,數千年,根本沒辦法時刻保護他。

    在這世間,終究還是得靠自己。

    能夠與各大勢力聯姻,其實也是自身實力和手段的一種體現。

    靠山,只是更高層面的一種威懾。

    血絕戰神沉思了許久,道:“目前對你而言,最大的威脅,來自兩個地方。第一,是命運神殿的裁決司。”

    “第二,是天南生死墟。”

    “至于,死神殿的末法神王,修羅族的青鹿神殿,鬼族的地煞鬼族,雖然都有置你于死地之心,但是與這兩大威脅比起來,卻都算不得什么。”

    張若塵臉色變得嚴肅,知曉血絕戰神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與他的性命息息相關。

    “裁決司,我能理解,畢竟他們有為命運神殿清理一切潛在威脅的職責。我是棄天的兒子,唯一的兒子。這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在血絕戰神面前,張若塵沒有掩飾,欲要營救明帝的意圖。

    他繼續道:“可是,天南生死墟必須除掉我的理由是什么?”

    血絕戰神深深的瞥了張若塵一眼,道:“須彌圣僧!”

    “十萬年前,須彌圣僧的隕落,與天南生死墟有最直接的關系。諸神都已知曉,你是在須彌圣僧的圓寂之地,修煉到現在的層次。你是須彌圣僧的傳人,天南生死墟豈會給你踏入神尊境界的機會?”

    張若塵道:“豈不是說,當年參與圍攻須彌圣僧的神靈,都會把我當成潛在的敵人?”

    “你知曉當年的事?”血絕戰神道。

    張若塵沒有將去過時間長河的秘密說出來,道:“有所耳聞。”

    血絕戰神道:“當年圍攻須彌圣僧的神靈,自然不少,但是,會把你視為威脅的,卻少之又少。”

    “裁決司和天南生死墟,這是兩股,本座都非常忌憚的勢力,血絕家族暫時還得罪不起。而且,他們已經對你,生了殺心。”

    血絕戰神用的“本座”,而非“你外公”,便是因為,此刻心緒極為凝重。

    “要與這兩股勢力對抗,你必須聯姻。一百位,你不愿娶,但是,這幾位你必須得娶。哪怕她們不愿意嫁,你都得想辦法,讓她們嫁給你。”

    血絕戰神取出第二本冊子,丟給張若塵。

    這本冊子,薄了很多。

    一共只有四頁。

    四個名字。

    羅乷、閻折仙、白卿兒、青翡微。

    張若塵細細斟酌,皺眉道:“為何又有青翡微?”

    血絕戰神道:“不能與裁決司正面對抗,只能從內部分化。青翡微便是出身裁決司,她若能夠成為你的妻子,裁決司的內部必然會有另一種考慮。對你的敵視,會少很多。”

    “羅乷,是羅衍的愛女,又是福祿神尊指婚。娶她,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你在羅剎族的所有潛在敵人,都會因此,生出忌憚之心。”

    “閻折仙,出生于閻羅族最直系的一脈,深得太上的喜愛,你若能娶她,可以得到整個閻羅族的支持。到時候,即便是天南生死墟,也得顧忌一二。”

    “

    至于,白卿兒……你和她的關系,六子已經跟我說過。”

    “修羅族那邊,猊宣會幫你說情。如此一來,你可以借整個下三族和閻羅族之勢,一步步沖擊神尊的境界。這樣,阻力可以小很多。”

    達到血絕戰神這樣的高度,看到的都是大層面的厲害關系,在為張若塵的神尊之路謀篇布局,不會與他講什么兒女情長的糾結之事。

    講的就是利益和價值。

    感情,在利益面前,有些時候太脆弱了!

    張若塵知曉,這已經是血絕戰神的底線,因此沒有立即拒絕,道:“好吧!我試試!”

    在生死面前,他沒有別的選擇。

    血絕戰神揚聲一笑,心情暢快了許多。

    繼而,談起了修煉上的事。

    “你的圣意,不僅融合了陰陽五行,還具有時間和空間的屬性。對吧?”

    張若塵沒有隱瞞,道:“正是如此,瞞不過外公的眼睛。”

    血絕戰神搖頭,道:“若非你在我的神境世界中施展圣意,我還未必能夠感應到時間和空間被調動。但,這是我的神境世界,你想調動時間和空間談何容易?”

    張若塵明白了過來,難怪先前會感覺到力不從心。

    血絕戰神目望天穹,長嘆一聲:“融合九種圣意,真是可怕,這是真正的一品,算得上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了!如果我是你的敵人,沒有殺死你之前,必然寢食難安。”

    “不說這個,談談圣意吧!你的劍道圣意,達到了三品?”

    “是!”張若塵道。

    九道合一的一品圣意,都已經見過,血絕戰神不再露出驚訝之色,道:“你可知曉,圣意和奧義的關系?”

    “請外公解惑。”張若塵拱手,道。

    血絕戰神背負雙手,道:“你的修為,距離神境已經只差一步。而且,在十界之戰的時候,甚至還引動了劍道奧義的力量,現在告訴你奧義的本質,對你倒是有些好處。”

    “圣境修士都以為,一旦踏入神境,圣意就會自動轉化為奧義,其實并非如此簡單。圣意和奧義,天差地別。”

    “先說規則。”

    “修士在體內修煉出來的圣道規則,比如,劍道規則、掌道規則、時間規則、空間規則……,皆是源自天地規則,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

    “所以,無論你在體內修煉出多少億道劍道規則,與天地間的劍道規則比起來,依舊微不足道。”

    “奧義,就是幫助你,調動整個天地間的規則。”

    “比如,你掌握有萬分之一的劍道奧義,那么理論上而言,在極致狀態下,你可以調動整個宇宙萬分之一的劍道規則為己用。你知道,這股力量,有多么恐怖嗎?”

    張若塵失神了許久,道:“如此強大的力量,足以殺死真神了吧?我有萬分之十的劍道奧義,豈不是可以調動天地間萬分之十的劍道規則?”

    血絕戰神笑了笑,道:“我說的是,理論上的極致狀態。以你現在的修為,配不上萬分之十的劍道奧義。但,哪怕你能夠引動天地間億分之一、十億分之一的劍道規則,已經可以在圣境大展神威。”

    “實際上,只有神靈的神魂,才能憑借奧義,調動天地間的規則為己用。你能初步運用,已經非常了不起。”

    “豈不是說,我這萬分之十的劍道奧義,代表著至強的力量,對神靈有極大的誘惑?”張若塵道。

    血絕戰神道:“并不是對每個神靈,都有誘惑。只有大圣境界時,修煉出劍道圣意的神靈,才能掌握,并且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對于別的神靈而言,只有參悟和修煉的作用。”

    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眼神。

    血絕戰神解釋道:“你應該知道,只有融合出五品圣意的大圣,才有希望踏入神境。”

    “只有融合出三品圣意的大圣,才能在踏入神境之后,掌握奧義。”

    “比如夏瑜,她的三品圣意,乃是由四品的血海天道圣意和六品的風道圣意融合出來。踏入神境后,她主修的必然是血海天道和風道。”

    “若是能夠掌握一些血海天道奧義,或者風道奧義,她很快就能成為神境中的強者。”

    “但,若是得到的是別的奧義,對她的意義就不大了。只能用來參悟,無法發揮出戰力。”

    “正是如此,圣意就是力量之門,強者之門,至關重要。”

    “能不能融合出二品圣意,更是被判定是不是元會級天才的第一門檻。”

    張若塵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也就是說,對我而言,踏入神境之后,只有陰、陽、五行、時間、空間、劍道,這十種奧義,才有用處?別的奧義,就算掌握,也只能用來參悟和修煉?”

    血絕戰神道:“是這個意思,但也并非絕對。九大恒古之道,往往就能例外。”

    “U www.uukanshu.com只要掌握百分之一的恒古之道奧義,就能成為這一道的使者。比如真理使者,那么你就是真理之道在人世間的代言人!別說成神之后,哪怕是在成神之前,都能擁有極強的戰力。”

    “別的圣道,雖然也有使者的說法,可是與恒古之道完全沒法相比。只是圣意,就能限制絕大多數神靈,成為這一道使者的可能性。”

    “如果掌握的某一種圣道的奧義,達到十分之一,并且修為足夠強大,可以完全操控這十分之一的奧義,調動天地間十分之一的規則,則可稱為這一道的主神。”

    “如果掌握的奧義,達到一半以上,并且可以完全操控。便是這一種圣道的主宰!”

    張若塵相信宇宙中,肯定有主神的存在,但是……

    “天庭和地獄,有主宰級的存在嗎?”張若塵忍不住問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